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分析 中俄因實力反轉產生嚴重分歧 將在10年內出現

2010/11/25


[美國之音中文網/華盛頓電]


過去20年間,中國和俄羅斯之間的關係在各個層面上都有了顯著改善。但是即便兩國在雙邊關係處於「蜜月期」時建立起戰略夥伴關係,卻其實是各懷心事,缺乏信任。隨著經濟天平明顯傾向於中國,俄羅斯在越來越感到不舒服的同時,更發現它手中的「能源牌」也變得不那麼好用了。


中國和前蘇聯曾經在1950年代有過所謂「牢不可破的社會主義友誼」。那時候,蘇聯在經濟和技術上都是中國效倣和倚賴的對象。然而事實上並不可能有什麼「牢不可破」的雙邊關係。兩國不久就翻了臉。


前蘇聯崩潰後,中國和它最大的鄰國俄羅斯的關係迅速改善,不久便進入「蜜月期」,建立起戰略合作夥伴關係。


兩國關係的改善表現在各個層面:2004年10月,中俄最終解決了過去300年間存在的邊界爭議;雙方在國際關係核心原則方面表現出廣泛一致;兩國之間的經貿往來也得以迅猛發展。


擱置不信


但是,正如英國智囊機構歐洲改革中心的俄羅斯和中國問題專家羅鮑波(Bobo Lo)在一篇分析文章中所說的,俄羅斯和中國其實只存在有限度的夥伴關係,並沒有什麼戰略夥伴關係。他說,儘管雙方關係近年來有顯著改善,但這種夥伴關係卻基本上是建立在所謂「擱置不信」(suspension of disbelief)之上,也就是雙方儘量淡化差異。


但是,羅鮑波看到,不論雙方怎樣渲染,也難以掩蓋事實上並非那麼緊密的關係。他以經貿為例,說俄羅斯在中國的對外貿易中所佔市占率不足2%;而中國在俄羅斯的貿易總額中也只佔6%的比重。他說,兩國其實都在朝「西方」看:歐盟佔據俄羅斯貿易總額的一半以上;中國對歐美經貿的倚重自不待言。


全球經濟危機之前,中俄貿易量從1999年的57億美元激增到2007年時的480億美元。但是,這與2007年中國和歐盟間3560億美元,以及中美間3020美元的貿易量相比,相差甚遠。


從貿易結構上看,中國要的是俄羅斯的能源和原材料,卻對過去在兩國經貿中佔據重要地位的武器銷售、航太技術,和核技術的需求卻在下降。華盛頓智囊機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俄羅斯經濟專家安德斯‧阿斯倫德說(Anders Aslund)說:「雖然俄羅斯產業門類眾多,但是在中國市場上看好的主要是石油和金屬。俄羅斯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裏曾大量向中國出口武器。但是這方面銷售看上去在下降,因為中國現在能夠自己生產這樣的武器。其他值得提的還有木材等。但這些所佔的市占率較小。」


俄羅斯人擔憂


美國布魯金斯學會中國問題學者埃裏卡‧唐斯(Erica Downs)說,俄羅斯人對這樣的經貿關係相當擔憂。


她說:「這些年我們看到他們表現出憂慮。比如說,有人擔心俄羅斯會變成中國的能源附庸國。俄羅斯官員對與中國的貿易結構感到不快。」


唐斯說,這樣的經貿結構可能會成為未來兩國關係發展的隱患。


剛剛過去的全球金融危機,更是讓俄羅斯人看到,它與這個戰略夥伴在經濟上存在著的差距。而這讓他們相當不安。俄羅斯經濟問題學者阿斯倫德說:「過去兩年間,俄羅斯對中國在經濟方面的表現越發感到不舒服。俄羅斯的GDP在2009年下降了8%,而中國同期卻繼續以8%增長。現在衰退過去了,俄羅斯2010年的增長可能達到4%,而中國則會一路猛增。按照俄羅斯的匯率計算,危機前俄羅斯人均GDP是中國的4倍,而現在卻只是高一倍多一點而已。這讓俄羅斯人感到,他們在經濟上正輸給中國。」


布魯金斯學會的中國問題學者唐斯在與該學會的俄羅斯問題專家菲奧娜‧希爾共同撰寫的一個探討中俄能源關係的報告中說,中國從經濟危機的影響中能夠更快地得以復蘇,同時也看到它與地區和全球強國在經濟和政治方面的影響力日增;俄羅斯則擔心,莫斯科方面沒有能力在經濟上與中國競爭,甚至已經有人擔心俄羅斯在政治上最終也會被北京方面降格到「小夥伴」(junior partner)的地位。


俄對中國重視不夠?


中國目前具備的經濟實力,其實已經威脅到俄羅斯在自家後院,也就是中亞國家,的利益。即便這樣,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經濟學家阿斯倫德認為,俄羅斯對於中國仍然重視不足。


他說:「中國(對於俄羅斯)極其重要。而俄羅斯在與中國打交道時卻是用心不足,也沒有像樣的策略。我認為這是俄羅斯自己的問題…中亞國家的現狀是,它們已經把目光轉向中國,而非俄羅斯。因為正是中國的市場對它們的產品的需求在增長,而且中國在中亞的投資也遠高出俄羅斯的水準。」


如今中俄之間的貿易量正逐漸恢復到危機之前的水準。根據新華社報導引用的數字,2010年頭10個月比去年同期的貿易額增長了43.4%;預計全年能夠實現接近危機前的水準,也就是總額超過500億美元。2008年時,兩國貿易量為568億美元。


能源合作「進一步,退兩步」?


中國駐莫斯科的一名外交官員在中國總理溫家寶11月訪問俄羅斯前夕對新華社說,中俄經貿合作正處於一個從規模增長到總體結構調整的轉型關鍵時期。這位外交官說,中國將與俄羅斯加強高新技術方面的合作。


但是,這位外交官說,能源合作一向是中俄經濟關係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兩國未來還將在能源技術和設備等方面進行合作。


但是,一些能源問題專家看到,未來兩國在這個領域的合作並不像官員們描繪得那樣美妙。布魯金斯學會的唐斯和希爾將中俄能源合作描述為「進一步,退兩步」。她們認為,隨著雙方在獲取裏海地區和中亞國家的能源時競爭日趨激烈,它們的合作不會很順暢。


中國和俄羅斯在建立起戰略夥伴關係初始,曾引發一些西方分析人士的擔憂。他們認為俄中兩個威權大國的聯姻會對美國利益形成巨大挑戰。但是,現在越來越多的人看到,俄中的「親密關係」相當實際,不會形成真正意義上的戰略夥伴關係,因此不至於危及美國利益。相反,俄羅斯和中國除了在經貿關係上不平衡,它們在外交政策和安全利益等方面也存在差異。唐斯和希爾等學者認為,中國和俄羅斯在利益上的分歧,將會在未來的10年間顯現出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