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7.html


813研究所在地震中外部建筑受损严重,山体内建筑的损坏轻微,导弹电子技术专家柴永强在外头待了半个多月,这才在研究所再三催促下战战兢兢来上班,地震里最初那几天,除了被大地震吓到之外,他心里有事,近半年来,他总觉得有双眼睛盯上自己。喑中观察又没什么异常,机密的资料照常送到自己手里。一边走一边懊恼想如果不是突如其来的地震,此刻肯定坐在飞往欧洲某国参加学术会议的飞机上。同样是专家,人家的各方面的享受,自己恐怕只有羡慕咂嘴的份,幸好几年前认识了那个人,才知道如何去赚钱去享受人生。

嗯?洞口守卫的战士什么时候换了人?研究所两层外围守卫的是武警,而最机密的山洞则野战部队守卫,但眼前的这几位显然不是普通的士兵,他们臂章上有着特殊标志,他的心不由得紧了一下,眼睛不禁左顾右盼,想起昨天领导通知说地震期间会加强保安的,对自己过敏的反应笑笑。守卫战士仔细检查过他的出入证件后挥手放行,轻轻吐口气朝办公室走去。

如果去到异国他乡还想享受更多的优质生活,那就得拿出人家感兴趣的。昨天才送到手里的材料吗,内心涌起兴奋。绝密中的绝密,M国和J国情报机关梦寐以求的资料,比喻DF41激光I型导弹试射成功后军方要求他们开展DF41激光II型机动发射的可行性报告,还有复杂电子环境下的指挥系统改进设计思路等等,都放在保密柜里等他这个小组技术顾问组长批阅。就在推开办公室门那一刹那,他有了决定……

奉命协助武警驻守研究所的就是老A第一中队部分成员,跟边参谋归队后的许三多闷闷不乐,袁朗看在眼里,他没有任何解释的话。吴哲硬扯着他一起来修理送来的器材:“我跟你说完毕,这里头学问可大了,日后转业自己开个店子,准发大财。”

“转业?锄头你要走?”

“不是,我举个例子。”吴哲转过身子看到许三多很认真收拾散落一地的修理工具:“谁都知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由不得你我。哎!我说完毕,你的二期士官服役期还剩下一年半,归队后你不开心是为这个吧。”

“我心理有准备”许三多略带感伤看着吴哲:“锄头,我那天跟边参谋出去执行任务时,无意中撞见老班长,想起以前的一些人一些事。”

“成才在就好了,他会知道该如何和你说,毕竟你们都是从钢七连出来的。”

许三多没有再说话,低头继续整理工具。成才,我见到班长了,可当时没法跟他聚聚,我好想知道他退伍后的经历过什么?还有伍班副现在怎样了?小宁,小帅,连长我想你们都在灾区吧,你们都还好吗?

成才,一支手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坐在简陋帐缝前,空气中飘荡着消毒粉的味道。前些天他们离开兴旺镇,准备进入到位于大山深处的青平乡。沿途走的路,如果那可以称之为路,余震不断,路面断裂、突起,两侧苍翠的青山上裂出了条条缝隙,象一头头张着大嘴要吞噬大地的狰狞的怪兽一样,叫人心惊胆寒。在经过一个“堰塞湖”的时候,战士们见到山脚的公路被垮下来的山石冲撞得面目全非,不少车辆就像一个个被捏瘪了的易拉罐一样,倒在路上或被冲进河谷再也无人问津,车体上斑斑血迹依稀可见,水里漂着一辆中巴车,依稀看得见里面有遇难者的遗体,伸出窗外的一只手和一缕飘浮的头发。

成才觉得眼睛处热热的,他使劲的憋着,拓永刚站在他身旁叹息:“41,这场地震堪比一场战争,多好的家园,就在这几十秒钟里毁于一旦,让人看得心理真难受,憋得慌啊。”

“嗯”他不忍心再看,扭头就走,很多年以后,成才都无法忘记湖中那只伸出窗外的一只手和一缕飘浮的头发……

地震形成的最后一个“孤岛”的青平乡,缺水断电,交通不畅,通信终断,就连平时吃的、用的都靠直升飞机运上来。克服路上种种困难,他们终于安全到达目的地,并先后完成对周围自然村村民的劝离、搭建帐蓬、消毒防疫、捕杀家畜、掩埋遗体等任务。现在只剩下看看护老乡财产、监测汛情、协助上级处理堰塞湖等任务,上级命令他们留下少部分兵力,大部队转至其他地方执行抗震救灾任务。然而宿营地“头顶水盆,脚踩水库,背靠垮山,面对急流”,可谓危机四伏。不料在开会讨论表态的时候,大伙却惊人的一致,抢着要求留下来,坚守这份艰险。

经过一番激烈的讨论,成才带着一小队人留下,拓永刚跟随他的空降兄弟部队一起离开,走之前,两人分别的时候紧紧拥抱,拓永刚重重在他肩膀拍了两下:“兄弟,保重!告诉你我家墙上醒目位置写着41和42两个数字,我老婆问过我好多次是什么意思,你有空和42一起来空降部队,我请你们喝我珍藏的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