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风云 正文 第五章姚子青的宝山之战2

a250095266 收藏 2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2.html[/size][/URL]  梁山走到王猛面前道:“三营那打了十几天了,日本人也没占到什么便宜。”贾庆也走了过来道:“日本人也没有什么可怕的。”王猛转身道:“你们小看了日本人,日本人是遇到姚子青,被他打了个下马威而已,宝山县日本人是势在必得,拿下宝山县,上海没有多久就会沦陷,然后就是南京,宝山县失守会发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2.html


梁山走到王猛面前道:“三营那打了十几天了,日本人也没占到什么便宜。”贾庆也走了过来道:“日本人也没有什么可怕的。”王猛转身道:“你们小看了日本人,日本人是遇到姚子青,被他打了个下马威而已,宝山县日本人是势在必得,拿下宝山县,上海没有多久就会沦陷,然后就是南京,宝山县失守会发生什么你们就应该可想而知。”梁山道:“还不知道还会有多少颗炮弹砸在宝山县。”贾庆道:我们必须尽快增援姚子青。”

王猛道:姚子青那个营我心里最清楚,那个营是老子这个团的脊梁,我就是想帮他,现在也没有办法。”梁山道:为什么?”王猛道:“你们应该知道我所有的营都在和日本人接火,特务连都调上去了,现在战斗处于胶着状态,怎么撤得下来。”梁山失落的说道:”姚子青啊!姚子青啊!现在只有老天能救你.”王猛道:“给姚子青发电,两个字’坚守’“贾庆走到大桌的电台前对报务员大声道:“给姚子青发报。”

姚子青的营部设在宝山县一四合院内,不时有炮弹在附近的民房和院内爆炸,指挥所正对着大门,大门外三步一岗,五步一哨,院子里躺满了伤兵,却留了一条过道进入里屋的指挥所,荷枪实弹的士兵神情凛重,却不时因为炮弹的呼啸而爬在地上,姚子青在指挥所认真的看着墙上的地图,几名卫兵和他的副营长站在他身后不远。

一士兵焦急的跑了进来,大声道:“报告。”姚子青头也没回道:“讲。”士兵道:“日军对我们宝山县的外围阵地进行了开战起最猛烈的进攻。”副营长走到士兵面前道:“现在情况怎么样?”士兵语带哭声道:“外围阵地尽失,二连、三连全体官兵全部阵亡。”姚子青一拳砸在墙上,语带哭声道:“我对不起跟我多年的兄弟啊!”副营长走过来,抱住姚子青语带哭声道:“子青。”

一身穿军装,年轻貌美报务员突然站起来,快跑到姚子青面前道:“团部急电。”姚子青擦了擦眼泪道:“念,唐铃。”唐铃道:“坚守。”副营长道:“完了,就两字.”唐铃道:“对,两个字。”姚子青冲着不解的副营长摇了摇手道:“这是王团长一贯作风,简单明快。”副营长点了点头道:“哦!”

姚子青道:“城里的老百姓撤得怎么样了。”副营长道:“大部分应该已经撤离了.”姚子青对副营长,悲壮道:“你到城里再走一圈,带着还在城里的老百姓,尽快离开。”副营长道:“我不走,我们二十年没有分开过,我要和你在一起。”姚子青对副营长大吼:“别在这浪费时间了,婆婆妈妈的,这是命令。”副营长还是不想走,说道:“子青,让我留下吧!”姚子青毫不犹豫的掏出枪啪、啪、啪,对着副营长脚边连开了几枪叫道:“硬要老子发火,走啊!”副营长挥泪,不舍的离开了营部。

宝山县城外,硝烟未散,尸横遍野,炸毁的军车,零零散散扔在地上的武器,尸体被烧焦冲鼻的气味,士兵们跪在自己战友的尸体前伤心而泣,一个长相十分威严的日本将军在一个矮墩墩的大佐的陪同下视察战场,他看着满地日军尸体,对那矮墩墩的大佐严肃的说:“吉田,你太令我失望了,你要我们皇军怎么向这些年轻人的父母交待。”

吉田立正,向那长相十分威严的日本将军鞠了一个躬,惊慌道:“水源将军,这些中国士兵像疯了般全身绑着炸弹冲向我们的士兵,我也没有办法。”

水源中将看着一队抬着伤员的担架队从他身边走过道:“你自己说你在这城外呆了几天。”吉田惊慌道:“将军,三天。”水源中将愤怒的说:“这难道还不够吗?宝山县至今还在支那人手里。”田惊慌的说:“将军,我不是这个意思,再给我两天时间,我一定拿下宝山县。”水源中将冷笑道:“我没有两天时间给你。”他抬头看到金惠次朗少佐和他的几个战友从远处走了过来,指着金惠次朗对吉田道:“那是你的兵。”吉田大声道:“是的,将军,金惠次朗少佐在这次战斗中非常勇敢,他打死了十几个支那士兵,我正准备给他请功。”水源中将道:“叫他过来。”吉田对着金惠次朗,喊道:“金惠次朗少佐,过来。”

金惠次朗跑了过来,立正,敬礼,然后冲大家鞠了一个躬道:“金惠次朗少佐向将军们报到。”水源中将笑着道:“小子,仔细看看我是谁。”金惠次朗看了水源中将一会,激动道:“水源大叔。”水源中将笑着道:“能在中国见到你,我非常高兴。”金惠次朗激动的说:“我也是。”水源中将笑着说:“你父亲怎么样了。”金惠次朗激动说:“他身体还好,我刚刚还收到他的来信。”

水源中将忧郁道:“那次一别就是十年。”金惠次朗道:“父亲天天都盼着你过去喝一杯。”水源中将:“写信告诉你父亲,说你在这里遇到我了,替我想他问好。”金惠次朗大声道:“知道了,将军。”水源中将道:“好了,你走吧,一切为了天皇。”金惠次朗立正,敬礼,然后冲大家鞠了一个躬,大声道:“一切为了天皇。”水源中将看着金惠次朗远去的背影,对身边的随从小野道:“招集军官开紧急军事会议,马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