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北约对俄示好 使俄在中美对抗时中立

陆地沉沙抓海龙王 收藏 2 1608
导读: 核心提示:广东国际战略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唐小松称,美国正在把全球战略重心转向东亚,中国是美国下一步战略设计的焦点国家,因此通过向俄罗斯示好,以解决美国目前的战略贫困问题,让俄罗斯在未来中美对峙中保持中立姿态。 [img]http://img1.itiexue.net/1215/12152821.jpg[/img] 20日,里斯本,梅德韦杰夫在与北约成员国领导人开会时做鬼脸。 大洋网-广州日报11月26日报道 “美国正在把全球战略重心转向东亚,中国是美国下一步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核心提示:广东国际战略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唐小松称,美国正在把全球战略重心转向东亚,中国是美国下一步战略设计的焦点国家,因此通过向俄罗斯示好,以解决美国目前的战略贫困问题,让俄罗斯在未来中美对峙中保持中立姿态。



专家:北约对俄示好 使俄在中美对抗时中立


20日,里斯本,梅德韦杰夫在与北约成员国领导人开会时做鬼脸。

大洋网-广州日报11月26日报道 “美国正在把全球战略重心转向东亚,中国是美国下一步战略设计的焦点国家,因此通过向俄罗斯示好,以解决美国目前的战略贫困问题,让俄罗斯在未来中美对峙中保持中立姿态。”

——广东国际战略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唐小松

“中俄关系有其内生性的自助动力,并不会为国际形势一时的风吹草动而发生根本性变化。我们不能因为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出现调整就怀疑中俄关系的生命力。”

——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副主任杨成

新闻背景

俄罗斯与北约承诺不再为敌

11月20日,北约峰会在葡萄牙首都里斯本闭幕。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称,这次为期两天的会议是北约61年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次,北约的新时代即将到来。很明显,这个“新时代”很大程度上指的是北约与俄罗斯的关系得到了极大的缓和,甚至在共同建立欧洲导弹防御系统和应对阿富汗反恐战争等敏感问题的合作上达成了一致。

俄罗斯和北约,这对昔日冤家对头现在要做“拜把兄弟”。俄罗斯和北约在此次峰会上还书面承诺双方不再互为敌人。表面上看皆大欢喜,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国内学者普遍认为,北约和俄罗斯的关系恐怕难以一夜之间从敌人变成战友,至于今后双方的关系如何发展,依然存在不少变数。

中国学者还特别强调,北约与俄罗斯历史性“拥抱”的背后,是他们对中国崛起持有一定程度的忧虑和警惕。西方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可能背后也包含了分化中俄关系的目的。

意义

昔日“冤家对头”

现在“拜把兄弟”

在北约-俄罗斯理事会峰会上,俄罗斯同意在弹道导弹防御系统计划上与北约合作。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表示,俄罗斯和北约都书面承诺双方不再互为敌人。拉斯穆森说,俄罗斯和北约可能合作击落来犯导弹。虽然合作的细节还有待敲定,但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评价这次北约峰会时表示,“一段关系艰难、紧张的时期已成为过去”。

广东国际战略研究院的高级研究员唐小松教授认为,北约与俄罗斯这对昔日冤家的关系发展有“突破性”意义,“我们知道,冷战后欧盟内部一直要求北约与俄罗斯发展实质性关系,都难过美国这一关。此次,北约的决定反映了冷战后北约旧有使命的结束,也体现了欧盟、美国和俄罗斯三方的战略思维变化和不同追求。”

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副主任杨成认为,当前的国际格局正处在激烈变化和动荡中,俄罗斯逐步开始有意识地调整对西方的政策,包括俄美关系的“重启”等,这种转变的背后也是俄罗斯与西方相互需求的结果。

杨成详细解释说,当前的国际格局大调整其实就是中国的崛起。俄罗斯和西方都已经认识到,中国的崛起和走向强盛是不可阻挡的。因此俄罗斯和西方都要适应国际格局的这种新变化。杨成说,俄罗斯也希望通过对西方政策的战略调整,既保持与中国的关系,又能重新回到70年代美苏中三角战略格局的年代。

欧洲依赖俄罗斯能源

美国意在分化中俄?

唐小松表示:“联系到此前美俄关系的重启,俄罗斯与北约关系的转变其实也在意料之中。”从美国来看,冷战结束后,北约针对俄罗斯存在的历史原因已经消失,欧盟要求赋予这个组织以新的使命。但美国对欧盟的这些要求含糊其词,直到2008年美国受到突如其来的金融危机重创,实力受到损伤,不得不思考给自身带来沉重负担的北约生存问题。

相比之下,欧洲国家更希望与俄罗斯搞好关系。唐小松认为,2008年俄格冲突的爆发,给欧盟敲响了警钟,那就是进一步认识到俄罗斯的“底线”——俄视格鲁吉亚、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为不容北约和欧盟染指的东扩边界线。此后欧洲国家与俄罗斯的关系有了快速发展。欧盟国家依赖俄罗斯的能源,而俄罗斯商品需要欧盟市场。

唐小松还特别提到了美国的如意算盘,他指出美国正在把全球战略重心转向东亚,中国是美国下一步战略设计的焦点国家,因此通过向俄罗斯示好,以解决美国目前的战略贫困问题,让俄罗斯在未来中美对峙中保持中立姿态。杨成也赞同说,西方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背后也包含了分化中俄关系的目的。但中俄关系有其内生性的自助动力,并不会为国际形势一时的风吹草动而发生根本性变化。我们不能因为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出现调整就怀疑中俄关系的生命力。

走势

北约内部有美欧矛盾

俄与北约关系存变数

对抗了近半个世纪的俄罗斯与北约,是否真的能摒弃前嫌?杨成的回答很谨慎,“俄罗斯和北约只是在这个时期内找到了共同语言,未来能否一帆风顺还不好说。”

杨成回顾了俄罗斯与北约关系发展史:“从历史上看,俄罗斯与北约的关系一直是磕磕绊绊的,俄罗斯甚至有过很多屈辱的经历。冷战后俄罗斯曾经与北约有过短暂的蜜月期,甚至提出过加入北约的设想。但随后的北约东扩激化了双方矛盾。”他反问说,如果现在俄罗斯再提出加入北约,北约敢答应吗?

唐小松也持同样的观点。他认为短期内北约可能与俄罗斯建立某种合作机制,但未来依然存在某些变数。欧盟与俄罗斯称朋道友也不现实,毕竟两者在不同体系中对抗数十年,一下子很难磨合到位。

在唐小松看来,冷战后北约内部在如何处理与俄罗斯关系上一直有两种声音,欧美对俄罗斯的态度并不完全相同。唐小松解释说,美国关注的是世界范围内哪些国家可能会对其构成威胁,俄罗斯一直在威胁美国的国家之列。而欧盟则不这么认为,欧盟觉得欧俄之间存在地缘相近的“利益互需”。

唐小松说:“北约与俄罗斯现在走到一起,只是共同利益的需要。一旦将来美国重新认为俄罗斯威胁到了自己,依然会撕毁双方在里斯本达成的所谓书面共识。”

中国

中国外交应该更自信

崛起需承担更多责任

杨成特别强调,俄罗斯与北约的亲密接触,不能理解为双方直接针对中国的举措。在他看来,俄罗斯与西方关系的走近给中国外交环境造成的影响只是间接的,“我们的思维方式不能像过去那样,不能动辄将别人的举动理解成结盟,俄罗斯与北约只不过是做出了对自己更有利的选择。”

无可否认的是,西方世界和俄罗斯确实对中国的崛起保持了警惕之心。从历史上,任何新兴大国的崛起之路都是如此。此外杨成还建议说,中国外交应该表现出足够的自信。中国要不仅在话语上,同时也重要在行动中展示,中国愿意在全球经济一体化和新的地区安全与发展机制中担当“负责任的大国”,乐于与其他国家共享发展成果,从而缓和乃至消除西方、周边国家对中国崛起可能产生的顾忌与疑虑。

背景资料

俄与北约步入3.0时代



北约是二战后美国和欧洲民主国家共同建立的一个军事组织,目的是和前苏联主导的华沙公约组织相对抗,保护北约盟国的安全。从北约成立到冷战结束,这个时期是北约与俄罗斯(前苏联)关系的1.0时代。那个时代,双方关系剑拔弩张,各自视对方为最大威胁,不断扩军备战。

冷战结束后,俄罗斯继承了前苏联的一切国际权利和义务,北约与俄罗斯的关系进入2.0时代,这一阶段北约持续东扩,不断挤压俄罗斯的生存空间,双方关系有缓和期,也有紧张期,尤以2008年俄罗斯与格鲁吉亚的军事冲突为代表。

2010年11月,北约峰会在葡萄牙首都里斯本闭幕。北约与俄罗斯宣布书面承诺双方不再互为敌人,北约与俄罗斯的关系进入3.0的新时代。

(本文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