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民主……唉,听听美国的国父们怎么说(提醒,字多)

学十不得一 收藏 265 6845

在很早以前,就看过一本美国书——《昨与今——战后的世界的变迁》。从这本书里头一次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样叫“民主”的好东西,美国就有。后来,国内的精英学者们,更说,世上的民主,只有美国的货色最纯正。当时没网络,某家是在书店里找“民主”,找美国民主,顺带找那些为美国制定民主架构的,美国“国父”们的睿智与远见卓识,及天才创意。费时不少,许多年后,得书一本,《民主四讲》,王绍光先生著,三联出版社出的。略一翻书,书中有美国开国大官们的几个名字,和民主字样,狂喜,付费,回家研读。然而,在书中看到的美国民主竟是一张丑陋的面孔!而,美国那伙子开国大官——美国人称之为“国爹”的人们,对民主的嘴脸更是狰狞可怖!现在就抄几段看看:“1787年的制宪会议成了一场55位保守派分子的聚会。随便翻翻《美国制宪会议记录》就会发现,这次会议是汉密尔顿、麦迪逊、莫里斯、梅森、格里、伦道夫等所谓美国“国父”对民主的声讨会。他们提到“民主”时,总是把这个词与“动荡”、“愚蠢”、“过分”、“危险”、“罪恶”、“暴政”连在一起。最后,他们起草的那份“文件”只有39人签署,13个州总共不到2000人投票通过便把它变成这个新国家的宪法。说到底,当时那些积极参与建国的精英们要建立的并不是一个由人民直接参与治理的民主制度,这部宪法体现的也根本不是什么民主制,而是赤裸裸的罗马式共和制。例如,麦迪逊(175—1836)在《联邦党人文集》第10篇里就极力鼓吹不要民主,而要建立一个“宪制共和”。如果仔细阅读第一任总统乔治•华盛顿和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的总统就职演说,我们会发现他们把“自由政府”、“共和政府模式”或者“自由的共和政体”挂在嘴边,却从未提到“民主政府”或类似字样。第三任总统汤姆斯•杰弗逊从来不在他公开发表的文章中使用“民主”这个词,也从来不在公开场合把自己当成“民主派”,只有他的反对者们才会用“民主派”来贬损那些支持杰弗逊的人。美国第四任总统詹姆斯•麦迪逊更直截了当:“政府若采取民主的形式,与生俱来的就是麻烦和不方便,人们之所以谴责民主,原因就在这里。”


看,民主这个好东西在美国国爹们的眼里就是那么一个万恶的坏东西!那么,当然有必要对民主这个万恶的东西加以压制和打压了,那么,为达到这个目的,该怎么办呢?某家再抄一段:


”其次是赋予最高行政首长——总统——“帝王般的权力”,使他的政治地位高于议会。在刚刚摆脱母国统治的美国,当时不少人对赋予总统太多权力心存疑虑,害怕大权在握的总统会将共和制演化为专制独裁的帝制。但美国的国父们却不为所动。他们担心的反倒是民主政体会导致行政部门软弱无力。他们主张集行政大权于总统一人,并强调“舍此,不能保卫美国兔遭外国的进攻;合此,亦不能保证稳定地执行法律;不能保障财产以抵制联合起来破坏正常司法的巧取与豪夺;不能保障自由以抵御野心家、帮派、无政府状态的暗箭与明枪”。美国国父们非常坦率地承认,美国总统的权力设置“与英国国王有类似之处,它也同样类似于土耳其皇帝、鞑靼可汗”。它与帝王的区别是不能世袭。宪法只赋予人民间接选举总统(先选出选举团,再由选举国选出总统)的权力,而没有罢免总统的权力。难怪本杰明•富兰克林说,美国新宪法确定的政体是一种“选出来的君主制”,托马斯•杰斐逊也附和说,它是“君主制的新版本”。


看到了吧,这就是美国国父们为打击压制民主、制定的制度安排,把总统的地位凸显,使其成为君临一切的“帝王”——尽管它是被选举出来的!这其实就是一种寡头政治么,所以,尽管有选举总统这个看似民主的程序,可,寡头政治的本来面目,还是要被揭穿的,那个时候就麻烦了。遍及欧陆的革命,不仅启迪了欧陆人民的心智,而革命的流风所被,也终将开启美国人民的民主诉求。而美国寡头政治的内核如被揭穿,那么找来法国大革命那样的可能,是极可能的!所以,要变通,通知美国的统治精英们开始寻求变通的法子。怎么变通?某家在抄一段:


“寡头政治十分难听。但不实行寡头政治,有产者又放心不下。林肯曾将民主定义为“民治,民有,民享”。但有产者认为民治是危险的,因为民众常常感情用事,欠缺理性判断能力。在这种情况下,有必要重新定义民主,让人们觉得经过某些程序产生的寡头政治其实还不错。约瑟夫•熊彼特(188—1950)完成了这个转换。在1942年出版的《资本主义,社会主义和民主》一书中,熊彼特批判了所谓“古典民主观”;在熊彼特看来,原来的民主观把人民放在首位而把他们对代表的挑选放在第二位是不对的。他把民主定义为“一些个人通过竞争人民选票来获得(公共)决策权的制度安排”。这就彻底颠覆了民主的原意:把选举代表放在第一位,而把人民的决定权放在第二位。他对此毫不讳言,“民主不是、也不能意味着任何明显意义上的‘人民的统治’,民主仅仅意味着人民有机会接受或拒绝将统治他们的人,但由于人民也可以用完全不民主的方式来决定谁做领导人,我们必须再加上另一个标准以收窄我们对民主的定义,即候选人自由竞争人民的选票”。在熊彼特手里,“民主”完成了从“人民统治”向“人民选择统治者”的转型:“人民”变成了“选民”;“民主”变成了“选主”。民主即是让人民在几个相互竞争的精英团体中进行选择,民众参与政治的作用便被限制在四五年选一次政府的范围内了。在过去几十年里,经过熊彼特改造的民主定义已被西方主流以及受西方主流影响的非西方知识精英奉为圭臬。有没有竞争性的选举成为他们评判一个政体是否民主的最重要甚至唯一标尺,至于人民是否真正能当家作主则显得不重要了。


那个“变通”算是成功了,寡头政治也转换成了一种基于“民主选举”之下的代议制民主,而,这种民主的合理性又何在呢?某家在抄书:

“早在18世纪末,卢梭就对代议制的基本假设提出强烈质疑。他认为人民主权只能由人民直接表达,而决不可能被他人代表。自由应当意味着自主,而代议制恰恰违背了这一原则,在此制度下人民就会丧失自主。代议制造成的结果必然是“爱国心的冷却,私人利益的活动,国家的庞大、征服,政府的滥用权力”。为此他特别挑出英国的代议制进行鞭挞:“英国人民自以为是自由的;他们是大错特错了。他们只有在选举国会议员的期间,才是自由的,议员一旦选出之后,他们就是奴隶,他们就等于零了。”用这句话批评熊彼特式的“民主”似乎也完全恰如其分。美国号称是实行代议制的典范,但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人们却发现了那里存在一个若隐若现的“影子政府”,由政治老板们从幕后操纵选举和政党,而这些老板们本人既不是选举出来的,也不必对任何人负责。在他们操纵下选出来的人当然也好不到哪里去,结果就有了马克•吐温那句著名的俏皮话:“美国唯一明显的犯罪团伙就是国会。”除了美国以外,其他那些自称“民主”的国家也差不多。人们为当时的那些“民主制”起了很多绰号,如“公爵共和国”,“铁哥们共和国”,或“银行家共和国”等等。

从上面的讨论,我们了解到,原本与“民主”八竿子打不着的“代表”、“议会”以及衍生物“代议制”是如何一步步变成“代议民主”的。形象地说,如果“民主”原本是浓烈的二锅头,掺入“代表”、“议会”等糖水、香精、色素后,“代议民主”就变成了诱人的小香槟了。更准确地说,被“代议民主”劫持以后,“民主”的内涵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它现在被用来表示在理论上和实践上都与古代雅典民主完全不同的政治制度,其中包括不少反民主的内容,如政治权利的放弃,将其转让给他人,而非自主地行使它。

那么,代议制民主在多大程度转换了民主的实质呢?首先,代议制民主不再是参与式的民主。随着“代议制”对“民主”偷梁换柱的完成,人民直接、广泛地参与国家管理的理念被淡忘了,参与变成一种间歇性的行为,每隔四年或者五年来一次,其他时候就当顺民了。第二,政党的出现。在直接民主中根本不需要中间媒介存在,但在间接民主中需要政党来充当利益整合的角色。第三,选举是代议制民主最重要的内容,我们完全可以把现在的“民主”叫做“选主”。一般老百姓的任务就是投票,把“主”选出来,投完票以后,就万事大吉了,回家该干嘛干嘛。普通公民并不直接参与国家的政治决策,而是推举代理人来进行决策和管理,后者才真正享有决策权。就治理而言,无论是选民本身,还是民选的代议机构,他们都只是被动地对政府的决策做出反应,已完全谈不上什么自我管理了。不少人鹦鹉学舌把代议民主称为“间接民主”,好像它与“直接民主”都是“民主”,只是类型不同。其实,民主一“间接”、一排斥人民大众的参与,它就抛弃了民主政体的实质,变成了另一种政体,非但可能是不民主的,而且可能是反民主的。难怪有些思想家质疑“代议民主”到底是不是够格被冠以“民主”这一令人尊敬的称号。

在号称“最民主”的美国,显赫政治家族掌控美国国家权力在历史上几乎从未间断,亚当斯、汉密尔顿、塔夫特、哈里逊、罗斯福、肯尼迪、洛克菲勒这些家族都曾风云一时。即使在2008年角逐总统候选人提名者那些人中,希拉里是前总统克林顿的妻子;麦凯恩是将门之后,父亲与祖父都是海军上将;罗姆尼是前密西根州州长的儿子,只有奥巴马是圈外人,但是被肯尼迪家族相中。更不要说,小布什、老布什两代人都担任总统,小布什还有兄弟任州长了。在政治体制几乎完全效仿美国的菲律宾,独立后的14名总统中至少12人沾亲带故,国会大部分议员来自100多个名门望族,在250名众议员中,纯粹平民出身当选的只有11人,参议院的24个席位则几乎全由“贵族”子弟掌控,阿基诺、加西亚、拉莫斯、洛佩兹、马可斯等名字在国会成员名单上反复出现。因此,在选举中,人们往往很少关心候选人代表的党派和他们的立场,而是问:“这是谁家的孩子?”


上面这一段,某家抄地比较长,也抄累了,不抄了,其实也颇能说明问题了,美国哪里有什么民主?!而被许多国家克隆的美国式民主,在该国,因为没有美国寡头们的高超政治手腕加以掩盖,寡头独裁的面目被暴露的纤毫毕现,这就是美国式的民主!就是一堆有毒垃圾!


再说一下美国的大选,选总统的那个大选。据说,美国总统的选出,不是由美国人民直接选出,而是由若干“选举人”,代表自己所在的选区的人民,集中投票选出,而这个制度是因为,建国之初的美国,地广人稀,居民居住十分分散,交通不便,不可能集中投票选举而设的一种权宜之计。那么,从中能看出,“选举人”是带表人民投票参选总统,他只是人民的代表,而不是人民本人,那么,如果人人民本人的投票意愿与投票人的意愿相左时,人民的意愿就能否决了投票人的意愿;而且,这个制度,在交通和信息顺畅的现代,是没有必要存在的了,这个投票认知度该废除了!然而,到现在为止,这个制度还在起作用,而且,有时还起反作用,违背民意!200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最后关头的竞选对手是小布什和戈尔,当时戈尔手中的选民票数比小布什多了54万张,按照民主的标准,总统选举的胜出者是戈尔,然而,最后的结果竟是小布什!为什么?因为小布什手中的“投票人”选票比戈尔多除了5张!就凭着5张“投票人”选票,小布什当选美国总统了!54万张美国人民自己投出的的选票的分量,竟不如5张“代表”美国人民投出的“投票人`”选票!这就是美国式的民主!而且,据统计,自有这个“投票人”制度之后,美国共出现了156个“不忠选举人”。平均一下,每一届大选,都会有接近4个“投票人”被收买,按照利益集团的意愿投票,强奸美国民意!这个概率相当大了,达到了这个制度该被废除的地步,然而,这个制度一直在发挥作用,这,就是美国式的民主!其实啊,都能想得到的,摆平3位数的投票人,容易的多,摆平八位数,甚至于九位数(可能么?)的美国参选人民,不可能!惟其如此,才要把这个狗屎制度坚持下去,好让小布什之流能当选,并连任!

好个美国民主,是个什么东西!



2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