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血刃 第一卷 永嘉之乱 第一章雨夜重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

第一章 雨夜重生

黑衫并不是指黑色的衣服。而是基于国内三类军事实力档次的称谓。

对于每一个普通的志愿兵称之为黄衫,这个的军人实力可以和世界上大数多国家的军事力量抗衡。这个层次的士兵人数大约超过两百万。

较黄衫上一个层次的称之为绿衫,是提各个军的特种王牌部队,拳头部队,几乎每一个绿衫可以对付同等装备下的七八个黄衫。这个层次的士兵大约数万。

最顶级的层次称为黑衫,乃由全国军队精挑出来接受训练的精锐部队,专门应付各种最恶劣的情况,例如反恐怖活动,进入不友善国家进行刺杀或拯救任务、保护政要等等。训练包括了对各种武器的运用、徒手搏击、体能耐力、旷野求生、各种间谍的技巧,总之是要把他们训练成超人。

寻常的绿衫十个难敌一个黑衫。不过他们亦是其他部队嫉妒的对象,军人都以进入黑衫为荣。

夜很深了,在中国西南边境线上,一队人正在无声无息地向南急行。准确的说应该是一队军人,领头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狭长的单凤眼,目露精光,最让人感觉吃惊的是一条长长的疤痕从眼角斜划到下巴,凭添几分凶戾残暴之色。

一行人大约十多个,他们都身穿着黑色的制服,没有军章和军衔。他们正是中国精锐中的精锐,黑衫特种兵。

这时,天空中黑压压的乌云笼罩了整片天地。轰隆一声炸雷,积压了许久的雨水终于疯狂地倾泄下来。

领头的军人,伸手打了一个手势,示意众人暂时停了下来。

队长严厉的叫了一声:“麻烦。”

麻烦并不是真正的麻烦,而是黑衫军士中的一个侦察尖兵的外号。他头脑灵活,喜欢举一反三,刚刚进入特战队那会,不懂就爱发问,问这问那,凡事都有一副打破沙锅问到底劲头。当时队长谢飞老是嫌他麻烦,就叫他麻烦,渐渐的大家都叫他麻烦,真正的名字反而被大家淡忘了。其实他并不麻烦,做每一件事都是干净利落,从来不拖泥带水。

这时一个矮个子黑衫军士跑了过来,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指着前方说道:“报告队长,向前三公里,目标就在那里,只不过有三挺PKM通用机枪枪口全对着我们前进的路,另外有十几个守护人员,现在目标身边大约有三十多个守护,前面是守备兵营,后面是军火,大约有80个士兵驻守,这里和这里有流动哨。”

这支黑衫特种兵的队长是谢飞。

“干的好!麻烦!”谢飞一把搂住麻烦拍着他的头说:“大家注意,我们此次行动的目标正是前段时间制造XXX惨案的指使者,这次我们的目标是不论死活,务必把他们全歼灭。绕过前面的流动哨,能绕过就绕过,不能绕过就把他们全部干掉,先从兵营下手,第一小队负责兵营,你们四个解决兵营中的人,要绝对的安静。第三小队,负责接应和安装、引爆炸药,我和第二小队向目标下手。现在我们与敌人是17比1,大家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众人低声说道。

谢飞说道:“今天的天气对我们有利,但是也不要心存大意。大家下去准备吧!”

谢飞一边慢慢的向脸上涂迷彩色一边看着手上的防水表,离午夜行动还有半个小时,所有人的眼中慢慢的渗出丝丝的疯狂,13个人去干221个士兵,虽然他们不是精锐部队,但是这也是一个绝对疯狂的任务,但比这更疯狂的是他们心中无边杀意。

谢飞来到众人跟前,看见他们理想的战斗状态满意的点了点头。

“来吧,野兽们,让我们去撕碎他们!”

“黑衫”众人低吼一声,虽然只是短短这两个字的口号,但是暴发出惊人的杀意。

二十分钟后,黑衫特战队接近了敌人营地,又是雨夜,又是丛林,还有敌人,除了漫过鼻梁的泥水和从眼前游过的水蛇,几乎没有什么不同,无声无息黑衫特战队慢慢的接近敌人的营地,偌大的军营竟只有四个哨兵精神萎靡的走来走去,这样的天气让他们的警惕放松不少。

谢飞分别给他们每个人指了一个哨兵,然后用食指在脖子上一划,示意他们一人解决一个哨兵。点点头,他们又缩回水中,一人一方向慢慢的潜向丛林。

与此同时另一条黑影从旁边扑向另一个哨兵,捂住那家伙的嘴,刀子从他脖子划过,“嗡!”的一声像划破皮革的声音,特制的刀锋轻松的把他的脖子割的只剩一层皮连着。把尸体拖进森林中后,又扑向另一个。

四个黑影从两排军营中第一排最右边的帐棚两头钻了进去。

帐棚中有两排床位,十个睡的像死猪一样的士兵躺在上面,。两个黑影对了个眼神点了点头,其中一个黑影慢慢的蹲在面前的床边,慢慢的把手放在他脸的上方,把刀子瞄准他的心脏,猛的捂住他的嘴,然后一刀划断他的脖子,没有挣扎,没有响动,只有血从血管中喷出的“嘶嘶”声。越过面前的尸体,另一个黑影走向第二张床,捂住口鼻,划断脖子,没有挣扎,没有响动,只有血声……

第二个帐棚,第三个帐棚……黑影四个人就像宰死狗一样,窜进一个又一个的帐棚,捂住他们的嘴,然后割断他们的脖子,捂住他们的嘴,割断他们的脖子……直到血湿透他们的全身,满身腥呼呼的像块吸满血浆的海绵,刺鼻的血腥味勾的胃里一阵阵冲动。

半个小时以后,整个军营里再也没有一个活口。如果不出意外,现在就剩下目标和他的三十多个守护。

不远处一个还亮着灯的特大号帐棚。这时,两个黑影慢慢的摸了上去,不一会儿,又悄悄的摸了回来。

这时,一个黑衫士兵笑嘻嘻的向谢飞说道“队长成了。”

目标的守护人员不同于那些普通的士兵,他们都是常年活跃在生死线上的雇佣兵,实战能力特强,反应也超出常人许多。用先前的这一套对付他们显然不合适,谢飞让人在帐棚密布了四十多颗防步兵地雷。

谢飞朝地不远处地上的一个尸体突然飞起一脚,尸身飞出三米多远才摔到地上。那个尸体至少也有一百八十多斤,可见谢飞这一脚的力量绝对不小,如果踢在人身上不死也得重伤。

尸身摔倒的声音,虽然不是太大,但是对于那些精锐的雇佣兵来说,这样的动静无疑惊天动地的,不大的动静惊动了帐棚的人,几个反应快速的人抽出身旁的AK,猫着腰冲向外面的掩体,开始搜索敌情。

一个人刚刚一露头,埋伏在暗处的黑衫特种兵一枪把他脑袋打碎。然后,瞄准后面的家伙,又一枪把他心口打穿。

“敌袭。”现在别说是那些实战能力强的雇佣兵,就连傻瓜也可以看得出敌人摸进来了,原本他们的警惕性不会这么差,只是这场大雨,让他们放松了应该拥有的警惕。大雨虽然给谢飞他们行动带来不便,但是更多的却是大大的方便。

这时帐棚里猛然冲出二十多个人,他们刚刚一上来,就引爆了地雷。防步兵雷就弹在半空中才会爆炸,杀伤区域几乎没有死角,许多精锐的雇佣兵连叫都没有叫一声,那刚刚冲出来的十几个人就被炸上天了。转眼间雇佣兵损失过半的力量。

这时,那些雇佣兵也不再做无谓的牺牲,他们或退到帐篷里,或是就地躲进掩体。雇佣兵虽然都是一些亡命之徒,但是不代表他们真的不怕死,死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种恐惧。

他们倒是想退。但是占有有利地形的黑衫特种兵才不会给他们机会。如果说让这些雇佣兵在黑衫特种兵占有有利条件的情况下让他们可以逃掉,对于黑衫特种兵来说,这绝对是奇耻大辱。

枪战不到十分钟,帐棚里没有了声音,同时帐棚也被打成了筛子。

谢飞对战斗的结果感到非常满意,他打出几个手势,这里有两个黑影蹿了出来,跑上前去,到帐棚里查看了一番,回头说道:“目标重伤一人,其余全部死死亡。”

谢飞只是点点头,在话筒里说:“有人受伤吗?”黑衫特种兵们查看了一下,多少都受了点皮肉伤,不过大家都没说什么,不妨碍行动就不算大伤。刚才情况紧张没发现,现在一缓过劲来,混身痛的厉害。

战事,比想像中顺利。

谢飞说道:“注意警戒,自己给自己上药,这里现在是雨季,容易伤口感染。”

谢飞慢慢走向前去,看一看那个身受重伤的人,问道:“还救得过来吗?”

一个医护兵摇摇头说道:“恐怕没有希望了,如果现在急救可能还来得及,只是我们条件不允许。”

这时,那个重伤的人突然笑了,那个嘴角刚刚一动,嘴里涌出一股子血水,那个人恶狠狠的说道:“你们都得给我偿命。”那个脸上却带着解脱的微笑。按下了手里的液体炸弹摇控器。

谢飞暗叫不好,来不及仔细考虑后果反应,本能的一脚把身边的麻烦踢了出去。

与此同时,“轰!”丛林中传来一声爆炸。

麻烦呆呆回头,脸上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

其实那个液体炸弹威力并不大,就是那个罪魁祸首也没有粉身碎骨,只是没有发现谢飞的下落。

众人大为不解,在丛林里找了两天也没有发现谢飞的下落。

也不知过了多久,谢飞悠悠醒转过来。

谢飞感到头还有些昏,他猛地摇了摇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谢飞的心中有些疑惑,那么近的距离,被炸弹炸了怎么没死?

过了好久,谢飞稍微清醒了点,查看了一下自己的伤势,不仅没有一点伤,就连衣服也没有破一点,怎么回事,自己明明记得自己在最后那一时刻是被液体炸弹给炸了呀!

谢飞只见满眼都是又有绿草苍翠树木,左右又看了看,还是一样的景色。

谢飞摆弄了一下送话器,发现一点反应都没有,导航仪也坏了。谢飞看了看自己的武器,一把05式5.9毫米自动突击步枪,由于谢飞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并没有开几枪,这时他还有差不多近二百发子弹。

四颗手雷,两个手枪弹夹,一把03式9毫米自动手枪。口袋里还有够他四天的压缩口粮。

谢飞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四面是崇山环抱,他此时所处的位置是群山环抱中的一个小盆地。仰头望向天空,映入眼帘的是蔚蓝通透的澄净天空。

谢飞不禁心头一动,这样洁净蔚蓝的天空与他记忆中的完全不同,在他的记忆中,天空是灰蒙蒙的暗蓝色,要看到这样洁净的天空,那是很遥远的事情了。

PS:俗套的穿越,俗套的故事,不一样的精彩,期待你的关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