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童年的咸阳

红旗卷起农奴戟 收藏 1 331
导读: 已经过去四十多年了,算起来也是九个五年计划的时间段了。 看到如今咸阳日繁华喧闹的街景,令我这个老“移民”感到感慨和欣慰,这里包含着温馨和眷恋,包含着我对咸阳深深的祝福,这种爱不是能遣词造句进行比喻和形容的•••••• 且不说咸阳湖那碧波荡漾的湖水,也不说新建成的仿真小钟楼,也不说拔地而起的高楼,也不说宽阔的世纪大道•••••这些颇能代表咸阳发展的标志,在今

已经过去四十多年了,算起来也是九个五年计划的时间段了。

看到如今咸阳日繁华喧闹的街景,令我这个老“移民”感到感慨和欣慰,这里包含着温馨和眷恋,包含着我对咸阳深深的祝福,这种爱不是能遣词造句进行比喻和形容的••••••


且不说咸阳湖那碧波荡漾的湖水,也不说新建成的仿真小钟楼,也不说拔地而起的高楼,也不说宽阔的世纪大道•••••这些颇能代表咸阳发展的标志,在今天的后生们看来已经陈旧了,这些已经变成他们熟视无睹的景致了。所以回忆老咸阳,就是让今天90后、80后、新00后能够真实地看到老咸阳的灰黄色的历史,也能看到老咸阳突出的秦汉腹地风俗个性。


阳是指山的南面,河的北面,而咸是都、全、均的意思。咸阳就在渭河的北边,五陵终南山的南面故称之咸阳。春秋战国时期,秦孝公在此建都,秦始皇的阿房宫美轮美奂,堪称二千年艺术宫殿一绝,但随着项羽三个月的大火,使得这个不亚于古雅典、古罗马的宫殿付之一炬,令后人扼腕叹息•••••


咸阳是中国历史上最早建成的城市之一,是直通西域的一个重要城市,历史上脍炙人口的故事就是出自这篇古老的秦汉腹地:弄玉吹箫、荆轲刺秦王、张骞通西域、卫青和霍去病金戈铁马西域卫疆,丝绸之路的脚印、刘邦项羽的楚河汉界、茂陵高度抽象写意的石雕、大秦驰道奔远关的遗址•••••


历史上用诗歌描写咸阳,或以咸阳为背景作诗的文人墨客比比皆是,能流传至今的诗句有下边几首:

唐朝大诗人王维送友到西域赴任送诗,其中最后两句已经流传几百年而不衰,其中的渭城就是咸阳:


渭城朝雨浥轻尘,

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尽一杯酒,

西出阳关无故人。


与王维齐名比肩的诗人李贺更是写出了让毛主席引用的精彩诗句:


衰兰送客咸阳道,

天若有情天亦老。

携盘独出月荒凉,

渭城已远波声小。


可以豪不夸张地说,咸阳的历史地位在秦汉时期无其他城市能与之齐名。这是一个散发着泥土芬芳,撒下粮种就能丰收的土地,大自然的禀赋给予了这篇热土年年的恩惠,几乎没有地震、洪涝、大旱、瘟疫等狂灾,这也恰好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秦汉人“死不挪窝”的根深理念。历史的沧桑和厚重使得五陵塬出土就可见文物,秦篆汉隶的青铜器皿、裸体汉佣更是游人爱不释手的宝贝••••••


往事越千年,转眼时空的列车风一样地来到六十年代末期七十年代初期•••••


那时我还小,只记得这是个破旧不堪的小城市:清朝和民国盖的房子,低矮、潮湿,老式的插板面门,尘土泥泞、青灰色的大轮廓集合成方圆不到两公里的小城,邻近的人进城就说:“哦••••••到县上。”即便现在,老人的口语还在称咸阳为“县上”。小到只有二个街一条路:老街、北大街和人民路。街道坑坑洼蛙,几十盏昏黄色小灯照在沥青泥土相间的街道上。


街道最著名的小吃就是北大街的混沌和羊血饸烙,谁要能吃上羊肉泡馍和荷叶饼夹肉,那就是他攒够一年的奢侈了。


城里最繁华的街就属老街了,里边能买到所有的生活用品,小到针线大到炉子烟窗,新华书店只有两个,北大街一个人民路一个,公开的电影院也只有两个:“电影院”和民生路的“放映站”,最著名的商品大楼就是“立新门百货大楼”、民生路口的“姊妹商店”。现电影院广场的“服务楼”也是当时的“星级”宾馆,加上旁边的烟酒副食店、邮电局、理发店和文化宫就构成了那个区域的“五大明星”。


“大礼堂”(现开元)也是单位干部经常开会放电影的地方,许多老电影是免费票,一些内参片如《啊,海军》、《山本五十六》),批判片如《战上海》、《红日》、《回民支队》等,以及红色片如《智取威虎山》、《红灯记》,改革开放后引进的《望乡》、《狐狸的故事》《桥》等等电影就在那里上映。我们有时就把废旧的票两张粘成一张混进去看。


想看到戏曲就到老街的人民剧院,我们在那看过《一百分不算满分》儿童话剧,在北门口北面的大众剧院(主要是演豫剧)看过《赤道战鼓》••••••那时的电影就有这样的顺口溜:“越南的飞机大炮,朝鲜的哭哭笑笑,罗马尼亚的搂搂抱抱,中国的新闻简报••••••”


文革时期的生活用品极其匮乏,逢年过节就要凌晨到“蔬菜大楼”和北街的“水产门市部”凭票购得过年的大肉和带鱼,其他的就是萝卜白菜,豆腐和豆腐干几斤。为了买上这些食品就得早早排队去,寒冬腊月也顾不上冷就顶着凛冽的北风,穿戴厚实点就去了,为防止加塞就领到一张有公章的号,依次前行购买。


那时是营业员、解放军、司机的职业最让人眼红,称为提秤杆的,拿枪杆的,把方向盘的,漂亮姑娘嫁人首先就想到这类职业的小伙子。营业员能让亲朋好友买到好肉好菜,每个月每人四两油,家里七八口人一个月就是三斤油,根本不够吃,大人们就买大肉肥膘厚的,回家自己再把肥膘炼出油来,我们上学就把馒头一热加上大油和盐就吃了。“走后门”这个特定的词就是从文革营业员那儿来的:来买蔬菜和肉的亲朋好友,就在柜台后的那个门进来,营业员就知道了,拣好的一称,来人买了就从后门走了,引得观众格外眼红••••••那时候,服装只是红蓝绿白四个基本色系,姑娘极少穿花色衣服,小伙子和学生也是以绿色军装和军帽为荣。


我清晰地记得,一次全厂开忆苦思甜大会,主办者在广场支起了二十口大铁锅熬“忆苦饭”,饭是有“扎扎刺”、“荠荠菜”、“麸子”等组成,不放盐,熬熟就吃了。一个老婆婆竟然拎着桶来回打了三次,说是孩子没来开会,带回家给孩子吃,让他们也接受教育••••••其实大家都知道她是把“忆苦饭”当“正餐”吃的。


那时的儿童是纯真智慧的,不像今天的儿童,整天被电视动画片包围着,遥控直升飞机、小型电动车、网上游戏、手机、麦当劳•••••我们那时为了撒野性的玩,几乎穷尽了各种玩法:骑驴、捞鱼、打嘎嘎、砸破鞋、弹弓、玻璃球、火柴枪、做小地雷、讲故事、编顺口溜,有一段顺口溜我印象最深:


“我是李向阳,从来不投降,鬼子来抓我,我就翻城墙,墙下有个洞,我就钻地洞,洞里有张纸,我就拉稀屎,鬼子来搜查,踩了一脚屎。”


哈哈•••••这样押韵上口,带有嘲弄日本鬼子,体现李向阳机智的顺口溜,现在的儿童能编出来吗?儿童的爱国主义观念就是从这种红色的顺口溜中潜移默化的。


当时的动物园只有几只猴子、灰狼、孔雀、骆驼、黑熊、和一大群花鸟,一个假山,一个湖,两个水泥滑梯。那个湖叫“青年湖”。大概是1974年,市府动员各个学校的高中生每个学校轮换挖出来的,现在几乎废弃了。那时可是咸阳青年人向往的去处,紧挨渭河边有一片林子,待“月上柳梢头”后,你就可以隐约看见的年轻男女在幽会。处于对性的渴望,不少初中生结伴前去看“现场直播”,带到恋人亲吻倒地时,他们就扔去小石子,提醒他们:小心动物园的民兵治安巡逻人员。那个时候,男女幽会稍有“不轨”行为,巡逻人员就会上去盘问,严重者就会直接交到你的单位去,只要一交上去,轻者批评教育,重者开大会批判,甚至让你讲出你们幽会的具体细节:一是看你的态度,二是自己也想知道这些男女之事,三是故意出你的丑。


这些只是碎小的回忆,虽然没有什么政治高度但也是温馨快乐的。


特别值得一提是我们小时候作玩具的本事,也会让今天的儿童汗颜:卖点轻薄的麻纸,三五个竹帘子一扎,糊上纸,接上尾巴,各别有美工天赋的画上红蓝相间的图案,再拆掉水泥袋子的绳子,用三个小圆棍钉成工字型的“拐子”,就可以到河边放风筝了;有人用木头削成手枪,用皮筋和钉子做成撞针,把火柴头当火药,击发就响了;我们把半个砖块钻个指头粗细,深二公分的洞,填进黄色炸药(从大雷子取出的黄色火药),再把火柴鳞片和火柴头一起一包,引出“地雷”的拉绳,埋在土里,等“鬼子”靠近,我们就一拉绳子,只听“嘭”的一声,飞出一团尘土。


那个时代虽然物质极度贫乏,但是,一个一个精瘦,但我们的玩劲特别大,一到夏天,我们三五好友就到渭河渡口,一个人花上五分钱,乘着白胡子老汉的渡船到河南去,再到沣河,游泳、捞鱼或着在岸上的石头里找螃蟹。那时的河水很清凉,一眼能够看到底,白条鱼在无忧无虑的玩耍,我们都忍心抓它们,到了快晚上,我们又坐摆渡船回家。


除了在沣河打水仗、垒沙雕外,我们几个胆大的还结伴在铁道旁玩,逮蛐蛐、找彩石、扒火车,一次我和两个孩子就悄悄爬上停靠卸货的货车,本来想到下一站就下来,没成想车一开直到西安的西站,害的重新扒上往回的货车,又从三民村往回走,用一角钱买了两个饼子分着吃了。那是个夏天,我们在吃完中午饭爬上煤货车的。我们就顺着铁道往回家走,走到三民村,我们已经饿得腿软,我们就把八分钱买了两个油饼,分着吃了,填饱肚子有点精神头了,直到晚上我们三个小伙伴安然到家。我们每个孩子都少不了一顿“棍棒”教育。看着我的猫花脸,我下意识的笑了•••••这是一个活脱脱的“小兵张嘎”子啊••••••


儿童的生活是多彩和快乐的,上学的日子却是“闹革命”的。就在二年级,学校已经开始不怎么上课了,整天是红小兵批判“牛鬼蛇神”。背诵老三篇、集体跳忠字舞、也参加大人的批斗会,我们亲眼看到了我们学校修校长在舞台上被批斗的情景。纳鞋底子粗细的铁丝挂在女校长的脖子上,整整批斗了三个小时,她已经快六十岁了,就因为她家有海外关系和主张培养孩子的个性教育,被学校的红卫兵造反派扣上“学术权威”、“里通外国”、的大帽子,她的脖子被废油桶的铁皮牌子勒处了血红的印痕,在强烈的日照下,汗水已经蒸发完了,只看见汗渍“地图”。忽然,她顶不住了,一阵眩晕就倒在了台子上,这时过来两个红卫兵把她架起来,她还是没站住又倒下了,主办批斗会的学校造反派“八一八风雷兵团”组织才宣布散会,待她没有“装”病的情况下,继续批斗••••••


童年的咸阳给了我们天真无邪的红小兵自娱自乐的无穷乐趣,但是文革对走资派、变节分子、地主的孝子贤孙、保皇派等进行了非人道的折磨,也让我们幼小纯净无邪的心灵打上深深的烙印,一些激进的红小兵成了红卫兵后还依然保持着文革初期的那种“精神”,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样的童年也是苦涩和阴暗的••••••人性在文革中已经泯灭,关爱已不是每个人需要恪守的理念了。那是个整个是非颠倒,黑白不分的时期,看问题几乎没有自己独立的思维,全是随大流走,如同秦朝的时期的指鹿为马的典故一般。


我还要感谢我童年的咸阳,是这个具有古朴淳风的小城市给了许多难以忘怀的乐趣,每每回忆那些就像土渣子一样的碎事,我的心中依然荡漾着和煦的春风••••••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