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军顶尖人材-马伟明

蓝天铁翼 收藏 1 1255
导读: [img]http://img9.itiexue.net/1216/12162405.jpg[/img] [img]http://img10.itiexue.net/1216/12162406.jpg[/img] [img]http://img11.itiexue.net/1216/12162407.jpg[/img] 中国军中“牛人”可分成作战型的、科研型的、维修保障型的;按部门区分,海空陆二炮总装、总参、院校等,又可分出很多。要说起来这真是个“坑”,填不满。 先说科



中国海军顶尖人材-马伟明


中国海军顶尖人材-马伟明


中国海军顶尖人材-马伟明

中国军中“牛人”可分成作战型的、科研型的、维修保障型的;按部门区分,海空陆二炮总装、总参、院校等,又可分出很多。要说起来这真是个“坑”,填不满。


先说科研型的,把马明伟排在第一个,应该没有什么争议吧。


这个人牛,确实牛。十多年前,军委级别领导当面请他出任海军工程大学校长,这个很多人盼得流口水的正军级职位,却被他一口回绝。不是他清高,也不是他不给军委面子,而是他觉得自己适合搞科研,而且能干出名堂,而他去当校长不一定能干出什么名堂,而且可以当校长的人多得很。这件事突现了马明伟的性格。


三年前,海军司令员吴胜利亲临海工大听了马明伟两个多小时的汇报,了解了马明伟的四大研究方向后,司令员很激动,握着马的手亲口许诺“这四大研究方向只要有一个取得重大突破,海军就要给你们记功、为你们庆功!”可见,马明伟的科研内容,不是一般的重大,而是“特别”的重大。甚至有人把这个“重大”与“两弹一星”相比,这是否过暂且不说,至少是不一般。


马明伟的成果很多,报道也很多,网上打入他的大名随便一搜,那些资料恐怕你一晚上都看不完。他干的什么“重大”名堂呢?一言以蔽之,就是在电机方面的,成果是系列的。从铺天盖地报道中,摘一个头一个尾,连猜带蒙说一说,欢迎懂行的补充纠正。他长期致力于舰船综合电力技术原始创新研究,承担国家和国防重大装备重点课题40多项,获得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发明专利40多项,20多项关键技术成果居世界先进水平;所有创新成果全部应用到我国自行研制的作战舰艇。


十二相整流发电机,这是上世纪末他和他的团队搞出来的,解决了困惑电机界近20年的“振荡现象”这一世界级难题。这一成果后来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这个东东是潜艇用的。他创立的三相交流和多相整流同时供电的发电机基本理论,并研制世界第一台交直流双绕组发电机系统。马团队的成果,核潜艇、常规潜艇都要用,水面舰艇也离不开。093、094、039A最终定型,与他成果分不开。总装的评价是“不仅功率密度和可靠性高,而且占用体积小”。估计下一个“全电推进”,也在他视野中了,这要成功了,“中国造”的潜艇,就不再是“山寨”,而是“极品”了。


他成功的故事太多了,印象很深的是一个“把某所长骂哭”的故事。说的是中船集团某所搞的一个国家急需项目,国家投给他们好几亿元经费,可磨蹭了好几年,技术瓶颈就是拿不来。而马教授团队却自筹资金,花了两年时间,就已见到了曙光。今年6月23日,在一个研讨会上,马明伟骂那个废材所长是“崇洋媚外”,指责他们:“你们总体所做不到,是因为你们不会,你们不懂就不去推进这个技术的发展,就不去用它;你们不会,我们会,为什么不要我们的帮助。”


马教授与那个废材所长争的,实际就是航母用的“弹射器”。那个所拿到钱后,不思进取,跟着人家亦步亦趋,搞蒸汽弹射(求稳妥倒是也可,但至少要做几个方向论证,对电磁弹射瞧都不敢瞧一眼,说废材不算过吧);马教授团队是跨越式的——直接上电磁弹射直线电机。这玩意儿,美国人都还没搞定,马团队至今也仅研制成功直线推进电机单元,还没做出全尺寸样机。因为海工大不是“计划”的承制单位,马团队能不能拿到国家给的钱还是问题。那个总体所搞得蒸汽弹射,截止五个月前废材所长被马教授骂时,还没成功。拿不到钱的,自费搞出名堂来了;按“计划生育”拿到钱的,还没见到名堂!


这个电磁弹射直线电机如果成功——不仅是航母,磁悬浮、电磁炮……用处多了。这大概可以与“两弹一星”一比吧。


上世纪末,我国研制新一代常规潜艇,需要装配高效能的十二相整流发电机。当时,我国在这一技术领域还处于空白状态,只能从国外进口。马伟明率领科研团队历经13年攻关,突破8项关键技术,研制成功国产十二相整流发电机,填补国家空白,装备多艘潜艇,这一成果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在另一型潜艇的研制中,马伟明花了近12年时间,研制出可同时发交流电和直流电的“交直流双绕组发电机”,这一国际首创成果,使我国新型潜艇运行安全得到了可靠保证。


“科技强军,不能总是跟在别人后边追赶,必须站在领跑行列。”马伟明的目光始终紧盯高科技前沿。


舰船综合电力系统是舰船由机械推进向电力推进转变的一次技术革命,是发展“智能舰”的基础条件,是实现舰艇隐身、降低油耗、动力设备模块化和新概念武器上舰的重要手段。


2001年,41岁的马伟明当选中国工程院最年轻的院士。


2007年5月,马伟明的父亲患癌症从江苏老家到武汉动手术。一周后,父亲见儿子每天忙得连跟自己说话的时间都没有,就直接来到马伟明办公室。忙得不可开交的马伟明一见父亲:“爸,我下午出差,有事中午回家吃饭的时候再说。”父亲火了:“我老了,命不值钱。可你还年轻,你看看自己的脸色比我这个癌症病人还难看,谁给了你多大好处让你这样玩命?”


马伟明也火了:“谁也没有让我这样干,我干得是自己喜欢干、愿意干、也必须干的事!”


20年来,每年都有马伟明的科研成果鉴定会。每次鉴定会,专家们都为马伟明的身体担忧。马伟明的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郑逢时教授语重心长地对他说:“我不担心你在学术上超过我,只担心你的身体还能坚持多久?!”


两年前,马伟明到北京出差,海军机关领导见他面容憔悴,当即强行留下他,送他到海军总医院检查。全面体检后,1.76米的马伟明体重仅51.5公斤,10项生命健康指标中有7项不合格,有些指标只有正常值的一半。海军工程大学、海军机关每年都安排马伟明疗养,可他一次没去过,就是住院也是三天两头回去加班或出差,他长年累月都是边吃药边工作。


马伟明的助手刘德志给他算了一笔时间账:以每天8个小时工作量计算,他每年的工作量相当于正常人的1.5倍。按他目前承担的科研任务,就是再过10年他也挤不出一个休息日。


马伟明从国外回来,一下飞机就直奔试验室解决技术难题;在医院打着吊瓶,听说部队有难题要解决,拔掉针头就走;每年除夕晚上6时回家,初一10时到试验室已成为工作习惯;儿子7岁时,父子俩呆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不到一个月,唯一一次给儿子带回的礼物,是出差时飞机上发的一盒点心。


2009年6月,马伟明腰肌损伤不能站立,连续4个晚上让人把他抬到试验现场,躺在椅子上指导课题组成员解决难题。


“如果我们不能在关键技术上取得突破,那国家还要我们这些院士有什么用?”马伟明说,“如果我现在不拼命,国家选我这个最年轻的院士又有什么意义?!”[/face]

1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