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待情绪稳定,我才朦胧睡去。事后,为感谢我,背着我在天桥上转了两圈。第一次伏在他的背上,幸福感满满的。

有一次,被调处理群众骚乱,混乱中被击打,又不能还手,衣裤破了,身上青紫相间,我那见过这样子,慌乱了,可气的是不去医院,说抹点药消肿就行了

(这篇帖子是通过手机发表,请参与手机体验 wap.tiexue.net)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