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砸县委书记家后自杀 遗体被警方带走

新人一只 收藏 1 417

11月19日,带着债主砸了县委书记家的玻璃7天后,湖南省常德市79岁老人李连枝在家中用两条围巾上吊自杀。当晚,在并未得到家属同意的情况下,老人的遗体被当地警察从家中带走。


常德警方称,此举是为维护当地公共秩序。


也在当晚,老人在中国矿业大学(北京)读大四的孙女熊惟艺接到噩耗,赶回老家和家人一起讨回了奶奶的遗体。


6天,144个小时,这个柔弱的小姑娘,自称在一夜间长大。


奶奶自杀


熊惟艺事后称,她和79岁的奶奶李连枝有心灵感应因为19日下午5点,她突然很想念奶奶,很想家,烦躁不安。


事实上,老人李连枝的离世,没有任何先兆。


前一天,老人还让小女儿熊志英帮她买治疗心脏病的药和两件外套。19日下午5点,接到姐姐“母亲家里电话始终打不通”的电话后,熊志英来到位于常德市武陵区茉莉村的母亲家中。开门时,老人悬在门梁上两条打结的围巾上,脚下垫着一条小板凳,已气绝。


老人并未留下遗书。厨房里,还摆放着两碗刚切好的新鲜猪肝和豆角。


当晚7点30分,熊惟艺接到妈妈“奶奶已经去世”的电话。晚9点,她买到了次日一早北京飞长沙的机票。晚上,睡在床上,她称“闭着眼却始终没有睡意”。


熊惟艺是中国矿业大学行政管理专业的大四学生,不到一米六的她体重仅80多斤,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瘦小娇弱,说起话来总是柔声细语。


这一刻,常德市武陵区的茉莉村已一片嘈杂。由于对老人自杀气愤,随后赶来的大女儿熊美芬拨通了武陵区公安分局一位黄姓副局长的电话。电话中,她非常气愤,称是因为他们对母亲的监控,让老人惊吓过度而自杀。


当晚近8点,武陵区公安分局一位任姓副局长来到李连枝家中,随后包括尸检在内的多名警察也进入现场。警方对熊美芬等家属说,老人系自杀,并动员家属将老人送到殡仪馆。


按当地规矩,尸体在冷却前不能换上寿衣。老人生前好友、60岁的罗桂珍应死者家属邀请帮忙擦拭身体。罗桂珍说,当时任副局长站在她身旁,不停地催促她快点。其间,任副局长不断地接打电话。


罗桂珍说,她听到这位负责人还说了句“抢了尸体,事情就了了”。


大女儿熊美芬等家属并不认可自杀结论,拒绝警方带走老人遗体,并拨打电话向农村亲戚求助。


事情急转直下家属们称“没想到警察竟然动手抢走老人遗体”。


邻居罗桂珍称,帮忙换好衣服刚下楼后,她便听到楼上传来了很嘈杂的声音。紧接着,她看到死者的大女儿熊美芬被推下单元楼,熊的儿子也被人推出楼后按倒在地。继而,她看到四个人抬着一块床单下楼,并用力抛至停放着的一辆车的后厢里。


一名在场的好友用手机拍摄的现场视频中,记者也看到,十多名身穿警服和便服的男子将老人的家挤得水泄不通,熊惟艺的表姐沈琪玲和姑姑在试图夺回老人遗体时,均被推出门外。


这个视频中,清晰可闻的是,男家属的大声喊叫和女家属的尖叫,场面混乱不堪。


因被“监视”


11月20日上午10点30分,熊惟艺乘飞机抵达长沙。听到接机的叔叔说“79岁的奶奶可能是自杀”之后,熊惟艺觉得头一下子蒙了。


她说,在她的印象中,奶奶是一个纯朴的农村妇女,一生很操劳,也很坚强,养育了众多儿女,“她怎么会选择自杀?”


李连枝共有4个子女,二女儿和儿子熊剑平长期在外地,熊惟艺便是熊剑平的独女。熊惟艺说,在医院工作的大姑熊美芬和在交易所工作的小姑熊志英,负责照料这位老人。


下午2点,汽车到达了常德市武陵区茉莉村老家。熊惟艺说,她在这里度过了童年,奶奶一直居住在这里,“很包容我、很宠我,每次在奶奶家我都觉得自己像个公主”。


奶奶的灵堂就设在居民楼下,熊惟艺到了后,哭着扑向了奶奶的遗像。大约15分钟之后,熊惟艺问奶奶呢,妈妈石冰告诉她,奶奶的遗体被人抢走了。


熊惟艺事后说,她当时再一次蒙了,不知道下一句话该从哪里问起。她见到了表姐,两人抱在一起痛哭,“失去了理智”。


下午3点,缓过劲来的熊惟艺看了看奶奶的老房子、看了看前一晚的视频。她不明白,79岁的奶奶有什么理由上吊自杀?


似乎没人能回答她这个问题。


21日,邻居们称,虽然李连枝一直有心脏病和支气管炎,但还没有到用自杀来解脱自己的地步。大女儿熊美芬则认为,是有人对其母亲实施监控,导致老人惊吓过度而自杀。


监控,是目前难以证实的一个猜测。


熊美芬说,11月12日下午,家中来了一些要债的人。李连枝认为儿子熊剑平欠债的事是常德市桃源县县委书记郑弟祥一手造成的,就带着一些人来到郑家。当时,郑家防盗门紧锁。苦等无人后,李连枝气愤之下,拿出钉锤将郑家入室花园的玻璃砸坏。


此后的11月16日中午,熊志英接到母亲电话称“被人跟踪”,“一路小跑了一条街也没摆脱”。邻居罗桂珍称,那天她也听李桂枝说“被人跟踪了”。她记得,说这话的时候,老人将双手塞进口袋里后仍在颤抖。


老人楼下理发店的师傅也称,他觉得自己店前有两个人一直不动,问对方干什么,对方告诉他,楼上的熊家老太婆因为儿子的事上访,怕出事看着点。他还发现,监视的人分为几班轮流。有认识的邻居称,监视者是武陵区当地派出所的巡防员。


记者调查时,常德市警方表示,他们并未派人监视过老人。


理性维权


李连枝的遗体被送进了常德市殡仪馆。


20日晚8点,熊惟艺的家中开了一个小会。有亲戚提出要去堵路讨说法,另外有亲戚想出去直接抢回奶奶的遗体。


在读行政管理专业的熊惟艺则提议去上访。她说,不论实效如何,必须抓住这个法律所赋予的正当权利,她还强调一切行动要有纪律。


熊惟艺一再和妈妈强调,如果连奶奶的遗体都无法保护的话,那么以后任何事,包括家族的荣誉、财产,一切的一切,都会被别人践踏在脚底下。


熊惟艺是这个家族中保守的那一派。当晚11点40分,她这一派说服了另外一派。


次日下午1点,小雨,在市委信访办,熊惟艺陈述了整个事件的情况,并拿出了自己写的公开信。信中提出:一、查明死亡真相;二、惩罚抢尸者的责任;三、警察24小时监控,为何还会发生死亡事件;四、要求老人的儿子出来主持丧事;五、庄重、严肃归还遗体,并赔罪。


熊惟艺的身后是三四十人的亲戚朋友。熊惟艺一直和身后的他们强调,不要闹,要遵守秩序,按程序来,不要影响正常的社会治安。


一位信访办的工作人员打消了她的权威感。他说熊惟艺是小朋友,说她不懂事,还在这里瞎闹腾。


熊惟艺称,她告诉他们,自己是党员,有权利找党在常德的领导人;自己是公民,有反映情况的权利;自己也不是胡闹,是在走正常正当的程序。


下午3点,熊惟艺还在信访办等待答复。她的一个伯伯赶来,告诉她,依照他的经验,等到天黑也没有意义。


熊惟艺听从了这个建议,临走时,她告诉信访办的工作人员,“就等你们的回复,电话什么的都可以,因为我们走的是信访的程序,不是胡搅蛮缠,我已经做了我该做的了”。


遗体返家


19日晚,李家家属还联系了《凤凰周刊》记者邓飞今年9月,邓在新浪微博上直播宜黄县委书记率队在南昌机场围堵拆迁自焚家属、官员抢夺一自焚者遗体等事件,反响强烈。


20日清晨,邓飞在微博和论坛等网络媒体上,开始直播“常德抢尸事件”。他称,当地政府动用警力抢尸,突破了人伦道德底线,“太匪夷所思”。下午5时许,邓飞到达常德“抢尸”现场开始微博直播。数家媒体开始调查这一事件,一些媒体当天便刊发了稿件。


21日下午5点,回到家中的熊惟艺陆续接到一些记者打来的电话,一些远在北京的同学也打来电话。她才知道,依靠现代传播技术,这个偏远的地方已搅动了很多人的心。


当晚10点,市政法委找到死者家属,商量归还遗体的具体操作。


老人大女儿熊美芬说,政府提出的要求是,将老人的遗体直接送回鼎城区尧天坪老家,但家属们并不同意,“我觉得这是个原则问题,他们需要做的是把我母亲送到她被抢走的那个地方去,然后我们再送母亲回家。”


双方就此僵持了一段时间,此后,政府做出让步,称同意将老人遗体先送回武陵区茉莉村。家属们则同意,在尸体到达茉莉村一个小时后便送回尧天坪老家办丧事。同时,家属也被要求承诺,不会抬着老人的尸体上访。


此前的11月10日,由于涉及经济案件,李连枝的儿子熊剑平二度被警方抓捕。22日,常德市政法委一位副书记劝说熊出去办理丧事,遭熊拒绝。熊剑平称,自己无罪,不愿以母亲之死换取自由,他要求有关部门彻底弄清楚自己的案件。


记者采访中获悉,事情发生后,常德市委和市政法委对此事非常重视,市政法相关领导以及家属居所所在地相关政府官员多次与家属沟通协商,并进行安抚工作。


常德市公安局发来的新闻通稿中称,“11月19日晚7点多,110报警服务台接到报警称有人上吊自杀死亡。经市、区两级公安机关现场调查、勘验和法医检验,确认死者李连枝系机械性窒息自缢死亡”。


通稿还称,李连枝死亡后,当地党委、政府、社区工作人员及公安民警要求家属按照殡葬管理与城市管理的有关规定,将遗体送往殡仪馆举办丧事,但劝说无效。极少数别有用心的人扬言要抬尸闹事,且考虑到其所在小区系人口聚集度较高的居民区,为维护公共秩序,不妨碍周边居民的正常生活与工作,在武陵区党委、政府、社区工作人员及公安民警的配合下,尸体被送往殡仪馆。


葬礼


22日上午9点20分,一辆标有“中国民政”字样的车辆载着李连枝老人的遗体驶入设在茉莉村的灵堂。被夺走近30个小时后,老人的遗体终于被归还,亲人们悲恸不已。


老人的外孙女沈琪玲认为,老人因为被“监视”造成心理压力过大,才选择结束生命。家人们因此有些言行过激,但并未、也不会真正做出不理智的行为,对政府以“维持稳定”为由,强行带走尸体的行为非常不解。


23日,李连枝的儿媳妇石冰称,为让事态尽快平息,家人商量后决定保持克制,家属最终决定对市委和市政法出于稳定考虑将遗体运走的做法“表示部分谅解”,送老人走完最后一程。


当日上午10点,老人遗体被送往老家、鼎城区尧天坪举办丧事。


作为唯一的孙女,许多事情必须由熊惟艺去做比如,绕着灵柩不断转圈,跟在道士后面不断地鞠躬下跪。前一天晚上,她花一个多小时精心挑选了一些烟花、蜡烛等丧葬用品。她称,她希望给奶奶一个体面的葬礼。


23日下午3点多,熊剑平回到家里。他脸色铁青,对着母亲的灵柩连连磕头。他称,当日下午2点,桃源县检察院进入看守所宣布撤销了对他的批捕令。


在熊惟艺的记忆中,父亲这几年很惨,因为被警方网上协查,一直不能回家。


守丧的过程中,熊剑平非常沉默。看到做法事的道士带着二胡,他借来在母亲的遗体旁拉起了曲子。


拉至一半时,这个48岁的中年男人、曾投资2亿元开发一条商业街的昔日常德巨富,像个初生的孩子一样,在母亲的灵堂前嚎啕大哭。


(本报实习记者刘宇峰协助整理部分录音)


延伸阅读


小城富豪的生意和霉运


很难说,李连枝老人的自杀与儿子熊剑平的生意无关。


前推3年,李连枝曾经很令乡邻们羡慕儿子熊剑平是常德市富甲一方的商人,曾在桃源县内投资2亿多元开发一条商业步行街。


世事变幻难测,在周围邻居的眼中,这羡慕早已化作惋惜。


起家


熊剑平,今年48岁,常德市鼎城区人,早年曾历任常德市房产局局长、柳月湖开发区党委书记。2000年前后他下海经商,此后开发了常德市著名的铜楼湾商业广场,掘了第一桶金。


2003年,他通过竞标的方式取得了桃源县桃花源商业步行街的开发权,郑弟祥时任该县县长,负责招商引资。


熊剑平称,自己与郑弟祥早年曾在鼎城区政府共事,在同一间办公室。郑弟祥与熊的妻子石冰是在当地同一个小镇上长大。此前,两家人关系一直不错。


桃花源商业步行街位于桃源县漳江镇,规划占地面积1.8万平方米,建筑面积9.87万平方米。该项目是桃源县当年的重大项目。


石冰回忆称,2003年起,他们倾尽所有资产,投资2个多亿建设这条步行街。2006年3月,由熊担任法人代表的桃源县共同创业房地产开发公司(下称共创公司)对外预售。截至2007年1月10日步行街开盘预售,仅432户购房户交付预售款就达7000余万元。


破产


双方的蜜月期很快结束。


石冰说,2008年2月,除街道暂未硬化、步行街只剩两栋楼还没打基础外,其他的22栋商住楼都基本建成。此时,金融危机突如其来,银行紧缩银根,共创公司一笔4800万元的按揭款未能如期发放,公司资金链出现问题。


2008年7月15日,桃源县城市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城投公司)以共创公司不能清偿一笔605万元的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当地法院申请对共创公司进行破产清算,桃源县法院受理了这一申请。2009年6月22日,桃源县法院裁定共创公司破产。


湖南当地媒体此前报道称,城投公司为桃源县政府全资国企,负责当地城建重点项目,董事长由常务副县长兼任,也是共创公司开发桃花源步行街项目的甲方。


自认“公司资产远远大于债权”、当地法院宣布其破产属于“被破产”,熊剑平和妻子石冰一直不断地申诉,实名反映“桃源县相关部门恶意侵吞民企资产”。


被拘


共创公司被破产前,2008年6月11日,熊剑平被桃源警方拘捕,罪名包括虚假注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五项。


石冰说,此案经相关部门及法学专家论证,认为其不构成犯罪,熊在被拘34天后获释,但桃源警方并未撤销该刑事案件。此后几年,熊一直被桃源警方网上通报协查。


最新的进展是:2010年7月12日,应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二庭黄兴东副庭长的邀请,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常委、湘潭大学法学院院长胡肖华和省人大常委会常委徐涤宇一行四人赴桃源县人民法院,就破产案进行调研。


昨天,记者从胡肖华处获得一份名为《关于桃源县共同创业房地产公司企业破产案调研情况的汇报》文件。


文件称,共创公司破产案中“存在严重的程序和实体错误”,建议省高院按照《破产法》等规定立刻责成桃源县人民法院自行纠正其错误,或依法裁定撤销其裁定。


此外,胡肖华、谢鼎华和徐涤宇等12名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常委和代表,在今年湖南两会期间还联名提起《关于依法迅速纠正桃源县共同创业房地产公司企业破产案的建议》的议案。


今年11月10日,在开往北京的一列火车上,熊剑平再次被警方逮捕。


11月23日,熊剑平再次回到家中。他称,桃源县检察院宣布撤销对他的批捕令。


申诉


在此期间,熊剑平夫妇通过各种手段寻求外界帮助。


熊剑平夫妇不断向常德市及湖南省的法院、检察院等部门申诉,并向媒体求助。2009年6月,湖南当地媒体报道过熊剑平夫妇的案子,称“案件存在一些违法问题”。但在实践中,并未解决任何问题。


石冰称,事发前,自己79岁的婆婆“曾多次去找郑弟祥求情”。第一次是2008年6月;第二次是今年4月,老人等候8小时没有见到郑弟祥后,心脏病发作被送到医院;第三次是11月12日下午,桃源步行街的一些商户到李连枝家中讨债,老人带着他们到郑弟祥家中,苦等不见后,打破了郑弟祥家的玻璃。


石冰对婆婆的离世表示不解。她说,案件最艰难的阶段已经过去,破产案已得到省市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很快就会解决。婆婆没理由在这时自杀。


22日下午,对李连枝老人的遭遇,桃源县委书记郑弟祥表示,非常遗憾。他称,自己也为人父母、为人子女,对家属的心情非常理解。


郑弟祥认为,共创公司破产是法律问题,但李连枝家属却一直纠缠。


他称,12日下午4时,他接到家里电话,称李连枝砸了家里的窗户。认为老人的行为让家人不安,郑弟祥向常德市委进行了汇报。


对李连枝生前所称“遭警方跟踪”及“老人死后遗体被抢”一事,郑弟祥称,他并不知情。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