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8.html


11



“野狼”大队的年轻军官难找对象,已经是困扰部队建设的一个老大难问题。有些地方的军官很抢手,那叫成群的姑娘跑到哪里去呀?嫁给那亲人解放军。但“野狼”大队地处深山老林,也就是常说的农村,城里姑娘除了上山下乡那个年代能让农村小伙捡个便宜外,正常情况下一般轮不上他们啃天鹅肉。再加上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那时部队没涨工资,在当地排名中,军人地位还不如本地在市场经济中搞起旅游开发的农民,与外来农民工属同一个层次,幸福生活必备的房子、车子和花前月下的卿卿我我,通通的没有。这样的人,用姑娘们的话说,天生就该打一辈子光棍。

很多人实在熬不住,就从老家找。老家找有个麻烦,熬不到随军年限,只能两地分居过牛郎织女的生活。要是碰上部队随军名额有限,等下去就是遥遥无期,结了婚跟打光棍差不多,还连累另一人独守空房。因此,好多军官在老家找的媳妇都惨不忍睹,那相貌只能用朴实憨厚来赞美,两人站在一起,肯定会有人说,真是白瞎了那军官小伙。

为啥不找好看的?只图一点,就是让别人看了恶心。虽然自己看了也恶心,但一年看不了几回,这样的媳妇放老家心里踏实。

这种变态的做法,都是被现实生活逼出来的。

当然,并不是所有从老家找的媳妇都惨不忍睹,有些军嫂年轻时还是很好看的。可长年两地分居,要带孩子,要侍候双方父母,男人不在身边,有可能还会受到地痞流氓或其它兽类的欺负,生活的重担加上思念的煎熬,未老先衰,几年不见,再次相会时,容貌就从媳妇变成了他妈。所以,看到这里的朋友,如果你正在当兵,或者曾经当过年,当看到每年一次从外地赶往军营与老公相会的那些带着苍老容颜的军嫂时,请给她们一个庄严的军礼,或是帮她们拧一下包。你要知道,我是带着眼泪写这段的。

不过,还是有很多人不甘心这样了结自己一生的幸福,或者说,不愿拖累另一个女人这样不幸福。没人喜欢那就等,天上掉不下林妹妹,也会掉个一身肥肉的猪八戒。

这不,来军训的那群花花姑娘一走上操场,就让“野狼”大队的老光棍们感觉枯木又逢春了。都后悔没及时刺探情报,要早知道来这么多女人,打破脑袋也要去给她们当教官。

小黑这叫踩狗屎捡金条,狗屎运不错,所训一个班全是女的,个顶个漂亮。尤其是队列排头第二叫柳如婳的那位,瓜子脸,九头身,靥若春桃,榴齿含香,纤腰楚楚,风回雪舞,百转千回处,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波光灵动烟带雨,又见愁云飞渡,一树梨花压海棠,看得光棍嘴里冒气泡。

好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直接从古画中走下来的绝世美人,一颦一笑,都是风情万种。一痴一嗔,那叫一个绝世芳华。这样的美人,属于传说中只应天上有人间道似无的那一类频临绝种的珍希动物,“野狼”大队不管结婚没结婚的牲口,无不被她勾得神魂颠倒,灵魂出窍。

虽然小黑出名后,随着新闻媒体的宣传,也有不少姑娘给他写信寄相片表达爱慕之情,但都没让他中意的。他自己海拔不高,找对象的标准却相当巍峨,这回见了柳如婳,心头一震,一颤,一颠,一荡,就痴了,别说开口跟她说话,就连跟她对视一眼,都感觉脸红心跳,心中似有波涛万丈,热血如惊马奔逃。除了身高跟她差了半头外,人家那形象,那气质,让他感觉像一只蚂蚁在仰视一头美丽的大象。

也许,她就是自己传说中的真命公主,等了千年,只为迎接她的一滴眼泪。不过,他心里清楚,自己绝不是她心目中的那个白马王子。白马王子是骑马来的,而他,连破自行车都没有,倒像那个牵马的仆人。

虽然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小黑却没行动,主要是自卑情结在作怪。爱情就像一种自虐病,喜欢一个人,就认为她是仙女,把自己看成地上的癞哈蟆,在巨大的落差中饱受着爱情的折磨,一边舔伤口,一边做着痴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