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狼1946 第一卷 连环刺杀案 第六章 连环暗杀(6)

beifanggulang 收藏 7 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8.html[/size][/URL] 耿耀武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枭狼”止住笑声,正色道:“鄙人是国民党军统局驻哈尔滨情报站中校站长,代号‘枭狼’。民国二十九年冬天,我奉命打入了小鬼子内部,并得到了时任滨江警务厅厅长的泽谷三郎的赏识,于是,在他成为日本特务培训基地——哈尔滨学院院长的时候,我就成了他的学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8.html


耿耀武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枭狼”止住笑声,正色道:“鄙人是国民党军统局驻哈尔滨情报站中校站长,代号‘枭狼’。民国二十九年冬天,我奉命打入了小鬼子内部,并得到了时任滨江警务厅厅长的泽谷三郎的赏识,于是,在他成为日本特务培训基地——哈尔滨学院院长的时候,我就成了他的学生。”

“对于泽谷三郎这个老狐狸,可以用八个字来形容他:凶狠狡诈、多疑善变,当然了,我也从他的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为了取得他的信任,几年来我和军统一直没有联系,他们都以为我已经被日本人发觉,并且已经处死了!哈哈哈!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日本人投降之后,我带着一份机密文件回到了军统的组织里。”

耿耀武道:“这就是你杀死那个日本老特务的真正原因吗?”

“枭狼”点了点头,道:“是,也不全是。做为一个中国人,我亲眼看到那些凶残的小鬼子残害中国人,我恨不得将他们碎尸万段!”

耿耀武道:“这么说,你还泯灭你的良知,我看这样吧,你现在放了我,跟我去自首,可以争取宽大处理。怎么样?”

“什么?你让我去自首?”“枭狼”冷笑一声,道:“你现在我的手上,凭什么和我讲条件呢?”

“就凭你曾经杀过日本人!”耿耀武说道,“日本人投降以后,国民党一些官员的所作所为你应该很清楚,为这样的人卖命,你认为值吗?”

“住口!”“枭狼”喝道:“自从去年军统派来的滨江组组长被你们抓住之后,我们和你们就已经势同水火了!别看你们现在暂时占了上风,可是最后的赢家应该是我们!我倒想劝你跟着我们一起干,凭你的能力,将来肯定会有所成就,怎么样?”

耿耀武冷笑一声,道:“跟你们干?哼,我怕到那时连骨头都找不着了!”

“枭狼”叹了一口气,道:“跟你说了这么多,你还是不开窍,现在我也没有办法了!‘狐狼’!这个人交给你了!时候不早了,我也该走了!”说着,他走到门口,又停下了脚步,道:“‘狐狼’,以后你要多加小心!特派员已经在路上了!”说完,“枭狼”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宿舍的门口。

坐在椅子上的“狐狼”站了起来,对耿耀武说道:“耿科长,你也该上路了!”

耿耀武知道今天将有一场恶仗,只是他没有想到,他的对手如此狡猾,手段如此残忍,他的双臂被几个身强力壮的特务死死按住,动弹不得,这些化妆成侦察员的特务也不是一般的角色,耿耀武想放手一搏,可是这些人却根本没给他这个机会。

十几分钟后,“狐狼”等人悄然地离开了耿耀武的宿舍。


双城通往哈尔滨的公路上,一辆军用吉普车正在风驰电掣地向前疾驰。

副驾驶的位置上坐着一个浓眉大眼,一脸刚毅之色的年轻人,身上穿着整洁的军装,挎着两把二十响的驳壳枪,他是东北民主联军某部的侦察排长乔占江。

后面的座位上坐着三个人,两名和乔占江同样装束的战士,中间坐着一个双手被反绑着的中年人,他四十多岁,一脸狡诈之色,一对三角眼不时地向车外瞟上几眼。

司机一边开着车,一边警觉地向道路两边看着。

乔占江笑着说道:“小李子!你看什么看?开好你的车!别把车开到沟里去!我可不想这么年轻就去见马克思啊!”

司机小李笑了笑,道:“乔排长,这个特务有那么重要吗?非得送到哈尔滨吗?”

乔占江道:“这不是一般的特务,他是杀害李将军的凶手之一,咱们要把他交到哈尔滨市人民的手中,让他接受人民的审判!更重要一点,他还知道一些重要的机密,得好好审问一下。好了,前面就是哈尔滨了,放慢点速度吧!”

小李一边放慢了车速,一边说道:“乔排长,听说你的两个老战友都在哈尔滨,是吗?”

乔占江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当初我们都是李兆麟将军的部下,从苏联回来后,我随着大部队留在了南满,他们和李将军跟随苏联红军来到了哈尔滨,已经半年多没见到他们了!”

吉普车在哈尔滨军区门口停下,乔占江下车,把证件给门口的哨兵看了一眼,哨兵转身到岗楼里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儿,已经升任军区作战科科长的周玉山大步流星地跑了出来,见到乔占江,一把就把他抱住了,话还没出口,眼泪却已经掉了下来。

乔占江连忙说道:“哎,我说老周,你这是怎么了?老战友见面,怎么象个女人一样哭哭啼啼的?”

周玉山抹了一下眼泪,说道:“占江,我给你的信你没有收到吗?”

乔占江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啊!我所在的部队已经撤到长春了!我是从长春赶来的。”

周玉山叹了一口气,道:“耀武出事了!”

“什么?!他怎么了?”乔占江闻言,不由得一愣,“他不是哈尔滨公安局侦察科长吗?凭他的身手,几个毛贼还对付不了吗?”

周玉山摇了摇头,道:“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啊!这里的情况很复杂,咱们进去说吧!”说着,他看了一眼乔占江,道:“占江,我以为你这次来是为了耀武的事情来的呢!这么说你是有别的事情?”

乔占江点头道:“是啊!我今天到哈尔滨来是为了这个人来的!”说着,乔占江拉着周玉山的手,来到吉普车前,向车里一指,“这是个国民党特务!他参与了杀害李将军的行动,部队首长让我把押送到这里,交给哈尔滨人民进行审判,首长知道哈尔滨有我的两个老战友,所以特地派我来的。”

周玉山看了看车里那个特务,道:“那你先带他去市公安局吧,回来咱们再谈。”

乔占江想了想,道:“也好!你也和我一起去吧?”

“好!我和你一起去!”周玉山想了想,钻进了吉普车。

在哈尔滨市公安局,局长马长文见到了乔占江,听他讲述了抓住这个国民党反动派的军统特务的经过,感慨道:“乔同志,太感谢你了!参与杀害李兆麟将军的军统特务实在是罪大恶极,现在还有好几个没有被缉拿归案,你抓住的这个特务是个小头目,我们一定会从他的嘴里掏出其他特务的下落,早日把那些杀人凶手捉拿归案,让他们接受人民的审判,以告慰李将军的在天之灵!”

乔占江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那些杀人凶手早晚会落入咱们的手里的!”

马长文点了点头,叫人来把那个特务带了下去,然后和乔占江办理了交接手续。

做完这些事情后,乔占江问起了耿耀武的事。

马长文叹了一口气,说道:“五天前,我们在耿耀武的宿舍里发现了原哈尔滨市公安局副局长丁越同志的尸体,据丁越同志的警卫员所说,出事那天下午,丁越和耿耀武约定在耿耀武的宿舍里和他谈点事情,丁越同志没有带警卫员去,他一个人到耿耀武的宿舍里的去的。”

“晚上八点多的时候,丁越同志还没有回来,警卫员放心不下,就到耿耀武的宿舍里去找他,可是当他推开房门的时候,被里面的情景惊呆了!丁越同志竟然被耿耀武杀害在他的宿舍里!而耿耀武也被丁副局长杀死在屋里,两个人同归于尽了!”马长文长叹了一口气,说道。

乔占江和周玉山互相看了一眼,很显然,马长文的话让两个人感到了震惊。

对于耿耀武,他们再了解不过了,他们三个都是李兆麟将军的部下,而且都是从苏联受训回来的,而且耿耀武还是乔占江和周玉山的入党介绍人,他怎么会动手杀死公安局的副局长呢?

难道是丁越有问题?

看到两个人惊异的表情,马长文又简单地讲述了丁越的经历。

丁越也是个参加革命工作多年的老同志,出于工作的需要,从1939年到1945年,他一直在哈尔滨从事地下工作,直接受中共满洲省委的领导,斗争经验非常丰富,可是就在1945年1月,由于叛徒的出卖,丁越被当时的日伪特务抓进了日伪警察局的侦缉队,饱受了敌人的酷刑折磨,一直到日本鬼子投降,丁越同志才被解救出来,这样的同志会有问题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