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回想起往日的点点滴滴:那一晚,他打电话,说犯了大错误,在押解的过程中不慎把人跑了,自己和战友也受伤,最后虽抓回来,但也因此声名“大躁”,回来后师傅骂,局里批,检讨处分一样不少。说话的声音弱弱的,竭力掩饰内心的悲伤,我抱着电话安慰了一个多小时

(这篇帖子是通过手机发表,请参与手机体验 wap.tiexue.net)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