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密的特战 第八卷.险中迷局 第一章.诱杀之险(5)

shugangj11 收藏 1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size][/URL] 8.1.5 纽约 曼哈顿 东百老汇大街 23:15(北京时间14:15) 古韵像往常一样走进了歌剧院大厅左侧的酒吧,一个身穿白色衬衫红色马夹的酒童赶忙上前招呼,一路引领着来到了靠近酒吧前台的座位上,这里很方便招呼柜台里面的调酒师,是专门留给身份特殊或是VIP客人的,古韵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


8.1.5

纽约 曼哈顿 东百老汇大街

23:15(北京时间14:15)

古韵像往常一样走进了歌剧院大厅左侧的酒吧,一个身穿白色衬衫红色马夹的酒童赶忙上前招呼,一路引领着来到了靠近酒吧前台的座位上,这里很方便招呼柜台里面的调酒师,是专门留给身份特殊或是VIP客人的,古韵虽然身份一般却是这里的熟客,所以,当她刚一出现在酒吧门口的时候,远远站在酒吧深处的值班经理便示意酒童上前,将她迎到了贵宾席上来。

古韵注意到今晚值班的经理虽然熟悉,却不再是李翰邦了,一种不祥之感不由得浮上心头,脑海中迅速的推测出各种可能出现的不利局面,并且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帮忙把外套和披肩放好之后,酒童接过古韵递过来的一张二十美元的钞票,道了声谢便转身离去了。古韵在位子上坐好,然后将银包放在了体侧手边的位置上,却将银包的提带套在了自己手腕上,这样一来她随时都能够打开银包付账,当然这不是最主要的,因为银包底部的四个装饰钉脚非常特殊,其中的一个装有机关,如果扣动暗掣的话,机关启动,一根仅有五毫米长的毒刺将会瞬间射出,药液强悍见血封喉,五秒钟之内人便会死亡。当然,以六旬之躯上阵,这根毒刺不是给旁人预备的,那是她留给自己的。

古韵刚一坐定,她便看见夏若兰出现在了酒吧的门口,还是刚才的那个酒童主动上前,简单的交谈之后,便引着她向自己的座位走来,古韵微笑着点了点头,目光却停留在了酒吧的门口,她注意到了一个身材不高,头戴礼帽穿着守旧的男人跟在夏若兰的身后也进了酒吧,那人的眼神犀利,他在转身巡视全场的时候,目光曾经在古韵的身上做了片刻的停留,只那么一刻,古韵便觉出了阴冷无比,仿佛置身冰窟中一样的感觉。就在古韵刚一觉察出寒意逼人的时刻,她接下来所看到一幕更让她体会到了冰冻三尺的彻骨寒气了。


李翰邦出人意料的出现在了酒吧前台的出口上,刚好和迎面走来的夏若兰打了个照面,同样与他熟络的夏若兰很自然的停下了脚步,跟李瀚邦寒暄起来。古韵看见酒童知趣的退身离开了,戴礼帽的男人正脱下大衣和礼帽一起挂在衣帽架上,坐在门口位子上的两个身着风衣的男子见状起身去了门外,“礼帽男”则代替他们坐在了那个位子上。古韵知道这一切几乎就是特情行业的标准程序,自己正深陷在一个诱捕的圈套之中,无疑那个“礼帽男“是这个行动中的捕手,李翰邦则是设置好的诱饵,而自己正是他们张网待捕的大鱼。

事已至此,古韵反而觉得一切都变得简单了。最明显的一点是李瀚邦已经被控制了,他现在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他刻意设计好了的,在有限的回旋余地当中他在尽可能的发挥出自己所剩不多的作用。那么,他到底想要达到一个什么目的呢?

古韵做出如此推断的一个基础是她对自己助手毫不动摇的信任,而事实也刚好证明了这一点。李瀚邦终止了与古韵的一切联系,这本身就是个警告,而古韵至今仍能安然无恙,也刚好说明了她正在受到助手的保护,无疑,如果李瀚邦想要出卖她的话,根本就无需设下现在的这个圈套了,古韵足不出户就已经束手就擒了。那么,他煞费苦心的做出这样的安排,一定是想要借此机会向自己传达什么重要的信息吧!

古韵相信助手是在利用今天的这个圈套,又在其中设下了另一个圈套,用以实现自己的目的。可是,能够说服捕手给他这样一个机会,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啊!古韵想,莫非…他是想假借诱捕之名好借机接近自己嘛?那样一来,能达到他的目的吗?要知道,此刻在这间酒吧里的任何一个人,都会被记录在案的呀!更不要说与他接触过的人了,哦!老李啊!你今天使出的可是一个险招啊!


古韵心里想着,目光片刻不离的盯着李翰邦,只见他与夏若兰三言两语过后,竟然一起朝着吧台走去,古韵开始觉得助手在酝酿着一个重大的“阴谋”,这“阴谋”无疑重点关乎到自己,于是,她始终保持自己的余光牢牢锁定在了李夏二人的身上,即使当酒童端酒上来的时候,她也没让这二人的身影离开自己的视线。

付了小费,酒童离去。古韵端起杯来轻轻摇晃着,让酒的醇香慢慢的挥发出来,丝丝入怀稳住心神。她注意到李翰邦背对自己坐在高脚椅上,却将左手臂直垂下来,只见他一边与对面的夏若兰攀谈着,一边用左手的拇指不停的把玩着套在中指上的那枚戒指,随着他不停的摩挲戒指,五指间也不停的作出各种手势来,这看似随意做出的动作,其实却是富有深刻寓意的。古韵仔细的看着助手的手势,她读懂了这仅限于他们两人之间的手语,古韵的心里不由得一热,接着又是一紧。

现在,助手的心思她已经很清楚了,这是他为自己创造的唯一可以获悉重要信息的机会了。谢了!老李。古韵抑制住难以表达的情感,心情沉重的看着自己的助手,她还不知道眼前的这一幕究竟如何收场。

李翰邦的每个手语都反复重复了三次,极其清楚的表达了他要传达的信息。正是这条信息,让古韵的心不由得紧揪了起来。虽然,李翰邦的手语传递的只有一句话,但那句话的分量却比千言万语还要沉重。

“联络总部的渠道有问题,我已暴露了。”

忠诚于祖国的特情战士,在自己命悬一线的危险关头,首选想到的还是国家的安危,当他确信自己已经把这一极其重要的警示信息传达给了自己的上级时,接下来,他便要考虑该如何结束这样的危险局面了,他必须保证““唐笛”能够安然无恙的脱离险境,这样才能妥善的将这个警告传回家去。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如同蝴蝶效应一样,由他而起的这一警告,将会在总参情报局的内部引起一场怎样的轩然大波。

古韵的目光朝四周扫去,她在酒童、侍者、调酒师的脸上看到了近乎相同的神色,她知道这间酒吧已经被特工完全控制了。古韵轻轻的抿了一口酒,借着酒的香气轻舒了一口气,握着银包的手不由得攥得更紧了。


一辆黑色的八座福特牌越野车在歌剧院的门前悄然停下,它披着厚重装甲的宽大车身将歌剧院的大门衬得窄小了许多。车门打开,两名高大魁梧的保镖跳下车来,他们挺着厚实的胸肌站在了大门的两厢,第三名保镖手按着胀鼓鼓的腋下也随即钻出车来。他在车门前站定用一只手护住了车顶,另一手则探进怀里紧抓着枪柄,他的目光警觉的扫向了街道的对面。

终于,一个生着一头栗色头发,高高瘦瘦的男人钻出车来,他来不及整理一下西装领带便大步的朝里走去。第三名保镖紧走了几步跑到了栗色发男人的前面为他打开了大门,跟着,另外两名保镖也随后一道走进了歌剧院。

坐在门边角落里的“礼帽男”颇为吃惊的看着这个栗色头发的瘦高个男人出现在酒吧里,他阴郁的脸上泛起了一丝愁云,他不知道这个重量级的人物为何偏偏赶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自己布置好的“场子”里。

“参议员?承蒙光临不胜荣幸!”

始终站在吧台边上的当值经理连忙迎上前来,此刻,他是这间酒吧里的唯一一位“正式”管理人员,他当然不能指望那些由特工装扮的“侍者”主动上前去招呼贵宾的。

栗色头发的男子并不打算与那当值的经理纠缠,他迅速的在这间不大的酒吧里搜寻着自己的妻子,很快,他便找到了正坐在吧台边上与一名男子热络交谈的夏若兰。

“特里?你…怎么在这?”

夏若兰吃惊的看着丈夫不请自到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她一时觉得有些不知所措。不等她向特里介绍自己身边的李翰邦,就听见特里参议员满带醋意的说道:

“哦,果然所言不虚!你…真的在这儿,希望…我的出现没有扫了你们的兴致。”

特里的话音很低,他当然不想让外人听见,如果这样的一段话被记者偷偷的听去,明天的各大媒体上就会全部刊登出这样的一条消息:“妒妻子密会男友,参议员醋意大发。”那样一来,特里的丢掉的不仅仅是脸面,还有他的政治声誉。

“特里!你在胡说什么?这位先生他是…”

“他是你的第几任男友?诺拉,别跟我说你是无辜的!”

说着话,特里参议员从怀里掏出手机,揿动按键,手机屏幕上显现出异常清晰的照片来,那上面显示的全都是夏若兰与李翰邦约会时的情景。见此情景,夏若兰已经给愤怒榨干了语言,她呼呼的喘着粗气,眼里噙满了泪水。

“先生,请您听我说。”

始终坐在一旁的李翰邦此刻站起身来,他向特里的跟前凑了几步,意欲解释几句。这时,一直站在酒吧门口的那名保镖明显的提高了警惕,虽然,他听不见自己的老板在对他妻子说些什么,却也明显感觉出了老板对那名亚裔面孔的男人极为不满。

“闭嘴!站到一旁去,不然我给你好看。”

特里参议员努力克制着胸中的火气,他只想把自己的妻子带走,而不想在公众场合把事情搞大。李翰祥的余光瞥见了门口像塔一样站立着的保镖,但他仍旧不打算放弃自己申辩的权利。

“您误会了,参议院,诺拉她只是偶尔来这里坐一坐,我们…”

“闭嘴!你这不知羞耻的家伙。我的妻子用不着你来替她解释。”

这一次,特里参议员的声音略为偏大,他的火气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李翰邦注意到了门边的保镖已经把手探进了他双排西装的怀里,深陷的眼窝里有一道寒光闪现出来。李翰邦暗自叫道:借此机会,就让一切尽早些结束吧!


柯尔特M1911A11射击时爆响的声音被从歌舞厅里传来的一阵击打乐所掩盖,除了少许的客人面露惊惧之外,酒吧里的所有的店员们反应一般,他们虽然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枪声所震惊,但脸上露出的却是警觉而不是惊慌。

在被伯莱塔M9取代作为制式枪械之前,柯尔特M1911A11已在军队中延用了七十年,虽然它只是一款半自动手枪,但它的简单、稳定、安全的优点仍然深受人们的喜爱,很多执法机构和保安公司的特勤人员依旧偏爱于它,所以,任何一次现时版的枪战片中都少不了它的身影。

十一毫米的弹丸在李翰邦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小洞,却在他的后脑部撕去了一大块头骨,血溅在了吧台的前脸上,因为都是红色,所以视觉上并不显得特别血淋淋的,只是他倒地的姿势有些别扭,看上去像是刻意要摆成那样似的。这是因为他在看似拉扯特里参议员的时候,其实是在向后推他,而同时,他的另一只手却在用力的将身旁的夏诺兰拨拉到了更远离自己的方向,这样一来,三个人就被他拉到了同一个平面上,从而给了那个保镖一个一枪爆头的最佳良机。


像是事先安排好的一样,酒吧内外的,化妆没化妆的特工们立即行动了起来,他们关门的关门,熄灯的熄灯,刚才还灯红酒绿的酒吧立时被封闭了起来,门口还及时的戳起了停止营业的牌子。夏若兰一脸惊恐的伏在古韵的怀里,止不住浑身的颤抖,特里局促不安的来回走着,一副很后悔的样子,看得出此刻他很想安抚一下自己的妻子,却又怕再激出事来,只好耐住性子等会儿回到家再说了。

古韵的心里满是悲怆,她似乎从助手自导的壮举中看到了自己的结局。但同时,她也自豪的想,老李,好样的!不枉你做我“唐笛”的助手多年,这出戏演得可圈可点,堪称绝笔!

没人注意到,当枪声一响的时候,坐在门口的那个身材矮小的男人就已经起身了,他不慌不忙的穿戴好衣帽,不紧不慢的推门走了出去,就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中情局资深特工“职员”从来都是这样,没有什么大事能够改变他的情绪和神态,甚至是他的步伐。只是在他步出歌剧院的时候还是不免生出些许的遗憾来,本来,他把注意力锁定在夏若兰的身上,是出于她也生着一副亚裔的面孔,却没想到,她竟然是特里参议员的妻子。

“职员”踏着不变的步伐离去,心里却已经开始筹划下一个计划了。


楼上剧场里,聚光灯齐集舞台,演员们集体踏出的强劲舞步发出整齐的踢踏声,音乐高潮来临,观众席上爆发出节奏鲜明的击掌声,配合着剧情将气氛烘托起来。在后排靠近左边通道的座位上,那个满头白发面容俊伟的老人,悄悄取出手机里的SIM卡,无声的折断,丢在了脚下。

代号“大师”的国安部外情局超级特工,《风华三杰》之二的师语。依靠自己的关系获悉了“职员”此次的“钓鱼”行动,于是,他密约李翰邦,巧施连环计,才助得“唐笛”古韵脱险,而他为此所付出的努力和艰辛却并无第二个人知道。

随着散场的人流离去,师语朝着大门紧闭的酒吧门上望了一眼,心里深深悼念着勇于捐躯的战友,然后,他头也不回的朝着午夜的大街上走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