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神之抗日 兵神回归1936 进城途中的骚乱

梦幻一生 收藏 1 9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4.html[/size][/URL] “不知倪兄弟两人可是从苏联而来?”晚餐过后,三人闲聊着,中年人很自然的问了一句。以他想来,中原汉人断不会穿着如此怪异的服装出现在新疆,由其是那衣服的料子,绵非绵,丝非丝,绝非民国制得出来的,然则不是民国,又是哪里所出?中年人很自然的想到了苏联。 倪术家嘿嘿一笑,暗地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4.html


“不知倪兄弟两人可是从苏联而来?”晚餐过后,三人闲聊着,中年人很自然的问了一句。以他想来,中原汉人断不会穿着如此怪异的服装出现在新疆,由其是那衣服的料子,绵非绵,丝非丝,绝非民国制得出来的,然则不是民国,又是哪里所出?中年人很自然的想到了苏联。

倪术家嘿嘿一笑,暗地里道:“爷要是说从未来而来,不知这中年大叔会不会吓晕过去?”,嘴上却惊呼着:“默尔大哥是如何知道的?不瞒大哥”倪术家压低声音:“我们两人是东北抗日志士,当年部队撤入苏联时,和大部队失散了,后来,我们在苏联呆了几年,听说部队来了新疆,我们才克服重重险阻赶来的。想起那日子,哎,不提也罢”说完后整个人显出霜打茄子似的沧桑模样。

身旁的罗列想笑又不能笑,掩饰不住下不得已拿起桌上的杯子装成喝茶的样子,茶没喝一口,嘴倒例的老开。

“呀?!原来是义勇军的将士”中年人默尔恍然中带着更多的兴奋,生性直爽的他自然不疑有他,还陪着叹了口气劝说着:“兄弟,你们是好样的。你们在东北狠狠的打击那些可恶的日本鬼子,你们可是英雄,现在汉城就驻守着你们的队伍呢。”

“哦?不知指挥官是谁?”罗列听得一怔,他对历史的了解不如倪术家清楚,虽然穿越前军领导曾要求他背熟解放前的军事历史,但以他不读书为荣的个性,自然要把这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倪术家。书到用时方恨少?屁!中国论语有云三人行必有我师,又云不懂就问呢。

“是骑兵28和40团,但我弟是警备司的副团长,如果你们有意,这事我可以帮忙!”默尔拍着胸膛道,不要说见个面的,就算是让你们加入省军,也不是什么难事。宰相门前七品官,团长亲人就八品官了,这不小意思嘛。

罗列倪术家两人偷偷一对视,自然都明白,这是一个机会,搞得好,有枪有马不说,连着带上几十号人都是有可能的。

倪术家一脸感激的笑容:“好大哥,你就是我们的贵人哪,有了你的帮忙,我们两兄弟可算是找到家了。”他倪大人自认为可是个忠实厚道的人,虽然有那么点点滑头,少许口舌生花,但终究还是个好人不是?遇到真心想帮自个的朋友,他哪一次不是两肋插刀?这一次对中年大叔默尔是真的感激,内心里也同时把他当成了自个真正的朋友。

“哎!别客气!”默尔摇摇手:“自家人客气个什么?!我看看,明天,你们一同和我进城吧。”

“不知警备司令是谁?”罗列问着。

“唔,我想想”默尔拍拍脑袋,实际上拍的却是头上戴歪了的帽子:“记得了,叫刘斌,我那弟可是常把他挂嘴边的,你们认识不?”

“认识,认识,但我们不是他的部下, 他是吉林救国军五军的军长,我们的上级是王效典,不知他是否在城中?”倪术家有些无耐的答着,王效典自然不在喀什,而是在星星峡驻守呢,如果历史无误的话,他领导的部队被盛世才改编成了星星峡边卡大队。

一切以谎话为基础说出来的话,都是谎话。把人当朋友是一回事,当着朋友的面说谎同样是另一回事。

这一次,可算是把默尔给难住了:“王笑点?不认识,这还得打听打听才清楚呢。”

“那就有劳大哥了。”

如此过了一夜,第二天,默尔一大早就开始准备马拉雪橇,随便吃了点东西,拉上罗列两人往汉城赶去。

雪依然在下,路上行人稀疏,默尔熟练的驾驶着雪橇车,一边和倪术家谈笑。车上的两人早以换上默尔为他们准备的托尼长袍,头上戴着暖和的阿图什吐马克圆帽,两人原来穿在身上的太空服放在包裹中,毕竟,太空服实在是太另类了。

十多分钟的路程后,雪橇已经驶近汉城,路上的雪橇车也多了起来。只可惜,城门口设了卡,很多雪橇车排着队等着守卫的检查,大清早的,城门显得热闹非凡。

“明摆着,城门口设卡,防的是盘踞和田的马虎山”倪术家在罗列耳边低语了一句。

“嗯,昨天晚上你不是说,麻木提要在明年3月份才开始叛变吗?马虎山可是在他叛变后才开始向盛世才宣战的?”

“现在进城是越来越难了”默尔感叹着,警备司这阵子似乎挺忙的,我弟有一个礼拜没有回家了。”默尔一边放慢车速,感叹着。

汉城警备司不愧是在东北血战过的队伍,只从几个月后马虎山轻易攻下回城,却对汉城没有丝毫办法中就可以看出,这是一只经验丰富的队伍。倪术家说的一点都没有错,警备司所要防范的确是马家军,设立关防可以有效的阻止想要蒙混进城的敌人,而对城防不放在心上的回城,是真正的吃了亏,被敌人里攻外合下轻易的失去了对回城的控制。

罗列的能力并不在行军打仗上,真正说起来,他不过是一个比较全能的特种士兵。他可以轻松的完成各种单兵任务,像猎杀后世知名的死人雇佣兵团,在美国追杀叛国的贪官,都是活生生的例子。至于行军打仗,罗列有自知之名,他最大的能力也不过是带一连士兵,而所用的战法,也不过是特种部队的翻版。所以,后世的他只能算是一个战术型的指挥官。

兵神和军神的差别只是一个字,但是这其中所代表的意义却是天与地的区别。兵神,士兵中的最强者;军神,将军中的最强者;一个可以在千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一个却可以屠城灭国如家常便饭。

罗列作为后世军界公认的兵中之王,却不知他穿越到了前世是否可以再升一级而成为军中之王呢?

倪术家向冻得通红的双手呵着气,眼睛瞄了前方不远处一辆马拉雪橇上谈笑的两个美丽的维族故娘几眼,心不在焉的道着:“只怕是很快就会发生战事了。”

默尔听得心中一紧,坐着好好的他很突然的站立起来,前后左右仔仔细细打量了一遍才坐了下来,心有余悸:“好不容易过了两年安平日子,真打起来,不知又要死多少人!”

倪术家心中一动,暗暗寻思着:“打是要打的,只不过是三四个月后的事,到时侯,首先灾殃的就是汉城和回城,马家军凶残至极,屠杀平民的事可没少干哪”想到此,倪术家道:“依我琢磨。三四个月后可能会有战事,大哥你最好早做准备,汉城这,不是久留之地

“搬家?”默尔苦笑,真能搬的话,早就搬走了。真要是去了迪化,要牧场没牧场,要地没地,要住没住,没有生活来源,吃什么?用什么?这世道,不太平,哪里也不是活人的地。

“这也许是躲避战事的唯一办法,小霍尔孜现在才7岁。”

一句话戮到默尔的敏感处,张嘴想说什么的,最终换来一声鞭响,皮鞭狠狠的抽在了公马的身上。

公马无缘无故吃了一痛,狂嘶着人立而起,然后疯狂的向前方城门冲去!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醒过神来的默尔赶忙去拉缰绳制止。

雪犁被马带动着直飞而出,罗列两人来不及反应下,后背狠狠的和雪犁靠背撞在一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雪犁撞上前方的狗拉雪犁,车上的两个小伙子惊叫着摔在地上,拉犁的四条白狗狂犬着想要躲避,带动雪犁又撞上了行走在路上的行人。

骚乱快速的蔓延,叱喝声,惊叫声,咒骂声,马嘶声,狗叫声,撞车声混在一起,仿佛世界大乱。前方城门的守卫一惊之下,不知哪 个王八蛋大喊一声敌袭,警示枪声砰的响起,场面变得更加骚乱。城门口待检的马被吓得向城内冲去,很快就被守军射杀,怎一个乱字了得!

无论默尔怎么喝止,发疯的马还是义无所顾的向前冲撞,眼看着快要奔向城门的时侯,一个小孩非常突然的跑到泥路中间,横在了马的前方。

“不!”默尔吓得大叫。五米,三米。。。。。。,马一瞬间就冲到了小孩跟前,默尔吓得闭起了眼睛。

雪犁上的罗列双目大睁,猛的大喝一声,双脚重重的往雪犁上一跺,人借势向马飞去,不待在马身上站稳,右手飞快的拧住马的耳朵,猛的一拉,马太次痛嘶,行进中猛的人立而起,想把罗列甩开。

小孩张着嘴,呆呆的站在地上看着头上人立而起的马头,明显的是吓傻了。马的前蹄开始往小孩身上落去,悲剧眼看就要发生!

罗列低哼一声,放右手放开马耳,人开始向马头扑去,双手抱住马头后,一个翻身落在马的前方,但是,此时已经来不及抱开小孩了!怎么办?!

罗列想也不想的快速的向马蹄移去,双手猛的撑在了马的胸前。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