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段新兵记忆

找抽泻火胀眼睛 收藏 14 278
导读:我是在英阿马岛战争之后入伍的。我的部队可是正规编制的野战部队,我在的团也是主力团,这是一个有荣誉的部队。那时的生活虽然很苦,我们每天的伙食费是七毛二,但是部队的训练可是非同一般的严格,当时班长们老兵们的军事技能也许不会弱于现在的特种兵。 我当新兵的时候,可是一个好兵。因为我自小就坚持体育锻炼,所以很有一些运动的底子;特别是短跑中长跑,在读书时那是常拿名次的。爱运动自然身体协调性好,所以新兵训练的时候我可以沾沾自喜的看着别的新兵洋相百出,得意于自己轻松过关。 只是我的臂力和耐力相对要差;后来我的班长可没有

我是在英阿马岛战争之后入伍的。我的部队可是正规编制的野战部队,我在的团也是主力团,这是一个有荣誉的部队。那时的生活虽然很苦,我们每天的伙食费是七毛二,但是部队的训练可是非同一般的严格,当时班长们老兵们的军事技能也许不会弱于现在的特种兵。

我当新兵的时候,可是一个好兵。因为我自小就坚持体育锻炼,所以很有一些运动的底子;特别是短跑中长跑,在读书时那是常拿名次的。爱运动自然身体协调性好,所以新兵训练的时候我可以沾沾自喜的看着别的新兵洋相百出,得意于自己轻松过关。

只是我的臂力和耐力相对要差;后来我的班长可没有放过我,专门找了一对石锁给我练,练得我直想哭;还让我两腿绑沙袋,不到就寝别想取下来。但是我不明白,就是这样我的臂力和耐力也没有多少长进。

那时我的部队还没有摩歩化,重兵器靠的是骡马,马其实也就每个营长有一匹,其他全是骡子。不要小看了这些骡马,它们每天的伙食费比我们还多一毛钱,而且听老兵说,它们好多都是有战功的。

如果赶上野训,我最愤愤然的就是看到营长的通讯员耀武扬威的骑着那大红马往来穿梭,我那时真的很想骑马。

我不喜欢骡子,特别是看见有些年纪大的骡子在拉练中步履蹒跚的时候,我就想起了马岛战争。但是我的班长告诉我:不管他们海空军有多厉害,他们敢到陆地上和我们试试?确实的,象我们这样的步兵,我相信真的是放眼天下无敌手。

现在,我们看到我们军队的变化,不得不庆幸当时变革的决策,着变化在我们当时是怎么也想不到的。可是,我更希望,我们现在还有象我的班长一样的兵。

这么多年了,我还不时的想起我的班长,虽然他对我特别苛刻,虽然我很多事情和他想的不一样。和很多战友比,我是一个少有乡愁的人,有时我想起班长,就记起我曾有的一段乡愁。

忆昔新入军旅,随部入黔,辗转滞留黔地半年有余。时多营山间民居,饱领苍山如海之意境也。当地春来也晚,料峭山风,浸肤如割,山居之家必备一大火盆,昼夜不熄。

闲来无事,战友多喜围炉就火,炉上吊一大铜壶,蒸汽腾腾,再购乡民一些玉米土豆,就炉烘焙,焦香扑鼻;今思之仍神往悠然。

我却不耐闲适,年少好奇,一时兴起独自涉山水采民风,虽俚语野歌,乐此不疲;越半月得四五十篇。

记不得当时为何事得罪了班长,班长愤而碎我采风之稿入火盆,尽灰烬矣。

夜卧阁楼,是惊蛰节气,夜半忽雨骤风疾,惊雷撼地,非亲历此境不可知有雷如此。

绝响之后,悸悸然卧听雨声,闻万木悲风,再无眠也,忽思乡情切。

人道年少不识愁滋味,现在想来那时有尽多的欢乐,但我偏偏自寻烦恼强说愁;可见我的悲观心态是与生俱来的。乐观的人总会记得欢娱的时候,悲观的人记忆往往是灰色的。

我还记得听雨无眠时强说愁的一首诗:

昨见雁字去北斗,

杜宇何事长淹留。

淋漓苦雨透残瓦,

飘摇惊雷撼小楼。

三春锦官芙蓉肥,

四月桐梓白草瘦。

伶萍无寄恨逝水,

烛照青锋思同俦。

后两句记得不是很清楚,大意不错吧。平仄没有讲究,也可归打油吧,识者无笑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