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金碎银 正文 家国恩仇.75 爱新觉罗

张继前 收藏 0 19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3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38.html[/size][/URL] “……满族、女、二十三岁,清华大学毕业生,系赤色中共地下党员;我说的没错吧,爱新觉罗小姐?” 国军上校刁万在与乔德迈会晤之前,还是出于慎重考虑的提审了成都地下党员爱新觉罗·萧蔷。 面对高高在上的刁万,爱新觉罗·萧蔷在审讯台前的椅子上落坐之际坦然一笑:“国共之间不是有过同仇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38.html


“……满族、女、二十三岁,清华大学毕业生,系赤色中共地下党员;我说的没错吧,爱新觉罗小姐?”

国军上校刁万在与乔德迈会晤之前,还是出于慎重考虑的提审了成都地下党员爱新觉罗·萧蔷。

面对高高在上的刁万,爱新觉罗·萧蔷在审讯台前的椅子上落坐之际坦然一笑:“国共之间不是有过同仇敌慨的合作吗?我的简历、刁先生当然不会忘。”

刁万点头:“不错,就连你我的小范围之间,也曾有过同生共死、短暂而美好的合作,米甸小镇匆匆一别、转眼四年过去,那份珍贵的友谊、想必小姐还记忆犹新吧?”

爱新觉罗·萧蔷微微一笑:“是啊,可往事如昨历历在目,国民政府就悍然撕毁了停战协议、使大好河山和黎民百姓再次陷入纷纷战火;刁先生,你难道不觉得痛心吗?”

刁万答非所问: “萧蔷姑娘,你想过共产主义的真实面目与升官发财的痴心梦想之间的异同吗?探索过《资本论》与《春秋》之间的奥妙吗?分析过霸王统治者与百姓造反之间的利害吗?、你知不知道天下究竟有多大、它的出路在哪里?”

爱新觉罗·萧蔷仪表庄重:“摆免纷争,促进和平。”

“完全正确!”刁万非常赞赏地点头,接着因势利导;“既然如此,为建一个和平美好的人间,我们再来一次推陈出新的局部合作怎么样?”

爱新觉罗·萧蔷在日光灯下傲然伫立,像株脱水而出的纤荷落落大方婷婷玉立,她口齿清脆的北方口音犹如辽阔原野上的东风浩荡气势磅礴:“我站在什么样的地方我自然就会看到什么的人物,至于你提出的几条学术论政我想你预先备考的答案连同你的职业习惯一样顺其自然、绝对不会张冠李戴自相矛盾;我爱新觉罗·萧蔷作为共产主义事业的马前卒、是一个世界推翻另一个世界的战斗者,我作为劳苦大众平民百姓的救难公仆与你独夫民贼卖国政府的帮凶走狗浑如寒鸦鸾凤本质不同、趋向迥异仙凡路隔。”

爱新觉罗·萧蔷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舌战对驳促使致力于审讯记录的国军中校林含昕耳无闲暇跑笔如飞。

国军上校刁万哈哈一笑说:“没有想到你身穿旗袍美仪天下的满族女子捕风捉影别具一格,你如果说我本人是势力集团的帮凶走狗傀儡幕僚倒也名正言顺情在理中,但你说中华民国是独夫民贼卖国政府恐怕令人费解,请问爱新觉罗·萧蔷姑娘,我们民国政府究竟卖了中华民族五千余年的什么东西,是大明王朝还是蒙古草原?是京都租界还是香港澳门?”

爱新觉罗·萧蔷说:“不错,那些国土的沦丧确实是我满族祖先的耻辱。可我是共产主义战士,满清王朝兴衰荣辱与我无关。”

刁万合上卷宗说:“你能如此这般看待历史与现实的客观因素、那问题的尾巴不就一刀砍了。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不要把所有历史遗留的灾难都往弊病缠身内忧外患的国府头上推,党国政府执政的过程像所有古今中外继往开来的执政机构一样、她的统治寿命与遥远漫长的历史源流相比不过是回眸一瞥的瞬间;如此短暂的光阴要把难拿难放无头无尾的河山肉体尽善尽美的精心调养梳妆打扮是绝不可能的,因此要使国家民族和睦幸福繁荣昌盛,其归根结底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饥饿,而消除饥饿的障碍就是共产主义与三民主义的根本对立。”

爱新觉罗·萧蔷在为她而备的藤椅上款款落坐,显然对唇枪舌剑各露锋芒的鏖战萌生了浓厚的兴致并且憋足了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雄心:“刁先生,你魂牵梦绕处心积虑的问题历史已作了博古通今无可置疑的回答,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必须对共产主义事业的追求勇往直前意无返顾。”

刁万摇摇头说“萧蔷姑娘,没想到你忧国忧民除暴安良的一腔热血里竟然渗透着如此幼稚的童年意识理想崇拜,目前叫嚣的共产主义和令人旁观的自由民主只不过是某种人物借来作为哗众取宠升官发财的愚民口号;穿过古典辉煌的壮丽诗篇,历史的回声一言九鼎荡气回肠的告诉一双双居心叵测唯利是图的眼睛说、天堂的基础就是指鹿为马画饼充饥,呼风唤雨威震天下的人物如何放弃金杯宝椅三宫六院?手捧琼桨名存竹帛的中流砥柱怎肯失去锦衣玉食金钱美女?土匪流寇绿林草莽不可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三教九流庶民百姓不可能自食其果相安无事;萧蔷姑娘,你难道没有独立思考过这样的辩政唯物论,除了相信世界上有天堂就什么都不用想是盲目的,只要世上有天堂那么人间就会有地狱;你说只要世上有天堂和地狱的存在你安置那种讨来的词汇在哪儿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多谢上校先生对我们的事业诚心诚意患得患失的充满诸多不便的忧思。”爱新觉罗·萧蔷说:“我们为共产主义事业抛头颅洒热血就是要干净彻底的根除对共产主义有丝毫不利的一切因素,但这是最后的斗争、只要无产阶级团结起来到明天、共产主义就一定会实现。”

刁万再次哈哈一笑说:“真是美梦春深雪下三尺不知寒,但不知普天之下有谁愿意共产。共产主义在远古历史上曾经有过,那就是没有婚姻家庭房屋产业、心无杂念赤身裸体、天地一色众夫群妻的猿人时代;如今的人类已从撞石起火进化到飞机上天的时代了,还能回到野草丛生的原始部落?打个简单明了通俗易懂的比方,萧蔷姑娘你能大公无私的用实际行动去表现你对共产主义的无怨无悔矢志不渝吗?不,不可能,你不可能让你心爱的乔德迈成为人见可夫朝三暮四的共产公民,你不可能脱下你美丽的旗袍无名无姓直来直去的投身共产。”

“你这是歪曲诽谤一派胡言!”

那句铿锵有力声震屋瓦的怒斥之言出自病怒俱发的爱新觉罗·萧蔷之口,她新仇旧恨的一腔恩怨情怀在突如其来的心肌哽塞中饮憾破碎……

三年以后的林晗晶回顾当时的情景说:“爱新觉罗萧蔷小姐义愤填膺拍坐而起时脸色如雪冷汗淋漓,我眼疾手快、丢笔离坐将她摇摇欲倾的娇躯揽入怀抱时她满含无奈的看了刁万先生一眼。我相信她在人之将死之时一定浠释了她对刁万先生的仇恨,因为她已经看见了刁万先生那双悲星陨落黯然神伤的眸子。”

“在军医给萧蔷小姐注射强心药液进行急救的空闲时间,我以抱打不平的口吻对愁眉紧锁一脸痛楚的刁万先生说,‘上校长官,你用如此玩世不恭令人作呕的下流言语对付一个乳臭未干的女孩恐怕有失党国军人的形像吧,况且你的所作所为与我们执着从事的神圣使命也互不相及。’刁万先生说‘你误会了中校,我这么做的目的完全是为了挽救一个误入歧途的女孩,她被共产主义的花言巧语诓进圈套的特殊背景、仅仅是出于她对国府的仇恨,仇恨的根源无非是孙大炮发动的辛亥革命推翻了以爱新觉罗世家为主的满清王朝而坐在历史留下的宝殿上建立了换衣不换人、换汤不换药的民国政府、而我们如今仍然举着民国的旗号;可那些跟着共产党与我们为敌的人们哪里知道,我们如今的民国江山不是紫禁城里抢出来的、而是从封建军阀的枪炮声中用鲜血换来的,况且如今国民政府淘优汰劣革旧鼎新的治国方略早与孙氏执政的那种老态龙钟拂尘驱蝇似的治国方法利剑劈水一刀两断;少校,在野心嘶吼腥风血雨的大是大非面前我们既不能违抗国府的指令也不能跟着政府从一个极端偏向另一个极端,更不能让共党的野心蠢蠢欲动得寸见尺,否则我们将像遗臭万年的千古罪人一样成为另一种面目的共产主义者;少校,你以为共产主义和三民主义两条所谓的真理之间究竟谁是拯救人类和平的根本出路?’我说,‘两者都不是,但什么东西才是真正的出路?我多年以来仰视俯察呕心沥血的探索结论就是金钱普及。’刁万先生在急救室门前转身说,‘也许可能,因为万恶的金钱是欲望之本,而如雨后春笋参差不齐的欲望就是动乱的根。’

“急救医生那双噤若寒蝉的眼睛闪现在轻轻响动的急救室门口,我和刁万先生不约而同的仿佛闻到一阵无声的惊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