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风云 正文 第六章初遇唐玲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2.html


崔剑林、木村、吴新三人跟在那几个逃难的人后面在宝山县街上狂奔,突然几个全副武装的日本士兵出现在那几个逃难的人前面,他们冷酷的向手无寸铁的平民猛烈开火,逃难的人们全部躺在了血泊中,从后面赶上来崔剑林他们三人看到日本士兵枪杀逃难的平民,崔剑林愤怒的大叫:“吴新,他们是二战的日本士兵,不必手下留情,杀了他们。”吴新也愤怒的大叫:“枪杀平民,他们确实该杀。”崔剑林跑动射击,弹无虚发,那几名日本士兵中弹倒地,木村看着崔剑林、吴新无情的射杀那些日本士兵,心里感到十分茫然。

卫兵小马爬在第三营营部大院不远处的一大石后,从小马瞄准器望去,可以看到街上金惠次朗少佐领着十几个士兵猫着腰警戒的慢慢前进,卫兵小马慢慢拉开枪栓,扣动扳机,“啪”一声枪响,一名日本士兵应声倒地,金惠次朗少佐大叫{日语}:“狙击手,爬下。”日本士兵全爬在地上开枪还击,金惠次朗把胸前的望远镜拿起,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金惠次朗向身后的士兵做了一个迂回包抄的手势,金惠次朗身后几名士兵快速向对面街跑去,“啪”又一声枪响,又一名日本士兵应声倒地,金惠次朗少佐冲着已经跑到对面街上的士兵,大叫{日语}:“他应该只有一个人。”对面街上的日本士兵冲着金惠次朗用力的点点头,然后猫着腰慢慢向大院方向靠进。

唐玲和其他的报务人员将桌上的大批文件扔进点燃的火堆,院外枪声响起,副营长掏出手枪,快速跑到电台前向电台连开数枪,院子里的重伤员听见枪声,并没有丝毫惊慌,他们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那长脸伤兵捏了捏怀里的手榴弹,狠狠的说:“来吧!老子在等着你们。”一重伤员抓住那长脸伤兵的手,有气无力的说:“一定要为我们死去的战友报仇!”那长脸伤兵两眼喷火用力的点点头。

对面街上的日本士兵猫着腰在慢慢靠近大院,爬在地上的卫兵小马并没有发现这一情况,他望着金惠次朗的方向扣动扳机,金惠次朗少佐身边的一士兵倒在地上,金惠次朗少佐和几名士兵朝着大院方向扔了几个手雷,对面街上已经很接近大院的日本士兵在手雷爆炸的一瞬间,突然发起冲锋,冲到卫兵小马隐蔽的大石前,卫兵小马举枪射杀了一名士兵,但他却被冲上来的日本士兵用刺刀捅死。

日本士兵小心翼翼走进大院,大院的重兵员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里屋的副营长和报务人员看日本人进了院子,开枪射击,那长脸伤兵等日本士兵靠近,拉响了藏在怀里的手榴弹,一声巨响。

金惠次朗少佐和日本士兵,看到大院巨大的爆炸声,不顾一切的向大院冲去,首先冲进里屋的一名日本士兵恶狠狠的用刺刀将唐玲钉在墙上,唐玲马上晕了过去,副营长开枪将那日本士兵后脑打碎,金惠次朗从后面过来用长枪将副营长捅死。

崔剑林、吴新提着手枪慢慢向大院靠近,木村无奈的跟在后面,大院传来密集的枪声和爆炸声,两人过去刚好看见院里俩名日本士兵正将在地下呻呤中国伤兵一一杀死。

崔剑林、吴新随即开枪将俩名日本士兵打死,金惠次朗听到大院又响起了枪声,他和几个日本士兵从里屋冲了出来,崔剑林抬手一枪将金惠次朗身边的拿着机枪的日本士兵打死,吴新快速跑动手枪速射,打死了正准备举枪向崔剑林射击的另一个日本士兵,金惠次朗快速弯腰拾起地上机枪疯狂的向吴新扫射,吴新躲闪不及,身中数弹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崔剑林见吴新中枪倒地,伤势看上去非常严重,他心急如焚,纵身连开数枪,打死两个从屋里冲出来的日本士兵,金惠次朗掉转机枪枪口向崔剑林射来,崔剑林纵身躲在已经快完全毁掉的土墙后,子弹在那土墙上打出一片密密麻麻的弹孔,崔剑林没有开枪射杀金惠次朗,他估计金惠次朗机枪子弹快要打完,靠近他,拿枪顶住了他的脑门,冷酷的说道:“{日}把你的枪放下。”金惠次朗把已经没有子弹的机枪扔在地上,崔剑林拿枪顶着金惠次朗的脑门来到吴新面前,却发现吴新已经停止了呼吸,崔剑林勃然大怒,抬手一拳砸在金惠次朗的脸上,狠狠一脚将金惠次朗踢到两米开外。

金惠次朗哼都没哼一声,鼻里、嘴里流出鲜血,崔剑林充满血丝的、仇恨的双眼狠狠的瞪着正从地下慢慢站起来的金惠次朗{日语}道:“你将我一生最好的朋友杀了,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要把你怎样我心里才好受一些。”金惠次朗冷笑{日语}道:“愚蠢支那人,你难道不知道这是战争吗?成百上千的人都在死去,你的朋友只不过是其中之一,如果今天我金惠次朗死在你手中,我不会为杀了多少支那人而感到遗憾,我只会为不能为天皇继续尽忠而感到遗憾。

木村听到这个人叫金惠次朗,脸色大变,偷偷掏出手枪,蹑手蹑脚走到崔剑林身后,崔剑林抬手正准备开枪杀了金惠次朗,木村拿枪顶住崔剑林后脑{中文}道:“这个人你不能杀。”崔剑林见木村拿枪顶住自己的脑门,怒火冲天{中文}道:“这个人杀了我一生中唯一的朋友,我想从现在开始这个世界没有人能阻止我杀了他,包括你,你如果拦我,我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

木村冷冷{中文}道:“我可不想向你开枪,这个人我非救不可。”崔剑林:「冷笑{中文}」看样子,你是玩真的,你真想卷入一场本该不属于你的战争吗?”木村望着金惠次朗{日语}问道:“你是吉田大队的金惠次朗。”金惠次朗不理解的望着木村惊讶的点了点头,金惠次朗是日本二战时期历史上有名的“战斗英雄”,在日本家喻户晓,日本人都认为金惠次朗并没有错,他是被国家所支配,那场悲剧是国家的错误所酿成的,那些军国主义的支持者应该对此负责,作为一个普通日本人金惠次朗对国家的爱实在令人钦佩,日本人都非常喜欢他,木村也一样。他冷冷对崔剑林{中文}道:“这场战争也同样不属于你,你为什么也要介入。”崔剑林淡淡一笑道:“我和你的区别在于我所代表的一方是正义的力量。”木村冷冷{中文}道:“我不会让你杀了他,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你如果坚持要杀他,那我们俩的战争从现在开始。”崔剑林冷冷{中文}道:“那好吧!你准备过这个不愉快的二战之旅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