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狼1946 第一卷 连环刺杀案 第八章 不白之冤(1)

beifanggulang 收藏 6 4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8.html


副司令员语重心长地说道:“乔占江同志,你看到了吧?国民党反动派亡我之心不死啊!他们疯狂地在哈尔滨市搞破坏,已经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前几天,哈尔滨公安局侦察科长离奇死亡,还被扣上了一顶‘特务’的帽子!这就是一个例子。”

乔占江说道:“首长,我相信耿耀武同志,他绝对不会是特务,我觉得这是敌人有意栽赃陷害。他们的目的,就是想借这件事,搅乱我们的视线!”

副司令员点了点头,道:“耿耀武同志的为人,我怎能不知啊!别忘了,他曾经也是我手下的侦察兵,他的牺牲,我也感到很悲痛!可是你知道为什么我不去追查这件事吗?”

乔占江摇了摇头,道:“请首长明示。”

副司令员道:“几天前,我们截获并破译了敌人的一份电报,电报上说,国民党反动派的特派员已经在赶往哈尔滨的路上了,他们的目的很明显,是为了在哈尔滨搞一次大的动静,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

乔占江站了起来,说道:“首长!我已经想好了,我去哈尔滨市公安局担任这个侦察科长,一定把那些潜伏的特务一网打尽!”

副司令员点了点头,说道:“你的想法很好!我支持你。但是,你一定要多加小心!那是一伙训练有素的特务,据说他们都是日本的特务机关培训出来的!我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放长线钓大鱼!”

乔占江斩钉截铁地说道:“请首长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务!并且还耿耀武同志一个清白!”

副司令员等的就是他这句话,闻言,点头说道:“记住!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们的组织和你在一起!现在哈尔滨的形势很复杂,耿耀武同志的牺牲就能够说明这一点!所以,你的一切行动都有要多加小心!哦,为了配合你的工作,军区派周玉山同志做你的助手,但是,却是秘密的,有什么事,你们两个要经常互相沟通,而且要注意保密。”

乔占江立正答道:“是!”

最后,副司令员告诉乔占江,他将给乔占江的部队领导写一封信,让那个司机带回去,信上会把这里的情况详细说明,至于乔占江带来的那两名战士,乔占江留下了一个,另外一个暂时留在了军区警卫连。


从副司令员的办公室里出来,乔占江找到了周玉山,和他说了军区首长的决定,周玉山表示全力支持。

两个人又仔细地研究了一下以后怎么互相配合的细节,为了麻痹敌人,他们将在暗中联系,并约定了接头地点和暗号。

第二天,周玉山拿着军区的介绍信,带着乔占江来到了哈尔滨市公安局。

市公安局长马长文的秘书小钱见到周玉山和乔占江,连忙把他们让到了会客室。

周玉山说明了来意,并且把介绍信交给了钱秘书。

钱秘书接过介绍信,说道:“局长正在开会,你们稍等一会儿,我现在去把介绍信交给他。”

不一会儿,马长文满面笑容地走进了会客室,他握着乔占江的手说道:“乔占江同志,欢迎你啊!这下我们总算有了主心骨了!哎呀,耿耀武出事以后,没有人敢来接任这个侦察科长了,我也是无奈之下,才向军区首长求助的!你这个赫赫有名的战斗英雄能到我们里来,太让我感到荣幸了!”

乔占江笑了笑,说道:“马局长,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不要再客气了,以后还请您多多指导啊!”

马长文也笑了,道:“好!一家不说两家话,从现在开始,你就接替侦察科长的职务,小钱,你带着乔科长到他的办公室去熟悉一下环境吧!”

周玉山见事情已经交代完了,就告辞了。

乔占江来到耿耀武生前工作过的办公室,睹物思人,乔占江的心里涌上来一阵莫名的伤感。

钱秘书把局里的情况简单地向乔占江作了介绍,借口还有事,就出去了。

乔占江坐在办公桌前,呆呆地愣了一会儿,轻轻地打开了办公桌的抽屉。

抽屉里放着耿耀生前整理的一些资料,他殉职之后,局里曾经对他的办公室和宿舍进行了搜查,可是除了那些所谓的密写药水和一些情报,再没有发现任何能够证明耿耀武是个特务的证据。

乔占江把那些材料看了一遍,根据他对耿耀武的了解,他断定耿耀武一定是发现了什么秘密,所以才会遇害,这也说明,耿耀武的判断是正确的,哈尔滨市府的机关里确实有敌人的特务,可是怎么去查呢?

乔占江放下那些材料,双手扶着额头,陷入了沉思。

耿耀武的材料上说,他从在押的特务那里查到了一个叫“枭狼”的特务头目,他操纵着整个哈尔滨市所有潜伏的特务,军区的副司令员昨天说起过,军区的情报部门截获了敌人的一份电报,内容是关于国民党反动派的特派员将来哈尔滨的事,那么这个特派员到哈尔滨是冲谁来的呢?是那个叫“枭狼”的特务头目吗?

这个“枭狼”在什么地方呢?他又有什么背景呢?

想到这儿,乔占江离开了办公室,找到了钱秘书,向他询问了一下耿耀武被杀的情况,钱秘书就把怎样发现耿耀武和丁越双双死在耿耀武宿舍里的情况说了一遍。

那天晚上,钱秘书等人都不在局里,因为市里有一场群众举行的庆祝活动,局领导就安排所有的同志到现场去维持秩序,耿耀武和丁越却没有参加,但是有人却在活动现场看到了丁越的警卫员,活动结束后,大家回到了局里,那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那些侦察员都没有成家,全部住在公安局后院的宿舍楼里。

丁越一直住在他的办公室里,那天他的警卫员回到办公室,却没有见到丁越,他感到奇怪,傍晚的时候,是丁越让他去参加活动的,说他不用警卫员跟着了,他就在局里和耿耀武谈话,可是这么晚了,怎么丁越还没回来,他和耿耀武谈什么事情需要这么长的时间呢?

警卫员感到不对劲,就跑到了耿耀武的宿舍,却没想到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丁越和耿耀武两个人双倒在地上,丁越的双手死死地卡住了耿耀武的脖子,他的胸口上插着一把匕首,耿耀武的胸口上也插着一把匕首,他的手里握着一把手枪,机头大张,处于待发状态。

看样子,两个人之间发生了激烈的搏斗,最终两个却同归于尽了。

警卫员当时就吓傻了,好半天才想起来去叫人。

等其余的侦察员们闻讯赶来,都被这一场景惊呆了。

那时候,钱秘书刚好回到局里,听说这件事,马上向局长马长文作了汇报。

马长文也吓了一跳,对于这两个人,马长文多少都有些了解,特别是丁越,这是个参加革命工作多年的老同志,在敌人的魔爪下经受了非人的折磨,都没有屈服,是个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而对于耿耀武,因为他是从军区调来的,政治上当然是合格的,可是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马长文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他来到现场,命人搜查了耿耀武的宿舍,结果在耿耀武的宿舍里发现了密写药水和一些机密的情报,由此,他断定,耿耀武是个潜伏的特务,因为丁越发现了他的秘密,所以他想杀死丁越灭口,却没有想到丁越临死前和他拼了个同归于尽。

听到这里,乔占江的心里就有数了,对于耿耀武,他太了解了,别的不说,就说他有一身好功夫,如果他想对付丁越这样的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根本不用那么费劲,试想,一年多之前,乔占江和周玉山两个大小伙子都打不过他一个人,现在对付一个年迈的老头,他却要费这么大的劲,这能说得通吗?

乔占江按照钱秘书的指引,来到了耿耀武的宿舍。

他在耿耀武的宿舍里待了半天,没有发现什么疑点,怏怏不乐地回到了办公室。

坐在办公桌前,乔占江思索半晌,决定再次提审耿耀武的材料上所说的那两个特务。

审讯室里,乔占江看着对面坐着的那个特务,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特务看了一眼高大威猛的乔占江,说道:“报告政府,我叫袁立生。”

乔占江道:“你知道我们的政策,我就不和你多废话了,我问你,谁是‘枭狼’?”

袁立生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说道:“不……不知道。”

“砰!”乔占江一拍桌子:“胡说!你曾经是日伪警察局侦缉队的特务,竟然敢说不知道你们的头目是什么来头?你以为我是三岁的孩童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