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上央视:揭发富豪丈夫包情妇 被反指多次的事

眉开眼笑 收藏 1 2251

妻子上央视:揭发富豪丈夫包情妇 被反指多次的事



邹志坚拿出妻子写的保证书。


妻子上央视:他包二奶12年 丈夫发网帖:她屡屡有外遇


今年10月15日,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栏目播出《二百米外的真相》,在花都区狮岭镇掀起了轩然。节目牵扯到的是该镇著名的千万富翁夫妇邹氏一家。节目中,妻子赖雪连讲述丈夫邹志坚在外包养情妇12年,东窗事发后虽然表示愿意净身出户,却又声称有近2000万元的债款要求夫妻双方共同承担。


事隔两个多月后,邹志坚在网上发表长文,表示造成双方婚姻破灭的原因并不是他在外面包养了情妇,而是赖雪连从2003年开始就在外屡屡有外遇所致。夫妻二人到底谁在说谎?


文、图/记者 欧阳晨


夫妻各执一词


妻子:两百米外丈夫还有一个家


到今年为止,邹志坚和赖雪连结婚已经有了16年。16年来,夫妻俩从无到有,共同赚下了千万家产,生活一度幸福美满。对此,两人都没有否认。只是,这最近10年来的事情,在两人嘴中却截然相反。


在《二百米外的真相》中,赖雪连大致是这样说的:是自己父兄借钱给邹志坚做生意,并最终赚下千万家产,邹志坚却开始在外花天酒地,并包养起了情妇。丈夫已经背着她与另外一个女人共同生活了12年,两人不仅举行了婚礼,还生有一个4岁的女孩。甚至,他们安置的新家,距离自己的家竟然只有200米远。


残酷的200米,让赖雪连彻底醒悟了过来,并因此与邹志坚发生了激烈的冲突,乃至于遭到殴打。而邹志坚也随后在2009年8月3日向花都法院提出了离婚诉讼。


丈夫:放弃了尊严揭发妻子不忠


邹志坚说,他公布这样的真相,是“不顾一个男人的尊严”。


那么,邹志坚所言的真相是怎样的呢?他说,夫妻双方从无到有赚下千万家产,起步资金是在邹志坚老父亲的支持下,一步步攒下来,并在哥哥的帮助下,一步步发展起来的。


但是,随着家庭财富的增加,邹志坚却慢慢发现赖雪连有了些异常。终于在2002年的冬至夜,邹志坚看到赖雪连连团圆饭都不吃完,就匆匆出去。结果,当他于晚上11时赶到歌舞厅后,却发现赖雪连正与一名男子搂抱在一起卿卿我我。虽然当时邹志坚因为人多,隐忍了下来,但回家后依然与赖雪连发生争执,并打了她一个耳光,不过也没有再深究。


此后,了解妻子与男子梁某的交往详情后,邹志坚立即拿起菜刀,要跟梁某来个了断。赖雪连见状,苦苦哀求,并指天发誓,当着邹志坚的面写了一份保证书,保证以后不乱搞男女关系。邹志坚选择原谅赖雪连。邹志坚说,赖雪连现在又有了情人。


邹志坚托人在网上发帖后,记者分别联系上夫妻二人予以采访。采访中,两人对对方的说法一概予以否认。


奇怪的诉讼


丈夫“净身出户”后多出千万债务


可是,这诉讼一起,奇怪的事情却接连发生了。首先,在当地法院根据赖雪连提出的诉讼保全申请,查封了邹志坚名下5个商铺、3套住房总计约1200万元财产后,邹志坚突然提出了撤诉,理由是婚姻仍然还有挽回的余地。


当2010年年初赖雪连提出离婚讼诉,请求判令儿子的抚养权归自己,并且平分夫妻共有财产后,邹志坚却大方地在法庭上表示,愿意让出夫妻共有财产——“净身出户”,但却同时向法院表示资不抵债,并提出了总计达2000多万元的债务,并表示上述为夫妻共同债务。最终,法院一审判决,准予二人离婚,儿子的抚养权、邹志坚名下的所有财产全部归赖雪连。至于债务,法院部分存疑,最后认定赖雪连需偿还借款合计163.5万元。


故事播出后,邹志坚立即感受到了压力。他说,自己的老母亲不愿意出门,生意也无法继续。部分债主更质疑他们是否在假离婚以躲避债务,一个个找上门。


邹志坚:有过外遇但没有私生女


记者:赖雪连称你包养毕某12年,并生有一名4岁的女童。


邹志坚:我在2003年发现她(有外遇)以后,与她说的二奶、当时在门店工作的毕某的确走了一段时间。但现在,毕某已与别人结婚。


记者:那为什么会拍到她开你的车呢?两百米外的房子又是怎么回事?


邹志坚:车子是借给她们开的,而且我现在也在帮毕某的哥哥打工。至于那个房子,说有我的衣服之类的,根本不是真的。她为什么不上去拍呢?如果我真的住在那里,一问就非常清楚呀。


记者:但当时的确有工厂的保安指认毕某是你的二奶,并说你们两个经常出双入对。


邹志坚:那个人根本不是保安,是赖雪连找来的无赖,姓赖。之前,他也在我们工厂工作。后来有朋友告诉我,他是收了钱说话的。


记者:那为什么法院调取的“新生报名表”上,毕某的女儿叫邹某,父亲写的是你的名字呢?


邹志坚:我真的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写的。


记者:DNA鉴定一查就知道,你不可能说谎的。


邹志坚:女孩不是我的。


记者:那么债务呢?你是否在转移资产?


邹志坚:如果我要转移资产,车子是最好转移的。如果我有心,为什么到现在一个没有转移呢?至于债务,我们是2001年开始做的。你去皮革城问问,哪个皮革行没欠个一千多万的。前后提交的债务不同,是因为要做生意,不想别人知道我们夫妻的事情。


记者:如果你心里没鬼,为什么第一次起诉时又突然撤诉?一审时又提出“净身出户”呢?


邹志坚:从2008年12月开始,她一走就是一年,走的时候把资金、欠条、借据等全部带走了。当时考虑到儿子,我是想她回来的,重归于好的,但她不肯回来。起初还有回旋余地,但到2009年6月底,由于生意资金吃不消,我和她商量将门店拿出去抵押,说可以贷款500万,她突然就不肯了,说要给她 300万。之后才起诉的,后来撤诉,也是大家谈,还是那份情,想她回来。


至于后来提出所有财产都给她,是因为反复谈了很多次,上了很多次法庭,很烦了。你要把最优质的东西全部拿走,那么债务你也必须承担的,这是前提。结果法院也烦了,就这样判了,我当然要上诉了。


赖雪连:保证书是被逼迫才写的


记者:邹志坚说你有外遇,还说你写了保证书,是这样吗?


赖雪连:文章我大致看了一下,我了解他的性格,他是想报复我,但都是无中生有的。1997年我就下来了(从老家来到狮岭),当时孩子才1岁多,我每天都要喂奶,还要工作,我怎么去(外遇)呢?这个保证书,是我写的,但是是他逼我打我写的,内容都是他教我写。我说我是清白的,不会写。他就说,你和那个男的肯定有关系,如果你不写,明天开始就不要来上班,不用坐在这里,我要跟你离婚。其实,我跟那个男的只是认识而已,通电话是因为对方想了解皮具生意能不能在韶关做。我都没有给过他电话号码,是他问我朋友拿的。后来想,他让我写这个保证书,是有目的的,就是为了以后离婚用。


记者:那么,2008年12月的短信又是怎么回事呢?


赖雪连:那天刚好是他和二奶毕某搬迁入伙的那一天。头一天晚上,我还在他手机上发现一条短信,是他一位女同学发给他,让他去开房的。所以,当天我就跟他说,你外面那么多女人,你这样对不起我。以前你去澳门赌博,玩那些女人,现在连同学都不放过,听说你还有个二奶。


结果,他就在二楼把我打了,拽下一缕头发,用凳子打我的头,拿我的头撞墙。当时的病历都有,但现在没带。然后跟我说,从今天开始,让我滚出去,并把我的手袋什么全部扔了出去,叫我马上滚。


至于那些短信,他什么都可以造假,这全部都是他自己制造的。这个手机,你随便怎么打都可以。他赶我出来后,将家里换了锁,不让我回家,还说跟你的婚姻就这样了断吧,你去找律师。但当时,我还想得过且过就算了,也听说过一夫二妻的事,但他连这个机会都不给我。


记者:邹志坚说你走时,前前后后卷走了最少500万元,你怎么看?


赖雪连:那是他自己吹水的,我怎么可能拿得到钱。虽然当时狮岭的店面我在管,但有个女孩子收钱,钱从来不到我手上。现金有人收,打款、定金等更全部是划到他的账户下,我连账户都没有。至于他说我从来不在对账单上签我的名字,那是因为他要我们在签名时不要签真名,都要签假名,都是他教的。狮岭都知道他叫“奸人坚”,出了名的狡猾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