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一老板捡11名流浪汉做黑工 吃发霉食物(图)

灭绝方丈 收藏 40 1584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山东一老板捡11名流浪汉做黑工 吃发霉食物(图)


工人们被解救时,表情木然。


“回家,我现在想回家……”11月23日晚6时30分许,当民警冲入这家作坊的一个房间时,来自湖北的牛老根(音)得知民警前来解救自己,紧紧抓住民警的手不愿松开,话没说完便已是泪流满面。当天下午 ,记者先后与山东省平度市公安局 、青岛市公安局取得联系,两级公安机关领导高度重视,立即安排精干警力赶赴现场,经过精心布控,民警闪电突袭解救工人,20多名民警兵分三路冲入工人居住的三个房间,将被困的工人解救出来。据了解,这些工人来自湖北、河北、河南等地。


山东一老板捡11名流浪汉做黑工 吃发霉食物(图)


老板的亲信“胡须男”(左一)负责看管工人


报警


留好证据,向两级公安机关报警


“这些人很可能被洗脑。”为了保留证据,记者在现场进行了拍摄和录像。“这个作坊看守非常严密,一般人很难进入。”知情者马先生说,由于这里位置偏僻,很难被发现,而且这个作坊内有专人负责看守,一旦被他们发现异常,会带来不好的后果。采访期间,马先生一直提醒记者要注意安全,并希望记者做好保密工作 ,以免打草惊蛇。


“尽快报警,解救这些工人。”本报记者商议。随后,记者首先向平度市公安局进行了反映,由于事关重大,本报另一名记者又向青岛市公安局进行了反映。


接到记者反映后,两级公安机关领导高度重视,决定合力将这些智障人员解救出来。平度市刑警大队张大队长说,由于担心打草惊蛇,参战民警乘坐的基本上都是“便车”。


山东一老板捡11名流浪汉做黑工 吃发霉食物(图)


11月23日第三次暗访时,记者拍下的黑作坊老板张某的画面。(左图)一名工人正在和记者交谈,他的身后就是晾晒的鸡血粉。(右上图)地上发黄的东西就是鸡爪皮。


出击


民警分乘八辆车冲进黑作坊


晚上6时许,两级公安机关在平度门村镇和田庄镇交界处会合,在汽车灯光的照射下,参战民警在空地上研究出解救方案,并对各个细节进行了分析和部署。


为了确保解救成功,民警分为3组,现场指挥的平度市刑警大队张大队长做了细致的安排,细心的民警还不忘考虑记者的安全,夜色下,20多名民警分乘8辆车向目的地靠拢。


为了不惊动这些人,办案民警逐渐放慢车速,记者的心情也跟着紧张起来。虽然之前掌握了很多证据,但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存在:老板会不会因怀疑记者的身份转移了这些工人;查处过程会不会顺利……


离加工点还有100米时,记者看到一辆货车从作坊里开了出来,民警判断大门还没有来得及上锁,快速驾车靠近作坊,发现院子的大门敞开着。


“时机非常好,行动!”平度市刑警大队张大队长一声令下,8辆车迅速冲入大院内,最前面的车上跳下来两位民警,他们首先冲到门卫室,将看门的一名满脸胡须的男子控制住,该男子试图反抗并推搡民警。随后跳下车的民警从不同位置解救被困的工人。


山东一老板捡11名流浪汉做黑工 吃发霉食物(图)


牛老根离开黑作坊还不忘给老板把门“锁”好


解救


见到民警,工人泪流满面


当记者随民警冲入大院内西侧一个破旧阴暗潮湿的房间时,一男子显得异常惊恐,见此情形,两位民警赶紧走上前,对这名男子说:“不要怕 ,我们是警察。”


记者注意到,虽然民警不断安慰这名男子,但他泪流满面,身体一直颤抖着,在民警安慰了几分钟后,男子的情绪才有所缓和,随后,他像见到亲人一样紧紧抓住民警的手。“回家,我现在想回家……”男子在记者和民警面前喃喃自语,“我是牛老根(音),牛老根就是我……”男子随后又像孩子一样不断重复着这句话,并不时做着孩子般的举动。


“你是哪里人啊?”“湖北的。”牛老根自称在这里干了3年。“你们来了 ,高兴,真高兴……”可能很久没有与人交流这么多了 ,谈话中,他显得非常兴奋,看得出他压抑了很久。“老牛在这里干了几年了,没有听见他说过这么多话。”一位工人说。


山东一老板捡11名流浪汉做黑工 吃发霉食物(图)


工人们的“粮食”。


反应


得知要回家高兴得跳起来


记者注意到,他们吃住环境极差,每个人都穿着破旧的衣服,脏乎乎的,而且他们都是蓬头垢面,靠近他们,散发的臭味几乎让人窒息。


“有人给你们洗衣服吗?”“没有。”“多长时间没有洗衣服了?”“记不清了。到了夏天,衣服散发的气味熏得我们睡不着。”一位工人说,他们4个人挤在一张床上。


“你多大了?”记者询问一位身穿女式破棉袄的中年男子,这名男子摇了摇头,不断给记者打手势。在打手势的过程中,该男子眼睛一直盯着记者,眼神中透露着祈求和渴望。“他是个哑巴。”该男子的工友说。


当记者问其是否想回家时,这名男子高兴得跳了起来。“你们也都起来,我帮助你们穿上衣服。”民警把工人集中起来,由于天气太冷,民警帮助几名工人穿上衣服。随后,11名工人分乘8辆车,被送到了附近的派出所。


“天太冷了,你们先喝点水吧。”在派出所里,民警耐心地询问他们的家庭住址,记者注意到,虽然不少人写了错别字,但大多数工人都能说出自己的名字和家庭住址。


山东一老板捡11名流浪汉做黑工 吃发霉食物(图)


工人们吃饭用的饭盒。


特写


老板亲信威胁工人


见到民警后,一位男子在现场大吵大叫,记者循声望去,发现这名男子是“胡须男”,“他刚才威胁工人,不让工人乱说话。”一位围观者说。“胡须男”虽然自称是流浪人员,但说话操本地口音,记者在与其交流的时候发现,其思维非常清晰,一直维护着作坊的老板。


记者在现场采访时了解到,这名工人是老板请来看人的,“他平时就负责看守工人。”一位工人说。


在前期暗访中,一位来自潍坊的小伙向记者透露了实情,但记者查看这些被解救人员时,并没有发现“小潍坊”。


“他今天下午回家了。”“胡须男”说。“他没有离开,和老板的亲戚拉鸡血去了。”现场一名男子悄悄告诉记者,“胡须男”是老板的亲信。


山东一老板捡11名流浪汉做黑工 吃发霉食物(图)


做好的饭就放在这里。


调查


这些工人来自多个省份


“你叫什么名字?”民警询问一位短发男子,随后这位男子在纸上写出了“石灯权 四川人”。


“你怎么来这边的?”“在村里要饭,一个老头问我愿不愿意到厂子里工作,他说管饭还给钱,进出自由,于是我就来了,结果来了老挨打,不给钱,还不让走。”


“谁打你?”“厂长。”


“打哪里?”“打腰。”


“家里有什么人?”“哥哥、嫂子。”


“想不想回家?”“想。不让走。现在干够了,想回家。”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除了青岛周边几位流浪人员外,其他工人来自河南、河北、四川、湖北等地。


流浪汉黑作坊里受非人待遇 每天捡食腐烂鸡爪


穿着散发着异味的破旧衣服,吃着发霉的馒头和长毛的地瓜,用树枝当筷子从鸡皮堆里捡腐烂的鸡爪吃……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还有正在遭受着如此待遇的工人。近日,平度市的马先生给打来电话称,在平度市田庄镇东李家埠村,一个用鸡血、鸡爪皮加工鸡血粉的作坊里有11名工人,他们在里边过着非人的生活。9月23日至11月23日,本报记者经过连续两个月的暗访发现,这11名工人都是被老板从外面带回来的流浪人员,其中有些人还是智障患者,这些工人在作坊里被人看管,自称经常遭到殴打,不能私自外出,有些人在里面干了多年,一分钱也没拿到。


流浪苦工的凄惨生活


记者看到作坊的大院墙角处放着几个饭盒,饭盒里盛着一些剩菜,里面还有几个鸡爪子,筷子竟是两根树枝,“我们是从材料里捡出来的。”一名工人说,他们吃的鸡爪并不是买来的,而是从做饲料的鸡皮里捡出来的,“我们天天都吃这些。”一名工人说,吃这些算是好的,最糟糕的是吃发霉的食物。


5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