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澤 明 之 《影武者》—淺析

butter4000 收藏 5 486

1572年,日本战国时代,甲斐武田信玄开始了他的上京之战,三河的德川家康,尾张的织田信长是其心腹大患。虽于三方原之战大破德川织田联军,谨遵孙武战略的武田信玄仍不敢大意,率兵围攻野田城。谁料,在其出阵赏乐之时竟遭狙击。武田信玄死后,其家臣谨遵其遗命,以一和其相像之赦免盗贼为影武者,代其位,掩天下人之耳目,以保武田家之命脉。三年后,武田信玄之子武田胜赖发动政变,将大权拢于己身。影武者则被像野狗一样赶出家门。武田胜赖为人自负,举大兵进攻德川织田联军,结果葬送其父辛苦组建之“风林火”军于敌之火枪。在旁观战之影武者悲愤而起,举起大旗冲入敌阵,枪声响起,属于这个平凡人之不平凡的一生就此终结。

黑泽明的后期作品偏向于将日本武士和莎翁戏剧融合,从而产生别具一格的戏剧效果,“蜘蛛巢城”“乱”都是这一风格。这种风格的形成,是有其基础的。学美术出身的黑泽明,受西方思想影响很大,这从他的第一部电影“姿三四郎”中就可看出,在影片中,它所表达的思想,已经超越了同时代日本电影人的狭隘视角,他不再将重点着眼于日本市井小民的凄苦生活,而是通过柔道这一日本国术,反思日本疯狂西化的利弊,同时寄望年轻人不要放弃大和民族的传统精神。虽然“影武者”没有照搬莎翁戏剧的框架,而是改编自民间野史,但是其中所表现的意识已经远远超越了同时代的其他亚洲电影,他将统治者与一盗贼的命运相连,两人身份强烈的反差造成巨大的戏剧效果,蕴含了导演对阶级关系的反思。同时,剧中所有人物的刻画是那么的有血有肉,复杂的关系网又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人性的方方面面。最后,又反思了武士这一不合时宜的存在对当时社会的影响以及对火枪,这一新时代的产物对阶级关系的影响…由此观之,此种蕴含如此高信息量之电影的完美表现是多么的不易,制作班底水平是多么之高。

电影以一段无论从技术上还是表演上都无懈可击的长镜头作为开场,交待了影片的时代,地点,人物(对于知道日本战国史的人来说),以及整部影片的主要戏剧冲突—影武者。这段场景主要以冷色调为主,气氛压抑,唯数不多的暖色是三人服装的里衬以及那跳跃的烛光。烛光作为光源(指向性),将武田信玄的影子打在其身后,与其弟,同时也是他的影武者—武田信廉平齐,这段手法堪称绝妙,不用多余的说明性台词,就将武田兄弟的关系表明,而坐在前方的盗贼的影子是朝外的,表明其和武田家的关系还未到一定程度。这种只靠构图,色彩的叙事方法非常值得学习。除此以外,影片还有许多类似的表达手法,容后分析。

在交待大历史背景的字幕后,影片正式开始。一个周身污泥的传令兵从城外跑入,经过了“风林火山军”的各个部队,最后来到天守阁传令。在这段场景中,导演向我们揭示了在之后的影片中将占有举足轻重地位的武田信玄嫡系部队“风林火山”。横七竖八躺在地上休息的士兵和结尾战败的场景形成呼应。不同兵种不同颜色的设定(历史上真有其事),带给人的视觉冲击是难以言喻的。仅此一项,就带给观众对于这部电影美术风格的特别而良好的印象。

家臣山县昌景给武田信玄报告的一段,摄影机始终置于一处,只有在开门时才可看见庭院中美不胜收的景色,同时,武田信玄的两个小厮穿着也相当华丽,而武田本人则是坐于室中一隅专心看书,表现了其作为乱世霸主心中那向往宁静的一面。武田和家臣那段关于时事的对话,也充分显示了武田的政治智慧,武田家开明的家风以及对当时动荡社会人心难测的讽刺。

武田遇刺后,大军回国的场景也是别具匠心。首先是一个视平线和地平线重合的构图,线位于画面上方三分之一处,天少地多(不知对张艺谋是否有影响),地平线上方是渐落的夕阳,士兵快步行走于地平线上,田垄的下方是扛着长枪缓步行走的“林”军,逆光的剪影效果,速率不同的卷轴移动,斑驳的人影,舞动的尘土,共同组构了影史上最悲壮最气势磅礴的场景之一。之后的大军长蛇队形,则完全剔除了地平线的因素,采用对角线构图,突出表现队伍的纵深感,透视感。这样做的好处是规避了资金的短缺,群众演员的不足,同时又保证了武田军的气势,妙哉!

当装着武田尸体的大瓮被沉入湖中,窃贼在暗处发现刺探情报的忍者后,他惊慌失措来到武田家臣面前,要求担当影武者。为何一个和武田家无关的人的思想会产生这么突然的转变呢?这就牵扯到了一个人格的摧毁和重建的过程。临近死亡的窃贼,被突然的救下,目的是让其充当影武者。而刚开始,窃贼认为,和自己因生计而干的勾当相比,武田信玄发动的动辄万人的战争才是罪大恶极,但在武田阐述完自己的理念后,窃贼的观念稍有动摇,但还是很不情愿,甚至谋算着盗取些财宝后逃掉,直至他发现武田已死,这就意味着他必须彻底放弃自己去做另一人,这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不可忍受的(包括信玄的弟弟信廉),所以他拒绝了。之后的忍者窥秘事件,使其彻底明白武田的用心,为了报答武田的救命之恩,也为了去弥补可能因为自己而带给武田家的大祸,他毅然扛起了这项重任,此时,作为其原本窃贼的面貌开始消亡,其体内武田信玄的人格开始建立。

新人格的建立是渐进的,无论是剧本还是拍摄阶段,对这种节奏的把握都是非常重要的,本片就做得非常好。首先是影武者初次公开亮相,其自发的策马奔腾鼓舞士气不仅骗过了来查的忍者,更骗过了手下的兵士,但此时,他对武田的模仿还仅仅停留在表面,但其潜力已初露端倪。大军回到甲斐踯躅崎城后,影武者面临新的挑战,不熟悉的事物,不熟悉的人,幸运的是都被他的机智给应付了过去,甚至他的精准的模仿让那些本来瞧不起他的护卫们也开始对他肃然起敬。和侍妾在酒宴的那场戏,导演又一次强调了影子武士作为武田信玄影子的存在,影武者离席,镜头直指其身后的影子,影子不断的膨胀,扩大,可能代表影武者自身的不断完善以及他所负担的越来越多的责任,同时又暗含着武田信玄灵魂的冥冥存在吧。作为影武者,起码的战略知识是一定要有的,但窃贼出身微寒,不可能知晓。于是他和竹丸共同接受了护卫关于武田的兵法思想“风林火山”的教育,“不动如山”从此深深扎根于影武者的脑中。

除此之外,影武者的梦也是一个重要线索:从瓮中走出的武田信玄追逐影武者,后又掉头走开。影武者来到武田站定的地方,其已不在,暗示信玄将武田家的大任交于其手。而影武者惊慌失措的样子,也暗示他激烈的思想斗争吧。其醒后应付守卫的话又预言了武田军战败的情景。

影武者真正在人格上作出转变是在高天神城之战上,目睹成堆的为保护自己而牺牲的武士的尸体,他觉悟了,发出“不动如山”的指令,最终助胜赖赢得了战争。

武田胜赖的施压,高天神城之战,影武者都以“不动如山”来稳住阵脚。家臣对此褒贬皆有,而武田胜赖则越发忌恨影武者,他宁愿相信是父亲显灵,也不愿承认影武者的才华,这注定了天分优异的胜赖只能一辈子活在信玄的阴影之下,而不能超越,这也注定了他的失败的结局。

武田胜赖终于发动了政变,独揽大权,赶走了已被揭穿身份的影武者。曾身居高位的影武者如今又回归贫民身份,其心中的起伏是可想而知的,好不容易才重建起来的人格,如今又一朝破碎。在之后的长筱合战,因为对武田家还有留恋,就前去观战。在看到“风林火”三军贸然送死后,他再也无法抑制心中的悲愤,此时,他再也不是一介贫民,他已然化身为一名真正的武士,甚至可说武田信玄在其身上重生,他拿起一根扎枪,冲向敌阵…从此, “疾如风,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的大旗就此在战国史上消亡。

武田家的失败可以说是历史的必然,他们代表了日本禅宗佛教和旧冷兵器的时代,而织田,德川联军则代表了较强势,先进的***,火药武器的时代。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影片中对大战场的战斗是没有正面展现的,包括高天神城之战和长筱合战,我以为这正是东方写意美学的正统体现,从而带给观众更宽广的想象空间。

影片中对忍者的刻画也比较有意思。传统上忍者带给大家的印象是非常具有神秘感,本片中对其刻画则回到了比较客观的角度,他们身着普通,有打扮成农民的,有货郎样的,甚至还有行脚僧装扮的…本片中的忍者是推动剧情发展的关键点,德川,织田两军的行动是以他们的情报为基准,在忍者的“误报”下,他们的反应也极具戏剧性,也许这也讽刺了再强大的霸主其行动也不过“受制”于小小的忍者吧。

影片对同时期的另外两位历史风云人物—织田信长和德川家康的刻画虽笔墨不多,但同样出彩。织田信长,尾张平氏那古野城城主织田信虎之子,自幼行为放荡不羁,是一个有雄才大略曹操式的人物,在将要统一日本之时,死于本能寺之变。在影片中,他基本上被描绘得和史实中一样,性格沉稳冷静,善日本传统歌舞,好西方先进文化,科技(他是日本战国史上第一个大规模组建火枪队的大名),甚至,黑泽明通过一些细节暗示在野史上织田和其小厮森兰丸的断袖之恋…由此可见编剧的功力。至于德川家康这一人物,他“老狐狸”的外号被完全体现,从几次忍者向其报告武田情况,和其与织田在一起的对话的场景来看,虽然其话语不多,多说的是委婉,中庸之言,但其实内藏玄机。这主要归功于演员的精准表演,将这一侍奉三代霸主,开创300年德川幕府的乱世枭雄刻画得淋漓尽致。

本片于1980年公映,投资方是美国的卢卡斯和科波拉,他俩原先在电影学校学习时就非常推崇黑泽明的“罗生门”“七武士”等片,如今回头投资给自己的偶像,可说是一种缘分吧。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