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密的特战 第八卷.险中迷局 第一章.诱杀之险(6)

shugangj11 收藏 1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size][/URL] 8.1.6 B市市郊 溪山宾馆总参情报局 14:15 推开棋格榫接玻璃磨砂的窗子,一束温暖的阳光直射进来,古谱盯久了屏幕的眼睛一下子被刺痛了,眼泪止不住的淌了下来,刚好和了她此刻的心情,干脆连擦也不擦,任凭自己在春光暖阳之下,老泪纵横起来。 这是套依山傍溪而建的别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


8.1.6

B市市郊 溪山宾馆总参情报局

14:15

推开棋格榫接玻璃磨砂的窗子,一束温暖的阳光直射进来,古谱盯久了屏幕的眼睛一下子被刺痛了,眼泪止不住的淌了下来,刚好和了她此刻的心情,干脆连擦也不擦,任凭自己在春光暖阳之下,老泪纵横起来。

这是套依山傍溪而建的别墅,这是间少有的能直接接触到阳光的房间,即使是这样,她平时也极少开窗,因为“老帅”怕吵。习惯了在静寂的空间里思考,喜欢在空灵的状态下解套,这是个耗费心思的差事,是个榨干才华的行当。所以,没有多余的体能再被浪费,也没有更多的精力再被分散,因此,她才显得挑剔、让人觉得苛刻,甚至被认作是怪癖。

然而,这个世界是如此的生动,即使是搬进了山里,可还是免不了晨时鸡鸣夜时狗叫,春归鸟噪夏临虫吵,秋来雨敲冬至风啸。就算关门闭户,也还是有溪水长流潺潺袅袅。而今的这一切,就更是让“老帅”听得心焦。

借着敞窗的机会,她燃起一支烟来,精挑细卷的烟丝拼了命似的,想要尽快的将自己化成灰烬,它又像是在和时间赛跑,一缕缕的青烟欢快的升起,转眼已经燃去了大半。“老帅”不由得感慨,人生如火往事如烟,很快就能望见终点了。

看着已至烟蒂,“老帅”将烟熄灭在烟缸里,回手从书柜中取出一瓶喝至一半的茅台酒来,七钱盅里斟满酒,举起酒来一扬脖,火辣辣的一口闷在心里,止不住长出了一口气来。

“老帅”吸烟,也饮酒。年轻时豪爽,是巾帼中的英雄。长历明谋暗战、久陷谍间巧算,因而少不了觥筹交错杯酒言欢。但自从走上领导岗位开始,统帅大军总领全局之后,烟不吸了,酒也不饮了,平日粗茶淡饭,仅以书简为伴。但为何今日却意外破例,情绪大恸呢?原来,是一条来自专属绝密渠道的消息,引起了“老帅”的心情波动,几至想痛哭一场。

“老帅”也是凡人呐!而且还是个情感丰富的女人!她又何尝没有感情脆弱的时候呢?


古谱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和自己的孪生姊妹联络了,这不仅仅是因为她们的身份特殊、斗争残酷,更是因为她们之间有一个私下里的约定。在现实生活中像古谱古韵这样的姊妹绝无仅有,但存在于这对孪生姊妹间的感情却不是独一无二的。她们像所有的普通人一样,相互关爱彼此惦念,盼合厌离喜聚愁散。然而不同的是,她们的思念只能靠心灵传递,她们的问候只能凭感应转达。如果古韵直接接到了古谱的信息,那说明祖国召唤她回家的时候到了,但如果古谱突然接到了古韵的信息,那只在一种情况下才会发生,它说明危险降临了。


砰砰!两下敲门声,跟着吱扭一响,屏风后面的房门随即打开了,一个苍老的身影闪了进来。来人也不言语,竟自来到宽条几案跟前,将手上端着的一只猪耳紫砂煲放在了案上的一只白磁盘上,接着从腋下取出紧夹着的一只木雕碗来,跟着从白大褂的左胸兜内取出一支白瓷汤匙,放在了木碗里。

“老帅,您…喝口汤吧!这是用莲子、藕配木瓜,合着乌鸡一道煨出来的,开胃祛火,您都连着两顿不吃东西啦!时间长了可不行啊!”

来人忙乎完了手上的活儿,这才隔着屏风跟古谱说话,看熟悉程度他显然比“老帅”的任何一个部下都显得亲近,但他却只能到这几案跟前止步,从来没有迈过这道屏风半步,这里的原因很简单,他只是古谱身边一个老资格的服务员。

“老窦啊!先放那儿吧!”

听见“老帅”隔着屏风说着重复了多少遍的话,服务员窦松心有不安的说道:

“先喝吧!过会儿,就该凉了。”

古谱站在窗前没动,她稍停了片刻,然后说道:

“好吧!你先去帮我把童秘书请来,我有话要说。”

窦松见“老帅”答应了,立时轻松起来,他连忙说道:

“好的!这汤…我给您…”

窦松的话被古谱拦在了半截,显然,“老帅”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你去吧!我自己来。”

窦松不好再劝,于是悻悻的答应一声,转身退出房去。窦松的外形虽然苍老,但腿脚却遒劲有力,所以,他走起路来身形敏捷,步法矫健,轻盈的连一点声响都没有。

房门重新吱扭一声关闭,古谱的情绪已经平静了许多,她收了烟酒关了窗子,慢慢的踱出里间屋来到了前厅。她在长条几案的一侧坐下,揭开紫砂锅用汤匙一下一下的盛起汤来,脑子里重新回味起刚刚收到的那条来自“唐笛”的消息。


古韵传递的消息很简单,但她表达的意思却非常明确,简单明确到只用一句话就能概括:“她与总部联络的渠道出了问题。”她想表达的是什么确切的意思呢?她指的又是种什么性质的问题呢?不畅?还是…泄密?古谱明白,古韵所指的显然是后者。因为,如果仅仅是由于沟通不畅的话,那是决不至让古韵冒险使用这条她们姊妹之间的秘密渠道的,她相信这一次的信息传递无疑还表达了另外的一层含义,也就是说,古韵正处在一个极其危险的境地之中。

多可怕呀!照这个方向推测下去,只能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他…出了问题!这可是个足以震惊军委首长的重大事件,严重程度甚至可能…

或许是热汤下肚的缘故,古谱觉得自己的额头上已经渗出汗水来。她放下木碗,用汤匙慢慢的搅起汤来。她想,这种怀疑可信吗?依此推测得出的可是一个惨绝人寰的结论啊!该如何解释…才能让这种怀疑符合逻辑呢?古谱觉得自己一时也难说服自己。

无论是用犹豫不决还是用举棋不定,都难准确形容古谱此刻的心情,这条信息千里迢迢来自她的孪生姊妹,这让她不得不信,而信息的内容却直指向自己的老战友,总参六处的主管,《风华三杰》之三的“博士”尹博,这又让她难以置信。


原来,代表总参情报局负责与“唐笛”古韵的助手李翰邦进行联络的正是总参六处的主管“博士”尹博。如此机密的联络管道照理说当不存在有丝毫泄露的可能,因为能够接触到这条渠道的再没有第二个人了,即便是古谱想要为尹博找出一个开脱的理由都很困难,因为她连一个可信的借口都找不到。

古谱是个很重感情的女人,但她决不是个昏聩的领导。虽然一方是自己孪生的姊妹,另一方是相濡以沫的战友,然而,一但讲起原则来,她依旧是个铁血执法绝不姑息养奸的铁腕人物。但造成古谱百转千回肝肠寸断的,却是为了一个与她并无直接关系的理由。那是因为有这样一个疑团他无法解开,她无法相信,在尹博与古韵这对患难的夫妻间,怎么会有出卖与背叛的丑恶行径出现呢?古谱从情感上不能接受,从理智上也无法相信,她一直坚信,总有一天能够看见这一家人在自己的面前团聚。但是,事实就是如此的残酷,摆在古谱面前的这条信息无情的粉碎了她的梦想。

一旦这层由信任坚守的阵地被突破,接踵而来的疑问便以摧枯拉朽之势将所有的遮掩、保留和借口组成的防御摧垮,所有情感构成的障碍也随之被荡涤得一干二净了。她很快又想到,虽然,这一次警报的可信度还难以完全被确定,但有一点却是再明显不过的,它恰恰与刚刚发生的秦雅遇刺一案相契合,难道,这不正是那条警示信息的注脚吗?


古谱喝到嘴里的汤索然无味,她放下汤匙站起身,踱步来到面对天井一侧的窗子前,对面山洼里冲下的溪流在小楼前挂起一道水帘来,哗哗的水声在她的心里掀起了阵阵的潮涌。

必须查清此事,制止灾难蔓延。古谱暗自下定了决心,可是,如何揭开这层层迷雾,挖出阻塞动脉的血栓呢?古谱抬头仰望飞瀑而下的溪流,但见交错突起的岩石令溪流不停的改变着流动的方向,即使是一个微小的凸起,也足以让溪水改道。

嗯!不如,借鉴一句古话吧!殊不知,“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啊!

古谱忍痛做出了抉择,她想,既然身患有恙,就不能讳疾忌医,既然医不医己,倒不如请个有名的大夫对症下药吧!

做出决定的古谱按下目光,朝天井深处望去,耳畔隐隐听见了服务员窦松和秘书童谦的对话声。于是,她大声的催促道:

“童秘书?准备车,我们去趟‘烟霞山庄’,即刻动身。”

童谦闻听答应了一声,丢下一旁喋喋不休的窦松,即刻快步朝着“老帅”所在的书房走来。他想,“老帅”此刻赶赴“烟霞山庄”…这情形的确少见,她每次去会总政反间局的首长谈闻可都是在晚上的呀!莫不是,有什么紧急的状况出现,才使得“老帅”如此的迫不及待吧!

心里想着,人已经来到了书房的门口,他习惯的站住脚步,轻轻叩门,得到古谱允许这才推门而入,待他回头关门时,却不见了刚才还站天井当中的窦松,好象是给一阵风刮走了一样。童谦纳闷,怎么没听见丁点的脚步声,这老窦就悄然遁形了呢?不等童谦在堂屋里站稳脚跟,就听古谱在屏风后面发话道:

“那个史吏他…”

“哦,老帅,他刚刚离开,应该是返回‘烟霞山庄’了吧!”

“那…也好,我正好也有事托他办一下。好,出发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