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管”,手伸到中途,又可怜的问,“那你给我多少?”“每月三百”“啊”!“碰上我这样的守财奴,你倒霉了”“我认命”“嘴甜”我把卡塞进了他的包,还不到时候,我们都没那个权利的。

写了这么多,我自问:我愿意把一生的希望交付与他么?想起我曾经最感

(这篇帖子是通过手机发表,请参与手机体验 wap.tiexu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