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失明警探靠听觉感觉审案 嫌犯蹭脚搓手为突破点(图)

每次审讯,王俊成都是依靠听觉跟嫌疑犯周旋。

文/本报记者郑雷片/本报记者 吴凡

左转,走18步,再右转,走30步,跨过左手边家属大院的铁门,进入大厅,再迈上48级台阶,站到办公室门前,沿着这条熟悉的路线,昌乐巡(特)警大队副大队长王俊成摸索着走了三年。

从10年前开始,王俊成就已几近失明,但再难缠的罪犯在他的面前都走不了几个回合。这个坐在审讯桌后面,靠听觉和感觉审案的警察,已成为嫌疑人眼中最惧怕的“读心”者。

谈水浒攻破嫌犯防线

8月17日凌晨,唐某推着刚偷来的电动车被昌乐巡(特)警大队抓获。凭借着16年的服刑经历,他拒不认账,并让一个中队长和一个民警在十个小时的审讯后无功而返。

嘴硬的唐某让巡警们无计可施,经过中午的休息,王俊成开始接手审讯。先是聊了一个多小时的家常,唐某嘻嘻哈哈,一直扰乱王俊成的思路。

“除了偷东西以外,你还有什么特长?”王俊成问了一句。“车不是我偷的。我还比较懂历史。”唐某小心回应。

王俊成心里一笑,让对方随便谈谈。唐某讲了水浒,又讲了隋唐演义,王俊成耐心的听完后,问唐某,“你知道水浒一百单八将都有什么外号吗?”

唐某说出了几个知名度高的人后,就不知道了。接着王俊成把大部分水浒好汉的外号和简介都说了一遍,随后转到了隋唐演义,接着是三国,在谈水浒时,王俊成把逼上梁山的好汉的处境与唐某家窘迫的生活联系在了一起。

五个小时的倾心交谈让唐某的心理防线不攻自破,很顺利地把前几次偷盗电动车的经过全部交待了。

每一个细微动作都暗藏玄机

用水浒打破了犯罪嫌疑人的心理防线,这是近期关于王俊成审讯流传较广的一个故事。但这只是王俊成审案过程中的一个小片段。

王俊成坐过办公室,当过刑警,干过派出所所长,搞过经济稽查工作。丰富的工作阅历和经常性的总结思考,打造了他异于常人的审讯本领,往往别人审讯不了的嫌疑人,他却可以做到。王俊成讲究细节,反对先入为主,他曾多次教授后辈,不要提前认定一个人是罪犯,只有找到充足的证据后才能认定。

眼睛看不见,他利用耳朵去了解嫌疑人的心理变化。嫌疑人蹭蹭脚、搓搓手、语速突然加快,这在王俊成看来都是突破点。在他看来,没有人会平白无故去犯罪,抢劫犯一般没有富家子弟。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从对方角度出发,感化嫌疑人,是王俊成审讯的最大特点。

他有一双最明亮的眼睛

现在,家人和同事是王俊成最明亮的“眼睛”。

选择继续工作,妻子徐淑梅和女儿是最有力的支持者。“别憋在家里闲着,实在没法工作,就是帮所里看看门、接接电话也好,别人也不会说咱们占公家便宜的闲话。”徐淑梅这样对丈夫说。

在家里,徐淑梅是绝对的贤内助。九十平方米的居室,一切都井然有序,常用物品都摆放在王俊成最习惯的位置,从来不会乱套。

上大三的女儿,每每遇到问题,都会征求父亲的意见,这也让王俊成很自豪。

同事们也在极力的帮助他,每每出了新材料,都会有人读给他听;他坐镇指挥破案,民警们把最新的情况告诉他;巡警大队大队长王奎勋还会因新搬进王俊成办公室的盆景,与同事产生争执,因为害怕盆景把王俊成绊倒……

对于这一切,王俊成心存感激,他说能在公安岗位上坚守到今天,离不开家人和同事们的帮助,他们已经成为自己最明亮的眼睛。

做警察是一辈子的骄傲

王俊成的父亲是一名老警察,王俊成从小便与父母居住在派出所二楼的宿舍里。他喜欢没事就到派出所里玩,多年的耳濡目染和对父亲的崇拜,让他从小时候起就想成为一名警察。

所里有时会有突发任务,特别是在晚上,每当这时,王俊成就会趴在办公室的门缝前,眼巴巴的看着正神神秘秘商量着行动计划的叔叔伯伯们。他感觉,此时的父辈们像极了电影中的地下工作者。高中毕业后,王俊成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家里人想让他读中专的想法,当上了一名警察。

1990年,王俊成参与破获了一起高压线盗窃案,15天艰苦的蹲守与办案的成功,也成了王俊成最大的骄傲。

有一个团伙专门利用夜间盗窃田间的高压铝线,决定苦等的刑警队便派了8个小组在夜里守在田间地头,等着犯罪分子的出现。

守了十四个夜晚,犯罪分子还是没有出现。此时已经有小组开始陆续撤离了,王俊成和搭档商量后,决定再呆最后一个晚上。第十五个夜晚没有月亮,晚上11点,从不远处的黑暗中,突然传来了电缆坠地和唰唰卷电缆的声音。罪犯的突然出现让他们兴奋不已,他们随即便以手电筒为信号,抓获了两名犯罪分子。为此,昌乐刑警大队被记功一次。

这次坚守,也成了王俊成宝贵的回忆。如今,双目虽近乎失明,但是他说没有什么能阻挡他继续做下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