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几周,货币调整、贸易纠纷、亚洲领土争端及稀土等问题纷至沓来,中国与美国关系紧张的报道因此频频出现。


中美为什么总是交恶?这个根本性问题需要细察。一些人将这两个大国之间的关系紧张归因于行将到来的大国权力更迭,但其实也存在根深蒂固的意识形态差异。事情绝不是资本主义对马克思主义、民主对共产这么简单。这两个国家在这方面的分歧要比通常所认为的要小。撇开治理国家的观念差异不论,中国看待世界的确与美国不同,这主要表现在五个方面。



第一,不论中国如何表态,中国其实不相信国与国是完全平等的。因此,中国理所当然地认为强国应承担更多责任,而弱国理应获得特许。这在古代中国的进贡体系内得到体现:作为获得特别贸易优先权的回报,弱国向中国进贡。但中国从来没有殖民这些国家,而是采取一种家长式态度。



第二,中国具有强烈的内外有别观念。所有国家都不是天然的朋友,他国的信任须付出努力争取。亚洲金融危机时,中国没有以邻为壑趁机贬值本国货币。中国与东盟谈判自由贸易协定时,同意对来自东盟国家的进口商品削减关税,同意柬埔寨、老挝、越南和缅甸有5年特许过渡期。



毫无疑问,中国欲借善意赢得邻国的信任。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曾说美国应驻留本地区以平衡中国。这番评论在中国引起强烈反应,但事出有因:中国人觉得遭到“背叛”,这在很大程度上源于中国将新加坡看作“自己人”。



第三,受害者与胜利者心态作怪。中国念念不忘遭受欺凌的伤痛史。而美国总是以胜利者(后大英帝国、后冷战)和保护者(当前针对恐怖主义和宗教原教旨主义的战争)自居,热衷鼓吹善战胜恶的政治口号。



中国着眼于“守”,认为世界充满险恶,需要捍卫本国利益。而美国立足于“攻”,认为世界误入歧途,需要美国优越的价值观匡正。一个令人不安的事实是,近代以来美国总是对中国看法负面———当中国是贫穷的发展中国家时,美国看不起中国;当中国现在日益强大时,美国又视其为威胁。而中国也在一定程度上大失所望,认为不论中国如何努力、处于何种发展阶段,美国绝不会正面看待。



第四,中国对何为结果的理解与美国不同。中国认为沟通过程本身就是目的,就跟具体行动一样重要。在中国人看来,会后声明只是做做样子。鉴于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价值观和利益,要在所有问题上达成共识不现实,中国也很少以此为目标。



第五,通常所说的怕丢面子———受害者心理和强烈的民族主义加剧了中国这种心理。美国喜欢把问题摆出来公开谈,而中国注重不当众丢脸。中国视公然叫板为羞辱,将施以报复。试图羞辱中国迫其就范只会事与愿违。



为避免发生误读中国的危险,美国必须承认中国对世界的看法不同。外界需打消中国的顾虑,而中国也要让他国相信其善良意图。包围中国及动用国际压力只会适得其反,而且可能陷入某种恶性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