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凉山下,难舍的那一丛攀枝花]

――谨以此篇纪念我那曾经刻骨铭心的爱

[原创]大凉山下,难舍的那一丛攀枝花 [蓝剑军团][参赛]

攀西高原的木棉花,又名攀枝花

攀西高原,大凉山下,攀枝花依然火一样地怒放,连绵到天的,是茫茫的群山。

攀枝花即木棉花,凉山州的布拖县是火把文化的历史发源地,2010年的火把节定在了8月1至3日,之前接到扎西德儿子电话,我们从成都就一路地驱车赶往这个曾经留下太多记忆的地方,在狂欢的火把节上,体验着、感受着原汁原味的彝族民间火把节活动,接踵而至的传统节目、万人欢腾的狂欢夜、异彩纷呈、疯狂刺激的“阿都噶它”;这一切,把我又带入了那个陌生而又熟悉的世界里去了……这时,电台里播放着的彝族女孩组合阿莫妞妞唱的《哭嫁歌》,整篇的彝语原声,仿佛就是照着她的走过的路写成,我不知道,天地间是否在幂幂之中暗合着机缘,等待悟性的人去捡起丢失的遗憾?只是,物在人非,是否,还能激起心中早已干涸的池塘?那夜空下,星星点点的彝寨火把是否照得见你回家的路?

[原创]大凉山下,难舍的那一丛攀枝花 [蓝剑军团][参赛]

走的时候

有一些抱歉

走的日子

有一些挂牵

走的心情

难免有一些孤单

总有一天

我会回到家

回到

我心爱的大凉山

-—山鹰组合《走出大凉山》

《乐记》曰:“凡音者,生人之心也。情动于中,故形于声,声成文谓之音。

今天,是她的生日,我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想起她来,这么些年辗转四处都打听不到她的消息,心中最搁不下的是那份难舍的思念。

那还是20年前,我在省公路局计划处,因为需要协助下面的项目,临时被安排派驻去了凉山州公路局,当时,此地的过州公路很少,在省政府和省政协共同实施的民族建设项目里,就数这个凉山州的公路网更新项目是个大头啦,以至于从成都借调的工程人员中,赴凉山州的就占了很大的比例,今日回想起那会儿的豪情壮志,真是感慨万千啊。

我来到凉山已是夏末的时节了,远离了成都喧嚣的热浪,一下子面对在攀西高原这苍凉的万顷荒山中,不知是年轻浮躁的心情找到了可以稍息的香格里拉呢?还是被原始的恐惧给呆立在悬崖峭壁……?

记得出来时,局里面给我们进行动员的茶话会上,从凉山州当地的实际困难、生活艰苦到支援民族建设的重大意义,老局长和书记给我们都讲得很详细,甚至,当着前来接应的凉山州民族干部的面要求我们不惜代价,做好协助地方建设的工作,争取绘出一份满意的答卷!可我们都知道,那会,大家普遍涉及到的切身利益无非是职称评定和工资级差的大事,哦,给大家交代一下,当时,还没有现在的股票、期货,当然,市场上也没有房地产的投机,住房都是单位里按照个人的工作年限和工作能力水平来评定,作为给每一个职工分配住房和评定职称的依据;所以,这次的外借工作安排,虽然条件艰苦、生活单调枯燥,但是,其实实在在的承诺还是引得大家在底下的频繁交流开来,这次,绑定的好处,换句话就是诱饵,跟职称和工作年限挂钩,而且,还每月按照高原地区生活补贴粮油,这在今天可能不是很诱人,可那会儿,油、粮、蛋、奶、糖全是凭票证供应,虽处在计划经济的后期了,步骤却没见有丝毫的简化。所以,跟着淌这水的都是心里头装着这些需求的主,上级也需要大家的踊跃,以便了却这桩行政大事,哈哈,那现场动员的场面也真是相当的热烈,领导和群众上、下亦是欢欢喜喜、其乐融融,其实,大家都在心里乐着呢,各有各的收获。

我和冬子两人被分配到州里的7号线公路项目,随着带路的干部去了项目指挥部现场,远远地就看见几间油毛毡搭建的竹篾席棚子,看得出才搞出来不久,糊的标语彩纸条幅都是崭新的,写着“修筑民族康庄大道,建设四通八达生命线”等等鼓舞人心的号召。

在借住的牧民搭建的旧房里,卸下行李和测距仪器,就到了晚饭的用餐时间,紧挨着就是我们的公共食堂,也是跟住处一样的建筑,当地人用大片的风化页岩拼接围磊而成,缝隙处就用湿的泥土和着废弃的牛羊毛填充起来,虽然简陋,倒也实用。对我们的这顿接风餐也是真够实在,一盆煮熟的土豆,一盆水煮的羊头肉,还有这里特有酿造的青稞酒;我们这一路乘坐兵站的大解放卡车颠簸后,这会,已经全身酥麻,胃肠空空了,也就顾不得客气和寒暄,坐下就抓……

次日清晨,攀西高原上,阳光白花花的眩得人睁不开眼睛,秋日的风刮在脸上很是生疼,工程现场的负责人扎西,是个从昌都地区借调过来的藏族干部,说话声音很大,对人也热情,

他说,过几天就是彝族的火把节了,到时候你们就可以去好好地闹闹、跳跳了。

顶顶的黄布伞对布拖县的彝族阿咪子(就是指年轻的女子)们来说,是火把节上必不可少的一件很有民族特点的饰物;火把节期间,不管天气阴晴落雨,姑娘们都是黄伞加身。

在这个黄伞盛行的季节里,青年男女们白天在火把场和集会上认识,晚上就可以彼此地相聚在一起谈情说爱了。

彝族人的火把节,这一天终于热闹地来到了,反正,我们前期的公路计划工作已经全面展开并分工到各个基段,我和冬子也难得这样好的清闲暂时可以打发一下,就随着扎西他们一起去了布拖县的集镇上,这里早已人山人海,虽然是彝家人的节日,却不乏一些藏族、羌族的装束打扮,为了庆祝这个特别的节日,生活在大凉山的各个民族友好相聚一起热闹非凡,当然,也有我这样的汉族人前来纵情助兴。

我们来到一群欢笑的人群中,迎面走上来一个中年的大叔,笑呵呵地跟扎西紧紧拥抱在一起,扎西告诉我,这就是凉山远近闻名的英雄---赤黑,是个参加过解放昌都战役的彝族老战士,据说,他曾经双手从马上提起两个藏族叛匪,勇猛不减当年啊,现在是布拖县乐安乡上的兼职武装部干事,平时就是乡里的民兵连长,和扎西早年在西藏昌都结识后,经常往来不断,今天的火把节把两个老朋友又圈聚在了一起,赤黑大叔听说我们是来大凉山修路的,非常高兴地握着我的手,用汉话对我说:“我们彝家民族心里头最想的就是路途坦荡,你们是毛主席派来的使者,我也曾经是一名解放军战士,欢迎你们来到我们大凉山做客”。

一席话儿说的人心里暖融融的,我们来到这里已有两个多月了,物资生活的艰难还能稍稍挺得过,可乏味单调的精神世界最折磨人,连收音机的短波信号也时断时续,当然,更莫提电视、网络了;逢到这样热烈的民族节日,真是比过年还要热闹,我们大家与赤黑大叔他们围坐在很大的火塘边,有节奏地随着场子中央跳舞的人们陶醉在欢声笑语中;蓦地,我看见坐在赤黑大叔身旁的一个女孩子,脸庞俏丽,瘦瘦的身躯下是这里当地人少有的白净皮肤,两只眸子很是动人,尤其是那一张一合的小嘴随着大家唱起歌儿的样子煞是动人,我一下子被惊呆了…..听旁边的人都把这个彝族小姑娘叫阿乌,是赤黑大叔的小女儿,“阿乌”是大凉山上的一种鸟,羽毛亮泽绚丽,叫声优美动人。她的彝族全名是赤黑阿乌。父亲给她取名阿乌,是寄望她美丽、可爱。


[原创]大凉山下,难舍的那一丛攀枝花 [蓝剑军团][参赛]

攀西高原这里,赤黑是大凉山下布拖县的一种姓氏,原来是指汉族或其它民族的人被人贩子卖到彝乡做了奴隶,或者被彝族统治者通过发动战争直接掠夺来做奴隶的外族人,由于他们并非土生土长的彝族人,所以就没有彝族人的姓氏,被统称为“赤黑”(意为狗肉)这个名称, 以示区别,渐渐地“赤黑”一词也就逐步成为了彝族特有的一种姓氏。

我们站起来,手拉手与彝族兄弟姐妹们唱起来、跳起来,我特意观察着阿乌,在欢快、热烈的歌舞里,益发显出她的婀娜多姿来,而她也似乎也早已注意到了我们的到来,对我的眼神亦加回眸深情。

大家知道,在这样的一个欢聚的场合下,出众、可人的姑娘一定会成为很多青年追逐的目标,阿乌的到场,更是引起了广场的轰动,就连打扮入时的其他姑娘们也不乏羡慕和嫉妒的眼神;甚至,我隐约间可以嗅到一股粗犷、原始的争斗火药味儿在弥漫着,男青年们争聚在了阿乌的周围,彼此挤压、挑斗,竞相展示自己的歌喉和无上的力量,我远远地望着阿乌,虽然早已心里为之所动,由于初来乍到,更因为我这会还与这个阿乌的关系还是无名无份,再加上在民族的节日场合,我们汉人要节制和尊重习俗等等的因素,致使我并没有在这个场面显示出我的参与和对阿乌的爱慕,虽然,手里拽着一把汗,却比谁都着急。

到底姜还是老的辣,这火爆场面显然早已引起了赤黑他们的注意,只见他挽着扎西的手,来到火堆前,唱起了《火火的火把节》,一时间,广场上响起浑厚、高亢的歌声,刚才还在场子上躁动的小伙子们顿时成了铩羽的公鸡纷纷地退了下来,这一曲还在尾声时,那边《姑娘的披毡》又唱了起来,阿乌那清灵、婉转的声音流淌在夜色的彝族山寨。

我还沉浸在对这柔丽歌声的深深迷离中,这时,只见赤黑大叔上前来拉起我,向着大家说:“这位是来给我们彝家人修路的大学问家,帮助我们走出丛山,使大凉山外的东西可以运到我们的山寨,他是给我们带来光明的使者”,广场上响起阵阵欢迎的掌声,大叔接着说:“我们也请汉族的兄弟也来唱一个吧”,我立马脸上一囧,急的满头大汗,要知道,我对唱歌并不在行,平日里,就爱好跟个人下下象棋,现在,广场上这么多人静静地盯着我,我甚至远远地看见阿乌也在焦急的看着我,似乎,连她也急的帮不上忙了。

你说,人也真是的,那句“急中生智”的话太贴切了,来这里的这段时间,我闲暇时经常收听收音机,四川人民广播电台经常播放的一曲王洛宾的歌《在哪遥远的地方》,于是,就定下心来,走到中央,伴着夜色学着收音机的原音唱起了

在那遥远的地方

有位好姑娘

人们走过她的毡房

都要回头留恋的张望

她那粉红的小脸

好像红太阳

她那美丽动人的眼睛

好像晚上明媚的月亮

……

广场上静极了,一刹那,又立即掀起了热烈的欢声和掌声,我知道,我并没有领会王洛宾老先生在这首歌里面倾注的感情有多深,我也是临时救急赶了这个趟子,纯粹点说,就是敷衍一下大家来走个过场,那想到,在这个盛大节日的场合里,大家是那么发自内心地投入和参与,甚至,我都觉得自己的境界太低俗、太肮脏了;这么些年回想起来,个人真是感受到这些当地普通人的真诚和善良是多么的可贵啊!


[原创]大凉山下,难舍的那一丛攀枝花 [蓝剑军团][参赛]

四川省布拖县的彝族火把节

这时,广场上,又掀起了快乐激情的民间歌舞活动,摔跤、斗牛、赛马、选美、朵洛荷、斗鸡、斗羊、爬杆等活动分别在几处扎堆的人群里展开着,站在远处的阿乌满含温情地慢慢走了上来,羞涩的看着我,忽然,丢给我一个东西,转身跑出了圈子,我蹲下身子捡起来一看,一个刺绣地很精美的荷包,上面斑斓五彩的丝线密密实实的,啊,这在当地,就是一个女孩子接受了小伙子的爱的示意,可我今天与阿乌只是萍水相逢,并且,我也还没有直白的对她表露爱慕,还有,当时的民族之间虽然已是很团结、融合了,但遇到这么直接的表达爱意还是很唐突,而且,遇到的是这么出众的一个姑娘,刚才的一幕场面简直就是出现了外星人一般。

我呆立在草坪上,一时间又喜又急,喜的是,得到了阿乌的爱的垂青,惹得那些站在边上的青年们满眼嫉妒的眼光;急的是,不见了阿乌的身影,我接下来也不知该怎么办……

这时,一直在我身旁的冬子使劲地锤了我一拳,说:“你小子,得了便宜卖乖啊,这么地傻站着,就有姑爷酒喝了?!”

冬子的家和我家一样,都是浙江人,早年,加入解放军的父母随刘邓大军进军大西南,来到了成都,两家的小子从小玩到大直至参加工作前,都是住在军区的家属大院,一块儿的脾气性格都摸透了,这小子这会儿可是在为我着急啊,你想,这么个可爱的好姑娘,谁碰上了,也得犯眼急了不是;其实,老兄啊,我这又何尝不是一头乱麻呀。


[原创]大凉山下,难舍的那一丛攀枝花 [蓝剑军团][参赛]

这个欢闹的节日夜晚,我缺是抱着烦恼的心情这样度过了……心中挥之不去的全是阿乌的影子。

火把节过后的这几天里,看着我神不守舍的样子,扎西拉着我说,小伙子,你若是有心,就得赶紧地直接去找她吧;找她?难道,我真是着了魔?虽然,我还是单身一人,没有公开的女朋友,

但是,之前在单位上一同分来的校友凌子依然与我保持着联系,只是,凌子跟阿乌的新奇、热烈、朴实性格比起来,就显得那么的平淡了,况且,我与凌子只是一种友谊的直白,并没有发展到擦碰出那种电击般的情恋关系;

想到这,我慢慢踱到了冬子的房间,这些天来,冬子也没有少开导我,我把刚才扎西对我的一席话告诉了他,或许,可以得到他的一些点拨什么的,毕竟,这会,咱也是当局者迷了。冬子果然是个旁观者,直接就道出来“你小子若是闲的慌,只是找个伴打发日子,那我,就劝你趁早收了这份歪心,否则,闹出点事来,就不是谁能收得了场的,记住,这里可是民族地区,况且,咱俩可是到这来支援建设的,别以为是乾隆下江南---找乐的”。

冬子见我愣在了一边,话锋一转,对着屋顶说:“你、我两人到这也有些日子了,都知道,在彝家人的心里,最容不得虚假和负义的人,咱们又是汉人,在牵扯到这种事情上,更是马虎不得”。

我连着点点头,心里有了种释然的放松,却怎么也割舍不下对阿乌的思念和爱慕;

说实话,我也知道我这回是动了真感情了,在这些天来难以入眠的日子里,我也不想再欺骗自己,更不愿放弃对阿乌的追求;也许,这会,自己不能定下决心和动力的因素,应该是由于平生第一次得到一个妙龄女子的示爱,一时间没有了主意。而且,来自一个陌生的女子,还是一个外族的,虽然,可以汉语交流。

但我又非常眷恋这份真挚的爱的传递,甚至,幂幂之中有种与阿乌似曾相识的感觉,我一时也拿不定是否真的遇见了人生的真爱?可这些年下来,事实告诉了我,曾经,擦燃的这股爱情之焰,却被自己遗失在了大凉山那起伏的沟壑中了……


[原创]大凉山下,难舍的那一丛攀枝花 [蓝剑军团][参赛]

攀西高原的高山峡谷

次日的早晨,攀西高原的气候早晚温差极大,普天的耀眼阳光下,风刮过脸上却凉飕飕的,当下,我拿定了主意,邀上扎西大叔陪我一起去赤黑大叔家,说是作客,其实,就是想当面向赤黑阿乌表达我的爱慕,一并,冀望征得老人家的同意;

我提着从成都带来的“绵竹大曲”,搭上拖拉机来到了她们的山寨----乐安湿地,彝语就是“依莫火尔 ”,意思是水草丰美的地方。据《布拖县志》记载:“补莫湖(乐安湿地)位于补莫乡和乐安乡境内,海拔2700米左右,面积7000多亩。湖泊周围为沼泽地。湖边杂草丛生,是水鸟栖息的场所。该湖面积大,水量丰富。”

一片茂盛的攀枝花树映忖下,临近依水搭建的一处木楼处,老扎西远远地就朝着那里喊了起来:“赤黑子老怪,整点坨坨肉么,把你的狗儿拴好,有客来哟……”,这么一叫唤,立马就有一个魁梧的身形走出来,应声吆喝:“狗儿拴好喽,来了就快快整酒嘛”;来到彝家山寨,这还是第一次,他们待人见客的章法让我大长见识啊;

踩着过膝的苜蓿,说唱着就来到了寨楼前,粗大的白杨木头搭起的建筑,挂晒着通红的辣椒干和已经风化干透的猎物,三只黑色的犬警惕的只是望着我,仿佛把我给当成了它们的猎物(扎西是这里的常客了,当然,它们的目标就针对我啦)。

两个老朋友互相拥抱在一起,这时,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从楼道里跑出一个俏丽扮装的彝族姑娘,这不就是我日思夜想的阿乌吗?!她喝住了口中咆哮的猎犬,来到我们面前,红扑扑的脸上写满了开心和惬意,真来到了她的面前,反倒是我慌了神,又不知该怎么说话了,略含羞怯的招呼我们先进寨楼去,阿乌的妈妈也迎了出来,笑嘻嘻的招呼我们,一双眼睛慈祥的看着我,看来,阿乌的妈妈已经猜透了我们的来意,

似乎在端详着这个几天来在女儿嘴里叨叨不已的年轻男娃娃,合不合意?!

因为早有人传话给赤黑家里今天有客来,他们早已作好了准备,赤黑大叔牲口圈里牵出来一头壮实的山羊;彝家人吃肉常以吃大块肉为乐,彝家饮食习俗,通常家里来了客人,主人须让砧板(指宰杀牛、羊、猪等专用的大菜板)沾血,现杀牲畜待客方为懂礼教。杀羊放血,图的就是个喜气洋洋。

赤黑还请来了寨子里德高望重的老人前来陪席,今天的主菜是熏烤山羊,其中,还有葱姜凉拌公鸡、熏辣火腿、酸辣猴头菰、虫草炖水鸭、凉山乌头鱼、红烧兔肉……哦,对了,差点忘了一件大事,来这里时的路上,老扎西就叮嘱我,到了彝家作客,切记不要在桌上碰兔子肉,因为在彝家人的祖训里,宁肯吃脏火腿肉也不碰兔子肉的才是彝族人正直的朋友,在他们的思维里,兔子有三瓣嘴,是嘴花花的动物,那么,爱吃它的人当然也不是什么好人了;

看到这,想着老扎西的话,我感激地向他投以谢意,而他,这会都已经跟赤黑大叔喝得正上劲了,我和阿乌相互对视着,又赶紧地将目光移开,这里是汉、彝语言的混杂区域,当地人都能交互使用进行交流,但有些彝族老人就听不懂汉话,于是,我先向在座的彝家老人们高举起陶碗,作出一个向当地彝族人学来的手势,给他们致以健康的问候,然后一饮而尽。

接着,将重新盛满了酒的碗再对向阿乌父母亲:“尊敬的长辈,请接受一个年轻人的最真挚的祝福吧”,两位老人对我投以赞许的眼色,我与阿乌的父母高兴地把碗里的酒一饮而尽……

当地人用苞谷(就是玉米)蒸煮后的蒸馏水冷却后,勾兑上山泉,再用湖水底部的黑色山泥封口,半年即可开封饮用,这种酒醇香甘洌,酒精度较高,拼了前面几口酒,我赶紧的夹肉吃,以抵消空腹的酒后反应,还好,来了大凉山,酒量倒是提升了不少,仗着年轻体质好,也能跟彝胞兄弟们打上一轮酒;

阿乌爱怜地往我的碗里夹菜,没有话,只有交融的暖流在彼此的心中流淌。

酒后,天色渐渐黑了,屋里的长辈、老人们都借口累了,去了外屋喝茶、吸水烟,留下我和阿乌坐在火塘边,两个年轻人磕着瓜子,互相聊着心中的想法,原来,阿乌已经高中毕业,在镇上的小学教书,不过,还要先到县里的教师进修学校呆一段时间,才能下去执教;阿乌说她早已知道我们的来历了,这次7号公路工程临时指挥部的筹建工作,还是在县里的进修学校进行的,对我们前来大凉山,她觉得,挺了不起,毕竟,跟成都的生活条件比起来,这里还是艰苦的很,两人说着说着,因为,周围没有了大人在场,彼此都很放松、随意,阿乌告诉我,她喜欢唱歌,很想到外面的地方去见见世面…熊熊的火塘下,只有那只大黑狗吐着大舌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在顶头的天窗外,月朗星稀,攀西高原的夜空下,两颗心在互相诉说着爱慕。

时间过得真快,今天已经来到布拖县半年的时间了,临近年关,7号公路的工程进度突飞猛进,每天都有捷报传来,在省城成都的上级部门,也给了我们以充分的肯定,据说,还把我和冬子俩给报上了今年局里的先进评选中;这天,我在指挥部里审查着相关的公路工程数据,忽然,冬子的声音传来,他告诉我,阿乌要走了,到西昌那边去唱歌。

由于在这次的火把节上,阿乌的歌唱天赋被来采风的西昌歌舞团的人盯上了,经过与县教育局的衔接,将她调入了歌舞团,我打电话给她时,那边说,她已经前往西昌报道,临走时,给我留下了一份信和一个绣得艳丽的挎包。

信上的眷眷之情流露出姑娘的深情,或许,此时的话语都写在了天边的那朵五彩的彩霞上了。

春节来临前,我由返回成都探亲的路上经过凉山州的州府西昌市,那个如今对时人耳熟能详的中国火箭卫星发射基地,当年还略显荒凉之态;整个城市建设、规划尚处于起步阶段;这时的阿乌已经成了州里远近闻名的百灵鸟,听团里的人说,临时接通知,让她代表州里去了成都参加省里的民歌青年歌手选拔比赛。

虽然,这一趟扑了一个空,却在心里为阿乌的成绩和前途高兴。


[原创]大凉山下,难舍的那一丛攀枝花 [蓝剑军团][参赛]

在成都的那些天,她虽然很忙,还是抽出时间跟我在百花潭公园见了面,两两相面,没有话语,有的尽是别亦多时的愫怨和缠绵。

这次大赛,成绩很快就出来了,阿乌被评委们一致评为了歌手最高奖,她的《月琴弹起来》、《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被选为最佳原创歌曲,四川省民族学院也来人为她办理入学的手续,而且,阿乌的这个春节也回不了家了,省里的文娱汇演活动组也来联系,要求她带着节目参加四川省的春节演出活动。

一时,荣誉和前程都包围着阿乌,我在心里真为她高兴,记得她曾经跟我提起过,最想唱歌,最想到外面的世界闯一闯、看一看,现在,她的心愿都在实现中了,一切心愿正在遂愿;而我的内心深处,却在茫然、徘徊,这时候的阿乌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个热烈和充满激情的姑娘,她现在是一个名人,一个小有名气的歌手了,我和她的距离似乎在慢慢地拉大,而这,却是谁都不愿改变的现状。

我忍着对阿乌的思念,默默地逐渐远离她、疏远她,也许,这就是我俩最好的结果,虽然,在我的心里满是痛苦煎熬。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转眼间,春节就过去了,期间收到了阿乌带给我的一个小盒子,里面装着她在这次大赛上的奖章,看着这,我的心情复杂极了,不知是难舍?还是该放弃这份对爱的追忆?

一天,在工地上,突然,扎西带来一个晴天霹雳,把我彻底的击倒了;阿乌随团深入草原演出,在昭觉县遭遇泥石流袭击遇难,这让人难以接受的事实忽然降临,使我失去了生存的意义。

有句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原创]大凉山下,难舍的那一丛攀枝花 [蓝剑军团][参赛]

阿乌,我梦中的公主,去了哪里?我在心底一遍遍的呼唤你的名字,试着可以嗅到你那熟悉的声音和气息。


曲散人终缘未尽, 衷肠未诉为伊泣;

自此天隔再无君, 凄水一方各伴人。

一阵呼啸的寒风拂过,留下了一堆的情愫乱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