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兵败马当要塞

罗化生 收藏 0 7
导读:一)   “薛岳将军,您认为我军还要多少时间才能消灭土肥原师团”   “请问薛岳将军,土肥原师团真的是成了瓮中之鳖了么?”   “请问薛岳将军,您有活捉土肥原的绝对把握吗”   在薛岳将军的前线指挥部,将军正襟危坐,微笑的看着一个个提出热烈的问题的新闻记者们,他的脸上充      满了自信   “好了,各位新闻界的朋友,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土肥原他跑不掉了”---薛岳将军站了起来,      “现在,请我的参谋长给各位讲解我军与土肥原师团的态势”   参谋走上前来拉开了地图的帷布

一)

“薛岳将军,您认为我军还要多少时间才能消灭土肥原师团”

“请问薛岳将军,土肥原师团真的是成了瓮中之鳖了么?”

“请问薛岳将军,您有活捉土肥原的绝对把握吗”

在薛岳将军的前线指挥部,将军正襟危坐,微笑的看着一个个提出热烈的问题的新闻记者们,他的脸上充


满了自信

“好了,各位新闻界的朋友,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土肥原他跑不掉了”---薛岳将军站了起来,


“现在,请我的参谋长给各位讲解我军与土肥原师团的态势”

参谋走上前来拉开了地图的帷布

“---诸位请看,这是土肥原师团的位置,而红线标识的这里则是我七个军的位置,大家看看这像是什么”参谋长用指挥棒指着


地图,划了个圈,得意的说

“看这个地图,真的就像是瓮中捉鳖啊”

“从地图上看土肥原师团正朝桂永清将军据守的兰封城进攻,桂永清将军能够受得住吗?”

“没有问题,这早在我薛岳将军的预判之中,薛岳将军早就提前告知桂将军做好防御准备,我桂永清所部装备精良,再加上台儿庄战役胜利的鼓舞,将士们的信心是很高的。土肥原所部已经遭到了我军的沉重打击,不过是残兵败将了”

"那么请问我军已经有了多少的缴获,抓到多少俘虏?”

参谋长正欲回答,一个参谋来到薛岳将军身边,耳语几句,薛岳将军脸色大变,离席而去

(二)

“唐师长,你给我叫桂永清军长,叫他到马上回我的电话”薛岳手拿话筒,咆哮着说

“我已经派人去找桂永清军长,军指挥部已经空无一人了,我的部下也人心浮动”唐师长在电话中回答

“你部目前防御态势如何?”

“敌人已经打开了城门缺口,我正在组织反击,但是我手下的人不够用了”

“坚持下去----我会派兵来支援你们的-”

“我一定尽力而为,请薛将军---”突然电话断了

薛岳怔怔的望着手中的电话筒

(三)

“桂永清这个王八蛋----”薛岳将军再次出现在新闻发布会现场,他的咆哮让记者们吓了一跳

“桂将军怎么了”一个记者问

“桂永清这个王八蛋---散会”薛岳将军手一挥,不耐烦的说

(四)

冷清的新闻发布会现场,薛岳将军一人面对着地图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伯陵,我们组织反击吧”

薛岳没有回答,用手朝地图上的黄河重重的一点

“你是说,只有动用黄河才能阻挡日军南下了”

“以水代兵---老头子都想了很久很久了”

“黄河下游的老百姓来得及疏散吗?”

“老百姓的事情不关我的事”薛岳将军恼怒的说

“黄河,黄河”参谋长喃喃的说






(五)

咆哮的黄河大堤,花园口

一群人挥舞着锄头和镢头,黄河大堤上的泥块在不断的掉下,又不断的被人用畚箕给装走


“长官,我已经拉了20畚箕了,给我大洋”

“真的有20畚箕了吗?”

“ 还能有假,这是我的字据--”

“不错,给你十块大洋”

“谢谢长官”


赚到了10块大洋的年轻人喜气洋洋的来到一位老者身边“爹,赚钱真容易,又赚到了十块大洋”

老爹站在大堤上,望着咆哮的黄河水,没有回答,自言自语的说---有那么好赚的钱吗“

“ 旺财,长官们说挖这河堤的泥是干什么用的?”老爹问他的儿子

“他们说是这泥巴很好用,刚好用来修筑碉堡来挡日本人”

“我不相信”老爹摇摇头说,继续望着咆哮的黄河水,突然他转过身来对儿子说“旺财啊,你去问问


长官,到底这挖河堤是干啥---把你赚来的钱与我这里的20大洋拿去”

“---这”旺财犹豫了

“快去,我们宁愿不要这30块大洋,也要知道这挖河堤是干什么用的


旺财又朝着长官走去,远远的他看到长官旁边又站了一个小军官,两个人在低低的说话,旺财仔细的听

”王连长,现在你们工兵连可以炸了吗”

“再让他们努力吧,再挖掉30来厘米,炸药就能够将河堤炸开个大缺口了”

“看来,我还是要费财呢”

“费这些小财,为的是赚咱们军长的大财”,王连长的得意的说,“只要咱们第一个炸掉河堤,


那赏钱大大的有--”

“ 看来老子这次也要发财了”

-“--是啊,哪能没有你李副官的份呢”

旺财远远的听到他们在说什么,又听不清楚,就走到李副官的身边,咳嗽了一声

“你又来干什么————”李副官斜眼看着旺财

“长官,我跟你打听个事”旺财说“现在日本人打到哪里去了?”

“不知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旺财递过5个大洋,李副官发话了:“日本人在徐州那边打了个败战,知道了吗”

“知道了,长官”旺财说,“我想知道这些河堤的泥巴要拉到哪里去筑碉堡?”

李副官又横了旺财一眼,不说话

旺财又递上5块大洋

“很远的地方”李副官说

“那怎么拉呀?”旺财问,同时再次递上十块大洋

李副官把20块大洋抓在手上,玩弄了一会,看着旺财正站在原地等他回话,就不耐烦的说“你别


罗哩罗嗦的了,告诉你吧,挖这河堤就是为了用炸药炸掉他----”李副官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捂住


了嘴巴,他看到旺财非也似的跑了

“爹,他们要炸掉河堤”旺财气喘吁吁的跑到老爹那边,忙着报告这个消息

老爹连忙放下锄头,站起来对乡亲们说----乡亲们,不要再挖了

“ 干嘛,刘老爹”一位后生问

“他们,他们是要把咱这河堤给毁掉、炸掉啊”

“真的?怪不得我说这河堤的泥又不特别,怎么咱们就能够那么好赚那么多钱呢,天上真的掉馅


饼了?”

“ 找他们理论去”

“干嘛干嘛”李副官见势按住了自己腰里的手枪

“凭什么要炸掉我们的河堤”

“凭什么?”

“我们的房子,我们的庄稼不要了吗”

李副官无言以对,看着众人逼近,气急败坏的拔出手枪,朝空中开了一枪

“啪-----”

越来越多的人围了上来

李副官拿出哨子吹了起来,“一排二排三排,快过来,”他大喝道

一个后生抓住李副官的手,想抢下他的手枪“啪”手枪再次被扣响,旁边一个人中弹倒地

乡亲们抢下了李副官的手枪,将其压倒在地,报以老拳

"打死他"激愤的人们说

但是他们听到了来自于后面的枪声,很快一部分人就再也听不到枪声了,他们就像田里的庄稼一样


被割倒

没有倒下的人们连忙逃散



“一群混蛋”团长拿出手帕擦脸,气急败坏的说

“虽然死去几个士兵,但是河堤确实挖了差不多了,”团参谋说

“死了这些老百姓,上头会不会怪罪?”团长问

“老百姓,现在有谁管”参谋说,“咱们团第一个完成任务看来是很确定下来了”

“军部的赏钱---”

“应该不会少”

“那好,命令工兵连赶紧装填炸药”

“王连长----”团长叫

“有---”

“你们炸药装得怎么样了”

“正在继续装填”

“注意,一定要保证一次炸开,等待我的命令”

--是

“张参谋,你去让各部做好撤离的准备去吧”

“---是”



“----装好了吗?”王连长问他手下的工兵

“装好了”

王连长拿起电话筒向团长报告“团长,我们的炸药已经全部安装完毕”

“马上起爆”

“是”

王连长转身过来命令:起爆

工兵点燃了长长的导火索,火花迅速的朝着河堤蔓延过去

“---撤”王连长命令

士兵们向后一转,跑步撤离,有几个士兵在跑步中回过头来,他们看到那长长的导火索在嗤嗤的燃


烧-----

“轰------”

一声巨响

“哗------”水流漫过缺口,并且不断的扭曲残破的河堤,缺口在不断的壮大

哭声,在中原大地响起

(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