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关东山 第三部分 秘密的使命 第四十九章 误闯青山岗

北满墨 收藏 0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8.html[/size][/URL] 在辽阔的东北大地上,冰封的松花江在严寒的河床中静静的流淌。腊月的黑龙江酷寒至极,零下五十度是冬季平时的温度。快过年了,盘踞在青山岗的胡子们也早已打过了几个响窑之后,备足了过年的年货。青山岗上草木茂密,林海雪原中一片青白相间之美景。这这青山岗上的这伙土匪大概四十多人,胡子头是一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8.html


在辽阔的东北大地上,冰封的松花江在严寒的河床中静静的流淌。腊月的黑龙江酷寒至极,零下五十度是冬季平时的温度。快过年了,盘踞在青山岗的胡子们也早已打过了几个响窑之后,备足了过年的年货。青山岗上草木茂密,林海雪原中一片青白相间之美景。这这青山岗上的这伙土匪大概四十多人,胡子头是一个报号“老青山”的中年男人,年龄大约四十五六岁模样。

胡子分为红胡子、义匪和棒子手。红胡子就是纯土匪,靠打家劫舍,绑人票为生;义匪顾名思义,就是杀富济贫,有政治背景的一类,这类在抗战中叶做出了不少的贡献;棒子手其实就是劫道的,数量不多,多则三个,少则一个,时聚时散。手中一般都是持冷兵器,打劫对象一般都是单人或小户人家。而这个老青山就是一个红胡子,地地道道的纯土匪!

咱们接着二皮和家旺,还有双铁子他们被秋田志败逃为话头接着说。那日双铁子的绺子和家旺二皮他们逃散了,秋田志他们就直接追双铁子他们去了。因为双铁子的人多,目标大,所以就被秋天大队死死的盯上了。现在且不说双铁子他们的境况如何,单说二皮和家旺的处境。二皮和家旺由于双铁子绺子把秋田大队的注意力引走了,他俩得以在迷茫之中躲过了一劫。不知不觉,二人来到了黑龙江境内,误闯了青山岗。

绕了一个大圈,二皮又回到了黑龙江,他久违的故乡。在这一路上,当他们进入吉林境内的时候,二皮就有了一种回家的冲动。因为,他是在太想家了,四年了!但是当他急切归家的时候,却误闯进了“老青山”的地盘。

“山高自有路!”山脚下岗哨的一崽子见到二皮和家旺开始对口令。

二皮和家旺互视了一眼,不知所云。

由于二皮吃了败仗,情绪有些低落,没有说话。

家旺急了,骂道:“山高自有路?废话,真是闲放屁祸害嗓子!赶紧让我们过去,我们还有急事儿!”

那崽子一听对不上口令,不是山上的人,便呵斥道:“闲杂人不准上山,赶紧滚!要是不滚,小心我的枪不长眼睛!”,

家旺本来就是个不怕横的主儿,他心里本来就打了败仗憋屈,这下火了,怒骂道:“操你祖宗的!还跟你旺爷横,你旺爷我偏要从这走!”说着,家旺就大步肆无忌惮的往前走。

“呦呵,还不讲理!”说着,那崽子要拉开枪栓,但是直接就被家旺一拳打翻在地,弄了一脸的雪沫子。

家旺还想上去踹两脚,被二批单手拦住了。

“娘的,便宜你了!”家旺手指着那崽子恶狠狠的骂道。

那崽子胆怯的缓缓爬起,吹了一声很响的口哨。不一会儿,就从林子深处走出了四五个人,二话没说就把二皮和家旺给绑了起来,接着就向林子深处走去。

在一间很旧的大木房子里,里面有一个很大的火盆,火盆的前方稳坐这一个穿得很厚的中年人,这人看似就是这个山头的掌柜。正是青山岗的大掌柜的“老青山”!几个崽子把二皮和家旺押到了老青山的面前,待老青山发话。老青山惬意的喝着茶,头也没抬就直接说要把二皮和家旺推出去毙了。

“他奶奶的,我们犯了啥法啦?咋地就要枪毙我们!还讲不讲道理!”家旺一听那人要枪毙自己和二皮,急了骂道。

老青山还是没有抬头,正式挥一挥手,示意手下的赶紧拉出去毙了,还等啥。身边的几个崽子赶紧把二皮和家旺使劲的往后拖,要去后山行刑。

家旺疯了一样的叫骂,二皮也是仰天叹道:“当初我石玉来杀鬼子,除汉奸,到都来没想到竟要死在一个胡子的枪下!老天不长眼啊,不他妈长眼!”

临死前的话是有转机的。

老青山听了二皮的话,突然大喝一声:“慢着!”

几个崽子停下往出拖人的动作,一个崽子问道:“大当家的,不枪毙啦”

老青山的表情有些惊诧,问道:“你叫石玉来?火烧苏家屯储备库是你们干的?”

二皮点点头,说:“正是!”

“还不赶紧放了我们!”家旺使劲儿的挣扎着。

老青山又挥了挥手,示意赶紧把他们俩松绑。几个崽子把二皮和家旺身上的绳子解开,退了下去。

老青山点了一锅烟,慢慢的吸了两口,说:“哎呀,我这山里净来能人啊!前几天来了个武艺超群闯关东的娘娘腔,今天又来了个不怕死的虎羔子!我老青山这是沾的哪位神仙的金光啊,呵呵。”

二皮揉了揉肩膀,直截了当的说:“还不放我们下山?!”

“你看看,着啥急啊,既然来了就多住些日子。”老青山奸邪的笑着说。

“我小叔儿说赶紧让我们下山就下山,在你这个穷山沟住个屁!”家旺嘴一歪,说结就要拉起二皮转身走。

“我看你往哪儿走!”老青山突然暴怒,之间几个崽子把门挡住了。

“大掌柜的,您这是啥意思啊?”二皮浅笑了一下,淡淡的说道。

老青山此刻也笑了,说:“说实话,我我老青山也是一个爱才之人,我很是希望你们俩能留在我这山中,成为我的左膀右臂。再说的白一些,不管你们愿不愿意,你们都得留在这山上了!”

就这样,二皮怀揣着回家的希望在青山岗彻底破灭了!二皮和家旺被老青山软禁了起来,山上到处都是老青山的耳目,要想离开真是一件难事。一次在一个山坡上,二皮和家旺遇到了一个人,这个人长得有些中性,就是不男不女的。他们初谈了几句,得知此人姓丁,叫丁兆清,和几个老乡从山东闯关东来此,也是被老青山软禁在这山中了。

“玉来,你是哪里人?”丁兆清突问二皮。

“黑龙江绥海的。”二皮答道。

“哦,那你知道这黑龙江哪座山最高么?”丁兆清又问道。

“丁先生,你问这个干嘛?”二皮觉得丁兆清问的奇怪。

“呵呵,哦,是这样的。我从山东老家听说,黑龙江的最高山上有千年的大棒槌(野人参)。实不相瞒,我和几个老乡都是来挖参的,可是却闯进了这青山岗。老青山见我武艺好,就把我扣下了。唉!”丁兆清叹道。

“那你那你哥老乡呢?”家旺学着丁兆清的娘娘腔问道。

二皮等了他一眼,家旺偷笑了一下,没在吱声。

丁兆清也被家旺的语调弄的微微尴尬,但还是回道:“哦,他们都走了,现在不知在哪儿呢……”

“你刚才说黑龙江的哪座山最高,我还真不知道,我感觉我们家附近的风箱岭挺高的,呵呵。但是,那好像没有像你说的大棒槌。”二皮微笑着说。

“哦,风箱岭……”丁兆清点了点头,沉吟了一下。

“丁先生,你知道这里的路么?特别是小路……”二皮突把头贴向丁兆清低声问道。

“你想逃跑?”丁兆清轻声回问。

“是的,我想赶紧离开这!快过年了,我得赶紧回家和我爹我娘过年去!”二皮长呼了口气说道。

丁兆清摇摇头,说:“我自认为轻功不错,我跑了无数次了,都没跑出去,你们想跑怕是渺茫啊……”

二皮目光坚定的看向远方,说:“我一定要跑出去,您能告诉我路么?”

丁兆清无奈的点点头,把这一带的路告诉了二皮和家旺。之后,劝告道:“千万要小心啊,路上到处都是眼线……”

“谢谢丁先生的忠告,我们会小心的!”二皮微笑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