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媒体报导:对越自卫反击战

eagle713 收藏 3 9012

[美联社曼谷二月二十八日电]今天有消息说,中国和越南的军队正在重要的边境省城谅山周围重新集结。

这些人士无法证实下面的消息,即谅山已经落入中国军队手中。但是这些人士说,这个战区的居民已经疏散了。 上述人士估计近几天内会发生一场大战。但是另外一些分析家上星期曾预计会立即爆发一场争夺谅山的全面战斗,却至今显然没有发生。

[路透社曼谷二月二十八日电]消息灵通人士在这里说,数以千计的越南正规军掘壕据守以保卫谅山。

他们说,双方都控制了谅山周围山上的制高点,他们说:“战斗似乎已经打响了。”

东京的日本人士昨晚说,中国军队已迫使越南人撤到该市的防御据点,为控制这个城的战斗正在激烈进行。

[法新社曼谷二月二十三日电]消息灵通的持独立见解的人士今天在这里说,中国几乎已达到其目的,虽然激烈战斗在越南边境的莱州省、黄连山省、河宣省、高谅省和广宁省继续进行。

这些人士举出中国的五个目的是:

摧毁威胁到广西自治区和云南省的越南军事设施;挫伤越南正规军;迫使越南从柬埔寨和老挝撤出一部分军队,使这两个国家的“民族主义”地下部队能够重新组织起来和贮存物资;向国际舆论显示,在世界的这一部分,中国的力量是不可低估的;向美国和欧洲证明,坚决顶住苏联就未必会导致冲突的全面化。

这些人士说,越南已把它在柬埔寨战线上的军队空运到中越边境,它驻老挝的几个团也正在调往河内西北面的地区。 苏联已赶运作战物资,包括从重型运输机上卸下的导弹,与此同时据说在岘港有一大批苏制直升飞机。 在越南军队离开之后,老挝已不得不号召它的人民对“敌人”保持警惕。越南军队的离开已在老挝北部留下了一个真空。



标题:美《新闻日报》评论:《中国还想教训苏联人》

副题:说中国通过打击越南来打击苏联,并向全世界表明中国准备抵抗苏联扩张主义

文章正文:

[本刊讯]美国《新闻日报》二月二十六日刊登迈克尔•蔡诺伊从香港发出的一篇评论,题为《中国还想教训苏联人》,摘译如下:

据这里的西方分析家说,看来,中国进攻越南的真正原因有两点,现在这场战争已进入第二个星期了。

原因之一是,正象邓小平副总理在访美时所指出的一样,由于边界事件和河内入侵柬埔寨,“要教训一下越南”。另一原因是,通过打击苏联的盟国越南来打击苏联,以抵销苏联最近在非洲、亚洲和其它地区政治上取得的进展,并向全世界表明中国准备抵抗它心目中的苏联扩张主义。 在中国人看来,河内连续不断地挑衅以及它拒绝认真谈判解决争端,终于造成了北京不能容忍的局势。 对于苏联在伊朗、阿富汗、非洲和世界其它地区的推进以及西方在这些地方表现软弱无力已感到不安的北京来说,越南入侵柬埔寨使它无法再忍受了,于是中国派军队打过边界。 经过一周的激烈战斗,据说中国至少已经占领了越南四个省会,现在威胁着越南北部的心脏地带红河三角洲。中国的目标看来是想诱歼守卫河内的四个精锐师,从而使越南无力再在中越边界制造麻烦和无力继续加强同效忠于波尔布特的游击队作战。 亚洲国家对中越冲突的公开的反应是表示感到震惊。这一地区的大多数国家呼吁双方停战,以和平方式解决分歧。据信东盟成员国私下对中国因越南占领柬埔寨而“惩罚”越南感到高兴。 北京显然是算计到莫斯科不会冒打一场全力以赴的战争的风险,许多分析家也持有同样的看法。 北京显然认为,如果这次进攻同时能够解决边界问题、削弱在柬埔寨的越军、削弱苏联在亚洲的地位和向全世界表明中国并不象越南驻老挝大使所说的那样是只“纸老虎”的话,那么,冒上述风险还是值得的。


标题:《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文章:《中国为什么挥拳头》

文章正文:

说我还击越寇证明了我决不受别人支配的决心;亚洲各国不怀疑俄国遭到了初步挫折.

[本刊讯]美国《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三月五日一期(提前出版)刊登一篇文章,题目是《中国为什么挥拳头》,副题为《北京的最棘手的敌人离得太近因而感到不得安宁。试图在不激怒莫斯科的情况下惩罚河内是一种赌博。但是如果奏效,报酬可能是很高的》,摘译如下:

二月中旬大举入侵越南,对北京来说是一次赌注很高的赌博——故意接受危险的冒险以期收到影响深远的潜在利益。潜在的收获中国人认为同危险相对称的是将成为许多积极成就的那些东西:

如果中国在越南取得军事上的胜利,那就会给俄国打上“纸北极熊”、不能或不愿救一个有困难的盟国的烙印。 北京则会给人一个可靠盟国的形象,因为它对越南一月份闪电式地征服柬埔寨进行了报复。中国领导人当时对他们没有能力保卫中国在印度支那的唯一盟国而感到丢脸。 北京认为,至少在大多数旁观者看来,它将会成为亚洲占支配地位的政治力量。 美苏关系将由于莫斯科确信卡特总统同意中国入侵越南而恶化。 不管前途——更激烈的战斗也好,中国人进一步挺进也好,或者撤退也好——如何,显然这次战争已改变了亚洲的前景和看法,甚至比一九七五年共产党对印度支那的征服改变得还要厉害。显示力量北京证明了决不受别人支配的决心。

正如西方一位外交官所指出的,这次入侵再次表明“亚洲的皇帝仍然坐在北京”。

亚洲各国首都不怀疑俄国遭到了初步的挫折。莫斯科对中国发出的“在还不太晚的时候”撤出越南的警告没有给亚洲政治家留下什么印象,比这重要得多的倒是克里姆林宫的这样一句话:“英雄的越南人民能够自己顶住。” 从严格的法律角度来说,苏越友好合作条约只要求在两国中任何一国受到侵略威胁时进行磋商。但是许多亚洲人认为这项条约是一项军事援助条约,在竞争信任的时候,总的形象要比法律现实重要得多。

亚洲的一位外交官说,如果苏联只是进行威胁而不采取任何行动,“同越南的这项条约就会被看作只不过是又一纸空文而已。” 越南现在几乎完全靠莫斯科提供应急食品、经济和技术援助以及先进武器。甚至试图把对外经济事务和政治事务分开的日本,在(越南)入侵柬埔寨以后也停止了对河内的援助。

苏越未来的关系如何?专家们对这个问题的回答是:如果俄国的帮助在制止或者扭转中国的进攻方面能够起作用的话,河内和莫斯科的关系就会更加密切。

如果越南人从这场战争中感到俄国使他们丢了脸的话,河内的非常骄矜并且常常很固执的领导人就会很快使他们的关系冷下来。越南的受控制的新闻界近几周来很少提苏联的援助,越南二月二十一日呼吁日本而不是呼吁俄国运用其影响来制止这场战斗。

在北京作出发动进攻的决定前从事的计划工作中,苏越联盟肯定是一个关键因素。西方的一些分析家认为,中国人的结论是,俄国对这次入侵作出军事反应的可能性“不到一比四”;否则他们是不会越过边界的。

香港的一位专家说:“中国人一向是很谨慎的。他们事先这么早就不断发出要攻入越南的信号,一个原因可能是要试探试探俄国方面的风向。”



标题:香港《天天日报》社论:《中国已到光荣班师时候》

文章正文:

[本刊讯]香港《天天日报》二月二十六日发表题为《中国已到光荣班师时候》的社论,摘要如下:

北京对越共的惩罚行动,我们不知道要迄止于什么地步;但以我们看来,能够迅速深入越南境内二十英里,占领许多重要军事据点,毁灭越南若干针对中国的军事基地(甚至是飞弹基地),歼灭越南许多军队,迫使越共不得不抽回侵柬的兵力,甚至赫赫威势之下,连苏联也不敢妄动,只能出之以虚声恫吓,……凡此种种,实际上都可等于说明,中国的惩诫行动已经是收取了最丰硕的成果。

这种成果,既已足使顽嚣慑服,霸权主义者低头,世界上的友好国家,且将因此清楚认识到,中国是一个坐言起行的国家,说过的话是算数的,要做的事做到,对中国的声威而言,可说又已攀登到另一个新高峰。

海外同胞对于北京此一行动,无疑也已经感到非常之满意,而且引以为傲。

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们也以为,北京当局的对越惩罚行动,应当堂皇地宣布告一段落然后大方地接受友好国家人士的调停。

如所周知,苏联决不愿意看到中国因现代化计划的成功而壮大,而且也正在千方百计加以破坏。最阴毒的一着,当又无过于唆使走狗傀儡,制造事端,消耗中国的有生力量,以使中国与苏联的实力对比距离相去日远。

这是“以下驷对上驷”的阴谋,我们自然不能堕入这种圈套。

所以,惩罚越南之举,应该是适可而止,所以知止,决非坐纵顽嚣,而是珍惜我们的力量,重视我们更加重大的任务,也是粉碎苏联阴谋必须有的政治智慧!

希望北京的政治领导人能够接纳我们的建议,适时光荣班师。


标题:香港《明报》社论:《世界第三军事强国?》

副题:说越南龟缩不出,上校中校都给俘虏了去,还算世界第几?

文章正文:

[本刊讯]香港《明报》二月二十八日发表一篇社论,题为《世界第三军事强国?》,摘要如下:

中共和印度的边界之战,一击而中,飘然而退,当然十分理想。这次入越,基本的战略目标并无多大差别。不过越军统帅部毕竟有经验得多,显然盼望诱使华军深入,然后缠住来打一场长期战争,所以将精锐部队放在第二线,期望中国军队推进过远,拉长补给线,使战争长期化。中国第一击不能说完全没有击中,目前也还没有打完,但迄今为止,收获似乎并不如何丰硕,如果要歼灭越军的大部队,就有必要拖长战争。

邓小平昨天接见美国记者,在谈到这次战事的目标时说:“我们的目标,只是要打破越南自吹是世界第三军事强国的神话,我们并不想占领土地。此外,还要让他们知道,他们不能为所欲为。”所谓“为所欲为”,是指既侵老挝,又侵柬,再数百次侵入中国。西方古巴为所欲为,无人制止,东方古巴想为所欲为,那就不行。

越方的战略看来不像有改变的迹象。河内大吹大擂说调大军北上迎战,说什么要派号称“无敌师”的三○八师上前决战。料想这还是放烟幕,只有不打,才能保持“无敌”的招牌,只要一百年不上前打,一百年就是“无敌”,不打自然无敌。其实胜败兵家常事,一支部队那有真正永远无敌的事?大吹三○八师要上战场,多半就是不上。用兵之道,虚虚实实,岂有先泄机宜之理?

我们的估计是越方不见得胆敢冒险决战。越方统帅部心知肚明,“世界第三军事强国”,当真要打,决不是中国这不知这世界第几的对手。

“世界第三军事强国”在人家打上门来时龟缩不出,上校、中校都给俘虏了去,还算世界第几?当然,河内仍可自圆其说:苏联第一,中国第二,越南是世界第三。




标题:中国给越南的教训是一次政治上的成功

眉题:法新社记者比昂尼克报道北京外国外交官评价我还击越南的意义

文章正文:

[法新社北京三月二日电](记者:比昂尼克)外交官们今天在这里说,中国通过近十四天的武装干涉来“教训”越南,现在已证明是一次政治上的成功。

当一些中国官员今天说已给了“教训”,甚至已使人领略了这一“教训”的时候,暗示了这次行动将近结束,可能已到总结这场“反击”的得失的时候了。

一、中国已向世界证明,对越南领土采取大规模的军事行动,而不一定会挑起苏联的干涉——即使是在苏联的被保护国之一的领土被占领十四天的情况下。

这对苏联和越南都是一种斥责。同时,正如邓先生所说:“越南人不可战胜的神话已不再可信了”。中国坚定地说,如果越南再次在边境武装挑衅,它将再采取行动还击。

二、北京使柬埔寨问题又重新提了出来,在金边陷落不到两个月的时候,这个问题几乎被国际社会遗忘了。中国还再次对越南军队占领柬埔寨提出了疑问。

联合国安理会中的一些成员国,其中包括对中国来说是十分重要的五个东盟成员国,已要求在印度支那占领外国领土的军队共同撤出。金边新政府仍没有得到国际社会中许多国家的承认,河内占领柬埔寨以便同老挝一起建立一个印度支那联邦的行为遭到了抨击。

由于中国的军事行动削弱了越南在柬埔寨的部队,被推翻的红色高棉政权的游击抵抗运动受到了鼓舞,亲中国的“民主柬埔寨”政府获得了新生。

三、中国也给世界其它国家,特别是给西方和美国上了“一课”,教给它们要坚决。在中国看来,西方和美国在对待苏联“霸权主义”及其“东西方的古巴”问题上软弱得几乎到了犯罪的程度。

北京认为,美国允许第一个古巴为所欲为,而中国却有力地作出了反应,制止第二个古巴的行动。

中国要美国、欧洲和世界其它国家对苏联及其扩张意图提高警惕,在这种时候,它采取这一军事行动的目的是想给它们树立一个榜样。

四、从军事观点来说,中国肯定是彻底摧毁了越南整个边境地区的军事设施,这个功绩不是微不足道的。

实际上,这正是中国采取这次军事行动官方要达到的目的。

但是,如果中国想保住它从“这次教训”中所得到的全部好处的话,它就必须不要拖得太久就撤出越南。要是中国“再多使点劲扯苏联熊的毛”的话,那么,它就要承担在这场游戏中输掉的风险和承担把邓小平副总理在这场赌博中赢得的大量成果丧失掉的风险。



标题:美《时代》周刊文章《河内日子不好过》

文章正文:

说现在越南全国到处都是营养不良、甚至是饥馑的现象;通货膨胀率每年都超过百分之百;经济问题在过去九个月中大大严重了.

[本刊讯]美国《时代》周刊三月五日一期刊登一篇文章,题为《河内日子不好过》,摘译如下:

河内领导人经常向持同情态度的外国客人吹嘘,越南人民甘愿“抱着献身精神吃苦”。上周,一卡车一卡车从中国边界和柬埔寨运回来的战争伤员和死人就证明,这种苦难还远远没有过去。现在有一个还没有得到回答的而且也许是无法回答的问题是:越南的五千一百万人民,对经过了比较和平的四年之后仍未能建立起一个稳定或繁荣的国家的领导集团,还献身到什么程度。

越南全国到处都是营养不良、甚至是饥馑的现象。一九七八年的农业产量减少了百分之十五,今年的前景也十分糟糕,因此,河内对今年收成的估计已经比原来宣布的指标要少。由于去年九月种植稻子的地区普遍被洪水所淹,每人每月的粮食定量已经从三十三磅减为二十九磅。其中普通农民和工人得到的大米只有两磅多一点,而大米是越南的主要粮食。食糖、肉类、面粉少得可怜,贵得出奇。

台风、干旱和其它自然灾害加深了越南的农业问题,但是,政府的无能则是主要原因。官僚主义造成的混乱影响了抗旱力较强的水稻新品种的种植,拖延了向受到病虫害影响的地区分发农药的工作。在过去是富饶的湄公河三角洲,水稻产量正在下降。

北方的生活尤其艰难。工厂的工人每周必须工作六天,第七天要么是参加政治会议,要么就参加“义务”建设工程的劳动。自行车的零件供应不足。一位驻河内的外交官说:这里有一大堆不愉快的事。人们开始私下发牢骚,经常听到人们悄悄议论得最多的问题之一是带有讽刺性的:“我们究竟在柬埔寨干什么?”

南方相对来说还是比较景气的。那里妇女仍然穿着颜色鲜艳的旗袍,这同北方不分男女都穿黑裤子白衬衫的情况形成鲜明对照。能买到的食品稍多一些,但是不怎么买得起,因为通货膨胀率每年都超过百分之一百。南方的工业目前的开工率是百分之四十。在胡志明市的三百万居民中,失业人口大约占五分之一。

越南的经济问题因过去九个月中赶走了二十万华人而大大严重了。这些华人曾控制着大米贸易、主要的港口、分配系统和几个关键的工业——特别是煤矿。从一九七五年阮文绍政府垮台以来,已有三十万难民逃离越南,这也使越南的人力资源受到很大损失。

据这些难民说,越南最近发生的最惊人的变化之一是党的中层官员的贪污腐化。革命热情衰退,变成以满不在乎的态度利用越南的经济问题从中牟利。在河内以南红河三角洲的所有交通要道上,都是共产党人经营的“浮动市场”,出售从船上或直接从海防的码头上偷来的货物。共产党官员中挥霍浪费的摆阔现象已经是明目张胆的。


标题:法新社评苏对中越边境冲突的态度

副题:说苏踌躇不定的真正原因是重视的是欧洲

文章正文:

[法新社巴黎三月三日电]安全问题的专家们认为,苏联人面对中国打击力量的出现,无疑是很有理由踌躇不定的。尽管这个打击力量是原始的,它却使中国能够使苏联遭受同这件事的性质很不相称的损失。但在专家们看来,苏联持此态度的真正原因,在于克里姆林宫领导人想使他们的国家具有一个“负责任的”大国的形象的愿望,也在于他们重视的是苏联的欧洲部分。他们都达到了在参加冒险之前要三思而行的高龄。另外,他们都是欧洲人,自然把他们国家的利益放在欧洲而不是亚洲。

诚然,在最近十五天中,中国无可辩驳地表明它是毫不犹豫地用武器来使人听到它的声音的第三个超级大国。

中国明确地表明,苏联人在其领土之外进行干预的能力是有限的,因而也借此机会给让苏联在安哥拉和埃塞俄比亚为所欲为的美国,上了有力的一课。尤其是它还证明,在亚洲,任何人都不应依靠苏联可能给予的“核保护伞”。

标题:日报评越南对我撤军反应:《越南内心认为正合己意而顺水推舟》

副题:《河内认识到力量的差距》

文章正文:

[本刊讯]日本《东京新闻》三月七日刊登该报记者高桥正的一篇述评,题目是《(越南)内心认为正合己意而顺水推舟》,摘译如下:

虽说附加了“中国军队全面撤退”的条件,但是,在中国方面发表撤军声明的第二天,越南方面就正式表示了同意同中国进行谈判的态度。 这明显地说明了河内的意图是想借中国发表撤退军队来顺水推舟地停息战火。 实际上,五日河内下达了总动员令,现在看来,是由于中越两军的谅山攻守战已经完全越过顶峰,下一步就面临河内攻守战这样的危机,因此,当天中国发表撤兵的消息,对河内来说,表面上装着疑心生暗鬼,但内心里勿宁说感到得了大救。 出兵老挝、出兵柬埔寨,继之对中国作战。军费对于由于遭受洪水、欠收而苦于战后复兴和国内建设落后的越南来说,是一个过重的负担,是一个势必引起国内动摇的严重问题。

总动员令也包括有防止这种动摇于未然的含意。由于中国的撤兵,河内可能会把总动员令这个“高举起来的拳头”完全转用于国内,而不是中国。


[本刊讯]日本《产经新闻》三月七日刊登一篇述评,题为《河内认识到力量的差距,在完全撤兵问题上还会产生“曲折”》,摘译如下:

显然,河内的打算进行“谈判想法”是从下述情况产生的,即,河内冷静地认识到中越两国在力量关系上的差距。 虽然表面上表现出强硬的态度,但是,河内领导机关知道,如果同中国在军事上、经济上和其它综合性领域里进行较量的话,那它本身简直不是对手,而将被迫陷入困境。

由于对美战争的胜利和来自苏联的支持或压力,河内过于自负,因此,使得本来就在历史上相互纠缠过的中越关系格外地别扭。结果,河内在经济和同周围各国的关系上陷入越来越困难的处境。在这种情况下,河内的真实想法无疑是,如果不在某种程度上同毗邻的大国中国恢复旧好,那么,重建国家事实上将是不可能的。

从这种意义上看,中国这次的军事行动对河内来说,是能够成为“恢复对华关系”的契机。

现在可以看出,河内正在朝着这个方向谋求处理这次争端。作为实际问题,可以充分估计到,今后在围绕中国军队的撤退的方法和速度、现场的越南军队的态度以及确定完全撤退到不明确的边界线之外等问题上,还会产生预料不到的“曲折”。但是,总的趋向应该根据下述基本线来做出估计:即,不仅北京,而且河内在目前情况下也强烈希望和平解决。



标题:《不是入侵,而是教育》

眉题:意《新日报》评我还击越侵略者

文章正文:

[本刊讯]意大利《新日报》三月六日刊登一篇评论,题为《不是入侵,而是教训》,摘译如下:

中国开始从被占领的越南领土撤军的决定按逻辑来说是结束了二月十七日开始的惩罚性出击。北京决定撤军是因为中国“已达到预期目的”,这在事后证明中国所说的对越南的进攻在时间和范围上都是有限的说法是真实的。

这不是入侵,而是教训。这不是广义的战争,而是一种武装警察活动。像中国这样有雄心的国家,再加上要使这个国家站在世界舞台前列的领导阶层,是可以实现这一目的的。

可以预料,河内将把中国撤军宣扬为胜利:河内不会把这归之于中国单方面早就作出的决定,而是归之于由于人民军抵抗而不能把进攻坚持下去。




标题:香港《明报》文章《北京深谋远虑》

副题:说我处处争取到主动权,又完全掌握了苏联的战略心理

文章正文:

[本刊讯]香港《明报》三月七日刊登一篇文章,题为《北京深谋远虑》,摘要如下:

中越之战发展至今,越南已处于极不利的地位,不在于被占了几个省会城镇,亦不在于吃了败仗,边防工事和飞弹基地被摧毁,而在于完全处于被动,原来计划彻底失败。中国军队要以堂堂之阵撤军,来得爽快,走得漂亮。

邓小平在美国,数度被问及是否对越南用兵,他说,中国的任何行动,都是经过深思熟虑,不会鲁莽从事的。现在证明此语非虚,此由于在进军之前,已经考虑到撤离问题。决定不超逾五十英里,等于走了一步,一下就可把前脚抽回来。

苏越诱敌深入、聚而歼之,长期胶着,打游击战,这两个想法,遂告落空。现在的形势,即使越南要打持久战,也未必有利了。打得愈久,柬、老挝的反越力量,复苏的机会愈大,河内已经两次从柬、老挝调军,再打下去,又能调得多少?因此,一般的推测,越军要缠打下去,阻挠中共撤军,以正规部队正面诱战,又以民兵和游击队,在边界地区截击,使华军无法撤走,大概是不可能了。而且再缠下去,中共不进攻河内,苏联便不会出兵,中国军队只须守在已占领的地区,国际舆论势将又把柬埔寨问题相提并论,北京乐得顺水推舟,吃亏的还是越南。

这场战争大概就此暂时了结。北京当局确是深谋远虑、胆大心细,处处争取到主动权,又完全掌握了苏联的战略和心理,确非卡特优柔寡断者可比

3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