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针眼 正文 第六十八章

第四星空间 收藏 1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3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35.html[/size][/URL] 又有人举手,奥马有点恼怒,把手压了一下,示意刚才的话题没有说完。 “对于盟国所遭受的攻击或者威胁,作为军事同盟的我们责无旁贷,必须承担起责任,才能维系我们在西太平洋的利益,这是毫无疑问的,所有,我们敢于面对所有的挑衅,我国伟大的军人从来没有临阵退缩的传统,即使我们面前是多么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35.html


又有人举手,奥马有点恼怒,把手压了一下,示意刚才的话题没有说完。

“对于盟国所遭受的攻击或者威胁,作为军事同盟的我们责无旁贷,必须承担起责任,才能维系我们在西太平洋的利益,这是毫无疑问的,所有,我们敢于面对所有的挑衅,我国伟大的军人从来没有临阵退缩的传统,即使我们面前是多么强大的敌人,敌人背后又是多么强大的后盾,”奥马脸上严峻,毫不客气地宣示完毕,这才示意刚才的提问者发问。

“据了解,北方指责是南方先向有争议海域发炮,这才引起北方的报复还击,请问总统先生,这算不算是挑衅?”提问者的这个问题相当尖锐,这马上引起了很多在场记者的注目,相信奥马总统的回答会在第一时间被各国记者发回各自的国内。

奥马总统并没有看那个记者,也没有即刻回答,只是把目光投向远方,似乎想把目光穿过窗户,投向遥远的太平洋海域。

会场意外的异常安静,大家都在等奥马的回答,奥马沉思片刻,平静地说:“军演并没有开始,半岛南方并没有主动攻击任何海域,所以不存在什么挑衅,而从南方遭受北方炮击的严重程度来看,北方应该是蓄谋已久,而且还向平民区炮击,其激烈程度无疑就是战争,从这个后果来看,无论南方国家做任何事情,都会成为北方的借口,变成一种不可避免,令我们也必须跟进,这将打乱我军的步骤,迫使我西太平洋海军必须及早进入预定的海域。”

“总统先生的意思是南方并没有首先炮击争议海域呢?还是认同南方炮击该海域不等同挑衅?南方的利总统已经默认是南方首先炮击的,这一点恐怕总统先生不能否认,请问总统先生是否和利总统一样认为北方可能面临的权利更迭是一个契机?”那个记者继续提问。

奥马脸上出现一个略微尴尬的表情,随即冷冷地笑了一下:“向一片无人的海域开炮和向一个国家的阵地开炮完全是两个概念,我不认为是南方在挑衅,同时南方在还击时也保持了相当的克制,竭力避免冲突升级,我认为南方已经做得非常理智,至于北方那边是否进行权力更迭,那时它背后的国家的事,不应由我们来关心。”

众记者纷纷交头接耳,很明显奥马的回答并没有得到多数人的满意。

一个南亚记者举手,奥马抬手示意同意。

“请问总统先生,北方国家的背后是指哪一个国家?”

奥马笑道:“你是故意要我说出来吗?这个国家就是六方会议中最能决定结果的那个,可惜他们没有尽到一个大国应有的责任,我们认为六方会议屡屡失败,就是因为我们大家没有一个共同的目标。”

“那请问没有共同的目标,是否一定就会成为敌对国家?总统先生怎样看待求同存异?”

奥马不置可否,只是淡淡地说:“现在是非常时期,所以不适应在这时讨论这个问题,”奥马再次示意下一个提问者。

“北方国家已经声称要严阵以待,并升级了本国的战备级别,请问如果真的发生冲突升级,贵国是做出支援呢还是全面介入?半个世纪之前的失败是否会对贵军仍然存在阴影?”

“我国当然会全面介入,再说半个世纪之前的战争,我们是输给背后那个国家,那是一个值得尊重的对手,所以我们今天希望他们能够和我们联手,彻底解决半岛上的争端,可是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取得进展,不过我们仍然在努力,”奥马好像有点很惋惜的样子。

肖雨荷今天并没有主动向奥马发问,只是静静地记录奥马今天的所有发言,甚至还把一段视频都现场发回了国内,记得四叔说过,国防部分析室那边的家伙们很喜欢研究奥马说话时的表情,好像是因为奥马相当比较年轻,说话时未能做到完全内敛,他说真话假话时会有不同的表情。

龟岛那边也有发生新情况,国内的大吨位渔政船再次常态巡航过来,而且还逼进了日本海上保安厅所设的事儿海里警戒线,逼得小鬼子急得如热窝上的蚂蝗,疯狂地扭曲着所有的认知,紧急加强大吨位海上安保船只的建造,务求取回主动。

看来针眼又要启动活动了,好久没有联系过针眼,肖雨荷忽然觉得自己有点想念他。

神户,临近子夜,杨明忽然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拉开窗帘往外看,外面一片白茫茫,雪下得更大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