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孔庆东——无良媒体判官终结者

shmily_yeung 收藏 4 900
导读: 从力挺郭德纲到猛烈抨击南方各大媒体,引来南方报系“围剿”的北大知名教授孔庆东,近日因旗帜鲜明地提出反“三俗”报道、反“判官”式媒体、“应将无良媒体送上法庭”的口号,再次引起各界热议,令人深思:今日之媒体,在社会生活中到底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媒体是做什么的?媒体就是社会的保健医生,她的职责主要是帮助社会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但媒体要履行保健之责,需要具备一个基本的前提,就是她自己必须是健康的。遗憾的是,时下某些媒体的健康状况并不理想。 就实情而言,无良媒体的邪恶,是利用“

从力挺郭德纲到猛烈抨击南方各大媒体,引来南方报系“围剿”的北大知名教授孔庆东,近日因旗帜鲜明地提出反“三俗”报道、反“判官”式媒体、“应将无良媒体送上法庭”的口号,再次引起各界热议,令人深思:今日之媒体,在社会生活中到底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媒体是做什么的?媒体就是社会的保健医生,她的职责主要是帮助社会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但媒体要履行保健之责,需要具备一个基本的前提,就是她自己必须是健康的。遗憾的是,时下某些媒体的健康状况并不理想。


就实情而言,无良媒体的邪恶,是利用“无冕之王”的舆论力量来谋取一己私利:红包记者随处可见,有偿新闻屡禁不止,舆论监督灯下黑。其邪恶之文雅手法,是装扮成正义的化身,超越法律、公德和良知,以判官的姿态居高临下,挟持公众眼球,谋杀他人声誉;其邪恶之流氓手法,是要挟事主收取封口费,为所欲为、无恶不作。某些无良媒体更是挖空心思,误导公众舆论,将各类“XX门”事件放在显眼位置,迎合低级趣味,败坏社会风气,为博得一己出位而成为社会公害。


就这个意义上来说,今天的信息时代,是一个被媒体绑架了的时代。


健康的社会需要媒体保健。但如果媒体是不负责任的媒体,是歪曲事实、追逐利益、哗众取宠的媒体,那指望靠他们的监督来防微杜渐,无异于缘木求鱼。更有甚者,只愿监督他人,却极力排斥被监督,一旦遭遇抨击,立即利用媒体业在话语权上的天赋优势,占据制高点,对抨击媒体者展开“围剿”,造就畸形的舆论生态。


从来监督他人者,必置于他人监督之下。口口声声呼吁言论自由者,却为什么容不下他人的声音?


所以,在孔庆东和南方报系的对峙中,不难看出媒体一方更霸道、更强势。


监督者拒绝被监督,等同于医生身患恶疾却拒绝他人诊治。如果无良媒体和无操守媒体人享有“法律优豁权”,那些收受钱财,掩盖三鹿奶粉含毒事实的记者和媒体人是否都该被免责?


孔庆东教授呼吁“将不良媒体送上法庭”的口号,其本意原是呼吁媒体正确行使话语权,重建良好社会免疫系统,媒体人也应以良好的职业道德尽监督之职,并积极接受监督。这样的媒体才是阳光媒体、干净媒体、专业的媒体。反之,对无良媒体和流氓危机公关的一再容忍,只会让更多类似三鹿奶粉的事件发生,在红包记者、利益媒体的黑幕下,如果我们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能保护。那你我今天所拥有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