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消耗手榴弹比子弹多的恶战-----黄土坎之战

冀东八路军小兵 收藏 24 36582
导读:一场消耗手榴弹比子弹多的恶战-----黄土坎之战 摘自“田心回忆录” 黄土坎大鏖战:彭寿生参谋长、舒兴团长、赵文进团长带五个连来恢复蓟县,司令部电令我青英部队前去配合。他们由黄山向大山王庄进军时,白天即通过玉田县整个北部,在蚕食区通过十来个反动村庄,把八路主力回来的情况公开告诉敌人;当我们到玉蓟边界去会合时,晚饭后,即分两路进入上下仓平原,绕两个大圈来个武装大游行。随后,青英部队按命令宿营黄土坎,十一团十三团他们统统住高压冰泊里,两村相距八里, 当我部宿营在黄土坎时,我考虑到:黄土坎是个大村,街中一条

一场消耗手榴弹比子弹多的恶战-----黄土坎之战

摘自“田心回忆录”

黄土坎大鏖战:彭寿生参谋长、舒兴团长、赵文进团长带五个连来恢复蓟县,司令部电令我青英部队前去配合。他们由黄山向大山王庄进军时,白天即通过玉田县整个北部,在蚕食区通过十来个反动村庄,把八路主力回来的情况公开告诉敌人;当我们到玉蓟边界去会合时,晚饭后,即分两路进入上下仓平原,绕两个大圈来个武装大游行。随后,青英部队按命令宿营黄土坎,十一团十三团他们统统住高压冰泊里,两村相距八里,

当我部宿营在黄土坎时,我考虑到:黄土坎是个大村,街中一条小河,河东属玉田县,河西属蓟县。为了防备蓟县敌伪来进攻,我在河西配备二、三个连,三连住在西北部,二连住在西南部,一连与队部住在河东。我也想到这样白天行车,与夜间大游行,很确切的暴露我军人数武器,违反敌强我弱时,要隐蔽活动的规律,很易引起敌伪警惕。但又想到:玉蓟宝三县敌伪至多能来三千人,以青英部队一年来的战斗锻炼,应付两三千敌伪是不成问题的。谁想玉蓟两县伪军一个也未敢出来。结果是唐山与通县日寇的守备队,于农历十二月二十四日拂晓前来了。

这天晨起,我习惯地到村外周围看一下地形,由北而西而南,最后到东头大庙前。这时凌晨烟雾已散,旭日初升。当我正与群众和战士们闲谈时,忽闻正东林西方向,有众多马达吼叫声,逐渐由远而近,片刻后,从林西村西头出庄了。前头七辆坦克,后边紧跟二十辆卡车,向黄土坎飞驰而来。我即火速通知部队进入阵地,以东头大庙当做碉堡,命令一连以一个完整班和一个机枪组坚守!当日寇距二百米跳下卡车散兵时,我们就开枪射击了。我当即跑回队部,布置各连准备投入战斗。日寇开始利用坦克掩护向村缘逼近。半个小时后,三连来报告:西北也发现敌人运兵卡车。当我到三连驻地去观察,见日寇正在从卡车上搬运大炮,架设炮兵阵地,也有卡车二十辆上下,先运到一批鬼子,又回去运兵了。前后运来鬼子兵约一千二百来人,有山炮数门、迫击炮、榴弹筒配合。一排一排的炮弹齐发射击了。不久,宝蓟县日寇约八十名,伪军约二百五十名,也从新安镇方向赶来,首先冲入村西南距村二百米远的一个大庙内。我命令:“二连务必夺回大庙阵地。”二连在两挺机枪火力掩护下,以一个排兵力反击过去,夺回了大庙,然后留一个班一个机枪组坚守大庙。这时,全面激战开始了。

首先,一连在村东头,被迫撤出大庙,这是一连长刘醒华牺牲不久,战士情绪低落了,战斗力下降了。我即命作战参谋郭铁公上去指挥,命令他:“不惜伤亡,一定夺回大庙,并坚决牢守!因大庙是影响大局的关键。”大庙夺回来了,半小时后,敌人坦克掩护步兵又猛攻大庙。榴弹筒与手榴弹在庙内各处爆炸着,一连战士又退出来了。我又叫副政委娄平同志前去一连指挥东西战斗,并告诉他:“不惜多大伤亡,一定坚守大庙!”第三次日寇又攻占了大庙,我们又夺回来!!!二连又来报告:“西南大庙房上砖瓦在日寇炮火与机枪多挺扫射下,都被炸得粉碎,敌我手榴弹对抛,情况特别危急!”我果断地说:“要坚守!”并用纸条上写上“坚守”两个字,带回给二连长王定国。三连报告:“敌人排子炮火猛烈,所有村缘房屋,没有一间不被炮轰的。三连指导员张志超在一间房子内观察指挥着战斗,只打进屋内一发炮弹,他以为打破的房屋不会再成为射击的目标了,因此仍坚持在这间房屋内。不料又打进房屋内第二发炮弹,浑身多处被炸伤,他才退出阵地。” 我到各连阵地来回观察与鼓舞着指导员的激战。看到日寇坦克,除掩护步兵在村缘多次逼近外,逐渐进攻势头弱下来,后来已改为抢救死伤的日本兵了。我们战士老练而准确地射击着敌人,指战员都非常沉着,我心中暗想,坚持是十分把握的!

一次,我由河东拟去三连看看,白虹连长,在老远的地方喊着:“队长!队长!日寇的坦克顺小河冰上过来了,快躲开隐蔽”!我当即通知各连,在各条街道上、小河冰上都点起一堆一堆的烟火;各街口都用大车木头与石碌碌插上。这辆坦克当通过一连街道时,我轻重手榴弹齐抛。重手榴弹将坦克履带炸坏了。这是我们冀东部队第一次打坦克。打坏这辆以后,其他坦克,再也不敢进入村内了。

(据当时的的一个排长回忆:手榴弹炸坦克不管用,是他们用压麦子的石辘辘把轻型坦克撞伤后,坦克逃到村边,陷进了池塘中。)

三连又来报告:“日寇连又来报告:“日寇已攻到村庄边缘,借西北风开始放毒瓦斯了”。我命令:每人用湿手巾保护鼻子,以便坚守,一定要坚守!

激战到傍晚,我调来第二连张子余第一排来部队休息,准备黄昏后突围。在村边缘坚守的英雄们,在敌人整天多次猛攻中,顽强坚守阵地!这时,步枪不打了,当敌人冲到庙外墙外篱笆外时,一齐投手榴弹,把敌人炸回去。

黄昏后,在兄弟部队支援下,张子余排顺河沟向北突围,用两挺机枪扫射着,手榴弹、枪榴弹在敌群中爆炸着;防堵北面的鬼子兵四散溃逃着。我军打开宽阔的一面,二连在跟进,队部紧跟着带领所有伤员就冲出重围。随后一连在队部后头,三连在最后掩护。我们在熊熊大火中,完全突围了!

这次激烈战斗,我青英部队共伤亡五十三人,其中朱光与张志超两指导员均负重伤!但日本鬼子死伤更大,仅东路鬼子回唐山时,正赶上林南仓大集期,鬼子兵从群众中通过,有些村干部与区通讯员,都亲眼看见,鬼子共装五卡车尸体和重伤员。西路共多方调查,去年我们多人又找黄土坎与大胡庄招集两村老村干与老头们座谈核对鬼子死伤也在三百人以上,是用胶皮大车拉回通县的。宝坻县鬼子来时八十死伤也有四五十人;伪军死伤在五十人以上。综计鬼子死伤在六百人左右。按一般战例,死伤比例是一死二伤比例;这次多近战炸伤,死伤比例是一死一伤计算;鬼子只死亡约在三百人以上!这在冀东战史上,也是少有的!可能是毙伤鬼子最多的一次!

这次战斗,我们子弹只打了一千八百发;而手榴弹就打了两千九百发。这也看出当时战斗激烈程度了!(敌人火力太猛,不敢抬头,只能躲在屋里狂仍手榴弹了,好在当时每人背七颗手榴弹.......)

战后,我们回托床沽休整、总结、过春节,总结经验教训,设盛宴会餐,共庆这次大的胜利!青英部队真正名副其实的是青年英雄部队了!能攻善守,已威震玉遵,蓟宝宁一带地区了!!

进入农历一九四四年,春节时,我就敢于距丰台八里柳沽宿营,演戏联欢了,共庆一年的胜利年!

(编者注:由于是多是手榴弹伤,估计实际日军实际伤亡总数为300人左右,一般情况,因为八路的手榴弹质量差,死亡的应低于三分之一。但在当时,一个区队450左右能顶住敌人1500多人,七辆轻型坦克的进攻,实在是了不起的战绩了。)


编者新注:这场战斗的指挥官是田心,大家好像不太熟悉,但参加战斗其他人可是大大有名,田心是四区队长,该区队政委就是以后当过多年北京市市委书记的焦若愚;副政委是娄平,解放后担任南开大学副校长;那个推石磙子的排长叫武宏,解放后曾担任过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副司令。

详见:冀东抗战纪念馆 网址:网易;搜wangwang648的博客



本文内容于 2010/11/28 14:48:51 被冀东八路军小兵编辑

10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