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者 第三章 青春之歌 9、身陷囹圄

子弹2010 收藏 2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04.html[/size][/URL] 9、身陷囹圄 到了车上,我被挤在两个警察之间,他们发现了我胸前的伤势。 “江队,这小子受伤了,伤得好象还不轻。”我身边一个模样象他的警帽一样方方正正的年轻警察说道。 坐在前面驾驶员旁边一个中年男子回过头来,我一看,就是给我开门的那人。 “怎么伤的?”他扫一眼我胸前血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04.html


到了车上,我被挤在两个警察之间,他们发现了我胸前的伤势。

“江队,这小子受伤了,伤得好象还不轻。”我身边一个模样象他的警帽一样方方正正的年轻警察说道。

坐在前面驾驶员旁边一个中年男子回过头来,我一看,就是给我开门的那人。

“怎么伤的?”他扫一眼我胸前血迹,干巴巴地问。

我咬牙忍着痛,气喘吁吁地反问:“你……先说为什么抓我?”

他面无表情的脸掠过一丝讥笑,“怎么,你还觉得冤枉啊。”

“当然冤枉,我一没偷二没抢,你们凭什么上来就抓人,放我下车,我要下车。”我理直气壮地道。

“你没偷没枪,那这伤是哪儿来的?”他不紧不慢地问。

“这……你们管不着。”

他没说话,拿出那个铁盒,打开,我一看,里面花花绿绿一堆小票,正不知所以然,他道:“上万斤的军用粮票,倒买倒卖,看你年纪不大,胆子不小。”

倒卖?!军用?!粮票?!我惊呆了。

见我一脸惊讶,旁边的年轻警察接着道:“那香油铺就是个倒卖粮票的窝点,我们得到消息在这儿已经守了三天两夜,这三天来,你是第五个被抓获的票贩子,不过与其他几个不同的是,你倒的是军粮,而且数额巨大……”警察兴奋的声音至此嘎然而止,前面的老警察似乎嫌他话太多,回头瞪了他一眼,阻止他继续讲下去。

我却根本顾不上去看他们的神色变化,被这从天而降的罪名弄得目瞪口呆。

这是我第二次被抓,与第一次一样,也是人赃并获,而问题在于,我还闹不清自己到底面临的是怎样一种困境,更不知道这倒卖粮票到底是什么样的罪刑?但这阵势让我猜测肯定是凶多吉少。车子开出村口时,路两侧站了许多闻迅来看热闹的村民,樱子也站在人群里,她看着呼啸而过的警车,一脸茫然不知所措。

因我身上有伤,他们先将我送到一个卫生所,医生给我做了简单处理后,便开始了对我的审讯。

首先问“叫什么名字?家住哪?父母是谁?在哪个单位工作?家里还有什么人?”等等,我一概用“没有”二字做答,虽然我不知道自己这回到底闯了多大祸,只道“一人做事一人当”,关于傅家,对警察们只字未提,也不想让他们知道。

然后他们又追问粮票的来历,“这些军用粮票是哪儿偷来的?你的同伙还有谁?你们到底有多少人?”

这些我不能再说没有,但我也没想好到底怎么办?因此我选择了沉默,而沉默的结果是让他们以为我默认了他们口中的犯罪事实。为此,我也吃了点苦头,一个警察扇了我一巴掌,本来他还要打下去,但我身上的伤让他们劝阻了他。

我想晚两天再说实话,为什么要等两天?当然还是担心黑子他们的安全。

我是这么想的,如果立刻供出大雄等人,我怕大雄会牵怒于黑子,狗急跳墙真的害了他们,而这两天时间,足够让大雄一帮人打听明白状况,逃命去了。若他们安然脱身的话,至少不会伤害他们的性命,那虽然我把事办砸了,至少结果还不算太糟糕。至于我,说明一切之后自然会没事。

我之所以想得很简单,一方面进派出所还是第一次,没经验,不知道这儿自古以来就是进来容易出去难的地儿;另一方面,我不知道这事儿的严重性。那时正是打击倒买倒卖粮食的风尖浪口上,和我关在一起的,十个有九个是粮票贩子,我一看抓的人这么多,竟然天真地以为法不责众,倒不害怕了,且又听他们说这些粮票里全国粮票是最金贵的,因为它好用,哪儿都能用,而军用粮票是最不好使的,只有军队内部使用,个人根本没法用,离开军队,跟废纸差不多。他们听我倒这个,还颇有点嘲笑我的意思,这让我更误会自己犯的不过是小错,甚至以为说明白立刻就能被放走。

对于坐牢,我也没有正常家庭的孩子那么多负担,傅晴她们一向重视的名誉、荣辱和前途什么的,在我脑子里完全没有概念,我只要有吃有睡就行,能自由活动,就绝不会自寻烦恼地去忧患什么,害怕什么。

相较之下,让我比较费心的倒是胸口的刀伤,虽然经过处理,它依然常常把我疼得坐卧不安,只是忍痛已经成了我的习惯,倒也并不十分抱怨。

第三天,我刚吃了早饭,就又被带进了审讯室。

进去一看,审讯桌后一字排开坐了五、六个人,比前两日多了一倍,而且来人除了警察,还有两个穿着傅震龙他们那种军装的,阵仗十分不一般。

我正等着他们问前两天的问题,好说出这些票据的来源,没想坐正中间也是把我捉来的那个姓江的老警察却当头问道,“傅震龙是你什么人?”

我心里一跳,本能地抬起头。

对面审讯官们的目光齐刷刷地瞪着我,让我想起了电影里鬼子碉堡上的探照灯。

“咳,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不愿扯上傅家,我的事跟他们无关。

“怎么?还想隐瞒你的真实身份---傅---云。”后两个字,老警察怕我听不清楚似的故意拖长声音念出来。

说到这一步,看来他们已经知道我和傅家的关系了,我想了想,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我一人做事一人当,跟姓傅的无关。你们不是想知道那铁盒是哪儿来的吗?它是……”我开始讲述事情的始末。

当然,他们非常意外,听得也很仔细,听我说完,屋子里出现了一阵奇怪的沉默。

“你说盒子是别人给你的,怎么证明?”坐在正中,也是把我抓进来的老警察问,他们都叫老江。

“他们一般的落脚点是北城市场的土地庙,你们到那儿见着要饭的,随便抓一个一问就知道了。”

“好,就算盒子是别人的,让你送你就送,一点儿也不好奇里面到底是什么吗?”

“好奇能比命重要吗,再说送东西有送东西的规矩,我的人在他手上,我不想节外生枝。”

“你的伤是怎么回事?据医生检查,应该是那天晚上受的伤,也是大雄伤的。”

“不是,我自个儿……不小心。”我有点支吾,这事儿说起来挺丢人,我不想提。

他打量着我的神色,似乎也并不相信我的回答。

“东西既然不是你的,为什么你一开始不说?”

“事我已经办砸了,我怕他们害我兄弟。”

“现在不怕了,因为你觉得他们得到消息,已经逃走了,是吗?”江警官说。

我愣了愣,这老头还挺精明,点点头,“没错。”

审讯桌后的大盖帽们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好,我们知道了,带他出去吧。”过了一会儿,那姓江的吩咐我身边的警察。

我被带出了房间,出去时,正好外面一个犯人被带进来,我抬头随便扫了一眼,却大吃一惊,瞪大眼睛道:“黑子——”

黑子看到我,目光却变得十分凶狠,用手一指,“有种,够狠。”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