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双英传 楔子 第七节 进入日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13.html


张炜站在台上,平日里他看这些晚辈的时候脸上都露出满意的笑容。可是今天他神色严峻,整张脸犹如大理石雕刻的般一点表情都没有。其实他心情很复杂,铸了那么长时间的剑,今天最锋利的宝剑终于要出鞘了。但是这把宝剑能否斩断美日同盟的伸向祖国的魔爪呢?他到不担心学生有三长两短如何向老战友交代,他最担心的若是断剑沉沙,那么祖国将如何面对这场战争。

美国人已经介入了这场战争,而且是从幕后站到台前。但是美国并没有正式向中国宣战,却是采取所谓的“志愿航空兵”的形式派遣大批F-22战斗机入驻日本。

随着那些隐形战魔的到来,使得中国空军损失惨重。美国又赤裸裸的威胁中国说:“如果中国胆敢以弹道导弹攻击日本民用目标,美国将会毫不留情的向中国宣战!”

即使是傻子都知道,阴险的日本人把军用机场和民用设施混杂在一起。这是日本人一贯的做法,譬如说他们的自卫队总部,就设在早稻田大学附近!以弹道导弹的误差概率,在攻击日本军用目标的同时不会误炸到民用设施是不可能的事情!

中国向美国驻日的空军基地发射了多枚东海-10和红鸟-Ⅲ巡航导弹,只可惜大部分的导弹都被美军的防御系统拦截下来,只有区区几枚导弹命中目标,却不能对F-22战斗机的基地造成什么损失。

也就在这种情况之下,中国被迫出动最精锐的第五类特种兵部队,配合其他兄弟部队的特种兵和潜伏在日本的精锐特工,对美军驻扎日本的F-22战斗机基地进行一次致命的打击。毫无疑问,这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任务,战士们不仅将会面对精锐的美军机场警卫,还将面对日本特种兵和美国空军特种部队。

其实邱军长也向这位老战友嘱咐过:“兄弟!不要担心我的儿子!如果他牺牲了,那是我们邱家的荣誉,是军人的荣誉!”

邱良军如同石雕一般站在校长面前一动不动,威武的特战服下的身躯中蕴含着可怕的爆发力。英俊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浓黑的剑眉下,一对明亮而深邃的大眼一转不转盯着张炜:“校长,遗书和我的毕业报告已经写好了!”

张炜最后一次打量这位老战友的儿子,自己最心爱的学生。这样一位英俊的年轻人站在自己面前,他的身子像小山一样挺拔,年轻却又成熟的脸上带着一种顿悟事是的洒脱,可以看出这是一位经历了无数坎坷磨砺的百战老兵!张炜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递给邱良军:“这是邱思雨的毕业论文。”

邱良军听到妹妹的名字,他嘴角一动,眼中跳出一丝犹如夜里的明灯般的光亮。邱良军连忙接过毕业论文一看,只见那是一份祖国未来的战略报告,醒目的大标题上写着:未来中日之间必有一战!

报告的内容大致为:若是从地缘角度出发,其实中国和日本理应合作,才是遏制美国把手伸向亚洲的最上策。只可惜两国之间的仇恨却不是几代人所能化解,更加上美国对日本采取纵容怂恿……如果中国不能在这场战争中获得胜利,那么中国将会陷入国外反动势力的包围之中,国家机器将会被严重削弱,国内的“精英”们也会趁机跳出,从此中国将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中日之战是中华民族生死存亡之战,也是崛起之战……我认为,中国无法在短期内战胜美日同盟。我们在未来的战争中,不应该存在应该惧怕美国采取核武器报复的思想,应当果断采用弹道导弹和电磁脉冲弹攻击美国在日本的军用设施……若是美国悍然动用核武器,那将是人类末日的到来!毛主席说得对,我们光脚的不怕穿皮鞋的,大不了和美国同归于尽!

“你妹妹很有眼光,她在半年多以前已经预料到这场战争的必然性!这篇文章写得很有血性!只可惜她只是一个黄毛丫头,上面高层谁会听她的。军军,现在只能依靠你们去冒险了!”张炜轻叹了一口气道。

“思思?她在哪里?”邱良军脸上流露出期待的神色。

“你去了就会见到她的!记住,你们两兄妹都要给我完好无损的回来!”张炜用力拍了一下邱良军的肩膀。

昏暗拥挤的核潜艇舱室中,邱良军靠在吊铺上闭目养神。

艇长走了过来轻轻拍了拍邱良军的肩膀,又指了一下邱良军的战友,用轻得几乎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得到的声音说:“小子,你们两个也是宝贝啊,我们海军专门出动了一艘核潜艇送你们。”

邱良军只是微笑的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他很清楚,在潜艇中最重要的就是保持安静,否则不是等于告诉敌人“我在这里”吗?艇长转身走出后,邱良军安安静静躺在吊铺上,不久便进入梦乡。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邱良军感觉有人在轻轻推自己,他睁开眼睛一看,只见一名艇员站在面前,付在他耳边轻声道:“快,艇长让你们赶快上袖珍潜艇!”

“是到了目的地了?”邱良军看了一眼夜光手表,他发现时间还早。

“不是的,是有紧急状况。”艇员轻声道。

邱良军和他的战友从吊铺上起来,蹑手蹑脚走进艇长室中。表情冷峻的艇长轻声告诉他们一个坏消息:“我们预感到危险,好像有美国人的海狼在我们附近,你们必须马上撤离这里。”

“艇长……”

“别废话了,赶快走!”艇长的声音很轻,却非常严厉。

邱良军和他的战友离开艇长室,来到同袖珍潜艇连接的舱盖口。

舱盖已经打开,爬上狭窄的铁楼梯,便进入到特战队专用的袖珍潜艇中。

邱良军和他的战友关闭上舱盖,袖珍潜艇离开核潜艇,喷水泵式推进器发出轻微的声音,驶入幽邃的海水深处。

“再见了,战友!”邱良军只能是默默的祝福那艘核潜艇上的全体官兵。

载着精锐特战队的袖珍潜艇离开母艇之后,核潜艇艇长坚毅的脸上露出一丝悲愤而又激昂的神色,他轻声又威严的下令道:“弟兄们!我们核潜艇的噪音本来就比袖珍潜艇大,海狼已经发现我们了!我们现在的任务只有一个,把海狼引开,保证我们的特战队员能够安全脱险!”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海底响起一声沉闷的爆炸声。听到声纳耳机中传来的爆炸声,邱良军暗暗落下两行热泪:一艘核潜艇为了掩护自己就这样被击沉了!一百多名官兵啊!只为了掩护两名特战队员就这样全部壮烈牺牲。

代价实在是太大了!但是交战的双方谁都不愿意战争升级。要知道中国发达地区都在美军航母战斗群的攻击范围之内,假如战争升级,上海、杭州、苏州、宁波和南京等地都将化为一片废墟,就连京津塘地区和大连山东都难以幸免,中国几十年的经济发展将全部付之东流,中国的经济会倒退到改革开放之前。

当然那艘海狼级核潜艇也没能逃过正义的惩罚,俗话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艘中国最先进的095级核潜艇就躲藏在附近。海狼级击沉了091核潜艇之后,也被095级核潜艇发现。中国核潜艇躲藏在海狼级尾部的声纳探测盲区中,伺机发起了攻击,把这艘美军最先进的核潜艇击沉到幽深的琉球海沟中。

袖珍潜艇距离九州岛尚有一百海里左右,以五节的航速,还需要漫长的二十个小时。在此期间,为了节约蓄电池内的电能,邱良军和那名战友关闭了艇内所有灯光。昏暗的舱室中,只有操作台上闪烁着红红绿绿的灯光,液晶平面屏幕中,显示出航行线路和自己潜艇所处的位置。

邱良军并不知道,此时外面正打得异常激烈,海空军的将士们同美日同盟激烈的争夺制海权和制空权,以保障补给物资能够顺利运到台湾支援已经登岛的部队。美军驻扎四国岛的F-22A战斗机不断出击,在台海和东海上空已经击落了不少中国战斗机。但是邱良军十分清楚这种战斗机对中国空军的危害性。

倘若F-22A战斗机进入大陆上空,在中国严密的防空体系和被动式雷达等监控之下,F-22A战斗机就是纸老虎。但是在大海上空,它却是真老虎!只要它们不进入中国大陆上空,以目前中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的实力还真的很难奈何它。

邱良军和他的那名战友轮流执勤,一人睡觉另外一人就操作袖珍潜艇。也不知道航行了多久,睡梦中的邱良军突然自己醒来,他轻轻推了一下他的战友:“我们快到了吧?”

“嗯,快了!”战友轻声答道。

两人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武器弹药和装备:只有两支套有消音器的92式手枪、两把多功能军刀、两盒子弹和八枚手雷这些武器,此外还有单兵袖珍北斗卫星定位器和袖珍电台等装备。

袖珍潜艇在鹿儿岛海湾以南十公里外的海中停止运行,此时蓄电池的能量也即将耗尽。邱良军和他的战友穿上潜水服,带上单兵推进器,把袖珍潜艇上浮到距离海面上,两人打开舱盖离开袖珍潜艇。不久之后,袖珍潜艇就自动沉入海底。

这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一道道银色的闪电划破了漆黑的夜空,如同在天地间编织起了一张密集的蛛网,海面上泛起滔天巨浪。这种天气下,日本海岸部队当然不会出海巡逻。但是要在这种情况下上岸,对特种兵战士而言是一种严峻的考验。

单兵推进器在海中发出轻微的声响,邱良军和他的战友在海中缓缓向黝黑的海岸线靠近。

“到了!”好容易从惊涛骇浪中钻出,被一道巨浪冲上沙滩后,邱良军总算是舒了口气。他的战友紧随其后,也被巨浪冲上沙滩。

漆黑的海岸线上,一个小组的日本陆上自卫队士兵正冒着瓢盆暴雨在来回巡逻。

“八嘎,这样的鬼天气,还要巡逻!”一名戴着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家伙嘴里轻声嘀咕了声。

话声未落,就只听到“啪”一声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在他脸上。这家伙声音虽轻,却还是被他的组长听到了。

自卫队组长身上的打扮显得有点不伦不类,身上虽然穿着新式的军服,可是他头上却戴着一顶旧式日本陆军粽子帽,腰间还挎着一把武士刀。

“组长,这鬼天气,中国人应该不会来了……”

“八嘎!是支那人不是中国人!支那人狡猾大大滴!越是这种天气我们越不能放松!”眼镜兵话声未落,组长又“赏”了他几记响亮的耳光。

被打得眼冒金星的眼镜兵连眼镜都掉在地上,风雨中他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弯下腰来摸索自己的眼镜。组长的咆哮声还回荡在他的耳边:“八嘎!现在的青年人都是一群废物!几十年没有打仗了!当年大日本帝国的优良传统早就被丢到哪里去了!这群没用的家伙!真不知道那些腐朽的上级怎么想的,这样的眼镜兵也招!”

没有一个日本人注意到,就在他们身后的草丛中,有两双眼睛正盯着他们。

看着那个戴着旧式军帽的家伙用侮辱性的词语称呼中国人,邱良军早已是怒火中烧。对面不过十三人,若是他和自己的战友一起动手,能轻轻松松把这十三名日本兵变成尸体。他微微蠕动一下嘴唇,强压下了心中的怒火。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自己的目标是鸟取的美军基地,而不是这群垃圾。

等到这群日本兵远去,邱良军才和他的战友一起从草丛中跃出,在夜幕的掩护下,犹如猎豹一般敏捷的冲上公路。

公路边停着一辆丰田轿车,车灯闪烁几下,发出暗号。

邱良军和他的战友冲到汽车边上,他打开车门,当即愣住了:“思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