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浒裂变 正文 四十八 我武惟扬 (一)

东篱剑客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size][/URL] 辽阳城外,官道之上,得到消息的乡绅吏民载道哭求。 “经略大人,可不敢走呀,辽东百姓都指着您那。” “朝廷派下的朱大人,可是答应我等如实向皇上陈述事情的啊,为何还罢大人的官呀,不公啊!” 熊廷弼也是百感交集,心情沉重,一步步扶起父老乡亲,拱手赔礼道:“廷弼惭愧,老病缠身,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6.html


辽阳城外,官道之上,得到消息的乡绅吏民载道哭求。

“经略大人,可不敢走呀,辽东百姓都指着您那。”

“朝廷派下的朱大人,可是答应我等如实向皇上陈述事情的啊,为何还罢大人的官呀,不公啊!”

熊廷弼也是百感交集,心情沉重,一步步扶起父老乡亲,拱手赔礼道:“廷弼惭愧,老病缠身,暂别诸位。袁经略精干练达,筹措有方,定能安定辽东。”

他领着家仆缓缓行至邮亭,只见新任经略袁应泰率文武两班送别。

“熊公!”

熊廷弼闻言,微微拱手回礼,接着走到袁应泰面前,抚手重托道:“我与公一同共事虽不经年,但深知公精敏干练,能负重扛鼎,拜托了,勿学廷弼,有始无终也。”

袁应泰也握紧他的双手道:“芝冈公放心,应泰定不负所托,不负圣上和朝廷之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熊廷弼听他出言不吉,又有遵从朝堂激进进兵的意思,便试着劝诫道:“兵者,国之大事,不可轻动,万全万胜为上,切记切记。”接着,他转向平时申斥颇多的武将们道:

“诸将!现今,我辽东大军已有十三万,重二百斤以上的大炮上千门,灭虏炮、百子炮等以万计,战车四千二百余辆,铁箭、火箭四十二万余支,可谓坚甲利兵,远胜往昔,军威大振!以此观之,我军未出门,即有胜于建夷之理,望诸将奋勇拼杀,博个封妻荫子,光耀门楣!”

诸将回道:“多谢熊公。”

熊廷弼眼光扫到马佳时,后者立即上前道:“熊公,末将的铳炮成造完毕,请观军威!”说着命亲兵递上新制的线膛枪和横闩炮。

马佳在熊廷弼抚看的同时解说道:“线膛枪,内膛如蟠肠;弹子比膛口略小,易于装填,其身为圆柱尖如锥;百步外可透四十五斤铁甲正胸护心镜,射程胜鲁密铳两倍,穿甲胜鲁密铳一倍余,射速快于鸟铳一半;此枪一出,‘铁猛兽’恐怕就成历史传说了。之所以称‘枪’,是因为木床下装有枪头,或称刺刀,或称枪刺,都是用来短兵肉搏之用。枪身长四尺六寸,重七斤八两。铳筒长三尺二寸,刺刀刃长一尺五寸,总长六尺一寸,用俞家棍和马家枪法,一打一戳为主。”

“横闩速射炮,以虎蹲炮、百子炮为基础,加用楔形炮闩,下附双轮简易炮车,共重八十斤。用合口石子一枚、五钱铁子百枚,火药八两,六十步内轰杀利器,对无坚阵,除非盾车。”

熊廷弼点点头,问道:“那盾车又如何对付?”

马佳答道:“用长四五尺的弗朗机,日后也可改成横闩炮,估计重一百二十斤到二百斤,发射一斤的铁子。如果是山险丘陵,炮车难运,就用多重拒马和壕沟垒墙阻挡,敌人车不能进,自然无法逼我贴身肉搏。”

熊廷弼点头称许,又指着线膛枪的火石扳机道:“这是何物,用来何用,怎么不见龙头火绳?”

马佳忙答:“这就是末将以前说过的燧发装置。有了它,铳手不必再带着几丈长的火绳,也不用不时地调节火绳与龙头。嘿,就是换火石麻烦,要用打火石里的上品,还只能用四五十次。再有,击打的长板绷子是用百炼软钢制造,时间长了,也须更换。(1)”

熊廷弼也笑了:“不妨事,造价是多少?合适的话,可以多造。”

马佳回答:“末将已有熟练的工匠。一杆长五尺重八斤的足料鲁密铳,四两纹银。一杆火绳线膛枪,不带刺刀,六两纹银。燧发线膛枪,不带刺刀,七两纹银,带刺刀,八两纹银。”(2)

话音刚落,文武官员里发出一阵啧啧议论,纷纷说燧发太贵,袁应泰也说道:“既然燧发枪换火石麻烦,那普通小兵就不必用了吧,愚鲁之人,也不适合用此精密器械。”

马佳忍住笑答道:“一切听凭上官安排。”

熊廷弼抚摸着线膛枪,半响,方才叹道:“可惜呀,不能见到此枪痛击建夷的壮景,痛哉!”

马佳笑道:“熊公不必遗憾感怀。我明年一定亲手斩十颗建夷的头目,送给您看!”

熊廷弼哈哈大笑:“好!老夫等着!”

马佳又稍转身对着袁应泰,说道:“末将斗胆,今天趁着诸位大人都在,就请一事,还望应允。”

熊廷弼道:“小马不必拘束,只要是有利辽东战守大局的,都可以一说。”

袁应泰也颔首:“芝冈公所言极是,马游击可以畅所欲言。本官先要祝贺马游击了,鉴于你上次功绩,并追溯前功,准你升三级为游击。实领兵马,可以一千总,也可两千总,待你报给兵备道,再议粮饷。”

马佳忙称谢,并向周围同僚行礼感谢。他这也是赶上了好时候,萨尔浒战后,明朝将佐奇缺,快速提拔很平常。这次他以实领五百多人的千总斩首七十七名颗,升七级都够了,只是明朝的限制是三级为顶,便坐实了游击将军之职。

周围拜了一圈,马佳这才重新说起:“末将要说的就是民兵什伍部曲,就是兵民合一,用鸟铳做民兵的主要武器。”

巡按张铨反驳:“乱讲。民壮之制,本朝历来有之。至于兵民合一,有扰民的嫌疑。再者,鸟铳那么贵,如何普及给民壮。”

马佳解释道:“刚才末将说的是军用枪铳的造价。如果是民兵使用,则铳膛不必精心反复钻光,只要大致无差,一天就可钻成。所以,二十斤熟铁炼成五斤,费银一两二钱,钻膛火门木床等物,费银六钱,共计一两八钱,这是普通铁匠木匠就可以做到的。如果用末将的熟练铁匠来造的话,一杆民用鸟铳只需一两六钱便可。民用鸟铳,装粟米大小的颗粒火药二钱五分,装铅弹四钱五分左右,铁弹则三钱,钻头直径四分五厘(3),只大不小。用来射击,服习一个月的农民,在三十步内,准头很好;六十步上,仍有三四成打中人形靶;不比一年的弓箭手差。论穿甲,则五十步内肯定打穿二十五斤铁甲;二十步内,有三成机会打穿四十五斤铁甲;如果用铁子,更不用怕了,建夷穿六十斤甲都挡不住。末将还制作了口径半寸的大号鸟铳,装铅弹六钱,可以打虎、打野猪。”

说道这里,马佳顿了一下,舒口气,接着大声说道:“只要在民间广为传播和训练简易鸟铳,可以大大增加我军后备力量,即使只用来守城都好处说不尽。末将敢说,只要形成风气,我武惟扬,四夷宾服的日子就不远了!”

话音方落,众听众表情不一,或惊讶、或沉思、或嫉妒、或警惕。

而在马佳的眼里,仿佛看到了美国牛仔西部拓荒的铁血美景。

(1)按茅元仪《武备志》的图示,鲁密铳已用到了黄铜做的绷子(弹簧)和齿轮机轨。笔者模仿其命名,写成‘长板绷子’。

(2)唐顺之、赵士桢、茅元仪、徐光启提供的锤炼刀铳熟铁的损耗率太惊人,至少十分之八的原坯熟铁都损耗了。马佳用反射炒炼炉,应该可以大大降低铁的成本,文中他报的是虚高价。明朝一斤造鸟铳的熟铁,不少于二钱五分银子。笔者把用先进反射炉而得的铁价定为一钱银子左右一斤(因为原始技法里铁工贵,占了一半成本,新法铁工费得很少;二是损耗率降低)。所以,一杆鸟铳,马佳就比明朝人省了至少1.5x5=七钱五分的铁钱,赚。

(3)14.4mm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