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叫江淮 外传 第五十六章

骆马湖 收藏 0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


这就叫病急乱投医,老头子张苗贵也就是一农村老汉,能懂什么科学知识?只得依了老伴,请“道妈子”来念念,驱神驱鬼,说不定儿子的病能念好了。张汤氏请来“道妈子”。这“道妈子”有五十来岁,一双小脚,穿着大红大绿颜色的衣服,打扮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来到张家。张家父母陪“道妈子”看了看躺在床上的老二,“道妈子”说:“你儿子是赖蛤蟆精附身了,你俩看他,无精打采地、像赖蛤蟆遭薄塌雨一样。”张汤氏用红纸包包了一些钱,塞在“道妈子”手里,急切地说:“请你老人家施法术救救我儿子吧。”那“道妈子”在老二的床前,摆下神案、插上香火,用手指醮着黑墨在几张黄纸上画了些谁也看不懂的符咒,在屋里又唱又跳,嘴中念个不停。忽然“道妈子”仰脸倒在地上,口吐白沫,浑身抽搐。老俩口吓坏了。过了一会儿,’道妈子”醒来,从地上爬起,口中念念有词,烧了那画上符咒的几张黄纸,出了老二房门,对这老俩口说:“蛤蟆精走了,你儿子没事了。”老公俩千恩万谢,送走了“道妈子”。

可老二的病还是不见好转。张汤氏又去请“道妈子”来看,“道妈子”又说是别的精附在老二身上,又骗了张家几回钱。

二儿子的病终没治好,死了。张汤氏哭了死去活来。二儿子的尸首停在家中。父亲张苗贵到保安圩请马林书记写了一封信寄给老大张东奎,告诉东奎其二弟病故速回家。马林书记写好信后,交给下属寄出,又劝张苗贵道:“老人家,节哀。这封信寄走后,也不知东奎同志何日能够收到,他们主力部队转战频繁。今天到一个地方,明天就不知又到哪里去了。老人家听我一句,择个吉日把老二安葬了吧。这天气有些热,尸首放在家中也不是个事。再说入土为安嘛。”张苗贵听从马林书记的劝告,选个吉日,买了一口薄棺,把二儿子给葬了。

马林书记替张苗贵老汉给大儿子张东奎写了封信,寄去后,半个月,张东奎才收到。此时新四军七旅主力正面临敌人大扫荡,已化整为零,在苏中盐城沿海一带活动。连长张东奎正率领连队与日伪作战。作为基层指挥员的他几次死里逃生。可见战争之残酷,部队伤亡有多大。

一次,他率领部队夜间埋伏,准备伏击敌人。他头上戴着树枝条编的草帽,身上还的武装皮带上也插着树枝条。连长张东奎埋伏在一堆矮树丛下面。先行作为尖兵的鬼子端着刺刀侦察搜索。一个鬼子兵走到矮树丛前端起刺刀,朝矮树丛里就乱刺,刺刀离他张东奎的头部只有一指距离,差一点就刺中他。鬼子尖兵没有发现他,可他当时汗刷地就下来了。同样是一条命,心里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连队放过敌人尖兵,对后边的敌人突然发动攻击,经过一番激烈战斗,敌人不支退去。

还有一次,张东奎奉命率领连队攻打敌人设在海岸边的一个据点。敌人的这个据点非常艰固,且火力配备很强。该据点内日军多,伪军少。敌人在据点周围又挖一道几丈宽的水壕沟。敌人又挖通海沟,引海沟中的海水灌满壕沟。战斗打响了。张东奎带领战士们在友邻部队的火力掩护下,连队已经渡过濠沟,正在攻打敌人核心据点。敌人火力实在太猛,整整一个爆破班十几名战士,被派出投送炸药包,都中弹先后牺牲。连长张东奎火了,命令第二爆破班接着上。第二爆破班班长是共产党员。他在我方的火力掩护下,首先拿起炸药包,冲向碉堡,半路即被敌人射中牺牲。副班长接着上,副班长也光荣牺牲。战斗小组长接着上,然后就是战士。第二爆破班也全部倒在敌人疯狂的枪口下。整整两个班,二十几名生龙活虎的战士转眼间就没有了。拿下敌人核心据点是上级交给该连的死命令。命令必须执行。连长张东奎怒火中烧,他甩掉帽子,要亲自去炸敌人据点,被连里指导员拦住。指导员说:“东奎,连里不能没有你,我带人去炸敌人据点。”指导员说完,抱起炸药包就冲出掩体,被张东奎一把拉住。上去就意味着牺牲,连长张东奎和指导员为了把生的希望留给对方,互相争着上前。最后还是张东奎似乎是说服了指导员:“我是军事主官,没完成任务是我的责任。你指导员要是牺牲了,我的错误就更大了。我牺牲了无所谓,而你如果牺牲了,上级怪罪下来我可吃不消,还是我去合适。”张东奎夹起炸药包爬出掩体对身后流着眼泪的指导员说:“别婆婆妈妈的,火力掩护。”连长张东奎带着战士上去了。就在这时,只听指导员那边有人喊:“张连长快撤下来,上级有新的指示。”张东奎又爬了回来。上级派来的传令兵带来上级命令:火速撤退。“什么?”张东奎听说“撤退”二字大不理解:“我们白白牺牲了这么多优秀的战士,说撤退就撤退了?”传令兵解释说:“经核实,原来的情报有误,对面据点里的敌人比情报中提到的要多得多,而且火力强大。更糟糕的是据点周围的敌人已赶来增援,如果不快撤,极有可能反被敌人包了饺子。”传令兵说完敬了个礼:“我就知道这些,请你们赶快指挥撤退。”传令兵转身离开后,连长张东奎含恨下令撤出战斗,据点里的敌人听见增援的枪声,又见我军撤退,就从据点内冲出来反冲击,张东奎和战士们纷纷跳入几丈深的水壕,拼命后撤。张东奎平常是会水的,可不知怎的跳进水壕以后,手脚都不听使唤了,喝了好几口苦咸水,是几个战士撮的撮,拽的拽把他拉上了岸,多亏了那几个战士,要不他就淹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