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巴以和谈的三重阻力

imaxgame 收藏 0 134
导读:储昭根 巴以和谈久拖不决,恐怕真正的原因还在美国人自己身上。作为中东和平进程的主要监护者和推动者,美国“拉一帮、打一帮”的促和实在对中东和平没有任何效果,只会适得其反 9月14号,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抵达埃及的度假胜地沙姆沙伊赫(Sharmel-Sheikh),加入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和谈当中,此次会谈是9月2日巴勒斯坦和以色列领导人在华盛顿重启直接谈判后的第二轮谈判。在直接会谈前,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分别会见了希拉里、内塔尼亚胡和阿巴斯。希拉里也与阿巴斯和内塔尼亚胡分别举行了会谈并明确要求巴以双

储昭根


巴以和谈久拖不决,恐怕真正的原因还在美国人自己身上。作为中东和平进程的主要监护者和推动者,美国“拉一帮、打一帮”的促和实在对中东和平没有任何效果,只会适得其反


9月14号,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抵达埃及的度假胜地沙姆沙伊赫(Sharmel-Sheikh),加入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和谈当中,此次会谈是9月2日巴勒斯坦和以色列领导人在华盛顿重启直接谈判后的第二轮谈判。在直接会谈前,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分别会见了希拉里、内塔尼亚胡和阿巴斯。希拉里也与阿巴斯和内塔尼亚胡分别举行了会谈并明确要求巴以双方进入"务实"谈判。巴以代表团15号将移师耶路撒冷继续举行谈判,希拉里将会晤以色列总统佩雷斯举行,之后参加有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和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出席的直接和谈。

急于在中东和平进程上年内有所建树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希拉里·克林顿等美国人认为,巴以之间陷入僵局的间接谈判无济于事,面对面的直接会谈已是唯一的破解之道。巴以双方在第一轮谈判中已同意此后大约每隔两周会晤一次。确保双方未来每隔几周内能进行一次谈判是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在这次和谈中的重点任务之一。如一旦双方谈判陷入僵局,美国将"从中沟通并提出妥协建议"。据悉,奥巴马未来几个月内将首次以总统身份出访耶路撒冷和约旦河西岸,力保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双方按期签署中东和平协议,并使该协议能在未来10年内得以遵守执行。

有人说,美国总统存在"巴以心结": 过去30年,每位美国总统都试图推动中东和谈,可巴以和谈时断时续。经过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之后,奥巴马成了第四位试图摘取"巴以和平"桂冠的美国总统--他似乎比前任们急吼吼、也更热情!从1991年海湾战争到如今,谈判者换了一轮又一轮,和谈地点换了一个又一个:马德里、奥斯陆、沙姆沙伊赫、戴维营、阿纳波利斯……最后结果只有一个:失败!奥巴马和希拉里也如此地推动和谈,那么巴以和谈的真正阻力在哪里?巴以和谈久拖不决,恐怕真正的原因还是在美国人自己身上。

首先,在阿以、巴以之间,美国偏向以色列。美国是世界上唯一始终坚决支持犹太复国主义的大国。正是由于美国和苏联的共同努力,联合国大会才在1947年11月通过了巴勒斯坦分治决议,从而为以色列国的建立铺平了道路。冷战时代的中东政策以防止苏联在中东的势力或扩张为主要目标,美国把以色列看成不沉的"航空母舰",是保护美国在中东利益的重要手段,所以确保以色列的安全是美国中东政策的核心之一。这是激起阿拉伯人民对美反感和仇恨的主要原因。

以色列是美国在世界上给予最多经济援助的政府。《华盛顿报道》早在1997年的报道称,以色列人口只是世界人口的千分之一,却占了美国对外援助的1/3。美国《***科学箴言报》2002年12月的报道称,美国经济学家估计,"自从1973年以来,以色列已花了美国1.6万亿美元"。《国际社会主义评论》2000年刊登的文章称:随着上世纪50年代阿拉伯国家民族主义上升以色列地位迅速提高,1951年,美国给以色列的贷款只有10万美元,而埃及政治发生变化后美国给以色列的援助迅速升至8640万美元。报道援引美国前少将乔治·基甘的话说,如果在中东维持一股等同于以色列的美国军力需要花费纳税人1250亿美元,因此援助以色列是划算的,美以军事关系抵得上"5个中情局"。而且从1970年代早期,美国在联合国安理会动用的否决权已经超过五十次,其中美国在安理会上总共封锁了超过35项有关以色列决议文草案。

自从埃及和以色列1979年签署戴维营协议后,叙以、黎以谈判停滞,阿以冲突实际上已转变成巴以冲突。美国在支持以色列不变策略下,同时也拉拢包括沙特和埃及等温和的阿拉伯国家。但无论从军援的额度,还是提供武器的质量和数量来看,美国都严重向以色列倾斜。以色列一位高官说,"美国保证让我们得到沙特和埃及所根本无法得到的"。美国2007年8月时就曾宣布10年内向埃及提供130亿美元的军援,相较而言,美国对以色列的军援是300亿美元,比上一个10年的240亿美元增加了25%,而向沙特等海湾六国仅是出售200亿美元的武器而已。

奥巴马就任总统后,美国加强了同以色列的安全合作,给予了更多军事援助--向以色列提供F-35先进战机,又是要求国会拨款援助以色列建反导系统。奥巴马政府也改变了先前向以色列一边倒的外交政策,采取了更为平衡的手法,加大了对巴勒斯坦的援助力度。美国目前是巴方最大的财政资助国,仅今年6月份美国就向巴提供了4亿美元的经济援助。埃及外长盖特9月7日更是代表美国放话:巴以达成协议后,巴方面将会得到400亿到500亿美元,作为对失去土地的补偿。

其次,美国在法塔赫与哈马斯之间偏向法塔赫。在2005年分四次举行的巴勒斯坦地方选举中,哈马斯就已经取代了腐败无能的法塔赫在多数市镇的执政地位。及2006年巴立法委员会选举中哈马斯再次获胜,正式上台。布什政府把民主列为巴勒斯坦建国的基本条件,而哈马斯正是通过用美国人的标准来看也无可挑剔的民主程序上台的。它的合法性和代表性是谁都无法否认的。但哈马斯上台后,美国和欧盟宣布,不与哈马斯政治接触,除非哈马斯答应"放弃武力、承认以色列、接受中东和平相关协议"三项条件。正是这三项条件导致外交僵局。

由于法塔赫与哈马斯因施政理念不同常出现冲突,还多次发生武装冲突。巴权力结构也呈现出明显的两元化特征。这种状况持续了一年半,双方终于在2007年6月摊牌。哈马斯武装将法塔赫赶出加沙,阿巴斯宣布解散哈马斯政府,成立紧急政府,分裂为哈马斯控制的加沙地带和法塔赫控制的约旦河西岸"一国两治"的态势。应该说,巴内部的分裂根本原因在于美国的偏颇、错误的外交政策。

利用美国总统权力交接之前的特殊局面,以色列于2008年12月27日发动对加沙地带的"铸铅行动",企图削弱哈马斯的地位。在造成了巨大的人员伤亡的情况下,在安理会对呼吁以巴双方立即在加沙地带实现停火的第1860号决议进行表决的过程中,美国是15个安理会成员国中唯一投下弃权票的国家。美国再次体现出其偏袒以色列的一贯做法,巴以和谈就此中断。作为中东和平进程的主要监护者和推动者,美国"拉一帮、打一帮"的促和实在是对中东和平没有任何效果,只会势得其反。

最后是美国国内的犹太人的影响远远超过穆斯林。犹太人属于美最富有阶层,2%的人口占美整个国民收入的5%。全美百万富翁中约20%是犹太人。在美一直有"犹太人控制华尔街"、"美国人的钱在犹太人的口袋里"等说法。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前任主席艾伦·格林斯潘和现任主席本·伯南克都是犹太人。美国1750家报纸中,犹太人经营的占50%以上。犹太社团在美国选举过程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分量。全球1400万犹太人中,有600多万在美国--超出以色列本国。美国犹太人参与美国选举投票的比例高达90%,而且89%的犹太人居住在12个关键选区,其选票对选举的结果影响很大。更重要的是,犹太人在美国政、商、学、媒体、金融各界的实际力量,遥控着远远超出其人数的选票。犹太人在美国国内的特殊影响确保了美以特殊关系以及美对以色列安全的坚定不移的承诺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还要看到,奥巴马2008年竞选总统成功,他从一开始就大大得益于美国犹太社团的支持。当时,有78%的犹太人支持奥巴马。华尔街、纽约第五大道、好莱坞都是一边倒的"奥巴马热。"入主白宫这一年多里,奥巴马倡导的一系列改革政策都获得了超过60%的犹太选民的支持。有鉴如此,美国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约翰·米尔斯海默就尖锐地指出,美国亲以色列游说团体的活动将使奥巴马总统不可能迫使以总理内塔尼亚胡做出让步。言下之意,巴以和谈仍看不到希望。这恐怕是急吼吼、殷切地期待巴以达成最后协议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国务卿希拉里所面临的又一真正却又难以逾越的阻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