原始血刃 第一卷 永嘉之乱 第二章古代无奈

程志 收藏 26 65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size][/URL] 第二章古代无奈 谢飞不禁心头一动,这样洁净蔚蓝的天空与他记忆中的完全不同,在他的记忆中,天空是灰蒙蒙的暗蓝色,要看到这样洁净的天空,那是很遥远的事情了。 谢飞又打量了周围一眼,好像自己从来没有来过。其实他也没有想到自己能穿越到古代来,还以为是袭击之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


第二章古代无奈


谢飞不禁心头一动,这样洁净蔚蓝的天空与他记忆中的完全不同,在他的记忆中,天空是灰蒙蒙的暗蓝色,要看到这样洁净的天空,那是很遥远的事情了。


谢飞又打量了周围一眼,好像自己从来没有来过。其实他也没有想到自己能穿越到古代来,还以为是袭击之战不远的地方。他不禁在心头思忖道:“你们这帮小仔子,如果让我回去了,看不狠狠收拾你们,竟然胆敢把自己丢在这不知道哪处荒山野岭。”


在谢飞的记忆处,他们是在南方边境线附近,往北肯定能走到自己的祖国。


谢飞设置了几个简易的陷井,因为他们是紧急行动,所以谢飞并没有携带行军睡袋。不过野外露营对谢飞不是什么新鲜事。


可不久之后,谢飞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深夜里,这里居然出现了狼群,还好,他们碰过了谢飞设置的警戒陷井,让谢飞有了准备的时间。狼群不是几只而是上百只,群狼恶虎都要怕上三分,何况谢飞还只是一个人,他虽然有枪,但是也不敢轻易开,他怕枪声会把敌人引来,虽然自己的身手足以以一敌百,但是他还没有自信到可以以一敌万千的地步。谢飞也知道狼怕火,但是黑夜里的火光更是直升机指引的路灯,他也不能这样做。鬼知道敌人会有多少援军。


纯粹以已之短击敌之长,谢飞也没有什么办法,跑肯定是不行的,他虽然耐力惊人,但是还没有自信到可以和狼群赛跑的地步。谢飞无奈之下,只好硬着头皮和狼群生死一拼。


还好,谢飞爬到了一个很粗的树上,利用有利的地形射杀群狼。谢飞的手枪的消音器,黑夜里那些轻微的声音并不能伟太远,谢飞打光了仅仅剩下的两个手枪弹夹,但是树下的狼群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有增多的迹象。看着仅仅剩下的两个手枪空弹夹,谢飞也感觉头大。


谢飞也在纳闷儿,现在野生的狼早已被杀得差不多了,剩下的狼差不多都在动物园里养活着,像这样的场面他不仅仅没有见过,更是闻所未闻。


狼不会上树,谢飞见狼群杀之不绝,也不再理会,转身上树顶爬去。狼群在下面足足鬼叫了一夜。


到了白天,狼郡依旧没有散去,这时,谢飞吃了些压缩干粮,恢复了体力,他用随身携带的军刀,把树枝削尖,制成了十几只标枪,轻易的杀死那十几只狼。这时,群狼反过去分食狼尸。时间不长,狼尸也被分食的干干净净。


谢飞见此情景,暗道机会来了,他取出背上的弓弩,弩箭是含有巨毒的,别说是狼,就是大象也可以轻易毒死。只是谢飞所带的弩箭不多,仅仅十支。


谢飞先射杀了四五只狼,狼群也是同样上去分食。只不过时间不长,几十只分食狼肉的狼都中毒了死了。谢飞见有效果,随即把所有的弩箭全部射出去,弩箭射击对于特种兵来说也像各种枪械一样都是必修课。谢飞的种项技能都是全优,用百步穿杨称之也不为过。


收拾完下面的狼群,谢飞休息了一会,判断出方向,谢飞深吸一口气,靠着阳光的指引,一路向北行去。


就这过了十几天,谢飞仍然没有走去那片森林。谢飞暗暗感觉奇怪,按说照自己的速度应该早已走出这片森林了,怎么走了这么些天也没有走出去。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些天谢飞的干粮早已吃完了,若是一般人恐怕早已饿死在森林里了,还好,谢飞是特种兵出身野外生存能力极强,野菜、野兔、甚至草根都是可以让他吃的东西。


不知不觉间,谢飞的步伐更快了,但当太阳快落山时,他不要说走出山林了,就是这十几天来连一户人家都没有看到。谢飞不由得有些失望起来。


在昏暗的余辉之中,谢飞突然看到不远处的山坳里隐约有一丝火光。


有火的地方就有人,这些谢飞心里不免高兴起来。谢飞猛然间像是被打了一剂兴奋剂,跌跌撞撞地朝那处跑去。


这不是一处人家,至少像是一个小村落,至少也有三四十户人家。


走在村口,谢飞不由的心生警惕起来,暗暗打量起周围来。


四十多幢泥屋、茅寮、石屋不规则的布满这个小小的山坳,别说电灯了,就是油灯也没有几家亮的,最奇怪的地方就是这些房屋都没有用瓦,只是用不知名的柴草用泥土混合在一起,算是房顶了。


谢飞走向村口那家亮灯的人家,敲了敲木门,有气无力地叫道:“请问,有人吗?”


屋舍内没反应,于是谢飞又叫了一声。这时,他听到屋内有响动了。


片刻之后,一个只会出现在电影粗布麻衣的古服丽人,头带红巾,额前长发从中间分开各拉向耳边与两鬓相交,编成了两条辫子。打开一条缝,问道:“你是何人?怎会来此?”,那个女人说话的腔调有点怪,语气之中颇有戒备之意。


她样貌娟秀,身段苗条美好,水灵灵的眼睛瞄见谢飞目定囗呆看着她,吓了一跳,猛然把门关死。


谢飞也吓了一跳,差点晕倒。这是怎么回事,谢飞一时半儿也没有反应过来,直呆呆的站在门口。


过了良久,那个女人伸出头四周打望了一眼,然后又借着灯光从头到脚打量了谢飞一会儿,然后推开院门道:“你不是蛮人?”


谢飞见那名女人虽然说话腔调有点怪异,但是说的话到底也算能听明白,可以肯定的是现在他在国内不在国外。寻思片刻谢飞说道:“我是地地道道的汉人,怎么会是蛮人?我在森林里迷了路,几天没有吃饭了,想在您这里借住一晚,吃点东西。”


那个女人怯生生的打开了门,把谢飞让进屋子里。


谢飞仔细打量了一下这里,墙壁挂着一盏油灯,黯淡的灯光无力地照耀着这所草泥为墙、黑黑的不知什么东西为顶大约十几平方米的简陋房子,一边墙壁挂着蓑衣帽子,此外就是屋角一个没有燃烧着的火坑,旁边还放满釜、炉、盆、碗、箸等只有在历史博物馆才可以见到的原始煮食工具,和放在另一侧的几个大小木箱子,其中一个箱子上还放了一面铜镜。


谢飞痛苦得想哭。谢飞的脑子里乱成一团,莫不是自己回到古代了。


说实话,谢飞长得并不帅,特别是脸上的那道疤,最为吓人。那名女人吓得退在一边,她知道今天肯定不会好过,现在村里根本没有几个男人,恐怕集全村男女老少也不是面前这个煞星的对手,莫不过从了他,还可以免去全村灭顶之灾。


如果这个美女想法让谢飞知道估计他会哭起来的。


“现在是什么年月?”谢飞急声问道。


那个女人说的话谢飞没有听到太懂,只是不住的摇摇头。


现在谢飞的脑筋灵活多了,留心下听懂了大半,那便像河北或是山西一带的难懂方言。


那个女人轻轻说了两句话。


谢飞愕然问道:“什么?”


美女再说一遍,这次他听懂了,原来她说自己长得很高,她从未见过有人长得那么高大。


其实古代所说的堂堂七尺男儿,古代记录身高并不是据实描述,“七尺男儿”《辞海》的解释是“七尺相当于一般人的高度,因用为人身的代称。”(七尺也就1米7左右,并不夸张)。


谢飞暗笑那时代的人必是长得个子较矮,他有185公分,算是那时人身高的另类了,寻思片刻谢飞顺囗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女人摇头表示听不懂,鼓励她再说多三次后,才道:“松林村的人都唤奴家作婉娘。”


谢飞同婉娘交流了大约半小时,方明白,自己真正的穿越到古代来了。


谢飞暗叹虽说看过几本古代的书,可是对这时代的风俗确不晓得,谢飞问道:‘现在是什么年月。”


婉娘顿了顿后,连耳根都红透时,垂首羞然道:“奴家真的不知道何为年月。”


谢飞寻思片刻,心中一动道:“当今天子是谁?”


婉娘撇了撇嘴,心中暗道:“这相公怎么问这话,难不成是在消遣于我?”


虽然心中如此想着,但还是恭恭敬敬地答道:“回相公,现在是永嘉三年七月。”


声音很轻,可听在谢飞耳中却不啻于晴天霹雳。完了,我真的穿越了!谢飞虽不知道永嘉年号是哪一个皇帝,但他至少知道,这种纪年方法只有古代会用。


“这是哪个朝代啊?”,谢飞有些失神地低语着。


婉娘见谢飞在那发呆,便没去打扰,退到厨房去准备吃的去了。


就在这时,谢飞就在这时灵光一现,问道:“现在国号是什么?”


婉娘此时正端着茫然摇头,接着脸色转白,咬着下唇颤声道:“相公,连这也不知道吗?现在国号大晋呀!”


谢飞良久无语,晋分东西,也是中国历史上最乱的一个朝代,要说对于晋代的了解,谢飞仅仅知道,五胡乱华和肥水大战,其他的知之甚少。


谢飞和婉娘对坐在席上,吃着她做的小米饭,还有苦菜和羊肉及加入五味佐料腌制而成的酱肉。


不知是否肚子饿了,谢飞吃得津津有味,每样东西都特别鲜美可囗,比之北京填鸭又或汉堡包更要美味。


婉娘边吃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谢飞暗忖这里如此偏僻,前不见村后不见人家,为何她的生活却是如此丰足,难道古代比现代会更好吗?


谢飞心中一动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婉娘道:“人家不是说了吗,是松林村呀!”


谢飞问道:“这里是属于哪个州府管辖的地方?”


婉娘摇头道:“奴家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只知道松林村的事,有人说过此地称之凤翔。”


谢飞暗然伤神,凤翔古称雍州,位于关中西部,北枕千山,南带渭水,东望西安,西扼秦陇。这里曾是周室发祥之地,赢秦创霸之域,因传说“凤凰鸣于岐,翔于雍”而得名,以“三绝”(西凤酒、姑娘手、东湖柳)而闻名于世。


婉娘道:“敢问相公,何方人士?”


谢飞道:“我是山东曹县人。”


顿了顿后谢飞道:“我是一个军人。”


婉娘赶紧起身,躬身行礼道:“奴家见过军爷!”


婉娘一听谢飞是官军,那还得了。这年代官军比强盗土匪强不到哪去,欺男霸女,坏事可是没有少干。


谢飞看出婉娘的异样,摆摆手淡淡的笑道:“你不要吓怕,我和你想象的官军不一样。我们的军队是老百姓自己的队伍,从来不拿老百姓的一针一线,凡事都是为老百姓着想,我们的职责是保护老百姓不受欺负。”


婉娘疑心道:“天底下还有这样的军爷?”


谢飞一怔,想想也是纵观中华历史五千年,可以说没有再比共产党的队伍更仁义的军队了。谢飞接着说道:“怎么你不相信我吗?”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