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挑柴遇鬼记

yngjysl 收藏 21 621



——70年初一件乡下惊魂往事


记得69年,复课闹革命,9月份才进小城铁中初一,没上几天课,就被大干雨过铺长桥海引水干渠,给召唤到三十公里外的蒙自去。转眼到了当年的12月初吧,正在水利工地干得欢的本人,突然被本排的排主任梁祈老师(那时改革班叫排)给叫到他在工地的窝棚,通知说马上收拾行李回小城。一头雾水地回了家,才知道国家有新的政策,除了工作的父亲,所有闲散人员和子女,母亲和我们四姊弟,统统都要下放农村去。这样城里人瞬间变农村人啦。

凄风苦雨中,70年关之际,带着满腹的不解和委屈,母亲带我们四姊弟,和同时代的众多城里无业人员和学生一样,为着打核大仗保留人口的需要,就被疏散下放到了农村广阔的天地里。我们一家到的地方,是建水梭罗大队大梭庄,那里是山区半山区,以栽种稻谷包谷为主,比起其它被下放到少数民族山区的家庭,我们算幸运多了!不过一切要靠自己哟,生产队不过安排你住进农户家,因年底分配分红等都已过,什么粮食,蔬菜,烧柴啦,靠自个了。

幸得所借住农户杨叔指点,整整一个70年初过年期间,由于走得匆忙没有任何准备,我家就靠到山脚地里刨队上收漏了的庄稼过活。象什么红薯啦,包谷啦,洋芋啦,花生啦,能果腹就不错了。至于烧柴,母亲和两姐妹做家务,当然是要靠我兄弟两个自己上山砍的了。每天天刚亮,13岁和15岁的兄弟两个,相约备好柴刀绳索,就上山啦。开始几天过去了,一切大体还顺利,突然一天早上,兄弟喊头疼脑门发烫,母亲送他去就医,当天挑柴就仅我啦。

往天兄弟两人,都是走十来公里路,到村庄背后的楚雄大山方向,去砍干柴的。那天剩我一人,老天又阴沉沉的,就偷懒了,单个只跑到离庄子五六公里路的一个山冲冲里,砍点湿柴算了。那山冲冲里鬼都没有一个,凉风冷冷飕飕的,说不害怕,那是假了。心中紧张啊,老是四处看,生怕那里跳出个狼啦熊啦等野兽来,那就糟糕了!慌忙砍了柴,约模够挑了,赶紧捆好,急急忙忙就往回走。心中有鬼吧,来时没注意路边有个坟地,回来可就突然紧张了。

身上挑着重担,丢了魂似的,进了那坟地,眼睛总是左顾右盼。脑中莫名其妙地,会突然浮现那些青面獠牙,张牙舞爪,择人而噬的神话与传说中的魔鬼图像,好恐怖哦。担子一晃三荡的,小跑中见到座新坟,大概是才埋没几天的吧。近前了,灰蒙蒙的空气中,竟然传出了声声好似被压抑,又有点清晰的“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的男性老年人声音,转头四面一看,那里有人啊,到处静寂一片,只有风儿在呼啸。脑中一个激灵,遇鬼了,快快跑!

一急跑起来,那个声音顿时中断了,终于甩脱了鬼的纠缠,心中那个庆幸啊,真是难以形容无以复加。可又一想,传说中的鬼,可是阴魂不散的哟,你一旦碰上了,必会附体的,那有那么好摆脱的?心里此念刚生,马上耳边就传来了“唏嗦,唏嗦,唏嗦”铁链子拖地声,就象监狱里的犯人脚上拖着脚镣走路的样子,到底还是鬼魂附身了!胸中无比震骇,再也不敢回头,只有一个念头快跑快跑!拖着柴担,管它高低不平,坑坑洼洼,就是没命地跑啊跑。

终于看见村庄了,看见出来走动和干活的人了,心里的那股气一松,连柴担连人,就一屁股瘫坐在地上了。咦,背后的那些“唏嗦唏嚏”声,怎么,也同时消失了?一同从小城来下放的刘妈,恰巧路过见了,忙上前扶起我,问“你怎么会这样,一身大汗淋淋的,脸色苍白得吓人”?还关心说,挑不动的话,少挑点。跟她说了坟地的路遇,一脸的难以置信,说大约是自己太紧张,出现幻听幻觉。安慰我说,世上那有什么鬼,都是人吓人,单个吓单个缘故。

那次把我吓得够呛,一人充英雄的好处,足足记忆一生了。自此后,如没有兄弟相伴,或者其他伴当,我就再也没有独自一个人上山挑柴啦。几十年来,大脑有闲暇时,总会不时想起那次惊悚,老是在想,那到底是怎么回事?真是虚幻,精神紧张,自我暗示之故?结合后来看了不少侦探破案书,学到很多幽灵鬼魂知识,才对那坟地奇遇,有自己较确切的解释。前者听到的救命声,不一定是听觉虚幻,后面听到的唏嗦声,极可能是自己大脑混乱下的错觉!

据有关说法,人死后,往往只是呼吸,心跳,脉博的停止,其实心灵,即所谓灵魂,在一至七天内,仍然还会生存的。关键就是要看,用专门仪器检测,其脑电波是否也停止了?或亲人们等,是否一人或多人,有了该亲人灵魂出窍的感觉?再有就是看,该死者是否脸有灿烂的笑样。如果是相反的,那就是说,此人只是表象死亡,处于假死状态,理论上还存在复生的可能。西方现在已经抛弃了心脏死亡的概念,转而采用脑死亡的标准,即是一个明显例证。

还有,据有关研究,一战中死亡被埋葬的军人,据说有80%其实只是假死的。因为在刚埋的几天内,不少人确切地听到过救命一类的鬼哭狼嚎声。国内,曾有过死人复活的报道,甚至某地还有死亡多年,而未埋葬的亲人,至今尚可检测到其脑中,尚有极其微弱的脑电波存在,等等。即是说,个人所碰到过的新坟,如非幻觉,难说有假死可能。说到其后听到铁链子唏嗦声,种种证据表明,在心情万分紧张一度神经错乱下,则一定是大脑与听觉的虚幻啦。



2010-11-28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