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张学良1934年3月率领东北军进攻红军,1935年就任“西北剿匪”副总司令,代行总司令职务。当时东北军人数20多万,起初张学良剿共很积极,可是他多次与红军作战,部队的人员和弹药损失无从补充。“东北军自南来豫鄂,西开陕甘剿匪以来,损失甚重,迄未得到中央补充。余(汉卿)每次晋谒委座时即蒙慨允接济补充,迨回防后除电令申斥外,毫无补充之事实,故将校兵士均感苦战无功,将来势必由损失而渐消灭……”

张学良的困惑也是民国时期所有杂牌军的困惑。既然已经归顺中央,又为中央派遣作战,人员和弹药的战损理应由中央补充,怎么不给或少给补充,甚至每被歼灭一个师就取消该师番号?这种困惑延续到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并且极大削弱了国民党军的战斗力。杂牌军为保存实力求生存,当然不能卖力作战了。

本来么,国家统一后,军令和政令必须统一。虽然当初收编杂牌军时允诺该军的建制不被拆散,官兵不被打散,但那只是过渡性条件,总要逐渐把杂牌军改造成中央军。不宜把杂牌军看作潜在敌人。蒋先生恰恰在这点犯了错误,歧视杂牌军,不能一视同仁,必欲除之而后快。

在收编和改造杂牌军问题上,陈诚是个典范。陈诚在抗日战争前就以黄埔军官为核心,采取各种手段,大胆收编杂牌部队,扩充实力。例如1930年收编湖北的徐声钰独立第十三旅。他的十八军因此壮大,后成为国民党军的五大主力之一。

抗战前夕,蒋介石名义上统一了中国,全国军队番号统一编制,1938年时,颁布的军队序列,以师为单位进行统计,则中央军部队共有43个师;杂牌军197个师。杂牌军主要部分是东北军、西北军、晋军、新桂系、马家军、滇军、川军、粤军、湘军、黔军等大股。蒋介石实际上仍然容忍某些军阀割据现象存在。例如广东,广西,山西,云南,山东,四川,新疆,青海,宁夏等省,还是杂牌军占据。国民党指定某些杂牌军的“募补区”,由当地军头管理行政系统,在募补区募兵征粮合法,甚至自定税收,军费部分自理。当然,不象1930年的中原大战,这些军阀的实力都不足以与中央抗衡。

题外之话,这种情况对于已经开始的国共两党谈判也有影响。共产党坚持划分出陕甘宁边区,为什么蒋介石最后接受这条件?还是考虑中国没有实际统一的现实。1937年9月,根据国共两党的协议,中共中央将陕甘宁革命根据地改建为陕甘宁边区政府。它是一个边区的自治性地方政府,是国民政府行政院的一个直辖行政区域,并为八路军的募补区。

我们注意到,抗日战争初期,在第一线与日军激烈战斗的有不少嫡系部队,前仆后继,涌现很多英烈,发出了值得人们为之敬仰的光芒。当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期间,在中国正面战场,各个战区虽然既有嫡系部队,也有杂牌军,但是把守第一线的多是杂牌军。蒋介石派到缅甸的作战部队是蒋系最精锐的部队,后来都利用美援物资配备全副美式装备,战斗力大为提高。怎么就不派杂牌军入缅甸呢?

至于蒋介石派到敌后战场的,全是非嫡系部队。战争之初,由于抗击日军的需要,蒋介石就已经命令八路军前往河北敌后“将其后方联络线切断,使其陷于弹尽粮绝之困境”。后又决定将黄河左岸第一二两战区合并为一个战区统一指挥,组织野战兵团和挺进支队向敌后之冀、鲁、热、察及平汉、津浦线之间的山地进发。八路军各部和国民党部分武装均已受命前往上述地区进行游击战争。没有想到的是,共产党部队最擅长游击战,与老百姓关系最融洽,如鱼得水,很快就发展壮大起来了,广泛建立敌后根据地。而杂牌军却损失颇大,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都有不少投敌的。《剑桥中华民国史》下册第十一章第三节记录:“叛逃的将军1941年有12个,1942年有15个,1943年是高峰的一年,有42人叛逃。50多万军队跟随这些叛逃的将军离去,而日本人则利用这些伪军去保卫其占领的地区,以对抗共产党游击队”。

蒋介石主观是否有借日军和共军力量来消灭杂牌军的意图?至今无法考证,但多数小股杂牌军却都是在八年抗战中被逐渐消耗和改造而消亡的,却也是事实。

抗日期间,蒋介石很注意办军校和军官训练班来改造杂牌军,让将领们受了委座的精神感召,心悦诚服地归向中央。可是实际上对待嫡系和杂牌军不能一碗水端平,在薪晌和后勤保障上厚此薄彼,积怨甚多,抵消了不少说教功效。

八年抗战结束,由陈诚主持,国民党随即开展大规模的部队整编工作。按照陈诚的裁军计划,到1945年底,国民党原有的124个军、354个师、36个独立旅、28个独立团、15个独立营;要裁去31个军,111个师、28个独立旅、13个独立团,10个独立营。军事机关原有的4550个单位,裁并1779个。原有的92个军事学校,裁并70个。总计原有兵员590多万人,整编后留430余万人。

这次整编经过蒋介石批准,把原来的建制打乱“混编”,原来各个集团军拆开,军师单位对调,将“杂牌军”化整为零,嫡系部队也分散,各集团军司令交换位置,统统成为中央军。对此,后来无论国民党嫡系将领还是杂牌军将领的回忆,都评价很差。被裁掉的军队当然都是杂牌军,引起强烈不满。对裁并下来的将官,陈诚将这些人编入“军官总队”,养起来。可这些将官,怎么能过得惯无权无势的日子,于是所谓的“军官总”便拉拢政府官员,以及失业军官,到南京中山陵去“哭陵”。

依我看,陈诚的整编计划没有错,恰恰是实现军队国家化的必要措施。整编中途由于内战爆发和内部阻力而终止。如果内战晚一年爆发,完成整编和整编后的磨合期,恐怕国军的战斗力会有不小提高。经过整编,各级指挥官的任命,大量的黄埔生便源源不断地渗入进来,部队的地方特色渐渐消失,军队的各级指挥权渐渐被黄埔生所取代,很多部队就是这样被改造成中央军或半中央军的。

杂牌军被改造成功的范例:黄百韬是标准杂牌,其部队全部来自不同杂牌军。他率领的整编25师,以及后来的第7兵团是山东和中原战场主力,与解放军作战特别凶悍,内战中其“战功”及作用仅次于五军和十八军。

杂牌军被改造不成功的更多,最典型的是云南滇军。杜聿明率领入缅的嫡系军队回国,暂驻昆明。抗战胜利后蒋介石认为是解决“云南王”龙云的好时机,命令杜聿明下手。1945年9月30日晨,杜聿明各部队经过短时间战斗控制了昆明,包围五华山,迫使龙云交出兵权。五华山事件后任命龙云为军事委员会军事参议院院长,为一闲职。对龙云没有公开理由的动武,确实令滇军将领们忿忿不平。这样做使其他杂牌军将士寒心,也没有达到控制滇军目的。被调到东北战场的滇军,60军184师1946年5月30日在鞍山起义;1948年10月第60军军长曾泽生率部在长春起义。留守云南的省政府主席卢汉,1949年12月9日在昆明起义。在香港的龙云,1949年8月15日宣布投共。

五华山事件不仅是蒋介石对待杂牌军的重大失误,也是战后军事部署的重大失误。根据《中苏友好同盟条约》附件,进入东北的苏军,在日本投降以后,苏联军队当于三星期内开始撤退,三个月以内撤完。辽阔的东北地区具有至关紧要的战略意义。共产党把东北当作要夺取的首要目标,迅速把10万人枪和半数中央委员派到东北。抗战胜利后,在正面战场前线的部队距离东北最近,本可以让这些部队先期进入东北接收。李宗仁提出“后浪推前浪”的接收方法建议,蒋介石不予采纳。唯一可以解释的原因,就是那些一线部队净是些杂牌军,蒋介石不放心。但是日本已经投降一个半月了,国军最精锐的美式装备部队竟然还滞留云南。本来应该立即开赴东北或华东,却先用来对付龙云,耽误了月余时间。杜聿明率领国军11月8日才到达秦皇岛,11月26日杜部占领锦州。国军比共军晚3个月到达东北,失去军事先机太多。就在这3个月时间,中共进行了初步的东北根据地建设,部队从10万扩大到30万,具备了沿铁路线与国军作战的力量。蒋介石为了杂牌军顾此失彼,得不偿失。

解放战争期间很多杂牌军起义了。蒋介石对于“杂牌军”的歧视,对于嫡系的偏袒,种下了反抗的种子。据统计,在解放战争中,共产党方面“策动国民党军起义,接受和平改编和投诚的官兵总数达177万余人,起义投诚将领1400余名,其中陆军有153个整师”。当然,其中不乏国民党嫡系部队,但杂牌军起主导作用;例如北平和平解放,领头的傅作义是杂牌,手下嫡系部队占多数,都跟随傅作义起义了(政策按照起义对待)。

对于蒋介石政权在大陆失败因素的考察中,无论是大陆还是海外学者,在国民党政政治的腐朽,经济的崩溃以及军事的失败方面做出很多研究。不过对于国民党军的起义的研究则不是很多,对于国民党军起义的影响与意义往往关注不够。

我以为,因为蒋介石对待杂牌军策略有误,内战开始杂牌军就厌战的多,作战消极,使蒋军的整体战斗力打了不小折扣。而到内战后期,杂牌军大都没有退路可走,也不能跟蒋到台湾去,不少杂牌军认为只有起义才能生存。众多起义对于战争进程发生重大影响,这是蒋介石在内战中加速失败的因素之一。


本文内容于 2010/12/2 17:28:47 被小编Z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