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杜鲁门总统在回忆录中写道:俄国参加战争,“大半取决于斯大林和中国外交部长宋子文间协商的结果”。

看来,中苏之间的谈判,对美国有重大的利害关系。所以,华盛顿对谈判极为关注。杜鲁门总统叮嘱美国驻苏大使哈里曼,要随时向他报告“关于蒋在莫斯科举行的会议进展情况”。

-

实际上,华盛顿直接插手了重庆同莫斯科的谈判。6月15日,杜鲁门致电斯大林:“宋子文今日动身经重庆赴莫斯科,他将于7月1日前到达莫斯科,就苏中协定进行具体讨论。”

此前,蒋介石和杜鲁门就中苏谈判问题进行了多次磋商。三巨头在雅尔塔会晤时,蒋介石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连忙指令中国驻美大使魏道明打探会议内容。

罗斯福从雅尔塔回到华盛顿后,魏道明就紧紧盯着他,向罗斯福询问雅尔塔的情况。3月12日,罗斯福会见了魏道明,向他透露:在雅尔塔会议上,斯大林对远东问题提出了三点要求:维持外蒙古现状;中东铁路由中苏共管;苏联要在大连及其附近地区取得一个不冻港。但是,罗斯福闭口不提协定一事。

杜鲁门上台后,仍然对《雅尔塔协定》守口如瓶。5月10日,赫尔利从重庆致电杜鲁门,建议他同斯大林通气后,将协定的全部内容告诉蒋介石。但是,杜鲁门很快否定了赫尔利的建议,并对赫尔利说:“目前由你来向中国政府提供任何消息,都是不适宜的。”

6月9日,杜鲁门在白宫会见了宋子文,亲自向他通报了《雅尔塔协定》的内容。杜鲁门显然知道,这个协定严重损害了中国的利益,但是,他仍然说:“一旦苏联参加对日作战,那么美国政府对于《雅尔塔协定》不能不给予支持。”

宋子文听后感到非常震惊,当场作出了强烈反应。他说:“中国政府绝对不会同意苏联按照雅尔塔协定的规定,在东北行使这种控制权。”

但是,杜鲁门不露声色。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中国说了都不算数,最终还得看他杜鲁门和斯大林的脸色。

6月,素有火炉之称的重庆,已经进入烈日炎炎的夏天了。月初,苏联新任驻华大使彼得罗夫到达重庆。

第二天,蒋介石在官邸会见了彼得罗夫,正式向他提议举行中苏会谈。“联俄,这是孙中山先生早就定了的。苏联参加对日作战,这很好,我们欢迎。不过,苏联对中国应该采取明智的态度,这样一来,中苏合作就有了基础。”

“那是!那是!”彼得罗夫连声附和。

蒋介石向彼得罗夫保证:“如果苏联出兵东北,帮助中国恢复满洲铁路,中国愿意为苏联提供满洲铁路和商业港口的使用权,还可以共同使用那里的空军基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