渗透 正文 第30章

hawk735 收藏 3 5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95.html


顾雨菲今天穿了件十分得体的军装,波浪式的头发披在肩上,洁白如玉的面庞被衬托得晶莹剔透,宛如一个水晶似的白雪公主。

不过很可惜,许忠义对她的美貌并不感兴趣。

“她这打扮也不像是来相亲的。”瞧瞧顾雨菲,于秀凝那颗滚烫的心,开始渐渐冷却了。有女人穿军装相亲的吗?答案是罕见,至少在中华民国是罕见的。由此推测,她顾雨菲或许也是打算要回避什么。

双方相互寒暄后,分宾主各自入座。许忠义低着头,一口接一口喝着酽茶,偶尔还尝尝面前的开胃小点心。

“这家伙挺拽呀?”陈明吸吸鼻子,冲一旁的于秀凝使个眼色。那意思就是说,你这个弟弟有点不上道,瞧他那不以为然的样子,不像是来相亲,反倒更像是应付差事。

许忠义的表现,令于秀凝也暗自捏了把汗。当然,这两位成与不成倒是其次,关键是千万别在餐桌上得罪人,免得日后不好相处。

可于大姐的担心明显就是多余的。因为顾雨菲对许忠义的表现,居然是十二份的满意。她不想和许忠义有任何感情上的瓜葛,在她看来,此次赴宴也不过就是官场上一次最普通不过的应酬而已。

既是应酬,那就是另有目的。她揣着份购物清单,准备找个好机会,来哄得许忠义给她签字报销。

吃饭的时候,大家是有说有笑。气氛虽然和谐,但许忠义那眼神,却总也飘不到精心打扮的顾小姐身上。她就是空气,不!严格来说,她就是包装精美的空气清新剂。不然满屋子,也就不会充斥着淡淡怡人的香水味了。

“小菲,吃菜,吃菜!这是辽菜很有名的鲶鱼炖茄子,对女人来说可是大补。”给顾雨菲夹菜的时候,于秀凝狠狠瞪一眼许忠义,心想:这应该是你的活儿,总让我代劳算怎么回事?你小子还打算娶媳妇不?

许忠义一扭头,装作什么也没看见。他琢磨着不就是一顿饭吗?行!我吃!吃完咱就各回各的家。反正我喜欢的是小丫头,你顾雨菲弄得再花哨,跟我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也不说话,闷头喝酒吃菜,自己忙的是不亦乐乎。看得陈明这个气呀,恨不得跳起来抽他一大嘴巴。“我们两口子这么张罗为的是谁?啊?你许忠义咋这么不识好歹呢?先甭管人家顾小姐是咋想的,你作为男人,怎么也该过得去吧?世上有几个好媳妇是主动投怀送抱的?”

“我吃完了!”一推杯子擦擦嘴,许忠义看看陈、于二人,那意思分明就意味着还有事儿没?没事儿我可要走啦?

“忠义啊!你再来碗汤。喝完后让你姐夫送你。”于秀凝算是和他飙上了,心说你想走,可我偏不让你走。“不找一百个理由把你留下,那我于字就倒着写。你说你这个人哪,怎么就不体谅姐姐这番心意呢?姐姐帮你图个啥?还不是想叫你有个靠山,日后在官场上一帆风顺么?”

就在这时候,顾雨菲那良好的个人素养,被完美地展现出来了。她站起身亲手倒了杯酒,然后毕恭毕敬送到许忠义面前,满怀歉意地说道:“许副专员,以往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雨菲在此向您道歉。希望您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这小女子一般见识。”

这是很给面子的一句客套话,顾雨菲摆明了是想就此化解两个人的恩恩怨怨。当然了,如果只是化解恩怨,许忠义倒也无所谓,他也知道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敌人多堵墙的道理。于是慌忙站起身,陪着笑脸应承道:“顾小姐言重了,许某有不周之处,望顾小姐多多海涵。”

两个人言语间全是官场的应酬,连半点柔情蜜意都没靠上谱。于秀凝忍不住和陈明面面相觑,暗道:“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见面不相识?”

一杯酒下肚,顾雨菲和许忠义间也不再那么拘束了,两个人就着某些共同话题,开始了进一步交流。顾雨菲感谢许忠义帮她雇了女佣,还说沈阳的天气寒冷异常,要不是许忠义给指点保暖秘诀,她这个南方的妹子兴许就冻僵了。

“哎?那女佣好像是我……”陈明的话还没说完,于秀凝就狠狠瞪他一眼。她心说:“老头子你怎这么不经事儿?我知道那女佣是你雇的,可顾雨菲既然这么说,那肯定是有她的用意,你往下听就是,跟着插什么嘴啊?”

许忠义淡淡一笑,不卑不亢回敬了一句:“顾小姐过谦了,如果要感谢,你得感谢于专员,是她叮嘱忠义,说所有新到职的官员是可以报销安家费的。忠义只不过是奉命办事,毫无寸功可言。”

没想到,顾雨菲等的就是这句话。她赶紧取出购物清单,毕恭毕敬送至许忠义面前。“既然许副专员是奉命行事,那雨菲这份清单,您可不可以签个报销批文呢?”

于秀凝就坐在旁边,可她偏偏要找许忠义签批文,这是什么用意呢?略一沉思,于秀凝当即便明白了她的心思。这妮子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她要的不是一份普通的批文,而是许忠义那手漂亮的字迹。在市面上,许忠义的手迹价值不菲,就算把清单上所有花销加在一起,其价值也未必能赶上他“同意”两个字的二三。

“鬼丫头……”于秀凝莞尔一笑,心下彻底透亮起来。只要你喜欢许忠义的字,那一切就都好说,谁又敢保证将来,你会不会连他的人一块喜欢?

接过清单看了看,许忠义眼睛眨动了几下。偷眼瞧瞧于秀凝,老姐姐冲他笑着一点头。

“好吧!”许忠义不再矜持了,伸进口袋掏了掏,就在顾雨菲满怀欣喜的刹那,一枚翠玉印章结结实实盖在清单上……

“你用印章?”顾雨菲张大了嘴巴。

“是啊?有什么不妥?”

“可……可你应该用笔呀?”

“奇怪了,我为什么非要用笔?”

“唰”地一下,气氛彻底冷场了……

不管许忠义在纸上写下什么字,顾雨菲都算能给家人有个交代了。可他偏偏改成了印章,而且这印章还不知道是在哪个地摊刻的,拿出去,基本上可以说是一文不值,就连这份清单钱的造价,估计都赶不上个二三了。

“你必须得用笔呀!”顾雨菲急了,“你不用笔这怎么能显出身份?”

“我有什么身份哪?”不解地瞧瞧陈明,后者冲他一摆手,随后又摇了摇头。那意思是说:“老许啊!你自己的事,还是你自己看着办吧!不是姐夫不帮你,而是你这小子……简直就是砸锅的大行家。”

公文行章,这是无可挑剔事情,老许做得一点都没错。可顾雨菲这心里却不平衡,暗道许忠义你个店小二,真是不识抬举。“哼哼!”她是越想越气,“好!你不是有个性吗?那咱就耗上了,我就不信,你这辈子连一次笔都不动?”

所谓物以稀为贵,许忠义对此是深有体会。手迹也同样如此,如果遍地都是他许忠义的字帖,那价钱肯定就和唐三彩差不多了。因此除非必要,他决定今后绝不再轻易动笔。哪怕于秀凝求书,那也得一拖再拖,方能显出他许忠义的字,才是货真价实的一字难求。当然了,最后该给于大姐的肯定还是要给,这样于大姐就能体现出比别人更有面子。

这顿饭吃得很古怪,于秀凝能看出,顾雨菲虽然一直在笑,但她的心里肯定是不痛快。受过良好教育的女人都这样,哪怕她对你很不满意,可脸上也绝不会轻易地表现出来。

结账的时候,许忠义抢先一步把钱付了。弄得放出话来要请客的顾雨菲,是有着说不出地尴尬。

“顾小姐您就别客气了,到了东北您是客,东北人没有让客人掏钱的习惯。”许忠义这是入乡随俗,不过这种“入俗”的方式很特别,和他在重庆时的小抠样,有着本质上的区别。总之用一句话来说,那就是很有男人味。

有男人味的男人,女人一般都很欣赏,因此在不知不觉中,顾雨菲对他的印象再次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化学变化。在高分泌荷尔蒙地作用下,顾雨菲终于认定他不是那么讨厌了。

按照预定方案,最后是许忠义送顾小姐回家。望着两个人远去的背影,陈明叹了气,苦笑着对于秀凝说道:“老婆子,咱俩是不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哪?唉!我觉得他们俩,恐怕十有八九是没戏……”

“哦?你认为没戏吗?”于秀凝似笑非笑地看看他。

“那你认为有戏吗?”

“呵呵!老头子,你记住我一句话,世上所有的戏,都是人写出来的。”


“上午,许忠义到女中讲课,期间未发现任何异动。下午三点半,他去棋社打牌喝茶,由于那只招待有钱人,所以我们进不去。等事后凑足钱再回到那儿,他刚好已经离开了,因此……我们就只能简单地看看那里的环境,至于他跟谁有过接触,这个……这个就无从得知了。”手下无奈地摇摇头。沈阳不比重庆,而于秀凝的人又不敢轻易使用,所以齐公子派出去的密探落个空手而归,这也就在所难免了。

将劈好的干菜塞进炉膛,齐公子拍拍手上的烟灰,抹了抹被熏出的泪水。

“长官,我们必须要发展自己的眼线,不然今后就会处处受制,根本无法开展工作。”

“眼线是肯定要发展的,但工作还得照样进行,否则,你对得起党国给你的这份工钱么?”就着炉火,点燃了一根香烟,狠狠吸上几口后,齐公子将烟盒交给了属下,“会抽烟么?”

“会!”

“我记得……许忠义好象也会抽烟?那天在皇姑屯,他就一根接一根地抽烟,而且抽的还是老刀牌。每次抽到一半的时候,他总是把烟头丢在地上,还要抬脚去碾上一碾。你想想,这说明什么?”

手下摇摇头。

“说明这是他的习惯。一种养成多年,连自己都意识不到的习惯。”齐公子也把烟头丢在地上,起脚碾了碾。“想知道他跟谁有过接触,其实这一点都不难。每个包间你都进去过吗?”

“都看过了,没发现异常”

“那你有没有注意到,哪座包间里有半截香烟?”

“好象……”手下苦思冥想一番,随后脱口而出道,“是九号!”

“查!马上去查!”齐公子竖起手指点了点,“就查这九号包间还有那些客人!”

原本复杂的问题,一下子变得简单了。手下望着齐公子,流露出万分钦佩的表情。

许忠义是从共产党那回来的,这一点于秀凝已经查证过了,据说是没任何问题。但齐公子却不敢掉以轻心,腐败分子的话能轻易相信么?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他是共产党呢?

“王秘书,你记录!”站起身,探探炕上被窝的热度,齐公子叫过机要秘书吩咐道,“从今天起,我们的工作要双管齐下从两方面着手。一,查证于秀凝、许忠义的身份是否可疑;二,搜集他们贪污腐化的证据!”

这两点只要攻破一个,那于秀凝和许忠义,也就差不多该死无葬身之地了。

“就算他们不是共匪,这里面也有很大的问题。于秀凝这伙腐败官员,敢把这么大一批货物资敌,已经不能用胆大包天来形容了。”齐公子恨恨地说道,“你们最好去求神拜佛,祈祷千万别让我找到证据,要不然,军统的家规定会让你们好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