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09-12-25 来源:鲁中网-鲁中晨报 作者:姜涛 张磊 孙锐

2009年8月28日23:00许,在山东省滨州市阳信县乐胡路上,包括李鸣国在内的3名协助执法的协警突遇交通事故,全部牺牲。李鸣国与同事们的牺牲让人不胜唏嘘,也让一个特殊的群体——协警,再次浮出了水面。“一直以来,协警的身份颇为尴尬,讲得好听点,协警是协助警察工作的,讲得难听点,协警是给警察打工当帮手的。”日前,本报记者对滨州、潍坊、淄博等地协警的生存状态进行了全面调查,了解了这一群体目前所面临的尴尬境地。

晨报记者 姜涛 张磊 孙锐

A悲剧中,那些倒下的身影

12月23日, 滨州市阳信县温店镇李大人村。

村北头,一幢崭新的平房紧锁着大门,这里有一段时间没人来住了。4个月前,这幢房子失去了男主人。村民们说,这个家曾经幸福得让人羡慕。

李鸣国是阳信公安局温店派出所的一名协警,他牺牲了,在一场让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议的悲剧中……

8月28日晚上,温店派出所接到110指挥中心指令,有人在路上抢劫运输车辆上的蓖麻子。接着,李鸣国和另外一名协警跟随副所长周丙正一起出了警,沿乐胡路往乐陵方向查找嫌疑车辆。

在沿路巡查时,一辆后备厢里装着摩托车的出租车飞驰而过,十分可疑,于是李鸣国他们就驱车开始追赶。出租车最后被前方的一辆警车拦截下来,一场特殊并且复杂的执法在深夜悄然上演。

警车上走下来1名工勤和2名协警,他们也是为了追查劫匪的,下车后,他们对一辆运送玉米的车辆进行盘查。李鸣国一行三人赶到后,直奔可疑出租车。

出租车上有两男两女,被迫停车后,坐在出租车后排的男子试图拉着两名女子往路边庄稼地中跑,而其中一名女子却抱住了协警田建国的腿,大喊“救救我”。副所长周丙正意识到有问题,忙喊来同事们对相关人员进行控制。

就在大家围过去的一刹那,一辆从乐陵方向驶来的斯泰尔重型半挂牵引式油罐车冲向了人群。集中在出租车周围的人呼啦啦倒下一片……

李鸣国死了。

刘景国死了。

王永军死了。

他们都是协警。

悲剧发生4个月后,李鸣国的父亲李丰田坚信并平静地等待着。“政府承诺会有一个40余万的补偿……这些都不重要,我们就想给孩子追加成烈士。我们知道孩子不是正式的民警,但他也应该走得堂堂正正的!”

事实上,与另外几名同时殉职的协警一样,李丰田事发后只收到了公安内部的8万元补偿。除此之外,一切都显得遥遥无期。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27岁的李鸣国结婚仅1年多,出事前,女儿还不到两个月。一个生命的逝去,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家庭的坍塌。

B 让人心寒的600元工资

又是协警。

李鸣国与同行们的死让人不胜唏嘘,也让一个特殊的群体——协警,再次浮出了水面。

李鸣国走了,留下了一个清贫凄苦的家庭: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几个月大的孩子,妻子没有工作,全家靠他一个人每月微薄的工资支撑。

为了了解李鸣国生前的工资待遇,12月23日上午,记者来到了他生前供职的阳信县公安局温店镇派出所。“小李是个好同志,小伙子年轻,干活特别勤快,在单位上脏活累活总是抢着干。”这是派出所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普通民警向记者描述的李鸣国,而当问及李鸣国生前在派出所的工资待遇时,这名民警却说,“不清楚,这事不好说。”

李鸣国的父亲说,李鸣国在派出所期间每月只有600元钱的基本工资外加出勤率补贴。“每个月拿到手的也就千八百元,说起来真让人心寒。”李丰国说,除了这些钱以外,像养老、医疗等待遇都没有,“至今,其他死者家属仍在闹,大家都认为自己的亲人是因公殉职的,应该追认为烈士。”

牺牲协警刘景国的家人说,协警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弱势群体。

正如牺牲的协警家属所说,一直以来,协警的身份颇为尴尬,讲得好听点,协警是协助警察工作的,讲得难听点,协警是给警察打工当帮手的。因为不是正式的警察,协警不能像正规警察一样享受公务员待遇。因为不是正式警察,站马路、守大门、挨人骂、抓凶犯,这些最苦最累甚至最危险的活,往往是协警在默默承担。

C协警的“权利”和“权力”

除了在待遇方面与正式民警无法比较,协警们“地位”和“权力”在工作中也不缺少无奈和尴尬。

2009年4月28日,潍坊青州市在一次打击超限货车的行动中,一名当地协警被碾轧车下,当场死亡。

目击了事故现场的当地居民孙海鹏说,当时,尽管数辆警车设好了关卡,一共有6辆没有悬挂号牌的车还是直冲了过来。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货车在马路上追起了执行任务的几名协警。“人往哪里躲,车就往哪里开,协警就那样被碾轧到了车下!”孙海鹏说,撞倒协警后,货车没有刹车也没有减速,乘着大家上前救人之际,整个车队加速逃离了现场。“很明显就是冲着协警去的,他们敢压交警吗?”刘海鹏愤怒地说。

协警必须在在编民警的带领下工作。在涉及需要依照法定职权才能完成的任务时,只能由在编民警完成,协警仅起辅助作用。从法理上讲,协警拥有的只是权利而非权力,此权利与一般公民所享有的没有差别。缘于这种“权利”和“权力”的模糊,一些在职的协警对自身所从事的职业也有一种抵触。“工资微薄,地位不高,还要面对外界甚至是一些正式民警的歧视。有时候觉得这个工作就像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协警孙琦说。

D协警队伍何去何从

据介绍,治安联防队伍最早出现于上世纪60年代,这些从社会上招聘的治安员,包括协警、辅警等其他称谓的人员,在协助公安机关维护社会治安秩序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近年来,人称“二警察”的协警形象并不是很好,一些协警仗着自己手中有点权力欺压百姓,让百姓深恶痛绝,以至于公安部曾向全国公安机关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公安机关对聘用的治安员队伍进行专项清理,各级公安机关一律不得从社会上招聘治安员,2008年1月1日以后,各级公安机关一律不得再以任何名义留用治安员。

调查中记者发现,包括滨州在内的许多地区的公安派出所仍在聘用协警,与此前相比,不同的只是更换了新的聘用方式。这与当时公安部通知中的另一项说明有关:专项清理的对象是各地公安机关聘用的治安员,包括联防队员和协警员等用于协助开展治安保卫工作的辅助人员,不含由地方人民政府组建和保障、派驻到公安机关协助维护交通秩序的交通协管员队伍。 “正因为钻这样的空子,才使目前协警这一岗位陷入了尴尬的境地,也令公众对于各地公安机关是否真正在清理聘用的治安员队伍,对于公安部关于清理的通知能产生多大成效产生了怀疑、感到不安。”滨州市一政协委员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但平心而论,许多协警还是干了大量的工作,可以说他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名政协委员还指出,对于协警们的这份付出,公安部门也应当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理应多帮助他们解决实际困难,提高待遇,解除后顾之忧,“至少也该按《劳动法》的有关规定帮助他们缴纳养老、医疗、失业等各种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