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狼1946 第一卷 连环刺杀案 第七章 战友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8.html


马长文接着说道:“我们在耿耀武的宿舍里进行了搜查,结果却发现了一些特务用的东西,”说着,马长文从抽屉里取出一个文件夹,递给乔占江,“你看看吧!”

乔占江打开文件夹,看了看,这是一份搜查记录,侦察员们在耿耀武的宿舍里搜到了密写药水和几份已经写好的情报。

周玉山看到这份记录,气得他双眼冒火,激动地喊道:“不可能!耿耀武同志是忠诚的革命者,他绝对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人!我觉得你们应该好好查一下!耿耀武的死肯定有别的原因!”

马长文苦笑道:“周玉山同志,现在铁证如山,你还让我们怎么查?现在我们基本上可以断定,耿耀武就是潜伏在我们身边的国民党特务!怪不得前两天我让他去抓那些暗杀爱国人士的凶手,他却迟迟不肯动手,原来他早就做好了安排,只等着到时候去给那些特务收尸了!”

听了马长文的话,周玉山再也按捺不住了,他一拍桌子,叫道:“你胡说!那天和耿耀武一起行动的还有我!我们赶到那里的时候,那些特务刚刚被人杀死,我们只差一步就抓住他们了,可是照你这么一说,我也有很大的嫌疑了?你怎么不把我也抓起来?”

马长文眼睛盯着周玉山,道:“周玉山同志,请注意你的态度!别忘了你是在和谁说话!如果有证据证明你也是特务,我也照样会把你抓起来!现在一切都要讲证据!耿耀武的事情就这样了,我们已经尽力了!”

乔占江强压着心头的怒火,默默地把那份报告放在桌子上,说道:“老周,你先别激动,马局长说得对,现在铁证如山,不容我们辩解。”接着又对马长文说道:“马局长,对于耿耀武的为人,我们都很了解,他是个非常忠于人民的坚强战士!当然,现在的证据对他很不利,你们认为他是特务,但是我相信他,他绝对不会是特务!”

马长文叹了一口气,说道:“耿耀武在我手下工作的时间并不长,但是以我对他的了解,我也不相信他会是个潜伏的特务,可是现在这些密写药水和这些情报不会是假的吧?那还有什么说的?”

乔占江想了想,说道:“马局长,我看这样吧,你们再派人好好地查一下。我可以用我的人格和党性来担保,耿耀武绝对不会是你们所说的特务。”

马长文想了想,说道:“好吧!我会再派人进行调查的!这一点你们尽管放心,不过,我可不敢保证耿耀武的清白。”

乔占江点了点头,道:“我相信马局长会做出正确的判断,结果如何,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马局长,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你了!”

从马长文的办公室里出来,周玉山和乔占江坐到吉普车上向军区驻地赶去。

在车上,周玉山愤愤不平地说道:“妈的!这叫什么事?老耿的为人咱们都很清楚,他绝对不会是潜伏的特务,可是这群混蛋却硬说耿耀武是个特务,真他妈的气死我了!”

乔占江也感叹道:“是啊!老耿怎么会是特务呢?打死我都不会信!可是,他们找到了老耿是特务的证据,这又怎么解释呢?哦,刚才你在马局长的办公室里说,你曾经和老耿一起去执行过任务?什么任务?”

周玉山道:“是这样的,前些日子,哈尔滨发生了一系列的暗杀事件,老耿经过侦察,获得了准确的情报:那些暗杀事件是一群潜伏在哈尔滨的国民党军统特务干的,那天晚上,特务将在一起集会,不知道他们又要打什么算盘,老耿就暗中安排人手,准备抓捕那些特务。老耿担心他们的力量不足,所以找到了军区的首长那里,请求支援,所以我也参加那次行动。”

“事先,老耿从两个被咱们抓获的特务那里知道,在咱们的内部有那些特务的眼线,所以为了保密,老耿一直到采取行动之前,才向马长文说了这件事。可是当我们赶到那些特务聚会的地点,那些特务已经被人杀死了!而且和我们赶到前后只差十来分钟。刚才在马长文的办公室里你也听见了,这个竟然成了他们诬陷老耿的有力证据!”

乔占江想了想,说道:“哦,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老耿的死很有蹊跷!我怀疑他是被人栽赃了!”

周玉山道:“是啊,我也想到了这一点,可是他们会听咱们的意见吗?老耿是公安局侦察科长,他死了以后,公安局里没有合适的人选,马长文前两天还向咱们军区要人呢!可是咱们军区里也没有象老耿那样精通侦察的人员啊!”

乔占江眼睛一亮,道:“那好!我来当这个侦察科长!”

周玉山一愣,说道:“占江,你没有事吧?你认为你能干得了这个差事吗?这可不同于敌后侦察啊!”

乔占江道:“事在人为!你也知道,老耿的死不明不白,难道咱们没有这个义务帮他洗清‘特务’这个罪名吗?”

周玉山点了点头,道:“是啊,想起咱们三个一起在苏联受训时的情景,我的心里就非常难过,当初老毛子教官如此地折磨咱们,就是因为咱们三个抱成一团,才没有被淘汰掉!”

“还记得吗?老耿还单独和那个苏军的教官切磋了一下武功,别说,老耿那两下子还真不含糊,愣是把那个人高马大的苏军教官打得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哈哈哈!”乔占江笑着说道。

“是啊!为这件事,老耿还差点被关了禁闭,最后还是那个苏军教官说情,老耿才被李将军训了一顿,这事也就那么过去了。那个苏军教官还和咱们成了好朋友!”周玉山伤感地说道。

“现在我想起来那些往事,我这心里就说不出来的滋味!老耿那一身功夫比咱们强多了,咱们两个绑到一起也不是他的对手,可惜啊,老耿现在已经不在了,而且还背上了‘特务’这个罪名!”乔占江恨恨地说道。

“占江,你想好了吗?这两天军区的首长正为没有合适的人去担任公安局侦察科长的事情着急呢!你要是能担起这副担子的话,军区首长一定会支持你的!重要的一点是,你可以就此重新调查老耿的死因,还他一个清白啊!”

乔占江斩钉截铁地说道:“我想好了!不为别的,就为咱们曾经是在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我也要去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

回到军区,周玉山马上把乔占江的情况向上级科长作了汇报,军区副司令曾经听说过乔占江的大名,知道他是一个身经百战的战斗英雄,只是因为不在一个部队,所以并不认识乔占江,现在听说乔占江来到了哈尔滨,他马上命人安排,在他的办公室里接见了乔占江。

副司令知道乔占江是从前线回来的,便向乔占江询问前线的战况。

日本鬼子投降以后,国民党反动派为了争夺胜利果实,大肆往东北派兵,中共方面为了避免发生大规模的冲突,便放弃了一些已经被东北民主联军控制了的大城市。

但是,国民党反动派却步步紧逼,东北民主联军遵照中央的指示,已经做出了让步,甚至已经退到了松花江北岸,连四平、长春等城市都已经放弃了,国民党反动派却依然穷追不舍,现在,国共两党的军队隔着松花江形成了对峙的局面。

这次押送来的那个特务,就是在东北民主联军攻占四平西郊飞机场的时候,被乔占江抓获的。

对于乔占江所说的这些情况,军区副司令员在前方战报上都了解到了,只是他没有想到战斗进行得如此惨烈,丧心病狂的国民党反动派为了对付东北联军,竟然下了这么大的力气。

尤其是在四平发生的血战,听得军区副司令员须发皆张,痛骂国民党反动派不止。

乔占江听周玉山说起过这位戎马半生的首长,他向来行事果断,用兵如神,这一次没有让他到前线去,他感到非常不满,可是他必须得服从组织上的安排,所以发一发牢骚也是可以理解的。

副司令员发了一阵火,平静下来以后,就和乔占江谈到了哈尔滨最近发生的事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