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与崛起:揭开中美关系的面纱

当今世界存在两个非常突出的事实:一个是美国及西方国家正在经历着深刻的经济金融危机,这场危机是如此严峻,以至于美国都到了烂印钞票以渡难关的地步,开始影响美国在世界上的地位,这已从最近几场国际峰会如APEC、G20等初露端倪;另一个就是中国的崛起。凭借经济快速增长及巨额的美元储备,中国成了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经济体。这两件事是当今世界最基本也是最突出的事实,万众瞩目,几乎所有的国际大事都围之而转、随之而走,举凡关心天下大事的人无一不关注这两件事情的意义与影响,所以,有关这两个问题的研究自然而然也成了当前国际战略研究领域的热点课题。所谓的国际战略研究,在笔者看来,实质上并不是什么学术问题,完全是利益与立场问题,从不同的利益出发,站在不同的立场上,同样的研究能得出不同的结论,每个人都力图从这类研究中找到符合自己需要的答案,这是因为:

要研究世界战略局势,就不能不研究世界第一大国和正在崛起的大国发生的变化,就不能不研究这种变化给世界战略格局带来的影响,这是任何人都不能回避的问题。

要研究中美关系,就不能不研究美国危机与中国崛起两者之间的关系,就不能不研究这两者之间的相互作用,这也是任何人都不能回避的问题。

要研究中国的战略前途,就不能不研究在上述条件下美国及西方针对中国所采取的战略与策略,研究这些战略策略作用在中国身上的后果,这还是任何人也都不能回避的问题。

由此提出了我们如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一、美国危机与中国崛起的关系

美国的危机与中国的崛起到底有没有关系、又是什么样的关系呢?

美国人说,之所以发生严重的经济危机,中国是罪魁祸首,核心问题是中国人为地操纵人民币汇率。这大概是美国政客们的主流看法。

中国人说,美国危机是美国信奉黩武主义、放任信贷泛滥和举国超前消费的结果,与中国没有任何关系,根本就不能把这场危机与中国联系起来,更不应该阴谋把这场危机责任和代价转嫁到中国头上。

这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了。事实的真相到底如何呢?

我们说,当今世界的这两个突出的事实是密切联系着的,说这两者没有任何关系不能成立,但这种联系却不是美国政客们所说的那种关系,这两者之间密切的联系的具体表现是:

首先,这两者是同时发生的,或者说正在同时发生,在当前这个历史阶段具有相同时间、相同空间的特点。

有人会说了,这又能算什么联系呢?我们说,这一点非常重要,无论如何也不能忽视。设想一下,如果这两者一个发生在一千年前,一个发生在一千年后,或者一个发生在地球,一个发生在月球,那无论如何也是联系不到一起的。但二这两者差不多同时发生,这就如同鲜花对枯叶,黑暗对光明,对比鲜明,反差巨大,要给人空前强烈突出的感受了。危机与崛起所带来的心理冲击将因此而成倍地放大。

其次,危机因为崛起的存在才更加严峻。

危机本身并不可拍,可怕的是出现了赶超者和替代者。设想一下,如果没有包括中国在内新兴国家的发展,即使整个资本主义世界发生天大的危机,也不会动摇他们在世界上的地位,充其量就是遭受一点损失而已,危机并能不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危机,美国世界老大的地位既伤不了筋也动不了骨。资本主义危机之所以成为危机,关键在于由危机而派生出来的挑战,这种挑战或者是发生在资本主义社会内部的革命浪潮,或者是资本主义强权国家之间的战争冲突,或者是资本主义体系外部的独立解放运动,只有这些挑战才能从根本动摇资本主义的地位和统治,才能让资产阶级政客真正恐慌。所以今天,在危机的同时发生着以中国为首新兴国家的崛起,力量对比正在此消彼长,如此一来,这个危机才真的严重起来了,才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危了,才变得空前可怕。

最后,崛起因为危机的发生才更见突出。

崛起本来并没有什么令人吃惊的,人类历史上众多国家兴亡衰败、起落沉浮是很经常的事情。设想一下,一个贫困的国家在取得发展取得进步,但与此同时,别的国家也在发展进步,两者之间差不多是等速前行,那么这个崛起就几乎不会有战略的影响发生,崛起也就变得不那么突出了。但是,伴随崛起的同时,另一方面却发生着实力与总量的下降,而且这个变化又是在世界第一、第二位国家之间发生的,很可能因此出现两者的角色转换,那么,这个崛起就必然要显得意义十分重大、影响十分深远了。

这就是当前历史阶段美国危机与中国崛起之间真实的联系。

二、中国崛起是不是对美国的挑战。

由此引出了我们的第二个问题:中国的崛起到底是不是对美国的挑战。

长期以来,中国的主流“精英”们一直信誓旦旦甚至声嘶力竭地宣称,中国的发展不会威胁任何人,中国的崛起是和平崛起,中国致力于建设一个和谐的世界,只会给所有的人带来发展机遇,也就是说,地球人都皆大欢喜。具体到中美关系上,他们竭力保证,中国不会挑战美国,中国的发展也不会给美国带来危机,更不会威胁美国,言外之意,就是不会因为发展崛起,就不认同美国世界领袖和老大第一的地位。

-

为了表明这个说法是认真的和负责的,此次美国的经济危机一发生,他们就立刻大声疾呼:“就美国就是救中国”;当美国说要重返亚洲的时候,他们立即制造舆论,说“美国在亚洲的军事存对中国利大于弊”,等等。在这些主流“精英”们的蛊惑下,一时间,什么中美要“同舟共济”、“共克时艰”,“殊途同归”等华丽辞藻大行其道,一时间,差不多中美两国都成了患难与共的兄弟,成了一个战壕的战友,成了坐在一个船上生死相依的伴侣。他们极力宣扬说,中美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关系,中国与美国谁也离不开谁,谁也承受不起冲突带来的损失。按照他们的逻辑,未来的世界将没有什么中国美国之分,即使现在还有,那也只是暂时的,将来必定是一个奇妙无比的、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中美国”从灿烂的地平线上冉冉升起。

这真是一个比海市蜃楼还美妙的奇情妙景!遗憾的是,这只不过是他们的单相思,严酷的现实已毫不留情地将其击个粉碎。

严酷的现实的是,美国的政客及战略家们根本就没把他们的这套货色当成值得闻闻的一个屁!在他们看来,中国是不是对美国构成挑战,根本不取决于主观愿望如何,即或中国的主流“精英”们确实没有同时也不敢有任何挑战美国的念头,但美国的政治家们只重实际、只看效果。中国有朝一日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的前景让已经他们陷入了空前的恐惧之中,而这种恐惧又因为自身发生了严峻的危机而变得极其可怕、极其紧迫。

第一,他们非常害怕有朝一日被中国所超越。

自中国经济规模超越意大利之后,有关中国什么时候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就是西方最为热衷的话题,各种预测就花样百出,先有说2050年将超过美国的,后又有说2020年要超越美国的,最新的预测则是2012年中国就要超过美国了。于是乎,“中国即将崩溃”渐成画饼,而“当中国统治世界”却越来越急迫,这给占据世界第一宝座已有百年历史的美国带来了难以形容的危机感。据报道,今年美国的中期选举中,共和党候选人制作了一个广告,内容是:在2030年中国北京某大学的课堂上,一名中国教授正在讲“全球经济学”。该教授说,为什么强大的国家都会走向灭亡呢?从罗马帝国到美国,因为他们都犯了同样的错误……当然,我们是他们的大债主,现在他们都得给我们干活。教授说完,课堂上的学生不约而同地哄堂大笑。这个事例说明,作为美国的政客,面对中国的发展崛起,他们的内心不仅有深重的危机,而且深重的危机之中还带着巨大的恐惧,正是这样的恐惧,使得他们现在几乎是每时每刻瞪大眼睛盯着中国的一举一动。举凡中国的一切活动,无论是海外工程,还是商业收购,也无论是空间发射还是网络虚拟,无一不是威胁之作在,至于中国的“间谍”,按照美国及西方的说法,更是遍布了他们的大街小巷、犄角旮旯,几乎到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程度。

正是出于对此前景的恐惧,所以最近西方又有人开始给自己打气。有报道说,澳大利亚前总理约翰·霍华德最近在其新书发布会上就断言:“中国永远也赶超不了美国”,并说“印度将在21世纪末前取代中国”。霍华德之所以说出这样的话,敢断言中国“永远”都不能超越美国,从反面证明了他是多么关心中国超越这个话题,也说明他也为此恐惧了,因此耗费了许多脑细胞,很可能是因此熬干脑油、累得白发苍苍憔悴不堪。须知,得出这样的结论必定不容易,是注定要下一番苦功夫才行的。

也正是出于对这个前景的恐惧,奥巴马总统才高喊,“美国绝不做第二”!表现了在危机与挑战面前美国的战略决心和坚定的意志。这话是喊给谁的?有人说,这是美国选举政治的需要,是喊给美国听的。应该说,这恐怕只讲对了一半。笔者以为,奥巴马如此豪言壮语既是喊给美国人听得,但更多的,则是喊给危机与恐惧的制造者中国听的。这难道还有什么疑问吗?

第二,他们不甘心于无法“为所欲为”。

为所欲为是一切强权的基本特征,也是美国霸权的显着特色。但中国的崛起壮大却让霸权的为所欲为打了折扣。中国是西方无法认可也不能认可的一个异己的力量,其发展壮大,最低限度,也将让美国管理世界操纵世界的权利削弱,而这恰恰戳到了美国的最痛处。

-

现在越来越明显的事实是,随着中国力量增长,霸权为所欲为的战略自由受到明显的冲击和阻碍,最近的一系列的事实已经说明这一点。比如,美国印刷美元就受到了中国的指责,虽说指责总的说还很温柔,也很得体,但怎么说也是指责。自从美元成为世界货币、成为霸权的一个支柱以后,美元就是美国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物,什么时候印刷美元,印刷多少美元,这是美国的战略自由,按照霸权的逻辑,这根本就不是人为地操纵货币,这完全是为了拯救世界,正如奥巴马所说,“这不仅仅对美国有利,也对全世界有利。”也如伯南克所言:“美国经济强健,不但对美国重要,而且关乎全球经济复苏,因此确保美国经济迅速复苏相当重要”。这样正义、伟大、高尚的事情,怎么能由别人说三道四呢?中国应该俯首听命才是,否则怎么叫“共克时艰”?美国支持达赖、支持东突分子,对台湾军售,这些举措都出乎美国的战略需要,是美国的非常重要的战略利益,而中国动辄就来一个生气不搭理,动辄就中断什么高层往来或军事接触,据德国一家机构考证,达赖效应居然能持续达二年之久,这是多么傲慢啊,这不也是干涉了美国的战略自由吗?又比如,美国航母要到黄海军演,而中国政府坚决反对,而且看起来还不是口头主义的反对,还露出要用军事实力进行反对的架势,这不也是想削弱美国的战略自由吗?朝鲜问题是这样,南海问题也是这样,台湾问题更是这样,照此光景,未来在巴基斯坦、在阿富汗、在伊朗等等,在世界一切地方,中国越来与不配合不支持美国的霸权自由,这难道还不是对美国及其西方盟国的巨大的挑战吗?

所以说,中国是不是挑战和威胁,根本就不取决于中国的“精英”们怎么哭诉,关键在于中国崛起而带来的实际效应。坦率地说,这倒不是中国人有多恶毒。西方明白得很,中国社会的主流“精英”们对美国西方长期以来就是寤寐求之、心向往之,并为此而寄托了无限美好的情思与遐想。但这丝毫没有用处。就算不是中国,就算是日本,如果它也发展到对美国如此的程度,美国对它也照揍不误。这就是中国成语所说的,“匹夫无罪,怀壁其罪”,在西方的语境里还真难找到相应的词汇,但相应的战略却古老而悠久。盎格鲁——萨克逊族系做世界老大的基本战略从来就是联合老三打老二,对所有的国家从来都一视同仁。

结论非常清楚,当今中国就是美国的挑战,这是确凿无疑的事实。

三、中美之间正在发生着怎样的战略对抗。

有挑战就有应战,挑战与应战的运动必然形成战略对抗。美国正在推动战略重心转移,正在重组亚洲和太平洋地区的战略格局,正在开发新的战略大力体系,都是这种应战自然而然的反应。

这个对抗是全面的。在经济问题的牵引下,形成国家综合实力的总体较量,这个性质,必然使这个对抗从经济领域向军事政治等一切领域发展延伸,从而造成形成全面的战略对抗;

这个对抗还是深刻的。这个对抗不仅因为现实而发生,还因为历史积淀而复杂,新的战略对抗同冷战时代所遗留的制度对立胶结起来,使中美之间全面的战略对抗又成为带有深厚历史根源战略对抗,因而,这个战略对抗在具有全面的特点之外,还具有深刻的特点。

如此一来,崛起于危机的对抗关系就具有生死攸关的特点。正如奥巴马所言:“我希望每个美国人都明白,……美国和亚太的命运前所未有地紧密相连。”

对此观点,笔者深表赞同。的确,如果美国失去主导亚太的权利,而把亚太丢给象中国这样一个大国,除非美国乐于放弃霸权,否则,必将对美国的命运产生无法估量的冲击。

所以,美国无论如何也不会无动于衷,美国的战略应对一直在随着事态的发展而发展。

首先是接触怀柔的战略一手在发展。

与中国进行战略接触符合美国的利益,因为美国可以通过这样的接触贯彻自己的意图,这是美国战略谋划的重要组成部分。比如说伊朗核问题、朝鲜问题、减排问题、培养中国国内“民主”力量“人权”力量等,都要通过接触、通过中国某种程度的配合来实现。可以说,只要不到最后摊牌的关头,美国始终都要高举中美加强合作、加强战略互信的大牌,通过各种渠道、采取各种办法拉紧与中国的联系,如经济、文化等方面的联系,这些联系就如一条条绳索,能把中国紧紧拉住,成其为难以挣脱的战略羁绊。美国人在这个方面的努力,可以从前一个时期甚嚣尘上的G2、“中美国”等论调中窥其一斑。对此,笔者在《中美关系真的好起来了吗》一文中曾有过比较详细的阐述。

然后就是遏制的一手在加强。

目前看来,这一手正迅速发展成为主导的一手,正在成为美国对华战略的主导方向,具体表现是:

其一:制造中国是美国经济危机罪魁祸首的舆论,把经济危机的责任嫁祸到中国头上,

-

具体切入点就是民币汇率。美国一定要把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的罪名砸实砸牢。因为中国人为操纵人民币汇率,所以造成贸易失衡,造成了美国人大量的失业,从而引发了危机。自金融危机发生以来,美国及其西方跟班们一直把焦点集中在人民币上,不断向中国施加压力。今后,这种压力只会越来越大,不让中国为此吃尽苦头是不会罢休的。但美国人不仅只是强横,而且还手段高超,在施压的同时还要变相掠夺,据说,自危机以来已经印刷了17000亿美元,最新的一次是6000亿,美名曰“量化宽松”,这样一来,不说别的,中国手里的20000亿美元的外汇,其值就已经大量蒸发了,缩水幅度之大,大概足够一年的军费。

其二,制造中国傲慢的舆论,给中国贴上扩张的标签。

整个西方都开动舆论喉舌,起劲鼓噪渲染说中国变得越来越傲慢,越来越咄咄逼人。比如说,反对美国航母到黄海军演是傲慢,反对美国对台军售也是傲慢;在钓鱼岛事件中要求日本放人是咄咄逼人,在南海问题上坚持主权更是咄咄逼人,等等。在将中国傲慢的舆论造足、造够之后,顺利成章地,给中国贴上一个扩张的标签:海军印度洋护航是扩张,谋求收复台湾也是扩张,坚持对南海诸岛的主权更是扩张。为了把中国扩张的这个说法做实,美国人可谓挖空心思、偷换概念。说挖空心思,表现在居然能捏造出中国的“珍珠链战略”。他们言之凿凿地说,为了向印度洋扩张,中国正在实施“珍珠链战略”,根据就是中国援建了巴基斯坦的瓜德尔港和斯里兰卡的汉班托特港。中国的一个战略会起名“珍珠链”?亏他们想得出来!说偷换概念,因为中国坚持对南海诸岛的主权,并有说法称这是中国的核心利益,于是美国就宣称要扞卫南海航行自由。这本来是风马牛的两件事,南海是如此之大,南海诸岛是如此之小,就算南海诸岛都收归中国所有,如何就能影响南海航行自由呢?更何况中国什么时候也没说不许南海自由航行。可美国人就是要用这样的偷换,制造中国要封锁南海据为己有的假象以蒙蔽世人。美国人深知,在台海问题上炒作中国的反介入,无论怎样给泼脏水骂大街,除了个别阴暗叵测的国家外,怎么也是换不来他国呼应的,而在南海问题上把中国搞脏搞臭,则很可能招徕若干拥趸,也能进一步把中国扩张的标签贴得牢实不掉。

其三,制造中国威胁论,为美国拉帮结伙提供根据。

中国把东南亚各国吓得“战战兢兢”!

这是最近一个时期美国及西方大肆鼓噪的货色。因为中国是如此欺负人、如此吓人,于是山姆大叔重返亚洲了,成了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的狭义好汉,成了仗义执言、为小国请命的君子,成了道德与道义的化身。于是,一个狼外婆一刹那就变成慈悲为怀了。

上述三个方面的遏制手段,某种意义上说也是美国对华战略前期准备部分,从中可以看出,如同任何战略前期准备阶段的特点一样,美国对中国的前期战略准备阶段也主要体现在战略舆论的准备上。譬如要把一名罪犯押向刑场,首先是要准备好把这个人判成罪犯的材料,只要材料证据足够齐全,至于什么时候审判,什么时候押赴刑场执行,那就完全可以见机行事、因地制宜了。现在看来,美国不仅在舆论上把中国推倒了自己及西方世界的对立面,而且也正极力把中国推到世界特别是亚太国家的对立面。

四、中美战略对抗的发展前景

中美之间的战略对抗未来将向着什么方向发展呢?

要想搞清将来的事情,首先必须把的当前的状况搞清楚。

中美战略对抗不是历史上美苏冷战的翻版,目前也还达不到美苏冷战的激烈程度。目前中美战略对抗的焦点,是围绕危机与崛起进程主导权的争夺。

在美国方面来说,美国要确保控制自身危机发展进程的战略能力,并使这种能力不受外部因素的干扰,也就是说,只要印刷美元兑美国有好处,就算全世界都反对美国滥印美元,美国也将不屑一顾。同时,美国还要掌控中国崛起的进程,使这个进程一定要局限在美国允许的范围内;

在中国方面来说,中国战略指导的大体上轮廓是,力争避免或尽量推迟与美国发生直接的、正面的冲突,依托尽可能大的经贸联系,实现与美国的“斗而不破”,维持一个所谓的“中美关系”大局,使中国的发展崛起进程能稳定可持续地向前发展。简单地说,就是力争让发展崛起的进程不致于中道崩殂。

这样看来,实质问题在于,美国是把两个重大的历史进程都掌控自己的手中:一个是自身的危机进程,一个是中国的崛起进程,并视此为确保美国未来战略安全的关键。而中国则只想掌控一个进程,就是身己崛起的进程,相应地,中国对美国危机的发生发展则不感兴趣,不会试图去影响这个进程,更遑论掌控了。

因为存在着这样的差异和不同,决定当前中美战略对抗关系中中美双方的不同特点:

美国的战略将具有鲜明的主动性和强烈的攻击性。

-

中国崛起与美国危机,看似两事实则为一。在美国看来,如果不能掌控中国崛起进程,使之局限在美国的战略框架之内,美国的世界地位就要受到挑战,无论自身危机怎样挽救克服,也不能从根本上改变紧迫的危险。但反过来说,即使掌控了中国的崛起进程,如果自身的危机不能克服,问题依然得不到解决。也就是说,要挽救美国衰落的危机,必须解决中国的崛起问题,只有解决中国崛起的问题,才能从根本上解决美国所面临的深刻危机,美国毫不犹豫地要将两个进程合二为一。从这个判断出发,美国今后必然进一步将其全球战略重心转移到针对中国上来,其主要的战略资源和战略精力都必然要服从和服务与对付中国这个战略目的。

相反,中国则带着明显的消极性和防御性。

中国不遗余力地想把危机与崛起的这两个进程分割开来,以躲避同美国的斗争,尽量转移美国的战略视线,尽可能地把一切战略问题往后拖,把希望寄托在时间上,把前途寄存在遥远的将来。

于是演绎出当前中美对抗的态势如下:

第一,美元打头,狙击中国的经济发展。

美元是吸食全世界人民的血吸虫,这是没有什么疑问的,多数中国人都知道个大概;但是现如今首当其冲的却是中国人民,这个状况,中国人能真正认识的,可能还不是很多,中国的一些“精英”甚至根本就不想认识这点。倒是旁观者清,台湾的一家报纸就曾说过:“中国大陆可能是‘二次量化宽松’的头号受害者。”这是问题的一个方面。更深层次上,大量输出美元可以扰乱世界经济,特别是中国经济,切入点就是人民币汇率。中国发展经济不能不需要大量的海外原材料,而原材料是要用美元来购买的,一方面中国手里的美元日益缩水,一方面中国的出口又受人民币升值的打击,两下夹攻,中国的经济发展就将面临巨大的难题。

第二,争端助阵,加重中国的战略包袱。

美国会不会插手利用中国与周边国家的争端?这本来就一个不成其为问题的问题,因为只有傻瓜才不会。美国不但一定要插手和利用这些争端,而且还必将极力让这些争端经常化、激烈化、扩大化,而且还要鼓足干劲地充当挑头人和鼓动者。凡是与中国对抗的力量,都将得到美国越来越大和越来越有力的战略扶植,以给中国加上越来越多、越来越重的战略包袱。

在这样的战略大势下,中日、中韩、中印战略关系大倒退今后将再所难免。特别是中日关系,因为钓鱼岛风波,中日之间已充分暴露了表面热乎下,两国存在着根本性不可调和的矛盾,在中美战略对峙的总体格局下,这个矛盾将进一步放大和激化,将成为美日争相利用的砝码。对日本来说,既然它已无论如何也都无望于亚太主导权了,与其把领导权让与中国,还不如让给美国。所以今后日本在基本战略方针上,只能是变本加厉的配合美国对付中国。韩国也是这样,因为它清楚中国是朝鲜的战略支撑,是它实现大韩统一的战略障碍。印度亦然,有中国屹立在喜马拉雅山后,印度的大印度梦想,战略大国梦想,控制南亚的梦想,注定都要成为一场水中捞月。

遗憾的是,直到现在,中国还有人说中日之间应建立战略互惠关系,更甚者,有人居然称这种关系已经建立了起来,说什么“今天的中日关系在双方的不断努力下,建立了并不脆弱的战略互惠格局。”并列举双边双贸易额作证明,说这是“两国国计民生相互依存的写照。”并且还“是任何力量也改变不了的。”这要么是愚蠢无知,要么就是居心叵测。

另一个突出的例子是台湾问题。台湾具有牵制中国巨大的战略价值,在美国挖空心思对付中国运作中,这简直就是一个无价之宝。有什么能让美国舍弃如此宝货呢?一些中国人总在指望美国有朝一日良心发现,能逐渐减少对台军售,这难道不是痴人说梦又能是什么呢?

第三,联盟做盾,压缩中国的战略空间。

在中国周边构筑牢固的战略联盟,在中美战略疆域之间不留任何中间地带,也不留任何可能的战略缓冲,这是美国战略强烈的攻击性的又一个体现。出于遏制中国的战略目的,美国今后必将加紧在中国周边的战略攻势,将迫使周边的任何一个国家必须选边站队,而决不允许任何一个国家脚踏两只船、首鼠两端,周边各国将因此面临空前的压力,希拉里对柬埔寨的劝告就是一个实例。如果没有中国的积极支持与大力帮助,这些国家能否在这样的压力下长久地支撑下去非常成问题。这也是前苏联与美国抗争的时候为什么不惜国力与美国全球争夺势力范围的原因。当前一个突出问题是美国在东盟的介入。国内有人断言,东盟决不会与美国结成联盟联合围堵中国。这话看似有理实则荒谬。东盟结成一体与美国联合对付中国不可能,但东盟各国家分别与美国联合或者被迫同美国联合,成为美国利用的工具又如何呢?我们说,照此趋势,这就是为期不远的战略前景。

弄清了当前的现实状况,我们就可以据此评价未来中美战略关系的走向。

第一,战略进程面临失控的巨大危险。

-

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他们对危机与崛起进程掌控的企图全都出乎于自己的主观,干脆点说,就是一厢情愿。缺少起码的客观基础和客观依据,等同于走战略钢丝,随时有掉线的危险,因为危机与崛起的发生和发展是人类历史运动的必然结果,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人类试图驾驭历史的结果迄今为止基本上都以失败而告结束,中美两国很可能也不例外。无论是挽回危机过程的失控还是控制崛起过程的失控,结果必将导致巨大的破坏。中美之间不存在当年美苏之间那种可靠的战略平衡,当年美苏之间不会因为地区势力范围争夺的胜败而走向战争,因为这种争夺对他们双方而言都无伤大雅,在战略仍然势均力敌。但中美之间则完全不同,中美之间既不是势均力敌,也没有中间地带的战略缓冲,更无法形成当年美苏之间的那种冷战,一旦从细弱的战略钢丝上掉下来,整个战略局面就将从根本上颠覆。

第二,对抗必然向着全面全方位发展。

中国许多“专家”、“学者”等精英们一直陶醉在中美庞大的经贸往来之中,所有有关中美相互依赖谁也离不开谁的说教全都依赖于中美贸易,所有有关美国战略遏制的行为与做法,都被他们说成是美国个别人的冷战思维。按照他们的逻辑,中美合作是永久的,对抗是暂时的,合作是主流,对抗是末节,随着时光的流逝,中美之间的合作必将如滔滔大江,冲掉一切对抗的障碍,只剩下合作之水而滚滚东流、不舍昼夜。

这大概是人类历史迄今为止从未有过的怪诞思维。事实与他们这种幻觉恰恰相反。危机与崛起根本就是一种矛盾对立的关系,基本原因在于实力的消长,其实质是世界由谁来主宰的问题,难以达成妥协,人类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从没有妥协的先例,由此导致的战略对抗是综合实力的全面较量,必然要向一切领域延伸,向一切方向发展,向更深层次挺进,注定要成为全面全程全方位的战略对抗。

五、对中国的启示和所提出的相关战略问题

这样的战略关系对当今的中国人该有怎样的战略启示呢?

笔者以为,概言之,应该有以下三个方面的启示:

启示之一,中美两国根本就不是一条路上的人,所谓“同舟共济”完全是无中生有。

中美双方各自乘舟,各走各的道路,何来“同舟”一说?连希拉里·克林顿都承认中美两国是“殊途”,她说这两个国家应该“殊途同归”,这个“同归”可大有学问于其中,到底应该是谁“归”谁?又“归”到哪里去呢?这怕是只能是各自“心里明白”了。

启示之二:所谓的中美“战略互信”,不过是战略欺骗的代名词,只不过是看谁能骗倒谁而已。

建立在根本性矛盾对立基础上的中美两国,不存在基本的信任基础,这也是中国“精英”学者们磨破嘴皮子说不挑战美国,但美国仍然无动于衷的原因。说起来很是滑稽,中国那些满肚子洋面包、满脑子洋墨水的“精英”们,美国及其西方本来指望他们能成为辅助性战略力量,指望借助他们的帮助,能改变中国并使之按照西方设定的轨道与逻辑前行,现在非但作不到这一点、于事无补不说,相反他们却从自己的愿望出发给美国灌起迷魂汤来了,这就难免让美国极其失望、因而对他们不屑一顾甚至嗤之以鼻了。最近一个时期他们已经感受到了这一点,正在为没有什么“话语权”而大感失落、大感迷惑、大生慨叹呢。

启示之三:有关和谐世界的愿望。

世界能不能不那么对立,各国都和谐起来?有一个时期,中国曾提出了建设和谐世界的口号。因该说,建设和谐世界,主观动机无疑是值得肯定的,拿来用以对内对外宣传也是可以的,但是没必要虔诚到信以为真的程度。实际上,中美之间的战略对抗很可能要演变成相当历史阶段的战略竞赛,很可能是超出想象的漫长与艰苦(有关这个问题,笔者在《这不是最后的斗争_________由美国对台军售所想到的》一文中已做了阐述)。在此历史阶段中,中美关系将始终进行激烈的斗争与较量,双方都将(或者都应该)不遗余力地争夺主导权和主动权,力求将对手置于被动屈从的地位,连起码的“和”与“谐”也难以实现,所有看起来“和谐”景象,斗不过战略是对抗中扭曲折射出来的一种表象,也是一种幻想。这种幻象目前在中国有相当一批信徒,但在美国的政治及战略层面,没有人能当作一回事。

那么,中国应该怎么办?

这里面有如下问题需要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认真思考一番。

第一个问题,当今中国所面临的机遇与挑战到底是怎样的关系。

-

直到今天,我们对机遇与挑战关系的描述仍然是“机遇与挑战并存,机遇大于挑战”。具体解读起来,就是说中国正面临难得的机遇、大好机遇,虽然其中不乏挑战,但却是次要的,无足轻重或没什么大不了。如果说,这只是出于宣传,是出于鼓舞人心的需要,那完全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是认真的战略分析,则不但是自欺,而且还是欺人。中美关系的现实足以给任何一个冷静分析的人敲响危险的警钟,再讲什么面临大好机遇云云,无疑于掩耳盗铃。现如今的中国在战略问题上所面临的,既不是什么台湾问题、钓鱼岛问题,南海问题,更不是什么气候、反恐、核扩散等不着边际的鸡零狗碎,而是美国对中国的战略压迫的问题,也就是说,危机与崛起的战略对立,是当今中国面临的根本性的战略问题。这个问题是一切问题的总闸,上述各个具体问题当然也是问题,也必然演绎成为不同时期爆发的一个又一个的热点,但这些问题在中美战略关系的大前提下,都只能居于从属和次要的地位,只能服从和服务与中美关系的“大局”,也只能随着中美战略关系的发展变化而发展变化。

比如,在台湾问题上,中国究竟是机遇大于挑战还是挑战大于机遇?这完全要看中美战略关系怎样发展而定,在台湾问题上,美国战略发言权要大于台湾本身,甚至还要大于中国自己。我们一直幻想美国开恩、不干涉海峡两岸的事务,为此而作了多少努力,结果怎么样呢?这难道不是生动写照吗?

所以,认真地分析中国目前的战略处境,就应该充分认识战略挑战的严峻性、长期性和艰苦性,就不应该高枕无忧地以为“国际化”、“一体化”这个扭曲版本的“英特纳雄耐尔”一不小心明早就实现。

当然,这不是说中国已经失去了机遇,严酷的现实是,中国的机遇是因为挑战而存在的,换句话说,能战胜挑战就是机遇,否则,非但不是什么机遇,而且很可能要变成一场灾难。

第二个问题,中国应该做什么样的大国。

中国正在崛起,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崛起就要成为大国,这也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但中国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大国,这却是很多人不知道或者不明所以的。直白一点说,中国究竟是只想成为经济大国还是要做战略大国呢?这是一个必须回答的问题。

任何一个成长中的国家都要回答这个问题。

日本有过回答。

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日本就提出要在经济大国的基础上成为政治大国,进而还要发展做战略大国。

印度正在回答。

印度还没成为经济大国,才刚刚出现一点苗头,就已经喊出要做“有声有色战略大国”、“世界战略大国”的口号,虽然看起来有点早熟,但也从另一侧面反映出了大国成长的规律。

所以,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只想做经济大国而不想做战略大国,也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只当经济大国而与战略问题无涉,世界上没有这样的先例。这是时然势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尔。中国也不可能只做经济大国不做政治大国和战略大国,这也不取决于主观愿望,而是客观发展的必然逻辑。

战略大国就要有自己的战略逻辑,有在自己战略逻辑基础上营造的国际战略体系,而这个体系必然也只能在重组现有国际体系的基础上形成,而不可能有朝一日啪嗒一下从天上掉下来。对照这个要求,再看看我们现如今的战略环境,反思一下我们对现有国际体系的评价,就完全知道差距有多大、问题出在哪里。

在任何战略博弈中,鲜有把战略主动权拱手相让的事例,但不幸的是,今天中国许多“专家”、“学者”所鼓吹的,恰恰是拱手交出战略主动权。这些西方培养出来的“精英”们,他们有深厚的西方情结。在深厚的西方情结主导下,他们无视中国战略环境的激烈变化,始终抱着有朝一日被西方认可、被西方表扬、被西方珍爱的幻想。他们的这个情结简直比年青人的单相思还要刻骨铭心,总要成为左右他们思想与行动的基本动力,于是他们就总是喋喋不休极去影响舆论,去干预决策,以期达成他们的愿望。如果说当代中国仍然还有许多不幸的话,这大概应该是其中之大者,因为这种东西实在是误国误民,害人不浅。

最后一个问题,中国能不能离开现有的国际体系而存在。

随着中美战略对抗的加剧,有点战略头脑的人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中国能不能离开现行国际体系。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谁都知道,正是在现有国际体系的框架内,中国实现了发展崛起,而现有国际体系主要是美国及其西方美国塑造的,一旦中国走上或者被迫走上与美国及西方离异的道路,中国会不会因此成为世界的弃儿,会不会因此前功尽弃而中道崩殂呢?这的确是一个相当严峻的问题。

我们说,中国不能孤立于世界而存在,这是事实,任何时候都是这样。现有国际体系的主体框架也是美国及其西方盟国塑造的,这也是事实,谁也不想否认。

但是,现有国际体系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在西方世界体系之外,现有的国际体系既有前苏联塑造的历史遗存,更有八十年以前中国领导第三世界广大国家广大人民塑造的历史遗存,这些遗存空间要比美国及西方盟国所掌握的空间大很多。正因为这样,所以今天美国才喊出“重返亚洲”、拼命抢夺中间战略地带之举。也就是说,对中国而言,世界仍然足够广阔,仍然是东方不亮西方亮,黑了北方有南方。中国离不开现有国际体系,不见得中国就得依赖西方世界体系,不能用西方世界体系代替国际体系,更不能用盎格鲁——萨克逊体系代替世界体系。所以,所谓中国能不能离开现有的国际体系的问题确实重要,但完全可以通过战略运用而找到办法和出路。而一旦中国找到办法和出路,现有的国际体系必然将因此而得到一次升华和扬弃,危机与崛起两个突出的事实以及由此演绎出来的复杂关系将因此出现一个新的面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