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在山东诸城

离我们的首都不远

离青岛的军港不远

离朝韩日不远

现在

离华盛顿号 也不远了


朝鲜人开炮了

有些人说

美元黄金升了

有些人在喊

集体拜金哪 集体拜金哪

炮声还没惊醒你们吗


一直醒着哪

也一直在看看哪

但是

离得又太远了

当有时听到公 有时却听到公平

当有时听到国 有时却听到家国

当挣扎养家糊口求生存

却目睹之种种怪现状

当有人说克制啊克制啊两难啊两难啊

离得越来越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