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手的日记 正文 第四章 丛林危机(三)

风月彷徨 收藏 9 8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11.html


越南军方搅了进来,这次的行动越来越险峻了,我们的目的地是位于中越边境的左江支流,雇主准备从那里沿着左江进入中国广西,送到那里我们的任务就结束了,再次对照了一下地图,对比越南边防军原本的巡逻线,队长大致估计了一下边防军现在的巡逻线,准备选择一处合适的伏击点。

“黄色军”雇佣兵这次出任务的总共有十二人,刚才一战伤了两人,现在能完全发挥作战能力的只剩下十个,至于毒枭身边还能战斗的四五个人则可以忽略不记了,那些家伙抗把刀去砍人倒是一个比一个勇猛,但碰上这种实打实的枪战就一个个吓得面如土灰,刚才一战中虽然他们手中都抱着枪,但自始至终就没见他们开过,有的甚至连保险都没打开。

队长的神色很难看,我明白他在担心赶来支援的巡逻队到底有多少人,虽然刚才已经估计过,最多不会超过三十人,但他们真要三十人全体出动的话,光凭我们十个人很难逃脱,现在只能希望巡逻队会先派出侦察小队,那样的话还有机会。

我们必须拦截住从西南方向赶来的巡逻队,如果让他们顺利汇合,很快他们就会意识到我们逃离的方位,带着伤员我们是绝对逃不出经验丰富的越南巡逻队的追踪的,所以必须再打一仗,将所有的注意力全都吸引到这边,然后再折返回去向北走。

天空不知在什么时候渐渐暗了下来,空气闷的令人发慌,作战服已经数不清被汗水浸湿了多少遍了,我们一个个全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地,眼见着一场大雨就要降临,不过这对我们来说却是好事,雨水能够轻易将走过的痕迹清除,不但会为我们节约时间,给巡逻队的追捕也会带来巨大的困难。

这样想着的时候,前方地形转入低谷,紧接着出现一条小溪,对照地图,顺着小溪走过去就要接上越南边防军原本的巡逻线了,不过照目前的情形看,那条巡逻线应该也已经更改了。

水壶中的饮用水还算充裕,没有必要在此多做逗留,虽然毒枭跟那些小弟们也都满身大汗,不过经过刚才一战,他们切实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所以再也不说休息的事,一个劲的催着队长赶紧赶路。

小溪两边全是密集的灌木丛,人想走过去很困难,而且留下的痕迹很难消除,队长最终决定趟着小溪走,溪水不深,仅仅没到膝盖下方,呈掩护阵型刚向前走了大约五百米左右,走在队伍最前面的队长猛的打手势示意停下。

天气阴的厉害,丛林中灰蒙蒙的一片,因为快要下雨,水面更是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水汽,极大地降低了可视性,顺着队长的眼神我也猛然感觉到了前方的水面的异常,一条线,准确地说是浮在水面上的一条极细的绳索!

第一个想到的是水雷,没想到在如此浅的小溪中竟然会被架设上水雷,不过紧接着我发觉不对,因为那条细绳已经被拉开了。

没有爆炸,如果不是埋设时间过久,水雷出故障的概率很小,那就说明,这很可能是一条预警线,想到这里我赶忙将枪口对准了一侧的丛林,刚来得及蹲下身形,就猛然听到一阵急促的通用机枪和步枪混杂的声音,紧接着身边传来几声痛苦的哀嚎声。

枪声是从右侧传来的,迅速转身也来不及再去瞄准,朝着枪声传来的地方一通乱扫,先将对方的攻势打乱,一梭子子弹很快打完,这时周围的兄弟也已经找到掩体开始还击,换子弹的间隙我扫了一眼他们的情况,一看之下不由一阵绝望,队长正一边还击一边将那名大毒枭往一处灌木茂盛的岸边拖,鲜血正突突地从那名毒枭的脖子上涌出。

动脉被切断,他马上就会变成死人了,任务彻底宣告失败!溪水中已经躺倒了六具尸体,对方火力非常强大,加上突袭和地形原因,我们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刚才已经不知道有几个兄弟倒下了,从枪声分辨对方人数很多,至少在二十人以上,此刻正边打边向着溪水靠了过来。

抬眼看到队长已经丢下了大毒枭的尸体,他是被班用狙击步枪直接击中了脖颈大动脉,绝无生还可能,队长正大喊着让旁边的兄弟分开,尽量让火力分散开,边防军一般都有片杀武器,对现在混乱的我们来说极具威胁。

场面一片混乱,震耳的枪声下再大的吼叫其他人也听不到,队长根本不能组织起我们发动有效反攻,所有人都只能盲目射击来抵挡边防军靠近,身边不时有兄弟中弹倒下,溪水中遍布血污。

我一边狠狠扣动扳机,尽量吸引火力为队长他们减轻负担,一边大声吼着让身旁两名佣兵先撤,一边朝着瞅准时机,准备跑到队长身边去。

耳旁不断有子弹嗖嗖飞过,带起的空气波动每一次都给我一种要被洞穿的感觉,等我冲到队长所在的大石下时,刚想催促队长赶紧撤退,猛然发现队长的小腹处一片血迹。

我一把将队长拉回大石后,撕开迷彩装就看到队长左侧腹部肌肉恐怖地向外翻着,一道大口子从前侧拉扯到后背,鲜血正汩汩地向外流。

“队长...”看着队长的伤口我一时间愣住,这是什么时候受的伤?

容不得我问出口,队长直接摆摆手,挣扎着爬起身来冲我吼道:“赶快撤,任务失败,带兄弟们离开!”

“一起走,我来扶你,走队长!”眼睛一下酸涩难忍,这是我第一次经历如此残酷的战斗,加入“黄色军”雇佣兵团虽然已经六个多月,参加过的几次行动也很艰险,但雇佣兵一直没有伤亡,而这次,不仅几个兄弟在眼前倒下,最关心自己的队长此刻也受了重伤。

“我走不了了,能动的快点撤,子弹经不住耗的,赶快走!”队长声音沙哑地摆着手说道,一说话牵动伤口,流出更多血来,痛的队长咬紧牙关闷哼了一声。

“我来背你队长!进到左侧丛林,那里灌木丛密集,进到那里就能摆脱巡逻队!”我急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伸手就想架住队长把他背起来,但却被队长用力甩开。

“我的情况我清楚,走的话血往外流的更快,最后听我一次小正,快跟着他们走!”队长猛地将我一把推开,然后整个身体靠在大石上,朝着丛林中快速打完一梭子弹后,回头见我仍愣愣地倒在水中,瞪着我大声吼道:“还不快走,能走几个算几个!”


从遍布血污的溪水中爬起身来,我明白队长说的没错,在现在这种处境中,我们绝无希望打退巡逻军,虽然不知道他们具体多少人,但肯定远远高于我们先前的估计,留下只能全军覆没,哭着最后喊了一声队长,身后的两名佣兵借着对面巡逻军换弹夹的间隙,一把拉起我来向着身后的灌木丛扑了进去。

身体刚一落地,我就被拉起身来向前奔去,身后的枪声再次狂响,队长和几名身负重伤,明白自己走不了的佣兵正在拼命地抵挡巡逻队新一轮进攻,为我们赢取宝贵的时间。

这次任务已经彻底失败,保护的那名毒枭已经挂掉,我们又陷入了巡逻队的追堵中,随着时间的拖延,闻风追来的巡逻队人数会越来越多。

阴暗的天空此刻开始淅淅沥沥下起雨来,雾蒙蒙的丛林很容易让人丢失方向感,我们最后逃出来的只剩下四人,而且多多少少都挂了彩,此刻前进的方向远远的偏离了原本的路线,地图也丢了,好在身上还有导航仪,不至于彻底迷失在茫茫丛林中。

我们一刻都不敢停留,队长他们抵挡不了多久,估计那些巡逻队员已经越过他们循着踪迹追了上来,以前在部队上的时候时常进行这种逃亡演练,但那毕竟是练习,真被追上顶多任务失败,即使在丛林中迷失了方向,只需放出信号弹,直升机很快就能接我们回去。

这次却是真正的大逃亡,被追上或者迷失在丛林中等待我们的只有死路一条,导航仪上显示我们正在向南走,那是回越南的方向,回去等于往枪口上撞,但却不敢在这个时候回头,尽管身后一直静悄悄的,我们却不敢冒险停下,宁愿相信身后有无数枪口在追赶着,只有危险的气息才能激起逃生的本能,我们都明白,一旦停下,想要再爬起来就难了。

从离开队长他们到现在已经过去三个多小时了,我们这才渐渐确定身后没有了追踪,执行过一线任务的士兵可能或多或少都会有那种直觉,那是一种对危险本能的嗅觉,而我此刻确定,现在我们是安全的!

长时间的奔跑,加上早晨本来就没吃多少东西,胃里此刻像炸开锅一般上下翻滚,干呕了几下什么都没吐出来,反倒是喉咙辣的生疼,摸出水壶来灌了几口,刚想跟旁边的佣兵商量一下接下来的路线,猛然一股危险的直觉袭来,我能清晰的感觉到,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我们,就在周围连成一片的黑暗中。

抓起手中的M16,我小心的靠到一起逃出来的一名叫大头的佣兵旁,他似乎太累了,正大口地喝着水休息,丝毫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异常,我看了下其他两人,大概是刚刚死里逃生,大家都在忙着休息,同样没有注意到危险。

大概是我想的太多了,这样想的时候我慢慢坐会树下,神经可能过度紧张,现在有种草木皆兵的感觉,我很想安慰自己,但那种感觉一直刺激着我,让我坐立不安,在部队上时高连曾经对我说过的话:“你的意识很强,对战场敏锐的感觉,这是成为一名优秀士兵的根基,就像人常说天才一样,你是一个好苗子!”

这句话我一直记得,因为那是高连笑着跟我说的,对,欣慰的笑,这种表情我仅见过那一次,高连平时都是板着一张脸的,尽管我们都能感觉到他的关心。

想到这里我再也坐不住,将我的直觉说出来后就抓起身旁的三名佣兵催促着赶紧走,我还心存希望,或许是那些巡逻兵,他们应该还距离我们一段距离,现在逃还来得及。

仅仅几分钟,大头他们显然还没休息过来,但他们知道我的意识一向很准,虽然我是最后一个加入“黄色军”雇佣兵的,但在前几次执行任务时,我的直觉都一一应验,于是都挣扎着爬起身来,相互搀扶着继续向前走。

身后那种危险的感觉一直没停过,我已经可以确定肯定有人在那里,但让我不明白的是,如果是巡逻队的话,他们不可能像猫捉老鼠般这样不紧不慢地跟在后边的,猛然想到凌晨的时候跟踪我们的人,很可能就是他们,跟丢了以后现在又追了上来,但他们到底想干什么呢?毒枭已经死了,他们为什么还追着我们,如果要我们的命的话刚才那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下手,就算是现在,他们躲在暗处几枪就能解决掉我们!

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我越发感到疑惑,但可以肯定,来者肯定不善,猛然间我想到一点,队长曾说过,经历过很多生死战场的佣兵,都会患上严重的精神分裂病,嗜血,以玩弄敌人为乐趣!想到这里我后背一寒,他们是在玩我们!

一想到这里,我不由焦急起来,想要加快速度快走,但大头他们几个看样子体力已经快到极限,实在是走不动了,看着他们几个我终于想出一个办法,直觉告诉我身后跟踪的人应该不超过四个,我们马上分开,这样一来他们要么马上冲上来,就算立刻死也不能让他们这样耍!要么就选择分开追,这样我们四个中的一个就能活下来了,不管是哪种结局,都比现在这样好的多!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