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密的特战 第八卷.险中迷局 第二章.情何以堪(2)

shugangj11 收藏 1 9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size][/URL] 8.2.2 第五大道20号总参六处 14:40 尹博重重的叹了口气,把低垂的目光投向了对面的舒展,他不知道该如何把这样一个令人沮丧的消息告诉给对方。从接到通知起,在短短的十几分钟里,他始终沉湎于一种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竟致连吕律调偷偷出走东湖度假村密会“信使”,以及陈墨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


8.2.2

第五大道20号总参六处

14:40

尹博重重的叹了口气,把低垂的目光投向了对面的舒展,他不知道该如何把这样一个令人沮丧的消息告诉给对方。从接到通知起,在短短的十几分钟里,他始终沉湎于一种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竟致连吕律调偷偷出走东湖度假村密会“信使”,以及陈墨一路追赶临危解困的事情他都一概不知,直至他接到了陈墨的平安电话以后才了解了刚才发生的那惊心一幕。他不由得想到,曾经笑傲谍海的“博士”如今已经力不从心了,是该解甲归田、退隐山林时候啦!但是,目前的局势却又让他欲罢不能,特别是眼前的这纸命令就更是让他放心不下。

他将陈墨所述的杀手特征和逃逸地点通知给了当地警方,这样,这个杀手已经和那个从医院里失踪的胖警察一道被列为警局正在全力追踪的重大嫌疑人,市警局已经组成了由公安部下派专职警探牵头的特别小队,专门负责侦破由秦雅遇刺引发的一系列恶性凶杀案件。处理停当之后,尹博稍作准备,便将一直守护着荆轩的舒展召进了自己在二楼的办公室。


从向总参情报局申请增加人手的那时起,尹博就在为自己物色接班人了。毫无疑问,舒展是他点名想要的人。在《风华三杰》中尹博最羡慕的就是排行在二的“大师”师语,不是因为他在欧陆名城或是恬静庄园里所过的闲云野鹤般的自在生活,也不是因为他在西方文化和历史氛围下教授传播中华文明的职业成就,令尹博唏嘘不已的却是因为师语有一个可以传承衣钵的得意门生,这个人就是舒展。

那还是十年以前,尹博在一次同师语的秘密会面当中初识舒展,立时就被这个才华横溢的年轻人所吸引。当时他便开玩笑的对师语说,你的门生很有大家风范啊!好好培养,说不定将来回到国内要接我的班呐。师语笑着摆摆手说道,那可不行,你不是有自己的心肝宝贝嘛?干嘛惦记着别人的学生啊!不然,做个交易也成,就算是互派留学生嘛!一见谈及自己的家事,尹博不愿再将话题延续,于是打趣道,互派?你跟我做生意呐?说罢二人哈哈大笑起来。不成想的是,当时的一句戏言,十年后几近成真。尹博果然通过总参情报局将舒展调到了六处,但稍有不同的是,总部一同派来的还有另外一个年轻人,陈墨。

关于陈墨的出处人们知之甚少,尹博也不比旁人了解得更多。除了众所周知的飞行员出身以外,尹博还对他的另一个背景略有所闻。他知道,这个陈墨是总参情报局高管古谱钦点的未来六处主管的接班人。

为防日久生变,尹博在舒展报到后的几个小时内便将请辞报告递交给了情总,同时还推荐了自己的继任者舒展。就在十几分钟之前,总参情报局的批复终于下来了,结果出乎尹博所料。他的请辞报告已获批准,但继任者既不是舒展也不是陈墨,而是从总政直接派来的一名高级主管,总政反间局长的助理,史吏。


尹博几乎是将情总的任命一字不差的读给舒展听的,在此之前,他还从来没有就有关权力交接事宜对舒展吐露过只言片语,甚至在他初来报到之时也只是含糊其词的介绍给众人的,目的就是想等那一纸任命下来,再正式的向大家介绍舒展。但这一切现在看来都已变得多余。因为,新的六处主管就要到任了。

“原本,我想由你来接管六处。如果上级批准,指挥权的交接就订在今晚,虽然这次行动先遭挫折后遇困难,但是它的重要意义不言而喻。对于一个新上任的主管来说,正是你施展才华的好机会。过了这一关,等同于通过了入职考试。把六处这一摊子事交给你之后,我也好腾出手来梳理一下我们的组织内部。这里面的积尘日久,垃圾甚多,也是该打扫一下的时候了。”

舒展点了点头没有作声,他从尹博的表情里读懂了博士此时的心境,所以,心下明了也就不再多说。

“先沉下心来做事吧!等过了今晚,航母的情资到手之后,我们再考虑未来的事也不迟,相信组织不会埋没人才的。”

舒展惊诧尹博竟是性情中人,对晚辈的体恤如此周到,甚至当事与愿违时还心怀歉意,难怪他是《风华三杰》中唯一有家室的人了。俗话说的好,慈不带兵,善不聚财,博士的慈悲有余善心广施,难怪他超脱不过申尘,洒脱难及师语,身处高位手握大权却还是凡心不泯!舒展心想,不该让老人如此内疚,本来自己也没把仕途看得过重,受国家培养为民族复兴出力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权力地位何必放在心上?于是说道:

“博士说的是,有总政的高管接管六处,这对将来的工作会更加有利,我初来乍到的还是多做些具体工作的好,都是为国家出力,我不会计较自己的岗位的。”

“喔,说的好,不愧是大师的弟子。我敢肯定,没有我的推荐,你的前程也绝不在我们这辈人之下的,好好干吧!”

“博士过奖了,前辈的业绩永远都是激励我前进的动力,我会加倍努力的。”

说着话,尹博的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把汽车钥匙,钥匙是铜杆儿银把儿,看上去平淡无奇,倒是要是说环儿上拴着的钥匙坠儿有些不同寻常。

尹博将钥匙交到舒展手上,压低声音字字清晰的说道:

“这是辆路虎车的钥匙,车停在第五大道第四巷口里,你的车毁了,这车你先用着吧。”

“是,博士,您考虑的真周到。”

舒展接过车钥匙正要放进衣兜内,尹博却伸手拦住了他。

“那枚钥匙坠儿有些特别,是你我单独联系的渠道,相当于一部微型的北斗通讯终端机,好好保护它,关键时刻你会用得到。”

“是,博士。”

尹博点了点头慢慢站起身来,舒展知道他们之间的谈话告一段落了。于是,也起身准备告退。但尹博却若有所思的站在原地没动。

“舒展啊!陈墨年轻,却是块好材料,你要多多帮助他。我观察这个年轻人资质颇高且忠诚勇敢,除了缺少经验外,他还真是难得的将才。”

“您说得是,早在来时的路上我就开始注意他了,果然是个嫉恶如仇果断干练之人。”

“喔,我已经把吕律调交给他来保护了,在今晚的任务中律调是关键,所以大意不得,刚刚她还经历了一次险境,如果不是有陈墨在恐怕凶多吉少。”

“哦,是这样啊!”

见舒展颇感意外的样子,尹博才忽然记起自己还没有将吕律调遇险一事告诉对方,于是,简单扼要的把陈墨在电话里述说的经过告诉了舒展。舒展心里不解但脸上并没有带出来,心想,总参六处是谍战精英组成的团队,怎么会如此轻易的被敌人一次次的掌握了主动权,特别是在今天这样一个重要时刻,难道他们连一点防范意识和安全管理都没有吗?

似乎是看出了舒展的心事,尹博苦笑了一下,说道:

“尹博老矣!所以才千方百计的举荐你们年轻人,舒展呐,虽然这次情总没有批准对你的任命,但我坚信自己的判断,六处的事你还要多费心,今晚或许是场生死之战,我笃定是要以命相搏了,失了秦雅我苟活无味,但我想光荣的死去。所以,舒展,跟你说句自私的话,我尹博谍海一生最后这一跤跌得我心有不甘呐!”

舒展从老人的眼中隐约看见了泪光,此时此刻他确定尹博的确是老了,于是想到,应该让老人带着荣誉,光荣的离开,对于为国家做出过重大贡献的人来说,这才算是公道。

“我懂,博士。您的荣誉,六处的荣誉,我们大家的荣誉,绝不允许践踏!”

尹博点了点头,默默的转过身去,禁不住老泪纵横。舒展咬牙咽下胸中一口闷气,转身离开了尹博的办公室。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