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廖又蓉)


我的钥匙一直没有找到,

我一直在找那串钥匙。

钥匙搞丢的地方是个池塘,

我记得我的钥匙就是从那儿掉下去的,

那串掉了很久,但一直明日复明日一直还

没来得及捡回来的钥匙,就掉在那个池塘的拐角。

钥匙掉下去的那个石头砌成的田埂————

————那块长着一丛折耳根和蒿子草的地方,

是我以前捉蜻蜓的地方,用装过小鸭子的竹篮陷阱(其实是把竹篮泡那儿准备清洗)

意外打上来好多条大鱼的地方,是我曾经

掰到过很多颗又红又甜又香的野地瓜的地方。


那是一个废弃的砖瓦厂的积水池,

养过鱼,种过稻谷,后来水被放干后又

被人种上了麦子、包谷、柑桔和桂圆。


现在这个池塘已经填满了水和淤泥,

现在唯一的冲动就是

跳下水去把我的钥匙早点摸上来。


但我是害怕的,怕水太深,怕自己

陷进污泥去爬不上来,怕......

我想着我还是回家找工具去。

是火钩好呢?还是我家门后那把黑色的铁铲?

最后好像我选择了铁铲。


大洪水就是这样措手不及来的

大洪水迟早要来的消息,其实

每个人早就已经心知肚明了。

但我,包括我的家人们

压根就没想过它会来得这么早。


大洪水真的已经汹涌而来了

就在你偶然抬头的那一刹。

我的家人们都还不知道,大洪水

真的就这样汹涌来了。

要命的是,他们现在都还在

精心准备一些什么逃离用品!


谁在呼喊着(仿佛不是我)

“逃命要紧啊,水已经涨到门口来啦!”

可我的家人就是充耳不闻,

仿佛不知道火已经烧到眉毛。


红色的泥巴缝隙里,

到处都有水在涌出。

土地全开裂了,山上飞流直下,

石头漏水了,地球全漏水了,

幸好天上还没有水倾泻下来。


河水昏黄咆哮 , 水位飞快疯涨。


很多人都聚在一高地。那里的人

人头攒动,奇奇怪怪地站了很多很多。

其中有些听旁人说可能是外边来的,

连四年级二班的班主任也是

最近来地球的外星人(一个很文静的少女)


我们已经被大洪水围困了,

高地的后面更是万山涌动,山崩地陷,

大片大片的红土地在水流的涌出间,

像散沙般散开,散开......


我带着妹妹的儿子王络凡站在那儿

看得手足无措。看呆了的我

站在马上就要被冲垮的高地边

莫名其妙地装了下武林高手发功试试。

怪事!我把手往下一压,

装着武功高强的样子,那些

从山上和泥土里暴涌出来的流水就被

压回泥巴去了一点点,

再如法炮制,水位又下降了不少。


我像个江湖骗子一样继续

用电影上看来的武功招数(好像是太极掌)

胡乱发功,水就真的慢慢旗鼓堰息下来,

然后停息汹涌,最后一点脾气都没有了。再后来

我像《天龙八部》里的段毅一样,一不小心

使出了一招莫名招数(其实跟程咬金一路货色)

天边“啪——”地一下就闪出了一个月亮大小的红光

好奇中,我又试着用这招很蹩脚的太极手掌一推,

天边当真又爆出了一团红光,从而让我证实了

那团“啪——”的闪电当真是我自己造成的。


最搞笑的是后来有两个奇怪人

坐在旁边流着口水看我吃好吃的。

我刚用筷子把一团黑乎乎的

像鱼又像蛇的很恶心没煮熟的东东夹出盘子丢桌上,

正想着手里这双夹过脏东西的筷子还能不能

再用来夹东西吃,是否得换一双新的?

这梦

就结束了。


2010.11.14 下午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